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23

23

 

张继科被问的哑口无言,樊振东缩在肩膀又低回头去,手指舀着筷子在面碗里乱搅。

 

张继科沉默了一会,对面樊振东焉头焉脑的缩在凳子上,小心翼翼的抿了抿嘴唇,又稀罕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最后轻轻咂了咂嘴。他被逗得笑出声来,压抑的气氛一下散开来,樊振东埋着脑袋听着对面哥哥的笑声觉得更委屈了,他都要哭出来了科哥却还在笑!

 

他扁了扁嘴,犹豫是该继续沉默不搭理人,还是该抬头控诉两声。有只手摁在他脑袋上,樊振东一怔感觉那只手揉了揉自己头发,隔着头皮传来的温度切实又厚重,他觉得自己都能感受到张继科手掌上的一层厚茧。

 

小孩儿吸了吸鼻子,张继科抽回手去,将桌上的纸巾推过去。樊振东撩着眼皮看了他一眼,对面一双眼眼尾微翘,眼里带着明明的笑意,樊振东撅了噘嘴觉得被科哥一个表情安抚下来的自己简直没出息,他抽了张纸故作夸张的擤了擤鼻涕,幼稚的不行。

 

张继科眉头动了动:“感冒了?”

 

樊振东哼哼唧唧地应了一声,又看了他一眼,在张继科面前幼稚回了他刚进八一时的小孩儿模样。张继科好笑地看着小孩看一眼自己又马上移开视线,他组织了下语言决定还是对自己最小的弟弟好点。

 

“小胖你要知道恩……”张继科眉头蹙起,“我和马龙,许昕,甚至周雨,我们不可能不退役的。”

 

樊振东抽了抽鼻子,凳子在屁股底下往外移了移,一副反抗到底样子。张继科叹了口气,樊振东又飞快的撩起眼皮子看了一眼,张继科显然是不适合解释这种“大道理”的,一脸的纠结。

 

樊振东垂着眼睑有点想笑,他掐着自己的手指跟自己说这是一件大事,要严肃。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伴着张继科的声音,樊振东心里狠狠一跳,张继科瞧着他想是在看着另一个自己,他被这气势聂住不由自主的和他对视起来。

 

张继科的声音温柔又坚定,声音虽小一字一句却像是敲在他心上。

 

“你要知道,我们都是会走了,有一天你也会走,只是还不到时候而已。很可能到时候只留你一个人,也可能还有人陪着你,或者别的情况。”

 

“但是我们都是要离开的。两年前你还是我们之间最小的一个,现在你也有弟弟了,可他们没法像我们一样陪着你,你也没法像跟着我们一样陪着他们。”

 

男人的声音低沉叹息起来却是轻飘飘的。

 

“你只要在你还在的时候,别让自己后悔就是了。”

 

樊振东愣了很久,拧着眉毛看他的眼神像是不认识了一眼。张继科泄了口气,摸出手机来点点点。

 

樊振东嘴唇抖了抖:“以前我看皓哥感觉他就跟神一样,光芒万丈,那时候他看一眼我打球,我都觉得手抖,他皱个眉头我就害怕是自己做的不好。可他现在变成了教练,再凶我也不怕,皓哥肯定是对我好的。”

 

他自顾自的点着头附和自己。

 

“雨哥对我也好,去哪都肯带着我,也不嫌我年纪小事多麻烦,他对我最好。我搞不清楚为什么对我好的皓哥现在要我离对我最好的雨哥远点。”

 

小孩儿可怜兮兮的噘着嘴,大小眼红了一圈

 

“最开始来国家队的时候,皓哥我跟我说要有什么事就去找科哥……”他哽了一声,小声问道,“那以后要是又有事呢?我要怎么办?”

