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

21

 

 

季恙拿着报告挂了电话,扁着嘴地看着身边的季雨。季雨一歪头:“科哥怎么说?”

 

“明天他有一个节目好像要去吧,我跟他约的后天……”

 

“没毛病啊,就一个中午能搞定的事。”

 

季恙黑着脸将报告拍到弟弟手上:“有毛病,后天皓哥他们中午回来,他要去接机!”

 

季雨:……

 

“不是吧他去会造成机场堵塞的啊!接机重要还是身体重要啊??”季雨哭笑不得的看着季恙喝水压惊去。

 

季恙耸耸肩:“谁知道他的,我问了估计他会说……恩……”

 

“皓哥重要哈哈哈。”

 

季雨摇摇头:“算啦反正今晚都要交给刘指导的。干脆下午就去好了……”季恙瞄了一眼嘀嘀咕咕的弟弟:“难不成今天他来了你就不交给刘指导了?”

 

季雨眨眨眼冲她笑出一口闪亮亮的白牙:“怎么可能医生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啊,特别是心理医生。”

 

“医生的职业操守是为病人保密,你这算泄密了吧?”

 

季雨摸摸下巴:“亲属要求查看病例是可以通融的啦,比如老爸?而且科哥不是我的病人啊哈哈哈!”

 

季恙嫌弃的将弟弟赶出去:“赶紧去吧去吧,干不好小心刘指炒你鱿鱼!”

 

“等等等——最后一句啦!”季雨伸长手卡住门缝,挤了半张脸和姐姐对视。

 

季恙挑挑眉示意他说话,季雨竖起食指:“你会劝科哥退役吗?”

 

季恙眨眨眼。

 

“咱们都知道科哥的身体状况,你会劝科哥退役吗?”

 

季恙叹气:“我没劝过吗,他哪次听了,退不退役还是看他决定。”

 

季雨盯着姐姐的眼睛看了半晌。

 

“我看到网上有用英雄迟暮形容科哥的了……”

 

他难过的低声道,季恙眼神一黯,僵了两秒将人推了出去。

 

“话那么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

 

王皓知道张继科应该会来接他们,下了飞机张继科没看到却看到了陈玘。那人外套搭在手臂上懒洋洋的靠着墙打呵欠,他停了脚步,有点恍惚的看着远处的陈玘。

 

梁靖昆自他身后出来也一眼的看到了:“哇,师兄那是不是陈指导?”

 

周雨正帮林高远拉箱子,闻言转过头来到处望:“哪呢哪呢,看错了吧你玘哥怎么会……哇塞真的是啊!”

 

周雨那大嗓门陈玘就是睡着了也被叫醒了,王皓回过神来看着他几大步跑过来,低声斥了句什么没人听清。

 

“回来啦!”

 

王皓犹豫了两秒没有挡开陈玘拿过自己行李箱的手,看着他一脸灿烂的脸反而有点无语:“你这么闲?继科呢?”

 

陈玘笑眯眯的冲他摇摇头,拉着他往外走:“走吧走吧回去再说哈。继科在车里等着呢。”

 

身后几个被无视的弟弟面面相觑,许昕捂脸摆手啊摆手,那意思快走快走别管他们。

 

跟陈玘较为熟悉的周雨十分平静,一手行李箱一手师弟,带着不明所以手都举起来试图打招呼的梁靖昆追着玘皓两人走了:“走啊呆着干嘛呢。”

 

同为八一的周恺淡定的跟上,面瘫脸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孔令轩和林高远对视一眼,呆萌的兔子茫然道:“玘哥刚刚看到我们了嘛?”

 

孔令轩嘴角抽抽两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王皓被他拽着走了两步,哭笑不得的拍拍身前人胳膊:“干什么这么高兴?”

 

陈玘回头看他:“很明显?”

 

“你说呢?”

 

陈玘献宝似的将手机捧到他跟前来:“皓子你是不是还没看到这个?”

 

手机上是昨日才正式通告的奥运增加乒乓球混双项目。

 

“混双?”

 

陈玘扬扬眉:“哥混双也没输过撒~”

 

王皓看他嘚瑟,心里吐槽着他那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口音,一边打击他:“除了和张怡宁?”

 

陈玘瞬间垮了脸:“乐乐不要提她啊……”

 

王皓哈哈笑,换成他带着陈玘往外走:“让了你不要随便去招惹人家女队的姑娘,让楠姐收拾了几次也不老实。”

 

身后陈玘牵着王皓衣角拉着他的行李箱嘀嘀咕咕:“开玩笑嘛,又没怎么样……”

 

王皓微微眯了眼,嘴角的弧度就没下去过。

 

今天天气还真不错。

 

张继科在车上等着着他们,陈玘见着王皓的兴奋劲过去了开始絮絮叨叨的问他感冒好没好,困得要命的周雨怕被抓去问话机智跑去前座了,梁靖昆一脸懵逼的被师兄推进车里,跟陈玘大眼瞪小眼。

