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26

26

 

最近男队气氛非一般的好,丁宁找过来的时候就见他们总教头笑眯眯的靠在场外。

 

“刘指导!”

 

刘国梁心情的确不错,乐呵呵的和她打招呼,丁宁摸摸耳垂:“刘指,孔指叫您呢,有空不?”

 

“小辉儿叫我是哇,行我过去一趟哇。”

 

路过的周雨探个脑袋:“哎哟我去刘指导咋回事啊老觉得有事要发生!”

 

转身都要走了的丁宁扭过身来问他怎么了,周雨抹了把汗津津的脸,心有戚戚:“刘指怎么高兴总感觉又是想出什么招折腾人了,心虚啊~”

 

丁宁笑嘻嘻得要走,又被叫住:“哎宁姐宁姐,你啥时候有空不?”

 

“干嘛?”

 

“请你吃饭啊!”

 

丁宁上下打量他一下,笑着逗人:“有没有搞错你居然会请人吃饭?”

 

八一抠门雨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周雨双手一摊:“我请客啊,科哥结账!”

 

丁宁歪着头想了想,不知想起什么了笑得不怀好意,他冲周雨摆摆手:“行,就这周末吧,到时联系你们啊。”

 

周雨站在原地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是他俩商量好的,看丁宁那笑容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

 

“阿嚏——”

 

抱着水过来的马龙看向他:“怎么了继科儿?”

 

张继科揉揉鼻子,小声嘀咕:“哪个说我坏话……”说着一边伸手从马龙怀里抽了瓶水,仰脸一大口。

 

马龙盯着他看半天,幽幽地说:“继科儿啊,我总觉得你这么喝水迟早有天要呛到……”

 

“咳咳咳咳……!!”

 

马龙肩膀一缩,吐吐舌头抱着水跑远了。

 

张继科一边咳一边盯着马龙的背影看,看着他跑远自己也没忍住笑出来。

 

……

 

等刘国梁回来的训练也差不多结束了,总教练召集教练们开口,倒是很爽快的放他们走了。

 

“嘿刘总觉得不训人还怪不习惯的。”许昕搭着方博肩膀往外走。

 

张继科瞄他一眼,身边马龙清清嗓子:“今天主要批评两个人是哇……”

 

方博甩开他胳膊,跑到马龙身边去接茬:“一个张继科是哇一个许昕!”

 

许昕一头黑线的去抓方博,两个人揉着马龙释放嘴炮技能,马龙晃着脑袋跟着他俩转转转,没两圈就把自己转成了圈圈眼。方博躲到张继科身后谈个脑袋:“许瞎子你就是嫉妒你博哥学得好!”

 

许昕眯着眼高深莫测的看着自投罗网的某人,方博眨眨眼抬头,张继科黑着脸垂眼看他:“哈哈、哈师哥……”

 

马龙笑眯眯的伸手将小可爱提出来扔给守着的自己师弟,在方博一惊一乍的哀嚎中愉快的挥了挥手。

 

“就他俩见天的闹。”

 

马龙不可置否的挑着嘴角,抬眉冲他笑,他背着手走在张继科身边晃晃脑袋,挎包跟着他小幅度的甩来甩去,一摇一晃的像只胖企鹅。

 

张继科想起他俩也没觉得比两个弟弟好多少,越想越高兴笑得停不下来,马龙撅个嘴,嫌弃道:“继科儿你笑得好傻。”

 

张继科伸手勾了他脖子,感觉马龙毫无防备的靠过来,亮晶晶的眼带着询问看过来。

 

有那么瞬间张继科觉得他都想直接和马龙摊牌了,只是……

 

他总不想用感情去要挟或者引诱马龙什么,倒是马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数个决定让张继科频频动摇。

 

“继科儿?”

 

张继科抓了伸到眼前的五指:“干嘛?”

 

马龙眉间拧了个疙瘩:“是我问你干嘛吧,你走啥神?”

 

“我在想……”张继科捏着他的手,“我在想咱们退役了先出去玩一圈再说吧!”

 

马龙眨眨眼,突然笑开来,狡黠的像只偷吃的猫:“继科儿你要回来做教练啦?”

 

张继科一怔,才发现被钻了空子,哭笑不得的看着他。马龙倒是很开心,拉着他往外走:“谁给你做思想工作了,你时候时候改主意的?”

 

“你决定要做教练了?”

 

 “嗯!应该会想去北京队做教练吧,”马龙点点头,他抬手画了个弧,“做得好的话两年或者三年再回来!”他手臂在一个点重重的敲了一下,将画成的弧圈成一个圆。

 

张继科默然的听着他的话,最后那一下像是直接敲到他心上。他挑眉,嘴角弯出一个奇异的弧度:“回到这里?”

 

马龙看不到懂他眼里深意,只笑眯眯的点头应下,他向来不忌对张继科说之后,其实自从上次之后他说起这些反而有些欢喜:“对啊!回到这里来!”

