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魔道|曦臣 不可说 07

这章怎么说,一些我自己的看法吧,方面两个人都不容易,不管是澄妹还是无羡,无羡被逼着一步一步走到不夜天,澄妹又是那种性格……哎,反正这张涉及不少云梦双杰亲友情向,这俩兄弟都是我心头宝啊……

不管怎么说,当初的澄妹真的只剩无羡一个人了而已,无羡怎么舍得让江澄弃了他……

——————————以下正文

不可说 07

魏无羡动了动嘴唇,喉头一阵干涩竟什么的说不出来。江澄越过蓝忘机看着他,眼神极冷,魏无羡恍惚觉得江澄看他的眼神和平时不一样,又恍惚觉得熟悉。

他被蓝忘机拉着人,俩人靠的极近,蓝忘机在看到江澄的一瞬间将他护在身后,完全下意识的保护。魏无羡笑不出来,蓝忘机的紧张之情呼之欲出,他怕什么?

魏无羡在心里又笑又叹。

江澄脸色极其阴沉,他伸手点点魏无羡,开口却平静的很:“跟我进来。”

魏无羡僵直着身体与他擦肩而过看着人大步进了江家祠堂,蓝忘机将人扯到身前一言不发的往外走,魏无羡跟着他却忍不住回头看,祠堂门没关,江澄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深紫色的江家服饰在半明不暗的屋内染上沉重的黑色,就像这年年岁岁压在江澄身上的沉重担子。

魏无羡停下步子,蓝忘机心头一颤回去看他:“魏婴?”

魏无羡茫然地回头看他,又去看江澄,江澄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会直接走掉沉默的不像他,蓝忘机眸子沉沉,他能感觉到魏无羡的手微微颤抖着,忐忑又犹豫,他甚至想直接抱走魏无羡。

“江澄好像不太对……”

蓝忘机:“……”我一点都不关心江澄对不对,我只关心你好不好。

魏无羡回过身来拍拍他的手:“我去看看吧?”

蓝忘机没松手反而把手握得更紧了,魏无羡身子一歪靠在他身上:“蓝湛你别紧张啊他又不能真把我怎么样啊,而且你不就在外面嘛,他要是敢动手我就喊你来帮忙好不好?”

蓝忘机拽着他的手不说话,魏无羡也不急,靠着他手指勾着他肩上一缕头发,发丝在指尖缠绵不断,蓝忘机盯着他看了一阵,慢慢松了手。魏无羡抬眼看他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蓝二哥哥最好了。”

魏无羡走了几步又回头来正对上蓝忘机沉沉浮浮的眼神,魏无羡终于露出个轻松的笑来,他轻佻又深情地做了个飞吻:“蓝湛我说过的这一生谁也别想再把我从你身边带走~”

蓝忘机眉眼一松,无声地应下。

魏无羡进了祠堂,江澄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魏无羡几乎无所适从,他不能像以前一样勾着江澄脖子闹他,江澄也没像重生之后见着他就一副要一鞭抽死他的样子,这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江澄……”

魏无羡深呼吸本能不想跟他独处,在金丹的事被戳破之后更甚,江澄却只是扫了一眼他脚边的两个蒲垫:“你们俩个倒是悠闲……”

魏无羡头皮一炸,江澄居然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他觉得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眼前的江澄眉目冰冷,脸上一点感情都没有,像是累极了,一点情感都表达不出来。

魏无羡又看了一眼,利索地撩袍跪下去,膝盖在地上嗑出轻轻一声。

江澄终于将视线转回他脸上,魏无羡反射条件地肩膀一绷下意识露出个笑来,江澄看着他:“让你跪我父母姐姐该不该?”

魏无羡被这样的江澄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咬咬牙:“该!”