 

陈玘微微眯眼,眉头皱了皱。

 

梁靖昆挠挠头:“皓哥好像没咳嗽过啊,第二天就没见雨哥逼着皓哥吃药了……”

 

陈玘抱着胳膊考虑了一下和他解释咳嗽和感冒的关系,被王皓拉走当靠枕也就作罢了。王皓听着张继科在前座的闷笑声,心里默默骂了声蠢货,打个哈欠不说话了。逃过一劫的梁靖昆左右看看,陈玘脑袋搭着王皓脑袋,王皓靠着他肩膀,张继科在驾驶座周雨已经迅速睡着了。

 

梁靖昆扁扁嘴,发现没自己什么事了,也迅速进去补觉模式。

 

……

 

王皓回来的时候发现张继科靠自己床上都快睡着了。

 

他过去拍拍张继科支着的腿:“干嘛,要睡回去睡啊。”

 

张继科又往下滑了两分,支棱着脑袋问他:“我这等的都要睡着了,皓哥你这也太多事了吧。”

 

王皓开了行李箱收拾自己的东西,头也不抬的怼他:“你以为教练是好当的啊!”

 

张继科坐起来靠着床头犯迷糊,嘀咕:“所以我才当教练。”

 

王皓笑着扔了个小玩意去砸他,张继科摸过来看了眼:“这啥啊丑死了。”

 

王皓挑挑眉:“跟你和马龙带的吉祥物。”

 

“……”张继科盯着手里的猩猩两秒,不满的小声嘟囔,“什么审美越来越丑……”

 

王皓摇摇头心说审美这块你还真没法说人家。看着弟弟打着哈欠将手里的吉祥物随手一扔,王皓开口提醒:“就那一个啊,弄脏了你洗了再给马龙啊。”

 

张继科扁扁嘴:“不说两个嘛,拿给他那个好了。”

 

王皓笑了:“说给你俩带的就真是给你俩带了?你哪次要了?”

 

张继科泪眼朦胧的和他哥对视一眼,把他扔一边差点掉床下的猩猩又给捡回来。王皓抱着衣服挂柜子里,问他:“搁我这干啥啊?”

 

张继科打着哈欠的去倒水喝,王皓瞥了他一眼,皱眉道:“你这怎么从小缺觉缺到现在啊?什么毛病?”

 

张继科耸耸肩没当回事。

 

“皓哥你和玘哥什么关系啊?”

 

张继科靠着饮水机端着杯子,眯着那双睁不开的眼睛看着他,笑起来像一个发现了新奇事物的顽童。王皓端详了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弟弟两秒,自他退役他们见得其实不多,但王皓宝贝了他那么多年,加上他们也从没断过联系,张继科一举一动在他眼里就和十几年前一样。

 

他歪头想了想,也笑了:“那你和马龙什么关系?”

 

张继科端着杯子摇啊摇,水跟着晃荡,最后他扁扁嘴,不甚甘心地念叨:“不是吧,我就这么一猜。”

 

王皓不以为然哈了一声,转身继续收拾东西去了。一转身差点给绊到,张继科不知道什么时候挪过来坐到他脚边来了。

 

王皓瞧他,张继科仰着脸瞧他,神情疑似某大型犬科动物。

 

“啥?”

 

张继科坚持不懈的看着他,王皓将人拎起来,这要不是亲弟都想揍一顿扔门外了,怎么这么八卦!张继科看着他就跟看自己似的,恨不得将同病相怜刻在脸上。

 

王皓抓狂:“我和你不一样好吧!不要那么看着我!”

 

张继科眨眨眼,坏笑着慢吞吞“哦”了声。

 

王皓眉毛抽啊抽:“你想清楚我和陈玘和你和马龙能比的?”

 

张继科犹豫的想起陈玘在王皓满眼都是小星星的样子,在想想热衷和自己瞎闹的马龙,真是有那么点心塞的。

 

被这么一闹王皓也没心情收拾了,泄气的往床上这么一坐,也有点气了:“你说你大晚上的问这个干嘛?”

 

张继科心虚的摸摸鼻子:“这不刚发现好奇嘛……”

 

“那你也够迟钝的现在才知道?”王皓冷笑一声。

 

“谁说的?”张继科腰一挺下意识反驳,然后惊悚的道,“皓哥你?!”

 

王皓点点头,张继科讪讪的摸摸鼻子:“哈哈那至少这不玘哥自己都不知道嘛哈哈……”

 

王皓瞄他一眼:“我要他知道干嘛?”

 

张继科眨眨眼,不解的歪头瞧着他。

 

王皓拍拍他额头:“你想清楚,我们和你们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你是不想马龙知道,我是不要他知道,能一样?”

 

张继科愣了愣,犹豫地问出口:“什么意思?”

 

王皓有些烦躁的扒了扒头发,起身去跟自己倒水:“继科你想太多了,我不告诉陈玘不是因为我怕或者觉得这不好什么的,我只是觉得……”

 

张继科看着他将杯子拿起又放下,难得焦躁成这样。

 

“我只是觉得麻烦,我要的已经得到了,不想要跟自己也不想跟他添麻烦听得懂吗?”

