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江澄 不可说03

不可说03

 

 

花开两朵,那边魏无羡兴高采烈的勾着蓝忘机的脖子跟他说云梦的莲花,一路嘴不停叨叨到静室门口。

 

蓝忘机一手摁在静室门上,侧脸叫他:“魏婴。”

 

魏无羡笑盈盈的看着他,眉梢弯弯笑意挂着脸上很是动人,蓝忘机伸手捻了捻脸边的发抬脚进了静室,魏无羡不明所以的摸摸了自己脸颊,蹭上去贴着人当背部挂件:“蓝二哥哥你怎么了?”

 

蓝忘机摇摇头,着手开始收拾包袱。

 

魏无羡歪头看他就,笑了笑挂在他身上,一通乱指挥。

 

“那、那、那件带上带上。”

“哎蓝二哥哥披风就不要了吧,云梦可热了。”

“抹额抹额,哎呀蓝二哥哥下次捆我的时候换个东西捆好了,出门都不用带备用的了。”

“蓝湛蓝湛看、看我穿这个好不好?”

“对了对了那个也带上吧,顺手就给金凌了。”

“哎顺便去玩一趟啊,要不要带思追?算了电灯泡就不要了。”

 

魏无羡继续叨叨叨成功被忍无可忍的含光君拖进怀里封口了,魏无羡如愿以偿的和他分享完一个甜蜜的亲吻,蓝忘机起身打算出门去找兄长,魏无羡勾着他的脖子不让走。

 

“魏婴?”

 

魏无羡抵着人的肩头终于不说话了,蓝忘机迟疑了几秒将人抱起来点怀里人自发自动的更紧的缠上去,怎么了?

 

魏无羡不肯抬头眸子沉沉变了又变,最后自他怀里跪起来捧着人脸亲了一下:“蓝二哥哥你真好啊……”

 

蓝忘机淡色的眸子眯起,摁着人又啃了一口,两人就着难舍难分的姿势互啃了一会,魏无羡双手捧着蓝忘机的脑袋抵着他额头气喘吁吁,脸色却有点难过:“我们就回去一会,我就去看看师姐,今天……”

 

蓝忘机抱着他站起来,捏捏他的手:“我知道,我们走吧。”

 

等两人磨磨蹭蹭的出门,蓝曦臣已经等了一会了。

 

“兄长。”

“泽芜君久等了久等了~”魏无羡贼笑着掏出一堆深蓝的传送符。

 

蓝忘机目不斜视拽紧他,蓝曦臣看了看两人轻咳一声自他手里抽出一张来。

 

“泽芜君我们先过去啦,云梦见。”兴奋的声音自烟雾中散开,蓝曦臣捏着符纸犹豫了一下揣进怀里。

 

 

 

蓝曦臣到云梦的时候正赶上午饭,蓝忘机和无精打采的魏无羡正打算去酒楼吃饭,半天没见魏无羡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耷拉着脑袋靠着蓝忘机等饭菜上桌。

 

“魏公子这又怎么了?”

 

蓝忘机没回话,魏无羡像是饿极了跳起来冲去厨房催吃的,蓝曦臣看看弟弟有些阴沉的脸色,抬手倒了两杯茶:“忘机。”

 

蓝忘机抬起眼看他,蓝曦臣将茶杯推过去一点:“不可多想。”

 

蓝忘机视线挪到茶杯上,蓝曦臣用力虽小茶水却依然一圈一圈的荡开来,就像刚到云梦的某人一样,近乡情怯,魏无羡这回两莲花坞都不敢进。

 

蓝曦臣看了会叹气道:“这是魏公子和江宗主两个人的事,忘机我们并没有经历过,不可一概而言。”

 

蓝忘机突然抬头与他对视,淡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有。”

 

蓝曦臣一怔,可他弟弟已经自顾自低下头去将那杯重归平静的茶捏到了手里,不说话不看他看起来无悲无喜。蓝曦臣突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自左心房蔓延出来,一路向上就要漫出喉口。

 

“蓝湛蓝湛!看,这是什么!”

 

蓝曦臣亲眼看见自家弟弟在听到声音那一刻倏的一下亮起来的眼神,魏无羡拎着一坛天子笑蹦上来啪的一下拍桌子上。

 

自己弟弟酒量自己清楚,蓝曦臣好笑:“魏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喝酒?忘机……”

 

“咳咳、”蓝忘机责备的看一眼魏无羡。

 

魏某人摸出一个酒盏,慢腾腾得斟满,笑眯眯的对着两人:“我喝~”魏无羡仰头干完一碗,自蓝忘机身旁坐下。我就不信江澄还真能打断我的腿!

 

蓝曦臣瞧瞧自己骤然温和下来的弟弟,抬手抿了一口茶水,魏无羡压低声音贴在蓝忘机耳边说了什么换来一句半是斥责半是纵容不知羞,于是笑的更加放肆。蓝曦臣有些恍惚,小时候的蓝忘机还不像现在这样露山不露水,会软软的叫哥哥会拉着他的手一步一步跟在他身后,而现在……

蓝曦臣笑得温柔,弟弟总归是要长大的,学琴习剑,放开他手一步步追上来和他并肩而立,现在连想要相伴一生的道侣都找到了,真是……想到这里的蓝大哥稍微有点惆怅呢……

 

 

 

 

“舅舅舅舅你来尝尝这个!”金凌捧着个玉制的莲花盏撞开江澄的房门,身后还跟着仙子汪汪汪。

 

江澄心里正烦着,措不及防被金凌一声吼差点把手里的笔捏断:“嚎什么嚎!滚一边去别过来烦我!”

 

金凌吐吐舌头,安静了小心翼翼挤进房门,仙子跟在他后面哼哧哼哧的鼻子拱着房门给他重新关上,金凌三步凑两步,献宝似的将莲花盏捧到他舅面前,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江澄一巴掌把他拍远点:“凑那么近干什么你不热我热。”

 

大小姐委屈:“舅舅你怎么这样,我好心好意给你送降暑的茶点你还嫌弃我!”

 

江宗主抬手接过莲花盏,冷笑一声:“还是有点长进啊知道我嫌弃你?”

 

段数太低的金宗主受到暴击决定不跟他无情无义的舅舅说话,带着仙子就往外跑,江澄端着茶盏冷凉凉的感觉自手掌传来,江澄看看茶盏嘴角微微勾起,又添了句:“自个带着仙子出去,别搁莲花坞闹得我心烦。”

 

会心一击的金凌夺门而出,决定晚饭之前绝不回来了。

 

后知后觉的金小宗主跑出莲花坞才觉得不对——为什么一定要带着仙子出去呢?舅舅这么说是不是有哪不对?

 

屋里的江宗主捏着茶点,看了眼外头暴热的日头,沉着脸不言不语,直到下人来报。

 

“宗主,蓝宗主前来拜访。”

 

江澄微微皱眉,蓝曦臣?他来干什么?

 

“将人请到大厅好生招待,我这就过去。”

 

 

 


评论 ( 10 )
热度 ( 88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秣絔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