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24

24

 

 

这场见面自然是不欢而散,饶是马龙在心大也觉得不对了,只是他习惯了一向不解风情,觉得不对脑子里那根要哄哄女孩儿的筋也没什么反应。

 

既然已经出来他也不急着回去,挨着街道慢慢走,自他们从里约回来能在街上安静的逛逛已是不容易了。果不其然,他还没走出两条街,就有好几个女孩子围上来要签名了。

 

他对这些懵懵懂懂却真心实意喜欢他们的女孩子向来宽容,签名写着写着就听身边一个小姑娘小声嘀咕。

 

“我就说今天出来走走吧,你还不信你。”

 

他签名的乒乓球递回去,那女孩想受什么刺激似的手都是哆嗦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马龙笑了声,转手去接另一个。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今天运气是不是太好了,要是在遇到老大就更……”

“哎呀你闭嘴。”

 

余光撇到忘形的姑娘被身边的伙伴羞赧的捂了嘴,马龙想了想他说的“老大”应该是继科儿。想想那些匪夷所思的流言,他也觉得好笑,不过他还是喜欢喜欢继科儿的人。

 

“谢谢。”他扭过头诚心地与她道了声谢,再对正要递东西给他的粉丝,“东西我就不要了,你们好好玩吧我也回去了。”

 

等马龙走远了,那位被他晃晕了的姑娘才反应过来,她揪过身边的同伴使劲晃:“啊啊啊啊啊你刚刚有没有听到龙队跟我什么???他为什么要谢我??”

 

“你要死啦,别晃啊,你刚刚说什么了?”

 

女孩稍一歪头:“我什么都没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到马龙话都说不清的。”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呿,这有什么的。啊!我想起来啊,刚刚我说了继科啊,说要是能在遇到他就好了!”

 

“你什么毛病啊,在人家面前提张继科干什么?”

 

“哇这就叫毛病啊,我表达一下对两个人的喜欢有什么错吗?那是龙队最敬重的对手啊,他都说了,能在这个时代和继科儿同名是一种荣誉。”

 

“受不了你了这种场面话你也信。”

 

“我看你才是有病吧,一边喜欢他一边又不信他说的话。两个棋逢对手的人,你喜欢一个的同时肯定另一个,这一个也会感到与有荣焉的好嘛!”

 

“……”

 

那女孩儿念念有词:“呐,搞不懂那些一边喜欢一个一边诋毁另一个的人,你诋毁的人是你喜欢的人是他最大的对手没错,但他俩也是半辈子的兄弟,人家那些大满贯级别的境界不是我们能懂好吧。”

 

“你诋毁他最欣赏、最难得的对手,跟诋毁他有什么区别?”

 

“这世上惺惺相惜的对手,分明比势均力敌的同伴更难得。”

 

“更何况人家两样都占了耶!”

 

……

 

马龙回去的时候没直接回房,而是去张继科屋里看了看,他心情不好,本想找张继科随便聊聊,进门的时候正瞧见两颗毛茸茸的脑袋,周雨和张继科缩在被子里睡得正好,张继科背对着他,头毛乱糟糟的拱着,手机压在枕下要掉不掉。

 

他轻手轻脚走进去,俯身将地处危险的手机抽出来放回床头柜去,又给两人将大开的落地窗关了一半,才轻声带上门出去了。

 

“哎呀龙哥可真好。”

 

马龙前脚刚关上门,周雨就窜出脑袋来揶揄的看着对面张继科八风不动的脸。张继科躺平身子,脸上隐约带着笑意摸了手机看了眼。

 

“科哥你干嘛躲着龙哥啊?”

 

张继科眼都没抬,又将手机放回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躲他了?”

 

“噫——”周雨撇撇嘴,“没有吗?刚刚龙哥明明要找你啊,你干嘛装睡?”

 

“我不是正准备睡?只是还没睡着而已,再说他又没叫我。”

 

“哇科哥你好没道理,龙哥不是来找你难道是专门过来给我们关门关窗的?”

