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剑网三】【唐毒BG】人生可逃系列《昔我往矣》完结

佛心蛊:


一切来自:@王武莫虫之 阿莫,终于写了唐毒的故事,想写很久了!嗷_(:зゝ∠)_


 


 


《昔我往矣》


 


人生可逃系列·唐毒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小雅·采薇


 


唐白猿X红姑


 ——————————————————————————————————


唐白猿记得一句话。


师父说过,杀手如果成家,就不能再做杀手。


但是唐白猿到底还是成了家。


不但成了家,还生了个女儿。


红绡抱着刚生下来的女儿,满脸油汗地冲他笑。


苗人没有汉人那么大的规矩,可也不让男人见女人生孩子那么血光冲天的场面,所以唐白猿是隐身进去的,悄咪咪地站在床边。


红绡说,白猿,我瞧见你了,你站在那儿帐子都顶起来一块儿。


唐白猿就现了形,他说不出话,只会喊,红姑,红姑。


又怕别人听见,就很小声,一边喊一边抓着她有些冷的汗津津的手。


别哭啊白猿,别哭,女儿面前哭什么,哪儿有当爹的样子。


她握着他的手,很有力。


红姑啊……


他说不出话,在她面前总是嘴太拙,还不如对着木桩敢说。


女儿好看吗?


好!他点头,捣蒜一样。


看这小脸,将来必然是个如花似玉的点帕。


是是是……


点帕你知道是什么吗你就点头。


他摇头。


就是姑娘呀!你呀,白猿,女儿叫什么好?


不……不知道……


他看着女儿的脸,红红皱皱的,可他觉得美,大概长大了,会跟红绡一样美,只要看一眼,就会让男人着迷。


叫若花吧!唐若花,以后……长成个漂亮小姑娘。


红绡抱着若花,她的红唇印在婴孩小小的脑门上。


那就叫这个吧!若花呀若花,快快长大吧!以后阿妈给你绣嫁衣,用五色的丝线绣我们五仙的纹样,让你阿爸找最有名的匠人,给你打满身的银饰,做个最美的新娘子。


 


唐白猿傻痴痴地看着媳妇儿和自家的姑娘。


他以为自己能够看到唐若花穿着红绡绣的衣裳嫁出去。


红绡给他绣的手绢太美,他都舍不得用。


但是他并没有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因为他和若花,都没有了红绡。


 


唐白猿遇见红绡的时候,怀里抱着半大的李停。


那时节的帮会还没搞起来,但是众人已经集结,这一群人说是大侠,每天过得比狗都累,整天想着赚钱博名头,喊天叫地要死要活。


李敏跟柳元一尤其地忙,脚不沾地一样,就把小姑娘甩给了唐白猿。


红绡看唐白猿抱着个小女孩儿,那小女孩儿还扁着嘴哭得欢,便叫住了男人。


看看这个当爹的呦~~


她说,他听见了,目光溜过去,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唐白猿真的是这么想的。


他以前总是觉得,一个杀手,做的就是刺客,成家立业是什么呢,若是不当杀手了,又还能干什么去?只是唐门也不乏这样的前辈,不过就像师父说的,他们之后便不能再做杀手,转行干了别的。


他以为自己并不会有那么一天,唐门擅暗器用毒机关,着迷起来,真是不看不听不想,满脑子都是武学造诣。


练武的木桩子,倒比一般人来得亲切。


所以他也不懂,为什么李敏和柳元一这样两个人,会带着个软唧唧的小姑娘行走江湖。


唐白猿和那些被李敏以及柳元一的强悍和名声吸引过来的人不同,他遇到他们,是在这两个人亡命的途中。


亡命的杀手闻得到那种气味,亡命之徒的味道。


他们仿佛了无牵挂,即便死在当下,也不会有什么憾恨。


所以,他看到李停的时候,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然而三个亡命之徒,到底还是围着一个小姑娘过起了日子。


 


李敏和柳元一出门做大事,没活儿的唐白猿就受命照顾李停。


不为别的,省钱罢了。


托给邻家大婶,也是要数钱给出去的。


唐白猿不觉得照顾李停麻烦,只是李停总是哭,她还小,离不得师父。


唐白猿到底也不是李敏,他再好,她还是哭红了脸。


蜀中唐门都是听过五毒的,或者应该说,大五仙教。


苗疆与巴蜀原本是融在一起的,山下赶集,总能看见苗人穿戴得五彩缤纷地走着,叮叮当当地满身银饰。


除了巫术,大五仙教的门人也制蛊,他们养硕大的蛤蟆和蝎子,随身带着灵蛇,有的五仙门人专精制药,身边总有五彩的蛊蝶。


他们总是过着自己的生活,藏在山中的寨子里。


然而乱世之中,便不由得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五仙弟子行走江湖的越来越多。


 


道理唐白猿都懂,只是管不住心。


红绡很美,但是如果她不那么美,他还是会爱上这个苗疆女子,他还是会叫她红姑,他还是会跟她成亲,生下他们的女儿。


那天的红绡太漂亮,漂亮得他不敢正眼看她。在后来他和她的相处里,他总是觉得脸热热的,一看她,就烫得他忍不住要转头。


红绡把李停抱了过去,他不看她,她就回错了意。


我又不吃了你娃娃,你怕啥呢你,就帮你哄哄!


