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不可说20

20(又名:江宗主拐带记)

 

蓝曦臣有点小心虚,他其实不想那么早戳破,奈何江澄眼神太纯粹,那种一定要得到答案的执拗让蓝大宗主无所遁形。

 

“晚吟,其实……”

 

江澄一抬手,他才回过神来,表情复杂变了几次,最终还是面瘫这一张脸:“蓝曦臣你是不是……”

 

他拧着眉心,手指无意识地比划了一下,纠结着没说出口来。

 

蓝曦臣瞧他没表现出明显的厌恶倒是松了一口气,他温声问他要问什么。

 

那厢蓦自纠结还没出个结果,蓝曦臣一句话将他拉回来了,拒绝伤人的话偏偏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江澄烦躁又头痛,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闷着头走掉了。

 

蓝曦臣眨眨眼,低头笑了,他心情很好的拨弄了一下新摘的花瓣。

 

“居然直接没骂人啊,恩……”

 

……

 

江澄一脑袋发热甩开蓝曦臣走掉了,出门才发现云深不知处他是一点都不熟。这会蓝家学徒们早课也开始了,瞧着没什么人的样子。江澄左右看看,一边走想着自己乱走的话会不会不太好,云梦和姑苏也没熟到……

 

“啪!”

 

他一巴掌拍到脑门上,捂着额头蹲下来了——不熟个头啊,人刚刚对自己告白啊,自己还老是梦里梦见人家呢……

 

反应迟钝的江宗主终于开始消化不过一盏茶之前发生的事了。包括这些天蓝曦臣的嘘寒问暖,有意无意的关注……

 

啊啊啊啊啊!!江澄抱着脑袋蹲在树下,一边想蓝曦臣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一边脸上温度却降不下来。

 

“果然是跟魏无羡那个混蛋待久了……”

 

江澄咬牙切齿的胡乱甩锅,根本不管魏无羡和蓝忘机四处流浪分明连云深不知处也很少待的事实。

 

……

 

“阿嚏——”坐在驴背上人换了个姿势,皱皱鼻子。

 

前方有人回头,以眼神询问。魏无羡揉着鼻子冲他笑:“没事没事,估计江澄那小子又在骂我了,不管他~”

 

……

 

江澄心里烦碍着这里不是自己地盘也不敢放肆,他顺着出门那天路避开人一路走,偶尔遇到一两个白衫的少年人,他们也只是远远与他行礼,一路上倒还舒坦,没人来烦他。

 

又一个蓝家弟子与他打招呼,江澄看他也只是行礼并没有上前的动作,他挑挑眉颔首点了点头。江澄在树下站了会,心想以往去哪里就是他黑着一张脸也是一群人恭维,要死在遇到几个女弟子就更烦了,在蓝家倒是挺清净。

 

他想着会不会是自己脸色不好看导致那些小子不敢上前,还是……

 

“会不会是蓝曦臣吩咐了什么?”

 

念头只要冒出来就挺不直,就算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江澄手撑着树干,一边否认一边忍不住要想如果真是蓝曦臣吩咐的,他会怎么说,他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有人缠着的……

 

江澄想来想去心里更乱了,心情不好的同时脸色刷刷的降,他拦着路过的一个蓝家弟子的时候把人家吓够呛。

 

江澄脾气不好也不至于迁怒人,他缓了缓口气,问道:“你们宗主现在……额在哪?”他本来想着直接回去的,回头望才发现自己一通瞎走也不知道走哪去了,再说蓝曦臣还在不在他屋里都是个问题呢。想到这江澄还有点气短,他刚刚可是直接甩脸色走了的,这要换了他还能有个好脸色?也不知道蓝曦臣怎么样了……

 

会不会直接走了?

 

江澄一愣,然后觉得自己脑子最近果然是做梦做的僵掉了,这就是他家蓝曦臣能走哪去?

 

可怜的小弟子惊恐的看着“可怕的”江宗主一脸你是不是有病的表情拍额头,一边战战赫赫地交代:“宗主这时候事情比较少的话,一边会在书房……”说完还乖巧的跟他指路书房在哪个方向。

 

江宗主黑着脸放人走了,看着小孩儿一溜烟跑走的背影,不知道又戳到他哪根筋了,在心里又把无辜的泽芜君念了一遍。

 

念归念,江澄是不打算避着他,反正……江澄摸了摸耳垂,反正是他邀请来的,走什么走。

 

他在书房找到蓝曦臣的时候,那人正坐在案桌前看一本册子。江澄站在门口故意咳嗽了一声,蓝曦臣抬头瞧他,笑容一如昨日,他叫自己名字招手让他过去。

 

江澄挑着眉瞄他好几眼,蓝曦臣巍然不动任他看,等江澄老神神在在的挪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他又在看云梦的地图。

 

蓝曦臣指着一处问他:“前几日咱们路过这似乎有些不一样?”