 

张继科低头掩下自己快绷不住的表情,拽了他的手拉着他往外走去:“行了行了,哪用得着全满贯在省队干两年三年啊,直接到国家队任聘好啦!”

 

没防备的马龙被他拉的一个踉跄,鼓着腮帮子被他拉着跌跌撞撞地走:“什么啊,继科儿那是规矩!”

 

张继科没回头,马龙稳住步子追上去时看见他在笑,像是放下一大心事一般释怀又开心。马龙往他身边蹭了蹭,两个人挤挤挨挨地一块往食堂走,

 

他碰了碰马龙的肩膀,眉宇间是一如既往的嚣张狂妄:“规矩是什么是,规矩就是给人打破的!”

 

马龙盯着他笑,仰着脸嘻嘻嘻嘻的听不下来,他喜欢极了张继科这个模样,因为自己没有,所以越看越向往,越看越喜欢。

 

张继科心下柔软一片,世人都说他张继科是亡命徒敢拼敢做,有些事却还是要靠身边这个人才能下决定。他忍不住笑,要靠别人才能做决定这感觉对张继科这种要强的人来说并不是种好的感受,但如果是马龙……马龙能坚定的告诉他,他会回到这里。他要做的就一定会实现。

 

张继科因他一句话就能得到力量。

 

他们最终都会回到这里。

 

看似柔软的马龙心境远比他人更坚定。通体舒畅的张继科拽了一把将转个弯又要走岔路的马龙拽回来:“走这边。”

 

还有些兴奋的马龙瞧了瞧他,总觉得刚刚说话的继科儿特别温柔啊……

 

……

 

傍晚的时候张继科去了趟刘国梁的办公室。

 

敲开门的时候发现孔令辉也在,两位指导都没坐在案前,挤在沙发上分一块披萨……

 

“咳咳,继科来了哇,有事儿啊?”刘国梁艰难的想起自己是他老顶的事抽了纸擦擦嘴,勉强严肃一下。孔令辉倒是淡定的不行,连打招呼的时候筷子都没放下。

 

张继科怔了一秒,淡定地溜达过去拈了一块。

 

“哎哎哎,臭小子你是要干嘛的?”

 

“别这么小气嘛,大晚上吃这个不怕长胖了啊?”张继科笑嘻嘻的接过口嫌体正直的刘爸递过来的新筷子。

 

刘国梁白了他一眼,看向动作一顿的孔令辉:“小辉儿你别听他的,这哪是大晚上啊,晚上还没开始呢!”

 

张继科哼哧哼哧的笑,在刘国梁黑脸之前安分下来,他摸摸鼻子在两位教练面前乱晃悠。最后被觉得影响自己食欲的孔令辉叫停了,嫌弃得不行的看着他问他来干嘛的。

 

刘国梁瞄了一眼嬉皮笑脸着凑过来的张继科,凉飕飕的刮了他一下:“小辉儿你离他干嘛,看着小子能忍到几时啊。”

 

“嘿嘿嘿刘指导英明。”张继科狗腿状。

 

“直接说干嘛来了,别在这儿瞎晃悠。”

 

张继科噎了一下,小声:“我想退役……”

 

两位教练手上的动作都是一顿,刘国梁刚刚还挂着的笑僵在脸上,张继科起身站直了身子,觉得有点难过了。

 

气氛有点僵硬,孔令辉叹了口气轻轻碰了碰刘国梁的手臂。刘指导摇了摇头回头一看,那么大一个的张继科,望天望地望窗户,一副心虚的站在他身后。

 

刘国梁给他气笑了,一脚踹过去:“干什么呢!”

 

张继科拍拍裤腿,小小声:“这不是怕你伤心嘛……”

 

刘国梁顿了顿,起身拍了拍他脑袋:“你小声点我就能不知道你要走了?”

 

张继科皱了皱眉正要反驳他的说法,刘国梁走过他坐到案前,他跟着刘国梁转身,余光瞧见孔令辉搁了筷子支着手臂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想清楚了?”坐回交椅的几步路时间刘国梁像是又变回了那个金刚不坏的总教练。他看着恩师平静的脸一时又有点说不出口了。

 

“上次让你回去找人商量商量,你找了吗?”

 

张继科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也算是和马龙商量了的,坚定的点了点头。刘国梁瞧了瞧他,本能的觉得有鬼,不过这时候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他双手交握,眉心皱着个疙瘩,脸色有些沉重,张继科盯着他看,看他双鬓的白发,看他眼角的皱纹。

 

刘国梁是真的老了。

 

“刘指导……”

 

刘国梁抬手制止了他,这位决断果断的掌权者犹豫了很久:“继科我理解你想要退役的想法,但是现在……”

 

“我知道!”后面的话太官方,张继科并不想让师徒俩这么直白的谈权益和时机,“我知道,刘指导我不会现在就退役!至少……至少等、等今年过去了!”

 

刘国梁点着头,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他有些苦涩的想笑,又觉得太牵强,他起身拍了拍张继科的脑袋。

 

“辛苦你了哇……”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