 

“陈玘爱招惹人就招惹去,还自由点说清了太麻烦了!”

 

张继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皓哥沉着脸又从饮水机旁走回来,小心翼翼的开口:“所以是玘哥太招花惹草了?”

 

王皓神情一滞,随后哭笑不得的去揉他一头睡乱的头发:“你听的什么这是重点吗?”

 

张继科坐那乖乖任搓揉,感觉到王皓跟小时候似的拍了拍他的头,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教练让我减肥,结果你下午给我带饭晚上买夜宵?”

 

张继科支着耳朵点点头,王皓又拍了拍他:“全队心里都有谱,就那傻子不知道,天天巴巴地跟我加餐,吃不下了还一副天都有塌了的样子……”

 

张继科晃了晃脑袋,他低着头盘着腿回忆王皓说的那些日子,有点想笑,可头顶王皓的声音温柔的让人心酸。

 

叹息声钻进耳朵,王皓笑了声问他:“刚当教练那会,不适应,老觉得自己还是个队员,又一次跟他说才知道当教练这么烦饭都没空吃,第二天就被砸门砸醒了。”

 

“结果那傻逼,做了顿饭就走,呆的时间还没他来回飞机的时间多,回去还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没请假,还被扣工资。”

 

“哦对了,做的还难吃的要死,吃完我就后悔了。”

 

王皓停了声音,张继科闷着头也不开腔,最后听王皓问道。

 

“那我还打电话给他,他来不来?”

 

张继科咧着嘴笑起来:“这不废话吗?”

 

王皓点点头:“对,就是废话,但是继科,我要的就是这个。”

 

张继科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着脑袋坐那,闷不吭声却整个人都散发着抗拒的气息。

 

“他以后结婚了又怎么样,我就是他心里最重要的,我十多年前确定的现在也一样确定,还要什么?”

 

王皓自他身边躺下,说完好像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一样:“我是嫌他烦才不跟他说的,反正他都是我的。”

 

说着往里翻了翻,滚到里面伸懒腰。张继科纠结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跟我肯定不一样,说真的我没见马龙女朋友,他俩就是结婚那姑娘指不定也是天天吃你醋,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张继科跟他对视,敛下眼睑来,嘴角轻轻勾起,无辜又霸道,他轻声念叨,像是回答王皓问题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我不满足得多了。”

 

王皓哼了一声,自己的弟弟自己清楚,他当然知道张继科不满足什么,他们俩兄弟相似的太多,不一样的也太多了。

 

他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将枕头拉过来垫着,惬意得蹭了蹭。

 

“哦对了,我嫌陈玘就是他老招惹些小姑娘,从现役到退役,看着烦。”

 

张继科:……

 

给师兄点蜡。[蜡烛]


————————————————

来解释一下,我的设定里,杀团是单身的啊,然后说一下杀团和獒龙感情的不同点。

没错,就是之前杀神撩妹撩的皓哥烦了,干脆就懒得搭理[自己喜欢陈玘]这种心情了。但是玘哥呢撩妹是流水的,并且他不是故意的,乐乐才是王道。

总之就是……皓哥喜欢是喜欢他,但并没有类似想要[在一起]的心情,他更喜欢陈玘胡说八道潇潇洒洒到处招惹人,虽然有时候也很让人烦……

玘哥是……半个无辜的,撩人的是他,没有察觉的也是,他是什么都不会想,只会对王皓好,相处的越久王皓就越确定,他一点都不担心有一天陈玘会不属于自己,所以越拖越不想开口[摊手  

而且陈玘从现役招惹女队,退役招惹各种,惹的王皓更不想搭理他,他也不怕,陈玘就是以后有女朋友,甚至结婚他都不会怕,陈玘就是他的,这个自信是陈玘给的,他有恃无恐。[越说越昏,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他怎么想的。


相比起王皓的[无所谓]的态度,张继科要霸道的多。

王皓不在意陈玘以后怎么样,应该他根本就不考虑以后。

但是张继科不一样,他想想马龙那个女朋友都觉得不舒服,霸道的要命,他就像马龙只是他一个人的,他现在不说,是因为他不仅想马龙现在是他的,以后也想,想永远只有他们两个。[简直烦死人

而且王皓不在乎有没有人知道,多少人赞同;张继科在乎,他那种性格,不仅要马龙还有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都知道,都赞同[摊手 这就嗯哼了是吧,所以这才是张继科为什么不说的原因,不是因为马龙的女朋友,也不是因为怕马龙不喜欢他。[我暗示了很多了,这两对,都是他们彼此之间住特殊的,谁也不能超越谁也不能取代。


再简单点,王皓只是在乎陈玘[这个人]是不是他的,张继科在乎的就……那种划地盘的性格,你们懂?






评论 ( 39 )
热度 ( 32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