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9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远远和昕爷都是最棒的!不要上升真人!! 

 

19


#林高远爆冷出局,无缘男单16强#

#国乒新将爆冷输外战#

#周恺孔令轩首次搭档顺利晋级#

#许昕4-0轻松战胜日本选手水谷隼晋级16强#

 

……

 

“龙?”张继科撞了撞身边的人给他递了张毛巾。

 

马龙被毛茸茸的大白毛巾糊了一脸,就着张继科的手蹭蹭:“继科儿今天就到这儿吧。”

 

“成。”张继科点点头,转身去拿两个人的拍子,马龙将毛巾顶到头上抹着脸往场外放包的地方走。

 

“哎你看着点路!”

 

晚了。马龙撅着嘴回头和张继科对视,刚被撞着的腿还抻着委屈兮兮的向着他。

 

“马后炮”无可奈何的跑过来,拍拍他:“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

 

马龙躬身将两人的包拎起来,毛巾顺势搭着脖子上:“没什么啊就是有点担心小远。”

 

一个小时之前他们接到通知林高远爆冷出局,马龙当时没变现出来什么现在临到训练结束却越来越烦躁。

 

张继科揽着他肩膀给闷头走路的人换了个方向,他肆意妄为惯了,对着马龙却是收敛不少。

 

马龙撇着头睨他一眼,见他微眯了眼睛眉头轻皱,他戳戳张继科肩膀:“想说什么呢考虑这么久?”

 

张继科故意笑道:“这么不是斟酌下用词吗毕竟是龙队亲闺女不是?”

 

马龙瞪他一眼,一巴掌拍到他肩上:“瞎说什么呢!”

 

张继科笑嘻嘻的将他手掌挪开:“林妹妹可不是我叫的,龙哥要不承认了?”

 

马龙抽回手哭笑不得:“我就随口一说,谁让你记这么清楚的?”

 

“哈哈哈……”

 

逗完人开心,张继科伸长手捏了捏马龙肩膀,低声道:“走吧我请你吃好的,有事等他们回来再说。”

 

马龙顺从的点点头,跟着他再走了一段,一抬头:“不对啊涨继科儿这么是食堂吗?说好的好吃的呢?”

 

看着身边人一脸不可置信的“你就请我吃这个”的表情,张继科笑得不行,腆着脸凑过去:“龙哥这都大半夜了还怎么出去?队规可不让啊。”

 

马龙盐地一张脸呵呵一笑:“你还知道队规怎么写的呢?合着前几天带着小雨出去的不是你是吧?”

 

“咳、”瞬间被打脸的真不怎么把队规当回事的某人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马龙憋着笑踹了他一脚:“怎么舍得带你弟弟出去舍不得带我出去啊?我是能吃你多少?”

 

张继科心说这年头还真不敢轻易带你出去,被拍到指不定多少人要疯。

 

他摇摇头,伸手去拽马龙:“不闹,季恙今天做了夜宵,肯定比外面的好吃。”

 

马龙心里咯噔一跳:“你怎么知道?”

 

“她手艺跟我爸妈学的我当然知道,不然大半夜的来什么食堂。”

 

一手被张继科拉着一手扶着挎包,腾不出手的马龙觉得心口闷得慌,口不择言的想越过这个话题:“是所有人都有吗?”

 

“龙哥科哥!快来这儿!”

 

陈幸同高扬的女声盖过马龙的提问,张继科一边跟远处的丁宁打招呼,一边回头问马龙:“你刚说什么?”

 

总算抽回手的马龙揉吧揉吧脸摇摇头:“先过去吧,”说完他抽了抽鼻子,“这什么还挺香的。”

 

女队这次是刘诗雯带队,丁宁那边只剩下木子和陈幸同陪着一起,三个大女孩做到一起面前摆着三个盘子,大宝贝儿笑眯眯的叼着包子眼睛发亮的看着他们。

 

对这个青梅竹马间接性发痴已经习惯的马龙不客气的坐到她对面,拈了一块她盘子里的煎饼:“这什么?”