江澄好像慢了半天一样,微微眯着眼,做了个口型,哦。

魏无羡顶着他的视线觉得头皮发麻不知道江澄发什么癫,冷汗迅速铺了一层,他受不了这样的江澄却又再无力气跟他吵。

“是嘛?”江澄蹲下来,撑着脸皮,他说的慢,好像说一句话都要他花很长的时间来积攒力气。

魏无羡看着他不比自己好多少的脸色终于记起,这样的江澄在哪见过——在前生,在他们逃出莲花坞,他江澄的金丹化为乌有——江澄也是这样,平静至极,累极。

江澄的金丹不会再出什么什么问题,那么这是怎么了?

“魏无羡……十三年,我没力气跟你争什么了……”

魏无羡喉头一哽,江澄脸皮绷得紧紧地眼神却空空荡荡的,“我也,没什么力气再揪着什么不放了……”

魏无羡茫然的看着他,江澄又停了会,像是在斟酌什么:“我就问你,你当初非要一力护住温家……遗孤,到底是因为什么?”

生前的事太久远,魏无羡从没被人如此问过,更何况这人还是江澄,巧舌如簧的夷陵老祖哑口无言。

“因为温宁温情救了我们,因为他们帮我们救出我爹娘的尸体,还是因为他们需要你?”

有些事江澄是不知道的,魏无羡也无意告诉他,咬死了唇不吭声,江澄似乎笑了一下,看着也像是不在意他到底回不回答。

江澄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锋利地唇勾出一抹自嘲的笑,魏无羡却无端的松了一口气,他宁可江澄冲他大发脾气也比这样好。

“他们需要你,对他们没了你的庇护不知道早死多少回了,可是……”江澄说的轻,一字一字地咬的很稳,他盯着魏无羡,“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一样需要你?”

魏无羡瞪大眼睛,一时间竟然忘了怎么呼吸,江澄死死盯着他,神色终于有了点他看着魏无羡往常的模样,那么恨啊……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时候我也就只有你了而已!!”

魏无羡眼前发黑,只觉得被人摁进了冰冷的水里,浑身上下都是冰。

江澄极喘了几下,手紧紧攥着血丝从他指缝落下来。

“你在夷陵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在云梦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三毒天天压在我枕头底下,屋外落花都能惊醒我,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江家有多少双手等着把我拉下马?”

“你那时候心智不稳,我不敢把你留在那堆魑魅魍魉里,你要去哪我也不管你,你知不知道我连去兰陵看阿姐都不敢?就怕我一走江家都没有我还拿什么庇护你和阿姐?”

“不过这些都不是事,我也不怕那些人,我整夜整夜的不睡,想着怎么把江家壮大,怎么让阿姐在兰陵不会被人看不起,怎么让那些不干不净地人永远不敢在乱嚼一句舌根……”

他看着魏无羡,双眼通红双手全是血,江澄费力咽下一声哽咽。

“这些都没关系,反正也是我该做的……”

他轻声说到,轻地像一句叹息。

“我一步也没法离开江家,只求你能在回来的时候帮我去看看阿姐,可你呢?魏无羡,爹娘都不在了,阿姐远嫁兰陵,我……”真的只剩下你了啊,可你呢?你跟我说什么?

江澄闭上眼,伸手捂住脸,一手的血污沾满他的脸,顺着往下流。

魏无羡跪在那里,嘴皮子哆嗦不停,他当然记得,射日之征之后他就在没回过云梦,连江厌离出嫁都没有,他甚至和江澄都少有见面。

现在回想起来,那次江澄来与他说的那些话,说的很字里行间都是对温家的痛恨对他的气愤,可现在在想江澄未必真想干涉他,不然他早可以趁自己不在乱葬岗杀上去将温家人屠了一了百了,没有自己在场温宁定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江澄只是骂他……

可他说的是什么?