 

江澄站在他身后,垂着眼看着地图,姑苏的东西总是精细地很,长长的卷轴几乎铺了一桌,画的也不过莲花坞周围而已。

 

他点点头:“以前是有个长廊,叫思华廊……后来牵连毁了一半,我看着不像话,干脆推平了。”

 

江澄说的轻描淡写不代表蓝曦臣听不出来,这里靠近莲花坞,说不定是江家姐弟小时候玩耍过的地方,江澄舍得推掉想来心里不好受得很。

 

蓝曦臣心说可惜,但还有点自觉没说什么,江澄居高临下的看他皱眉不语,心里倒是对这么蓝宗主的心软又认识了一番,嘴上却不由自的说到。

 

“推了就推了,断垣残壁的留着好看不成,不如给我多种几秧荷花……”

 

他出口随意,蓝曦臣却听得有心,他托着下巴在图上点了点:“那也好,要在这里圈一片莲池?需引活水吗?”

 

眼尾扫过他挺立的鼻梁,纤长的睫毛垂着,江澄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梁,将视线撕下来落在蓝曦臣修长的指节上,他胡乱的点点头,想起蓝曦臣低着头看不到,又只好开口:“自然要的,不然怎得养得好。”

 

文武双全的泽芜君于此道上毫无建树,加上他周围皆是桃林李树,对这种大片大片的荷塘稀罕的很,自然江澄说什么是什么。

 


“晚吟,你说能在云深不知处圈一处出来养莲花吗?要是活水的话倒也好引……”

 

江澄瞧了他好几眼,确定这位宗主大人不是在开玩笑,他想反唇相讥,奈何这人太真挚,加之不知哪里的心在作祟,江澄对着他总要奈下几分心来。

 

不过说实话,他对种植这方面也不是很在行啊!江澄心里咆哮几句,面上绷住了,仔细想想,姑苏其实有大户人家圈出几片池养荷花,不过似乎很不景气,想来这里并不适合吧?

 

于是半桶水响叮当的江师父对着一窍不通的学生一本正经道:“云深不知处依山而建,莲花除去活水还需扎根,想来山上不大适合。”

 

蓝曦臣想都没想的顺着他点头,无不遗憾的表示这简直比思华廊被推平了还可惜。江澄看他表情似乎不大高兴,又觉得别扭了,蓦自不舒服了会,将眼前蓝曦臣遗憾的眼神挥开,开口道。

 

“一方土种一方树,我云梦也,没这么广阔的林子……桃花还是很好看的。”

 

蓝曦臣抬头对他微微笑,要从江澄嘴里得到这种话可不容易,蓝曦臣满足的很,眉眼弯弯,好看得紧。

 

江澄偏过头去恨不得自己没那么多嘴一句,蓝曦臣收了册子放回去:“再去转转?然后近日我们下山去吃。”

 

江澄:“哦。”

 

蓝曦臣合上房门,江澄不经意的撇到他书案背后一座座整整齐齐放满了书的架子。

 

江澄:……

 

他瞧了瞧蓝曦臣,那人正在与守着院子的小童交到自己的安排,站在阳光里的泽芜君整个人像镀了一层光,温和谦虚,一身白衣杀伤力极大。

 

江澄看着小童晕晕乎乎满是敬仰的眼神,摸摸下巴:我是不是被忽悠了?

 

交代好行程,蓝曦臣回头过来招呼他,江澄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一圈,挑挑眉跟他去了。

 

俩人默契的没提起清晨那看似无意的告白,那句话却在谁心里都盘算着。

 

 

———————————————————

小剧场:

 

蓝大房里一溜的莲花种植手册:我们不要面子啦!!!

 

澄澄(警惕):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不是想拐我?

 

笑眯眯的蓝大:晚吟再说什么?姑苏这边有几道小菜一直挺出名的要不要尝尝?听说云梦也有,尝尝有什么区别?

 

澄澄:好吧。

评论 ( 5 )
热度 ( 85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会再更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