 

爱吃但对吃的没有研究的丁宁摇头:“不知道反正正好吃的。”

 

马龙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丁宁:“你这么胖了怎么还吃那么多?”

 

差点给包子噎住,一边找水一边瞪着对面的马龙,罪魁祸首施施然嚼着煎饼:“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吃个包子都呛着好意思吗?”

 

“你不胖你别吃啊。”

 

“夜宵是合理饮食丁宁你队规看哪去了?”

 

“去去去别打扰我吃饭,同同你怎么把他叫过来了!”

 

旁边两个姑娘对两人互相嫌弃见怪不怪,只摆弄着自己的豆浆看戏,别点名的陈幸同睁着大眼睛笑眯眯的不答话,选择性的忽略是丁宁叫自己招呼两个哥哥的事实。

 

“嗳。”丁宁敲敲筷子,嘴巴一努。

 

马龙侧头看过去,另一边张继科端着餐盘站在陈洋身边,对面新来的队医季恙。丁宁戳戳马龙胳膊:“哎早想问了,这位姐姐和张继科什么关系啊?”

 

马龙嚼吧嚼吧嘴,迎着她的目光奇怪的问道:“什么关系?”

 

陈幸同咳咳两声,尴尬的摆了摆手。

 

那边季恙说了什么,张继科将手里的盘子放下伸手摸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季恙起身走到一边去。

 

“哎呀张继科居然舍得将手机借人?”上次手机没电想借手机被残忍拒绝了的丁宁酸溜溜的说道。

 

马龙拍了她一巴掌,哭笑不得:“吃你的吧,这么多堵不上那你的嘴是不是?”

 

丁宁嚎道:“什么这么多,这是我们三个人的份好嘛!”

 

张继科端着餐盘过来,顺手将盘子递给马龙:“嚎什么?”

 

木子举着筷子悲惨的说:“以后夜宵定量了,一个人的份有限谁多了谁就没有……这招太狠了!”

 

对面两个男队的对视一眼,深知唯吃的不可辜负的国胖队的秉性。

 

“挺好,免得胖儿老嗝食。”张继科摸摸下巴不厚道的笑了笑。

 

马龙撇撇嘴:“都说了别喂那么多你们偏不信。”

 

张继科指着自己鼻子:“这不是我的锅吧,明明是小雨和皓哥惯的啊。”

 

对面三个姑娘看着马龙一边吃一边和张继科斗嘴,托着下巴发痴。陈幸同撞撞丁宁肩膀,丁宁脸色沉痛的摇摇头。

 

不成啊,不成。

 

等他俩闹完被对面三脸颓废吓一跳,马龙伸手去拿水:“干嘛啊你们仨。”

 

木子托着陈幸同跑路了留丁宁一个无所畏惧的:“心情沉痛!”

 

萌的cp再甜也不是真的,不能真情实感什么的谁懂我的痛。

 

马龙正想回嘴手机响了,他看着手机屏幕皱了皱眉,又看了眼埋头啃包子的张继科,起身接电话去了。

 

吃得差不多的丁宁踢踢张继科:“嗳马龙不是接他女朋友电话去了嘛,怎么表情看着这奇怪?”

 

“我哪知道。”张·科机不拆·继科头也不抬的说。

 

丁宁有苦说不出,忧伤地托着下巴叹气,张继科抬头好笑的看了看她:“马龙女朋友又不是什么秘密了用得着这样吗?还是说张磊教练戳和成功了?”

 

“滚滚滚”丁宁冲他摆了个夸张的嫌弃脸,“谁看上马龙了啊!”

