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22

22

 

 

那天刘国梁在办公室坐到很久,久到孔令辉亲自出来找人。

 

“你坐这儿干哈?”

 

刘国梁揉着眉心将面前的一塔纸送到他那边,孔令辉瞧了他一眼接过来翻了翻,硕大的病历印在他眼里。

 

他匆忙翻了一下,合上那厚厚的一沓推回去:“你大晚上的没事儿干是不是?”

 

“哪能啊,我只是……”

 

孔令辉抬手:“里约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

 

刘国梁脸色僵了一瞬,勉强笑笑:“这不是舍不得吗,那小子好不容易在乒乓球上找回点快乐来。”

 

孔令辉想了想:“东京还是变数太大了,那时候马龙就是去年的继科了,主要还是要看许昕和小胖的。”

 

刘国梁点点头将手边一个平板点给他看:“许昕是哇,平时嘻嘻哈哈的,实在不让人放心哇。”

 

孔令辉托着下巴看平板上的心理数据分析,刘国梁的唠唠叨叨的声音在耳边响个不停:“既然是专业的,那还是要听得是哇,关键着小子平时也看不出来,你说我是不是见他来谈谈啥的啊……”

 

刘国梁叨叨了半天,孔令辉没出声,静静的看着刘国梁背着手在屋子里转圈。

 

“国梁继科退役你签不签?”

 

这一句像是砸进深海的一颗炸弹,刘国梁僵硬地背对着他,沉默肆意的吞噬着空气。孔令辉叹了口气,刘国梁侧身看了看他,孔令辉撑着额头靠着,脸色疲惫。

 

他走过去翻了翻那沓纸,停下去指了指,孔令辉瞄了一眼是一张腰部骨透。刘国梁手指点在那张图上:“如果他打报告是为了治他那破腰我说不定签字都挺欢喜的。”

 

“还有那个肩膀。”

 

刘国梁气愤甩甩手:“老子操心了十多年啊,一个二个咋这么不省心!”

 

“这话挺耳熟。”

 

“哈?”

 

“师父以前也老爱说。”

 

刘国梁终于笑起来了,他拢了拢被翻乱的报告:“说起来抽个空去师父那看看吧,好久没见的感觉。”

 

孔令辉点点头,起身将平板合上递给他。

 

……

 

又过了一天,张继科终于有空跟季恙单独相处一会了——说单独其实就是午休的在医疗室多呆了会。

 

张继科左右看了看,笑道:“你还真准备当个队医啊?”

 

季恙收拾着手里的东西:“队医怎么了,多少人想来都来不了呢。”

 

“嘿嘿”张继科拖了个转椅划过来,“这不觉得大材小用了嘛、”

 

“想多了我工资挺好,就是操心多点而已。” 季恙拍拍他的腿,“爪子提起来我看看。”

 

张继科嘴角抽了抽,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抬脚给她捏着脚腕子拆绷带。季恙从抽屉里抽取一份报告来甩给他,张继科手里还拿着手机一个没接稳差点掉下去:“这啥啊?”

 

“体检报告。”

 

张继科不耐烦的翻了翻,转手就要扔回去,季恙勾着脑袋头也不抬:“后面是马龙的报告。”

 

张继科手一滑,报告直砸到季恙头上去,季恙动作一僵抬头白了他一眼,他讪讪的笑着拍了拍季恙的脑袋,跟拍他家道哥差不多。

 

他翻着报告的时间季恙给他重新换了次药,唠叨了几句注意事项,张继科掏掏耳朵将一天听几遍的话从脑子里过滤出去。

 

“马龙这膝盖怎么回事啊,上次明明没那么严重啊。”

 

季恙瞄了一眼:“旧伤了,他上次摔了一下有点裂开,没看着那么严重。”

 

张继科点点头,勾着脑袋没说话了。季恙坐在他脚边抱着胳膊酸溜溜的插话:“没见你看自己的那么仔细啊。”

 

听的人不甚在意的摆摆手:“就那些年年都在看,有什么好看的?”

 

“马龙这不是年年都一样?”

 

张继科耸耸肩不可置否,又想想自己那糟心的数据:“这个,你给刘指导了吗?”

 

季恙冷笑一声:“你还想我跟你扣下怎么着?”

 

张继科蹙着眉头,撇撇嘴似乎有点懊恼的样子:“呿……”

 

他揉揉头发,将报告扔回桌上,躬身去穿鞋:“我就是烦刘指导唠叨,你找我啥事?”

 

季恙视线在被他扔一边的报告上转了一圈,淡淡道:“找你劝你退役啊。”

 

张继科动作僵了一瞬,抬头无语的看着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瞧着他的青梅:“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不是该跟我分析分析伤病之类的。”

 

季恙歪头瞧他,看他一双桃花眼微微勾起漂亮的不行:“跟你分析的还少啊,你听吗?”

 

“哈哈哈”张继科仰头笑起来,起身微微跺了两下脚。季恙眼睛一眯:“别动你那爪子!”

 

张继科点点头,竖起一根手指:“不听。”

 

季恙皱皱眉头,没接话。

 

张继科在医务室转开来:“就这事啊?”

 

季恙看他一副认错知错不改错的样子,无奈的叹气:“我真不理解……”

 

张继科贱兮兮的点头啊点头,嘚瑟的冲她比了个大拇指:“不懂就对了,这叫什么,大满贯的境界。”

 

季恙嘴角抽了抽,好悬忍住了想把他赶出门的冲动。姑娘仰脸看着天花板,小声嘀咕:“真不知道马龙怎么受得了……”

 

张继科侧耳听了听,满足的眯起眼睛看窗外,他靠在柜子边,懒洋洋的像一只惬意的大型犬。

 

季恙抽了那打印好的报告来,指着上面的一页问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嘛?”