 

张继科挑挑眉,笑意爬上他的眉梢,他闭着眼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不少:“说不定呢,你也知道我们队长人好,照顾底下的人也是应该的嘛。”

 

周雨:……= =

 

“老张你可以啊,瞎话张嘴就来。”

 

张继科好心情的弯了弯嘴角:“好说好说。要睡就睡吧,晚上跟我练反手去。”

 

“好啦我知道啦。”

 

话是这么说,但晚上在训练馆瞧着跟自己站对面的张继科,周雨是懵逼的。看着弟弟脸上呆萌的表情,张继科充分的表示了他的嫌弃。

 

“你干什么?开始啊。”

 

周雨挠挠头,对面张继科已经摆开姿势,眉头微皱,看过来的眼神霍霍生辉,那意思——赶紧的!

 

周雨压了两下球,投入训练。

 

不怪他惊讶,周雨是个勤奋的人,自知天分不是最好的,所以花更多的时间去练。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虽然他一直跟着张继科,但这么些年过去张继科不可能还想以前一样一点一点的带着他走,特别是近两年更多的时候是他自己钻研,张继科已不再插手他的规划。

 

平常训练还是带着一起练,但这样的个人主意的加练,多是周雨自己的查漏补缺只他一个人就好,根本用不着张继科亲自来盯着。

 

这是怎么了?

 

周雨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张继科也不允许他在分出心思来想七想八的。

 

过了几扳张继科直起身来,他沉下脸盯着你的时候给人莫大的压力,周雨这几年越发成熟,在张继科面前也习惯了嬉笑,被张继科这么看着少之又少。他自知有错,连忙深呼吸几口气,迅速的将糟糕的心思扔出脑外,沉下心来专心训练。

 

张继科点了点头,去远处端了一盆球来,又端了一盘。周雨胆战心惊的看着他,张继科这是要练自己的接发球?

 

“科哥?”

 

张继科顾自的点头:“练完在练别的。”

 

别、别的??

 

还没来得及嚎,张继科已经开始发球了,周雨呼吸一滞。

 

早来了训练馆的孔令轩拖着要冲过去的小胖子,眼睁睁的看着怪力的小豹子被更暴力的藏獒练得手脚都不协调了。

 

“太暴力了,小雨怎么惹着科哥了?”

 

樊振东幽怨的斜着眼睛看他,孔令轩这才想起这人被自己捂了嘴连忙松了手,他拍拍樊振东:“不是故意的哈哈哈。”

 

樊振东白了他一眼,蹲在一边托着下巴看他雨哥救球救得差点自己摔了自己:“科哥是在干嘛?”

 

孔令轩跟他一起蹲过去:“我哪知道,不过科哥还有这一手啊。”

 

樊振东瞄了他一眼,心里哼哼,想当初他可是被三剑客虐大的,什么没见识过。

 

那边打完一盆了,张继科抬起手不着痕迹地背手抵住自己后腰,他指了指另一盆满是白花花的小球:“再来?”

 

周雨拎起衣服擦了把汗,抚开黏在额头的刘海,一双眼亮的耀眼。

 

“好!”

 

张继科笑了笑,伸手去把另一盆拖过来,边上围观的人不干了,樊振东还没窜起来就被早有准备的孔令轩压了回去,樊振东正要发火,身边一个声音传来:“还来呢,周雨不会累趴下吧?”

 

俩竹马扭头,林高远不知什么时候也蹲过来了,他头上还有汗显然是刚停下来,身边站着的是……马龙。

 

樊振东禁了声,要是张继科他还敢插科打诨与他玩闹,但是板着脸的马龙他却不敢造次了。两人面面相觑,瞧着马龙板着脸像是不高兴的样子,喃喃地乖乖蹲那了。

 

马龙低头嘱咐林高远在休息会接着练他的,抬脚向那边练得忘我的兄弟俩过去了。

 

“继科儿。”

 

张继科瞧着马龙倒是没板着张面瘫脸了,他笑了笑问他怎么了。马龙对着他哪还有刚刚对着弟弟们的那副严肃脸,他指了指张继科手里的拍子:“看你打的痛苦我都馋了,你让我和小雨练会?”