 

“哈马龙怎么不好了?”张继科挑挑眉,筷子轻轻敲在碗沿嗒的一声。

 

丁宁继续托着腮忧伤,惆怅的看着他:“真是不懂你们男孩子的友情,我都要以为你和马龙是真爱了。”

 

丁宁看着对面挑眉的张继科,皱皱鼻子不可否认这么张脸黑成这样也的确很有魅力。大宝贝扁扁嘴:,小声嘀咕“马龙对谁那么精细过啊……”

 

她叹口气,对着马龙的背影发呆。张继科吃得差不多了突发奇想的逗人:“那你都知道马龙有女朋友还开我俩玩笑?”

 

丁宁揉着自己的短发,毛躁躁的像只炸毛的猫咪:“这不开玩笑嘛,再说谁让你俩那么好啊!”

 

她耷拉了一秒继而理直气壮的说道:“再说了,都知道你俩不可能才说你,你看我们从来不说许昕和方博!”

 

张继科哽了一下,心说真相说出来吓死你。

 

“有什么不一样的?这不对吧,合着你天天嚷嚷还不觉得是真的?”

 

丁宁瞪大眼睛在心里咆哮:你以为我不想你俩是真的嘛!!!

 

表面依然淡定的不屑:“得了吧,你俩要真有什么,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啊?”

 

张继科揣着自己那点小心思眯着眼琢磨,自己还真敢。

 

两人各想心思,桌上沉默也没人管,过了良久丁宁怼怼张继科:“哎,马龙这电话打了好久,不会是吵架了嘛?”

 

张继科回头看了看,马龙背对着他们,只能看到一点的下巴绷得紧紧的,张继科摇头不确定:“”应该不能吧,马龙跟谁吵架啊?”

 

“也是,他比较擅长冷暴力。”

 

在座唯二都是领教过马队长的冷暴力的人对视一眼,耸耸肩都没在当回事。

 

马龙这个电话尤其得久,季恙来还了手机,丁宁撑不住也回去了,只剩张继科一个百无聊赖的等他。

 

等他挂了电话气势汹汹的转回话,就只看到桌边张继科无聊的拨弄着挎包带子,神似一只大型犬。

 

“噗~”

 

听到动静的人抬头一看:“哟,笑了啊。还说吵架了呢哈哈。”

 

马龙抿了抿嘴,的确是吵架了,但是转头看着张继科在等自己就像戳了个孔的气球一样,那气性一溜烟都跑了。

 

他还没开口,张继科起身没站稳哐的一声撞桌边上。

 

“继科儿!”

 

“卧槽卧槽腿麻了!”

 

马龙一愣,随机反应过来,想扶他的手顺势一拍哭笑不得:“有病啊坐着都能麻?”

 

“扎心了啊老铁,我这是等谁啊!”

 

“滚蛋!”

 

……

 

对面女乒宿舍,陈幸同在床上滚来滚去。丁宁捧着手机坐在床尾:“同同你别打滚了,跟你说了不可能哒~”

 

陈幸同翻起身搂着她枕头:“宁姐你能先把獒龙文关了再跟我说这个不?”

 

丁宁嘚瑟的晃晃:“这你就不懂了,嗑cp就不能zqsg懂不?有糖为什么不吃。”

 

道行不够的姑娘翻出手机,咬着指头死活不信:“可是、可是……”

 

大宝贝回头拍拍枕头,在拍拍她:“其实就是他们太真了、太坦荡了,才不可能是真的啊”正经结束的头号獒龙粉心塞的捂住心口,“特么想到自己萌的是两个直男简直不能更心塞啊。”

 

陈幸同盯着手机不说话。

 

丁宁泄气一般躺倒在床上,扁扁嘴。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俩都是他们生命中最特殊的一个了,很多人会喜欢他们就是因为这种感情不管属于哪一种都太令人惊叹、令人羡慕了吧……”

 

陈幸同跟着叹口气,翻出自己的微博小号。

 

求同存异更新微博: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

最后那句话出自:

 

陈晓卿: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生命,时间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评论 ( 10 )
热度 ( 41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