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不可说 19

19

 

所幸江澄并没有苦恼很久,梦境没有结束他却提前醒来了。

 

江澄坐在床榻上摸了摸额头,上面一层细细的汗。他掀了被子起身去,推了窗子让风吹散屋里的闷热,天色正朦胧着,整个云深不知处静悄悄的。

 

他做梦已久却是头一次半途醒来,梦里内容还清晰的印在他脑海里,虽说苦恼却也清楚的感受到了梦里另一个自己的心情。

 

他从没体会过的心情,明明知道不知道能当真,藏在心里的情感却还是告诉他感同身受。

 

清晨的姑苏还在沉睡,远处飘着朦朦胧胧的雾将整个云深不知处拢在怀里,触目可及的尽是缥缈,浅色的房屋缀在深深桃林之下,想来每每有人称赞仙境也不无道理。

 

江澄站在窗边,伸手抚开快窜进屋里的桃花枝,风带上露的湿润亲吻过他的指尖,江澄想起不知道在哪看到过的一句话——姑苏的风都是温柔的。

 

应该是少年时在书册里看到的,有没有旁的就记不清了。

 

可能是清楚的姑苏太寂静,江澄难得的也没为那莫名其妙的梦生气,尽管他越来越看不清那古怪的梦的走向了。他坐在窗边托着下巴看窗外,云深不知处四季如春即使现在桃花开的也很好,和云梦绚烂的莲花不同,这桃花即使开了一林,看起来也是和他主人一样开的温润。

 

江澄眯着眼睛将对面的桃花瞧了又瞧,看它小小的一朵在枝头舒展开花瓣,一点露水自它花瓣上打个滚落到它花心去。江澄笑着揉了额头,有些自嘲的心想,果然不在云梦自己就闲起来了竟然会盯着朵花看这么半天……

 

他撑着脑袋靠着窗棱出神,想想那个梦,想想自己,想想魏无羡,再想想蓝曦臣。

 

倘若半年前有人与他讲他有一天会和蓝宗主走这么进,会接受他的邀请在姑苏小住,会将金凌交与两个半大的孩子,他估计是怎么都不会信的。如果有人跟他说他会原谅魏无羡呢?

 

江澄笑了声,心说自己肯定会将人打出去!

 

他抚了抚披在身上的外衣,心想不管怎么说,这个梦大概对自己还是有些影响的。

 

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梦里的每个人都那么真实,发生的那些事却……

 

江澄脸上一僵,不自然的摸了摸耳垂,想想梦里面的故事总觉得奇怪。江澄难得的觉得有些尴尬,一会还要见蓝曦臣这可怎么是好……说起来姑苏对这方面比云梦要强,不然问一问蓝曦臣?

 

不成不成。江澄拽着衣服起身,重新回到塌上,一边想问灵是对提问人内心深处的提问,与梦境似乎是其曲同工,一边去忙不迭的否认这种事怎么问,难不成告诉蓝曦臣我次次在梦里梦见你,梦里的我还和你关系匪浅?

 

江澄卧回塌上,被子直拉到脸颊,他脸上发烫,侧身将自己整个埋进被子里,心说要真这么讲了会被当疯子的吧?

 

……

 

江澄只想着在歇一会,却不想真的睡过去了,直到听到门口细微的说话声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还没醒吗?”

 

“……没见着……醒……”

 

门外人也低了声音,江澄睡个回笼觉反而睡得头晕起来也听不真切。他皱皱眉头,侧首瞧了瞧门外绰着的两个影子,不知怎么想的扬声问了声:“蓝曦臣?”

 

门外动静停了停,似乎有人出了院子,江澄揉着眉心坐起来一头长发垂下来遮了光,他心像自己果然睡糊涂了,蓝曦臣怎么会亲自过来,至多有事的话让人来叫吧。

 

姑苏气候太过温暖宜人,他反而不适应了。想来他还是和云梦暴烈的天气比较搭。

 

“晚吟?醒了吗?”