“不必保我,弃了吧。”①

“弃了吧。告知天下,我叛逃了。今后魏无羡无论做出什么事,都与云梦江氏无关。”②

弃了他……

魏无羡颓然地跪在那里,江枫眠和虞紫鸢的铭牌的就在眼前,他想起虞夫人那句咬牙切齿的咒骂,想起江枫眠温和的对他说江家唯一一条家训……

魏无羡侧头看他,江澄双手捂住脸,整个人不正常的抽动着,咬肌发狠似的咬的死劲,血顺着他指缝往下流看起来骇然极了。③

“对不起……”魏无羡哆哆嗦嗦踌躇半晌,感觉一个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江澄没理会他,魏无羡垂下头看着自己搁在膝上的手,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

“明知不可而为之啊……你比我懂,你什么都敢做,我什么都不敢……”

江澄放下手,双眼通红,脸上泪痕未干,魏无羡死死低着头不跟看他,江澄看着他,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一个无底洞,一直往下跌永远到不了头,自少年时期到现在从没那么累过,好像将此生的恨都留在了今天。

他恍然地起身,踉跄了一步差点又跌回去,魏无羡伸手要去抓他,被他一巴掌拍来,江澄右手在虚空抓了一把发现无从着力便弯下腰撑住自己的腿。

魏无羡跪在一边看着他,心里大恫,就像看到当初在夷陵的自己,身边空无一人,要么只能扶住自己玩呢就永远跌下去……

“江澄……”魏无羡哑声加他,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江澄没理他,他抓住自己的袖子,用里面雪白的面料狠狠擦着自己的脸,雪白的锦缎上红得触目惊心。

江澄擦干净脸,晃悠了一下站稳脚跟,他低头看魏无羡,发现魏无羡双眼同样红透了,他可悲的发现自己竟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无论什么。

他想起一个时辰前,他在船上对着蓝曦臣慌不择乱脱口而出的那句“我江家人……”

“我会尽快培养一个接班人,等他能独当一面我就将江家交给他……”

江澄伸手捂住丹田的位置,里面那颗金丹温顺地伏着,温暖了整个十三年而现在……

“这颗金丹我……”

“不行!”魏无羡意识到他想说什么,暴吼一声身子一弹朝着江澄扑过来,他跪了许久猛然起身眼前一阵头晕目眩,根本看不清事物,只双手死死扒着他。

江澄被他吼的一怔,压抑了许久的火气终于喷涌而出:“他妈的你管老子!!!”

屋外蓝忘机蹭的一声站起来,脸色铁青,不久前回来的蓝曦臣拉住他,蓝忘机回望过去咬着牙努力平息自己。

魏无羡当然不管江澄发不发火,他甚至觉得这样的江澄比方才的熟悉一百倍,前夷陵老祖咬咬牙决定脸皮不要了:“我不管你谁管你,好师弟我们一码算一码,当初是我不对是我妄自菲薄自以为是,我也死过一道了,好不容易回来能不能就不提以前的事了?”

江澄被他的厚脸皮气的大笑,感觉手上的紫电蠢蠢欲动:“师弟,谁是你师弟?你死那是你该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魏无羡从善而流:“师弟,我是你师弟行不行?我该死你让我在这跪多久都行,跪到你解气行不行?你……”能不能别提剖金丹的事了?

江澄冷眼看着他,一把将人从自己身上撕下来,魏无羡立马跪会原地,一脸希翼地看着他,江澄拳头咯吱响,简直像一紫电直接抽死他。

“行,你要跪是吧?跪,你慢慢跪,敢起来我打断你的腿!”

江澄气极推门就走,屋外两人瞬间起身,蓝忘机闷头往里闯,江澄也不想搭理他,同样闷头往外走。

蓝曦臣现在原地,踌躇几分,江澄正在气头上,根本没看到他,蓝曦臣苦笑一下蓦地看见他指尖未干的血迹,心中一凛,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追了出去。

————————————————

解释一下,文中①②出去原著【魔道祖师】
③的话不是澄妹流了很多血,他只是握拳掐着自己所以才会有血,看起来骇然是因为澄妹在流泪,所以血混着泪才会流下来……嘤

评论 ( 29 )
热度 ( 134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ReLion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看過很多描寫澄澄和魏嬰互剖心思的場景,但這裡的江澄算是我覺得最完整表達我所有憤怒和悲傷的一位了......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