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 不可说05

不可说05

蓝曦臣知道他在调侃,想了想不知该怎么接话,对着江澄那张脸他总觉得很容易说错话来惹他不高兴。

看着那人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去江澄也稍稍反省了一下,他和蓝曦臣接触的不多也不熟,今天他几次失误,本还想着该闹不愉快了,结果这人脾气倒真是好,温温和和的任由他施展。江澄倾斜着靠在船蓬上瞄了瞄前面长身玉立的身影,蓝曦臣看起来心情看着挺放松的。其实江澄也不知道是怎么从那张永远带着笑意的脸上看出轻松的神情的,不过总觉得有哪不对劲……

“嗯?”江澄听着一声叹息,没想通的脑子下意识地接了句。

蓝曦臣侧脸去看他,神色间没了刚刚那点无奈看起来又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了,他对着江澄微微含首:“我说,这次实在是不妄此行。”

江澄挑挑眉,懒懒地开口赞同:“来的的确是时候,再过一个月莲花估计就要开……”

江澄蓦得愣住,双眼微微睁大,不由得住了声,蓝曦臣正等着他说话,后面去没了声音,转过身去看,江澄方才闲适的表情消失的一干二净,眉锋凛冽薄薄的唇绷着一条线,他目光凌然深深看着他的样子然蓝曦臣无所适从,这是怎么了刚刚还……

“还没问过蓝宗主,怎么今日有空来云梦游山玩水了?”

他说的客气疏离,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像是对着一个刚见面的客人,蓝曦臣双唇微张,好几句搪塞的话挤在喉咙里却说不出来。

理智告诉他他得把这事儿圆过去,起码让他别往魏无羡那边想,但是……蓝曦臣脑子一片混乱,那些周转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说出口了他就真的骗了这个人了……

江澄看起来平静极了,他问了话也没急着要答案,看蓝曦臣语塞他就掀了帘子进船坞里去,蓝曦臣视线里没了他下意识低头去看,小船不大从头到尾统共才几步路,不过几个呼吸江澄便掀开另一头帘子走了出来。

江澄眉目冷清,对上他的视线时甚至对他客气地笑了笑,站直了身子跟他对视,眉目流转里竟是薄凉:“怎么样蓝宗主,想好对词了么?魏无羡有没有事先跟你说话要怎么对付我?”

蓝曦臣心里苦笑一声,眉目低垂掩了眸子不敢在跟他对视。江澄笑了笑,声音又沉又轻蔑,刀子似的砸下来:“我说呢,堂堂泽芜君怎么就有这个闲心了,还偏偏挑这一天来…”

蓝曦臣直觉如果让江澄这么说下去肯定不行,可抬头却正好对上那人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失落和自嘲,一瞬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江澄那么一个人为何看着他的眼睛里会有这样的情绪?

江澄嘴角蔓延出一丝苦涩,什么不枉此行分明就是为了……梦里蓝曦臣温润清亮的一双眼……江澄狠狠地闭了闭眼,一口牙几乎咬碎了。

“蓝忘机,蓝忘机就算了,反正他跟魏无羡也是……”

江澄口不择言,蓝曦臣的缄默将他梦里的那个人狠狠覆盖。听到熟悉的名字蓝曦臣眼神动了动,就这点小动作,某个不太好的词语被江澄囫囵吞了下去。

蓝曦臣抬头看他,神情说不上是愧疚还是尴尬,他动了动嘴唇,江澄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一声含糊的抱歉。

江澄瞪着他,那一瞬间恍惚起来,他好像听到耳边有个少年的声音,他轻轻叫着自己,叫他晚吟,可一转眼少年变成了眼前这个比自己还高的青年,他说,江宗主抱歉。

“蓝曦臣……”江澄声音有点抖。

蓝曦臣觉得不太对,伸手想去扶他,被江澄啪的一声拍远,江澄抬手揉着自己额头,他微微偏头额发挡住他的眼睛,蓝曦臣茫然地看着他,江澄静了一会抬头在看他的时候眼睛里什么都去干净了,开口就只剩下了质问。

“如果说蓝忘机是为了魏无羡的话那倒情有可缘,你这是什么意思嗯?魏无羡跟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大老远跑过来找这么个破借口替他把我支出来啊?”

“不是……”

“不是什么!!”江澄一把拽过蓝曦臣的衣领,语气森冷地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生吃了,“难道不是因为今天是我姐姐的祭日魏无羡那个没胆子的人不敢在我在的时候来才让你过来浑稀视线的?!”