 

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江澄有那么瞬间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蓝曦臣疑惑的站在门口,方才他分明听见屋里人叫自己怎么这么反而没声音了?没等他再敲门,江澄刷的一声拉开了门,蓝曦臣举着手措不及防的与心上人打了今天的第一次照面。

 

不知道什么没睡好还是别的说不得的原因,江宗主可没什么好脸色,好在几日里相处蓝曦臣多少学会了点“套路”,微笑着向他抬了抬另一只手臂。

 

江澄撸了把头发确认自己没眼花——

 

蓝曦臣大清早抱了一捧桃花来找自己?

 

他再看一眼,还是新裁下来的,花瓣上黏着露水枝干都是湿润的,被蓝曦臣捧在怀里与他打了个招呼。

 

他眨了眨眼,看着蓝曦臣的眼神充满不确定,这是姑苏的什么习俗不成?

 

“客房是新收拾的,这里离我那边最近,想来还没来得及照顾这些细节。”他抬首扬了扬,江澄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屋里的小几上果然放着白色的空瓷瓶。

 

江澄侧身让过他,看着蓝曦臣抱着一捧花进屋子,莫名就有点脸热,

 

“你大早上的还挺有闲心……”话刚说出口,江澄就觉得不对,心说怎么会是蓝曦臣亲自动手剪得,正想着该怎么收口,背对他的蓝曦臣对顺着这话聊起来了。

 

“看出来了?我剪得是不如他们好,”蓝曦臣背着对着他将花束小心的拢进花瓶里,“晚吟便将就将就吧,清晨的花最香……”

 

他还念叨了什么,江澄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了,迟钝如他终于感觉到什么不对了。

 

在重视的客人也不能让蓝曦臣亲自修花给他吧??

 

他盯着蓝曦臣的背影出神,这人显然并不熟练这项工作,只看背影都感觉到主人有点手忙脚乱在里面。他歪着头细细打量这个人,他以前觉得蓝家两个兄弟长得很像,现在看一眼蓝曦臣的背影都觉得甩了他兄弟九条街……

 

“蓝曦臣……”

 

“嗯?”被叫到的人侧脸应了声,他一只手扶着瓷瓶,另一只手拢着花枝试图将他们摆出个好看点的姿态来。

 

江澄眯着眼瞧他,莫名就有点开心的感觉:“你对姑苏的每个客人都这样好?”

 

蓝曦臣愣了愣,然后指着那瓶尚未成型的装饰,笑道:“莫玩闹,我这学艺不精的还是别去丢脸了。”

 

“唔……”江澄挑挑眉没吭声,心情又好点了,好像昨晚未做完的梦也不算什么了。

 

他走进了瞧才知道蓝曦臣刚才的确不是谦虚,这位蓝宗主大概是头一次做这种活计,还不如当初他和魏无羡为了讨姐姐欢心无师自通的技术呢。

 

他伸手扶正一枝花丫,手指碾过细嫩的花瓣,蓝曦臣低着头瞧着自己的成果,那表情看着还挺满意。江澄有点想笑,这位蓝宗主大概没注意过他蓝家摆在台面的花束有多精致,简洁大方,跟那一比蓝曦臣这简直就像从树上摘下来一大把然后把他们随意塞进瓶子里一样。

 

江澄抿了抿嘴角,眼睛的弧度却控制不住,他头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没了那一板一眼的样子还有些可爱。

 

“我那边都没这些。”

 

蓝曦臣将瓷瓶推到桌角去,他冲江澄眨眨眼:“没关系,早晨起来看着花心情好。”

 

江澄也笑起来:“你是说我早上起来心情不好?”

 

蓝曦臣瞧着他摇头:“没有,我希望你心情好点。”

 

……

 

江澄望了望天,在扭头盯着蓝曦臣看,表情疑惑又纯粹,蓝曦臣叫他看得不自在了,正想问他怎么了,却听江宗主一本正经的问他。

 

“蓝曦臣你在干什么?”

 

蓝曦臣呼吸一滞,如果不是江澄表情太过正直,他又深知此人不苟言笑的性格,蓝曦臣都要觉得他在耍自己玩了。

 

他叹了口气,坦荡荡的抬眸和江澄对视,表情是他熟悉的温柔。

 

江澄有想过是不是该阻止蓝曦臣说出口,但他始终没见动作。

 

“我以为你知道啊晚吟。”

 

“我在追求你啊……”

评论 ( 19 )
热度 ( 81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凌慕然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3. 江晚吟的紫电电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