 

张继科瞄了一眼,眼睛瞬间变成圈圈眼,季恙没好气的说:“知道什么是先天性骨裂吗?意思就是你天生就不适合剧烈运动!”

 

张继科抱着肩膀不吭声,心说我倒是经常听有人说老子天生就适合打乒乓……

 

“我跟我国外的导师举这个例子的时候,人都惊呆了,连着说了三个不可能,看你就跟看什么似的!”

 

张继科摸摸鼻子:“你就听他说吧,哥就是创造不可能的,听他还不如听我呢。”

 

季恙气得不行:“人家是骨骼方面研究的权威,权威啊!”

 

张继科撇着嘴嘀咕:“我不也是……”

 

季恙暴躁的走了两圈,张继科瞅着这姑娘有点不可控,犹豫了两秒问道:“要不我先走了?”

 

季恙一口气被他气得哽在喉咙里出不来,噎了一会:“张继科你45岁结婚肯定是因为没人要你吧?”

 

张继科一摊手,挑衅似的冲她挑挑眉:“你觉得可能?”

 

季恙抖着手将报告放回去,正了正脸色,张继科也收敛了嬉皮笑脸,他盯着季恙看了两秒,眼神里写满了对这件事的不愿交谈。

 

季恙犹豫了两秒败下阵来,揉了揉自己的短发:“行我知道了。”

 

“想想你也不容易,那么一大群粉丝肯定是你不愿意你走的。但是继科,作为你的朋友兼医生……”

 

她顿了顿,有些痛苦的捂住脸。

 

“再下去我真怕啊……我不想亲手往你腰上订颗钉子……”

 

张继科沉下脸来,他惯来从不服输,瞒得了所有人却瞒不了医生。他纠结的看看季恙,又看看那沓无辜的报告。季恙痛苦的脸,纸张上的白纸黑字,即将来到的刘指导的谈话,还有哥哥弟弟们似有似无的照顾,马龙每次训练时看过来的一道道带着担心的视线,无不昭示一个事实——

 

他揉了揉脸,抬手拍了拍季恙低下去的头。

 

季恙微微一偏头让他的手擦着她的发丝划过去:“我不是要劝你,只是觉得……”

 

“我知道。”

 

张继科点点头,他嘴角抿成薄薄的一线,眼里沉沉:“我都知道。”他有些懊恼,又有些不甘心的指了指桌上的报告,“我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说的打一场少一场,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我已经在考虑了……”

 

有什么能让张继科认输的?

 

球场上?

 

也许你能打败他,却永远不能让他认输。

 

季恙有些痛心的看着桌上那份惨淡的报告,能打败一个英雄的只有事实,也许也不是打败,只是这永远是让人最看得清自己的东西。

 

门被风吹了个缝隙,季恙想去把门关上,才走了两步却懵得愣住。

 

张继科转过身去看。

 

樊振东捏着一个小包脸色惨白的站在门口。

 

……

 

张继科带着樊振东坐到他们常来的饭店的时候自己也是懵逼的。

 

樊振东不知道在门外听了多久,两人发现他的时候小孩儿面无表情盯着他,看向季恙的眼神分明带着几分厌恶和冰冷。

 

被队里平日里软绵绵的团子这么看着,季恙也吃不消,她有些茫然的回头看张继科,张继科一时也有些头痛,上前将人掳了出门。

 

一路上张继科几次想开口都憋了回去,小孩儿铁了心要板着脸对他,闷不吭声的拽着他袖子往外走,直到到了吃饭的地才放手。

 

张继科看着弟弟一气呵成的点面,呼噜噜的开始吃了,要不是樊振东那硬邦邦的脸色他都快以为自己被唬弄了——

 

这小孩儿不是就为了骗他吃个面吧?

 

张继科等了又等,哭笑不得的承认了他一手带大的弟弟居然只给自己点了碗面完全不管他这个哥哥的事实。

 

他揉揉额角:“小胖啊你要干嘛你说,别跟哥正这套啊。”

 

小孩儿吸溜了一口面,胖乎乎的一张脸都快埋进碗里了,呐呐的嘀咕:“要吃面。”

 

张继科嘴角一抽:“你雨哥知道你要出来吗,大晚上的往外跑就吃个面?”

 

小熊猫抬眼瞄了他一眼,脸上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委委屈屈地告状:“皓哥都没收雨哥好几天了,我都得不着雨哥……”

 

没收……张继科心说这是什么鬼说法,面上却不显。他多少知道一些王皓的目的,樊振东黏周雨到了一定程度,小时候没觉得什么了,现在小孩慢慢长大,一路稳扎稳打的走到主力的地位,对周雨的依赖却一点不减……

 

他琢磨了一下,刚刚开口之后樊振东周身围绕的生人勿进的气势没有了,恢复成乖咪咪的大白团子,咬着面条吃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皓哥是为了你好,别天天黏着小雨。”

 

他叹了口气,想想之后的局势,没忍住又加了一句:“快点长大吧。”

 

他说出口就知道不对,对面淅淅沥沥的声音停了,樊振东低着头,头顶的发旋可怜兮兮的对着他。张继科一秒就心软了,开口要哄,小孩儿却抬起头来了。

 

张继科怔了怔,樊振东表情茫然,睁着一双泛红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沾着面汤的嘴唇抖了抖。

 

“我拼命的长,你就不走了吗?”

 

“你和龙哥都不走了嘛?”

 

“我还有机会在你们都在的时候赢你们吗?”

 

————————————————————————

小剧场:


张继科[一颗弟控心碎成了渣渣]:扎心了胖儿。

樊振东:呜哇——我要雨哥!皓哥不要没收我雨哥啊啊啊啊……

评论 ( 13 )
热度 ( 6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