蓝曦臣皱眉,他想说魏无羡并不是没胆子不敢来,他只是……

江澄冷笑:“我说嘛莲花在哪不一样看,蓝宗主怎么又这份闲心在这么个天气来云梦看什么莲花,我真是……真是……”

江澄气的语无伦次,拽着蓝曦臣衣领的手揪地越来越紧,蓝曦臣喉头一阵发紧江澄语气里若有若无的失望让他更是愧疚:“晚吟,其实……”

江澄听的手一抖,猛的推开蓝曦臣:“叫什么晚吟我跟你很熟么?你不是爱叫江宗主么叫什么晚吟!”

蓝曦臣错不及防差点一脚踩空,眼前人怒不可遏的样子简直让他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明明是想好好解释的。江澄手抖的停不下来,整整半年,半年来梦里不止听到一次那个少年温和的声线叫着这个名字,现在在听着从蓝曦臣嘴里叫出来,相似的声音几乎让江澄分不清现实几何。

江澄只觉得头痛,一时连跟蓝曦臣争执的念头都消了,转身要走。蓝曦臣这时候那敢让他走,这时候江澄要走了怕是就永远把他隔离在外了,才见到那生动的江晚吟他怎么舍得……

“滚开!!”一天之内两次被人这么扯住手腕,菩萨也受不住,更何况还是江澄这么个脾气。

紫电擦着蓝曦臣肩头过去,噼里啪啦在蓝曦臣耳边炸开,江澄面色阴沉得可怕:“蓝曦臣咱们也不熟,我江家的人和事你们蓝家人能不能别总想着插一只手!!”

蓝曦臣握住他的手腕往自己这边拉了拉,紫电近在咫尺他也不管,他轻轻说了句:“江家的人和事?”

江澄睁大眼睛,脸上的怒容几乎崩塌,蓝曦臣想这大概是雷厉风行的江宗主头一次连紫电都握不住吧?他苦笑不止,自己一句话竟然能让他这样,蓝曦臣你真是……

蓝曦臣扯着江澄的手腕,手掌贴在他的腕上,那么热的天江澄却像是被人扔进了冰窖浑身都在发抖。他手心在发汗,江澄眼里竟是惶恐,手腕贴在他掌心一丝温度都感觉不到。

江澄嘴唇动了动,蓝曦臣什么都没听清,忍不住附身贴近他依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蓝曦臣心头苦涩难当,质问自己为何非要说那么一句话,为何非要把这人那么努力掩着的纱给捅破。

他想说对不起,可又开不了口,无措地捏着江澄的手腕像个不知道怎么道歉的孩子。江澄仿佛陷进了一个无底洞,一点反应都没有。

“阿瑶死后我一次都没梦到过他……”蓝曦臣试着开口,他有些紧张得注视的江澄,忍不住又拉了拉他的手腕,江澄还是没反应,于是他便自己往前走了两步。

“我觉得他应该是恨我的……”蓝曦臣顿了顿,有些艰难的继续道,“半年来我想了很多,我……还是觉得我想相信他,他说的那句他从来没想害过我……”

蓝曦臣声音低下去,开了头了仿佛也没那么困难了,他握着江澄手腕的手轻轻摩擦了一下:“他觉得我还是…就算他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我还是忘不了他被大哥责骂时看到我的时候那种……眼神……”

蓝曦臣想了想还是没把那种眼神给他的感觉形容出来,他不确定江澄是否是愿意听他说这些,他也从没像这样跟人道过他的心思,可他现在就想说过这个人听,那么急切地想要表达的感情让他连语言都组织不好,说的磕磕绊绊。

“阿瑶之于我,”蓝曦臣停了下,这时江澄的眼睛动了下,他有点紧张地看着,“就像魏公子之于晚吟,是心里的一根刺,也是……”

江澄歪了歪头,终于对上了蓝曦臣的眼睛。

“挡不住的回忆。”

蓝曦臣声音低沉,如水一样温柔缱绻,江澄看着那鬼斧神工雕刻的容颜,神色终于回归正常。

“放开。”

蓝曦臣手抖了一下几乎要握不住他的腕,江澄神色疲惫,他垂下锋利的眉眼不在看他,只是摇了摇头重复了一遍。

“蓝曦臣,放开。”

蓝曦臣闭眼,几乎维持不住面上的表情,他近乎麻木的松开了江澄的手腕,这种被人临头一盆冷水的感觉,蓝曦臣你真是……真是……

评论 ( 8 )
热度 ( 93 )
  1. Bless you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秣絔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