他看着她抱了李停,举了高高。她说,哎呦瞧瞧这小美女哭得,你爹怎么委屈你啦?跟姐姐说说。


李停不哭了,在她怀里。


 


有一种人,一举手一投足,天生便能安抚人心。


他不是好人,他藏在黑暗里,却朝那一抹阳光探出了手。


 


师父,我,想成亲。


你想好了?白猿,成亲的话,便不能再做杀手。


想好了,师父,我想成亲,和她成亲。


他反复琐碎地说着。


没得办法,那么喜欢,心都软了。


心软了,还怎么做刺客呢?


 


他们成了亲,生了若花。


然后听说,师父被人捉了去。


师恩还是家?他想了想,此番门内给了悬赏,为的是蜀中唐门的名声。


若是救了师父出来,不仅成全了师恩,还能给红绡和若花挣下一笔钱财。


 


他去了,去了然后和门人一起陷在那里。


对方点子太硬,他们抵挡不住。


他没有想到红绡会出现在那,在那阴沉沉的天里,在那不断的冰冷的雨丝里。


他还在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


他不应该来的,太多顾虑,他的心软了,就有漏洞可以钻。


然而红绡来了,她来了,偷偷地跟着他来的。


她在雨中舞起来,吹着她的虫笛,她召唤出的蛊蝶比他以前见过的都大。


他感觉到它们的鳞粉扑在身上,伤口便不再流血,飞快地开始愈合。


他感觉到疲惫溜走,浑身又有了力气。


他朝她冲过去,他想喊,红绡,别吹了。


她的笛声会出卖她。


然而他到底晚了一步,他的口拙,也没有喊出那些话。


她从空中落下去,血染红了雨,蛊蝶落在她身边,像凋零的大片的花朵。


 


他和其他被治愈的门人杀光了敌人。


彼此都是竭力而战,他们有大五仙教的治愈之术,而对方没有。


他们赢了。


然而唐白猿已经不知道师父是什么时候被谁救出来的,他甚至没有发现师父的腿从髌骨之下被人完全削去。


他只是握着她越来越冷的手。


一刻之前他哭着问她,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跟了来。


她笑着说,白猿啊,你才傻,你忘记啦?你是我的丈夫。丈夫去了哪儿,妻子会不知道吗?


红绡说完便断了气,躺在冰冷的雨里。


雨下着下着,就变成雪,飘洒下来,轻柔地覆在红绡的身上。


 


我并不是一个好人,我是一个刺客。


他对红绡说。


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是我的男人。


 


唐白猿回到帮会那天,下着鹅毛雪。


他对李敏说,我是个刺客,杀谁,你给我名字就行。


若花,你们帮我养着,既然养了停儿,不怕再多一个。


 


孩子这么小,你就让她没有了爹?


一人之事不泄于二人,明日之行不泄于今日。唐某不想连累你们,就跟小花说我死了吧!


他只是怕。


怕有一天女儿追过来。


没有了红绡,他只是一个会杀人的男人。


他怕有一天唐若花说一样的话。


我只知道,你是我爹。


 


他知道红绡是心甘情愿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心沉入冰雪。


如果这世间有错,那么,都是他的。


 


唐白猿每年都回来看看自己的女儿。


唐门隐身之技,他从未如此感激。


他不会跟她相见,至多只是跟帮会后门那个要饭的说说话。


他送他一朵蓝色的小花,制作精巧,不愧是他的女儿。


她会是一个擅于机关的唐门弟子。


 


唐若花娶陆不开,扬州城中流水席三日不绝。


她尤其记得一个白发的年迈唐门随了一份厚礼。


那是一整套苗疆的银饰,沉得有好几十斤重。


许多年后她想起来这个怪人,对白发苍苍的陆不开提起。


我觉得那唐门眉眼之间有些像你。


咦?


或许是若花你的亲戚。


这样啊!那或许便是吧!


 


那年扬州,唐白猿转身离去,白发上插着一朵不起眼的蓝色小花,身形渐渐遁入虚空……


 


他的女儿,果然生得很美,虽然和她有些不同。


他想起那年她叉着腰说,白猿,我知道你在那,柳枝吹到你那就不动了,还不现身?


他红着脸,别过头。


叫她。


红姑……


不敢说别的,想说的话都堵在喉咙里。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评论
热度 ( 734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