 

张继科没有说话,伸手,这一回他的手落在樊振东肩上。

 

樊振东像是被这一拍定在了原地,他从这个动作里得到了答案,没有了,他知道张继科会走,马龙也会走,周雨也会走,他们或许会回来当教练,或许以后一年都不能见一次面,等他们走了他就没有人能找了。

 

他或许会接任马龙队长的位置,或许会成为张继科之后的下一位领军人物。糟糕的是他很可能没有护着马龙的张继科,也很可能没有撑着张继科的马龙。

 

他有很多哥哥,他们会关心他摔得疼不疼,走得稳不稳,可他大概没有他的星星。

 

等上一辈的哥哥都离开,他会成为下一辈的哥哥,会有很多人会重复王皓的话,会对他们的弟弟说“有什么事就去找东哥”……但是他可能再也没人能找了。

 

樊振东觉得有点冷,他像失去壳的蚌,在阳光下露出细腻的软肉,颤巍巍的护着尚未长成的珍珠。

 

他陷入自己遐想的可能里出不来,挣扎着却越溺越深,张继科突然问道:“小胖咱们队训是什么?”

 

樊振东懵懵的看着他:“特别能吃苦?”

 

张继科盯了他两秒,确认他是彻底懵了而不是故意和自己玩笑,他微微笑,伸手一巴掌拍在他额头上。

 

樊振东一个激灵彻底回过神来,睁大了眼惊异的看着他科哥,张继科脸色缓和双眼微眯,眼尾荡开笑意,温柔起来。

 

“是退役不退队,你别怕哈。”

 

他睁大眼睛,张继科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经意地在桌上敲了两声,让人安心的声音传进他心里。

 

他不应该怕的,张继科的本意是告诉他他可能会迎接的挑战,而不是恐吓他,他需要的是成长,而不是拔苗助长。

 

就像吴敬平和王皓一遍一遍告诉他的,你把你该练的踏踏实实的练好,上了场你就别怕,冷静点,你肯定能比他们更好!输球可以,输势不行,拿起球拍就要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张·教育完毕·继科收了手机溜达出去结账,樊振东跟个尾巴似的缀在他身后:“科哥科哥……”

 

张继科给了他一个眼神,说。

 

“科哥科哥我可以和雨哥说嘛?”

 

张继科瞄了他一眼:“不行。”

 

熊猫耳朵耷拉下来,走几步又凑过去:“科哥科哥我可以跟龙哥说嘛?”

 

张继科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撒了一个不高明却有无数人相信的谎:“马龙知道。”

 

事后樊振东被马龙的反应折磨的愧疚得要死,当然这是后话,现在装大尾巴狼成功的张某某拎着队里的吉祥物溜溜达达回去了。

 

……

 

马龙对张老大哥的一通洗脑包毫不知情,他正坐在某据说很好吃的西餐厅包间里无聊的低着头玩手指。

 

他们下午其实没什么事,他本来打算陪张继科去再检查一遍脚的,不过张继科摊在床上装腰痛,一边打滚一边耍赖说什么都不去,马龙看他这几天活蹦乱跳的,加上和他一屋的周雨早缩被子里睡着,看着弟弟眼睛下豆大的黑眼圈,马龙也只好作罢。

 

逃过一劫的张大爷摊在床上跟他招手问他要不要趁午休看一部新上映的美国大片,马龙本来也想答应,不过临时接了个电话出门了。

 

马龙前脚门一关,周雨刷的一声睁开眼睛,大眼睛圆溜溜的盯着张继科:“科哥你要背着龙哥干啥?贿赂我不?”

 

张继科伸手抓外套,回头看他:“你听说过主犯贿赂从犯的?”

 

周雨吐吐舌头,抓着被子翻身梦周公去了。

 

张继科自然是去了季恙那,而马龙……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吗?”

 

马龙抬头,大半年没见这姑娘还是一样艳光四射,马龙仔细看了看,越来越精致的妆容看得都快不记得她当初的样子了。

 

马龙笑起来温润又得体:“没有,你要吃点什么吗?”

 

姑娘对着他甜甜蜜蜜的冲他笑:“你真好!”

 

马龙没做声,眉峰皱起的弧度被他压了回去,垂着眉眼看着她做工精致的指甲划过一个个他没听说过的菜名。

 

“我们吃这个好不好?”