 

张继科看都没看周雨,点头应了:“你带拍子了吗?直接用我的?”

 

将到口的“你等下我去拿拍子”咽回去,马龙自然而然的接过张继科踢过来的蝴蝶王,对着周雨晃晃拍子笑了笑。

 

这么轻易就把别人碰都碰不得的拍子给出去了,科哥的原则在龙哥这果然都是不作数的~

 

周雨吐吐舌头,在心里吐槽一句。

 

如果说张继科的球,力量和旋转都让人难以接受,那马龙刻意而为的发球就更让人头疼了。周雨费尽心思的企图跟着马龙的节奏,好不容易找到点规律对面马上又变了节奏,练下来比上一场还艰难。

 

孔令轩拖着下巴觉得自己看着都累:“这是要死的节奏啊,小雨这是怎么着两个老大哥了?”

 

樊振东倒是淡定下来的了,盘着腿坐在他身边,一边砸嘴一边揉口,哎呀心疼。

 

“哎,”孔令轩怼怼他胳膊,“刚刚不还挺激动的嘛,这会这么淡定?”

 

樊振东嫌弃的推推他:“看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呢,科哥龙哥是变着法的教雨哥呢。”

 

孔令轩百无聊赖的耸耸肩,跳起来跺了跺脚,伸手去拉自己偷懒的竹马,樊振东扒扒头发跟着起身,看向他的眼神又嫌弃了几分。

 

孔令轩笑:“行了啊,敢偷懒一会让雨哥说你!”

 

被戳中要害的某人仰着脸挠了挠下巴,跟着走了。

 

……

 

“继科儿……”

 

等三人特训小班结束周雨几乎是被等在一边的樊振东驾着回去的,两人收拾好东西也溜达着也准备回去了。张继科顶着毛巾,看他:“啊?”

 

马龙伸手卸他的背包,张继科不明所以但还是顺着他的动作将包交给他了:“怎么了?”

 

“你腰还痛不痛了啊?”

 

张继科一愣,看着马龙清明的一双眼,无奈的狠劲戳了戳刚洗过的头发,闷在毛巾里:“发现了?”

 

“恩……”马龙低头走在他身边,他头发比张继科长擦也擦不干,细小的水珠顺着发丝滚进他脖子里。

 

“哈、”张继科的声音闷闷的,“小事,不疼了。”

 

马龙瞄他一眼,手指照着他腰际戳了一下。擦头发的手一顿,幸好现在毛巾挡着了,张继科叹了口气,这简直比刚刚不小心伸到腰还要命。

 

“不疼你扶腰啊?”

 

张继科拉下毛巾对他笑:“这不是习惯嘛,要有事肯定不瞒你哈!”

 

马龙眉头动了动,显然不怎么信。

 

但张继科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他将毛巾搭在脖子上,不留痕迹的引着马龙往外走:“小雨还是不够稳,光有冲劲是不行的,技术还需要进步啊。”

 

已经习惯了的马龙很轻易的顺着他的思路走了:“其实不用这么急,小雨他需要时间找自己的打法,你不要急,不过你说的是他弱点太鲜明……”

 

“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等他了。”

 

马龙心口一跳,突然觉得慌起来,总觉得张继科莫名开始急躁起来了,但是这种事哪是急的来,就算时间不够……

 

马龙呼吸一滞,轻轻一拍自己脑袋,不对,什么时间不够,这哪里不对……

 

“哎龙,咱顺便去吃个夜宵吗?最近食堂伙食不错啊!”

 

思绪一被打断就接不上了,马龙向来只在乎眼前的张继科,听他这么说了也就放下心下想不通的跟他去了食堂。

 

 

“继科儿你别这么早就喝冰水啊。”

 

“咱食堂都没有饮料啊,都怪玘哥谁让他非要吃饭喝水啊。”

 

“谁说玘哥了,说你啊,你又想拉肚子了是吧?”

 

“你这话说错了,乱吃东西那不是方博的事?”

 

“我管大博儿干嘛,说你啊、喂喂、继科儿!”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