 

“随便我不太懂这个,你决定吧。”

 

叶星撅了噘嘴,小声埋怨:“你怎么什么都随便啊。”说完又低着头去看那昂贵的菜单了,马龙笑了下,他不太喜欢西餐,他喜欢熟透了软一点的肉,喜欢足味的火锅和大排档,但是……

 

点好餐叶星托着腮帮子跟他讲娱乐圈的八卦,马龙点着头附和着。他看着对面的姑娘,他们在一起时间不短了,他记得最开始陈玘将她介绍给他的,这个姑娘还会眼睛亮晶晶的跟他聊乒乓球,他以为遇到同好,乐呵呵的跟她聊自己心爱的乒乓球,不过几天两人的话题越来越偏,叶星思维跳脱,热爱的娱乐圈夸张的新闻和八卦,马龙却一心一眼只有那一颗小小的球。

 

他托着脑袋想,14年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叶星瞪他,伸手过来抓他手:“你有没有再听啦?”

 

马龙下意识的撤回手,眉峰也扬起来了——这纯粹是一个手腕受过伤的运动员本能的对自己的保护,像张继科从来不会碰他手腕、膝盖这些受过伤的地方——但是对面的姑娘显然不这么想。

 

“马龙你……”

 

马龙有些尴尬,他一向不会哄女孩总不能拿对付张继科那套来对付叶星吧。

 

得不到安慰的姑娘眼看就要瞪眼,马龙自觉开始头痛,幸好这时上餐的服务生解了他的尴尬,叶星吸了口气开始吃东西。

 

马龙摸摸鼻子,有些庆幸她可能是真的饿了。他没什么胃口,出来之前他就和张继科吃过食堂了,而且……马龙瞄了一眼桌子,他讨厌用刀叉。

 

叶星填饱肚子火气下去了却更委屈了:“我是不是耽误你训练了,你怎么看着不开心啊?”

 

马龙摇头:“没有没有,有训练我也不会出来。”

 

叶星扬了一半的嘴角僵住,脸色难看的看着真诚的为她解释的男朋友,马龙偏了偏头看了她一眼,迟疑的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叶星是个漂亮的姑娘,苦笑起来也很漂亮:“龙,咱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啊?”

 

“……”马龙对此一直很有愧疚,他叹了口气,“对不起……”

 

“我不想要对不起……”叶星小小声的抗议。

 

马龙没听清,倾了倾身问她说了什么。

 

“马龙我真的特别喜欢你,说出去说自己男朋友是世界冠军,多有面子啊……”

 

叶星捂住脸:“我要什么你都买,闹脾气你也不管,之前我在微博上公开你也不反对,你不是不喜欢吗?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啊,你不能什么都不告诉我……”

 

“你要肯跟我说,我一定什么都听你的啊……”

 

“可你也太忙了吧……”

 

马龙僵着身子听她带着哭腔的控诉,茫然的看着她,他做的不对吗?不是什么都依着她了吗?之前跟她讲的自己很忙的时候不是没有意见吗……

 

马龙疑惑的瞧着泫然欲泣的姑娘,叶星抬头和他对视,眼睛红红鼻子红红,像只兔子,马龙不合时宜的想到昨天被辣椒呛到的丁宁。

 

他低声再次道了歉,大概他实在不会和女孩相处吧,至少他现在不能像昨天嘲笑丁宁一样嘲笑叶星是吧。

 

那该怎么办?

 

马龙转着他那算球溜溜的脑袋努力思考,最后也只得到此路不通的结果。

 

叶星抽了抽鼻子,被马龙呆萌的表情逗笑了,马龙嘴角抽了抽心想,笑了总是好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马龙有人说过你很笨吗?”

 

“额……”马龙挑了挑眉,这个自然是没有的,继科儿和秦老师都夸自己咧!

 

“噗、”叶星摇摇头,拿着包起身了,踩着高跟哒哒哒地走了。

 

“马龙你心都用到乒乓球上去了吧!”

 

马龙坐在位子上琢磨了一会,更苦恼了——乒乓球真的很费脑子啊,不用心怎么行?

 

 

——————————————————

 

这文开始到现在,着重的都是继科,他的态度、观点、对马龙的感情、对弟弟们的态度都很鲜明,这一章前半部分是国乒“退役不退队”给我的感动,一代代的传承,每一代人的路都不好走,但他们是独自蹒跚前进的同时,身后还有更多的曾经的前辈师兄们给他们撑着腰……

 

后半部分……就一句话,我要有马龙这样的男朋友那是分分钟分手的事,脸再好也抵不过他的不解风情。

 

叶星这姑娘可能是有点娇气,但是……仔细想想,人家说的其实都没毛病啊……

 

╮(╯▽╰)╭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