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臣 相思子1

架空架空,与原著并无关键,千万别带入。

事实上这个背景属于我构思的一个架空……总之看到什么不能理解的……就算了吧看我能不能把那个文构思出来吧……【躺

人物属于墨香,ooc属于我……嘤

应该是个短篇

————————————————————————

相思子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魏无羡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更何况是自己师弟的婚……

而他此刻对面坐的是一脸沉寂的……泽芜君蓝曦臣。

魏无羡暗戳戳的在被子上磨爪子,他怎么知道昏迷前师弟塞给他让他撑不住就捏碎的小玩意居然是蓝曦臣送给他的啊!!魏无羡在心里咆哮,忐忑地又瞅了一眼桌边坐的人,蓝曦臣低着头,手掌虚拢,掌心里一点点紫色碎片的躺着。

夷陵老祖都忍不住捂脸了,本来他师弟就傲娇,泽芜君追的够不容易,好不容易送个师弟喜欢的小东西让他能每天跟银铃一起佩着,居然就给自己捏碎了,这是造的什么孽??

“泽芜君?”

蓝曦臣回过神来看到床上的人探头探脑的瞧着他,习惯性地笑了笑:“无羡?怎么了可是那里不舒服?”

“额……”魏无羡挠挠头,“没啊我感觉还行,就是脖子疼……”

蓝曦臣探手轻轻碰了碰他脖子上缠着的绷带,确认并没有包的太严实也没有浸血之后笑到:“被大哥那样掐着当然会痛了,这个没办法,这几天可别在外面到处跑了。”

想起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拉着江澄到处跑也不会误打误撞闯入聂家隐秘的禁地更不会撞上压制不住刀魂的赤锋尊,就更不会想现在这样自己和江澄都躺在床上下不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啊,就想着那地方也是去过一次的了,再去检查一下应该没问题,谁想到聂怀桑居然……”魏无羡有些懊恼,他的本意一想在仔细搜查一遍,谁能想到聂怀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用的那么好呢……

“我和忘机皆明白你的意思,只是这样擅自行动如何让我们放心,这次若不是……有这块神识玉符,你们要怎么办?”

蓝曦臣说着,声音倒是柔和,魏无羡却更苦恼的看了一眼他的手心,是啊那么难得的神识玉符,就这么给自己捏碎了!

见他总往自己手上瞄,蓝曦臣也猜到他想什么了,合拢手掌将碎片揣进怀里:“你也别乱想了,东西没了还能再找,你和晚吟没事儿最好了。”

魏无羡苦着脸:“大哥对不起,我都不知道……”

“知道了你就不用了?那你和晚吟都出事损失岂不更大?”蓝曦臣打断他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不一样啊!!魏无羡无声地挠床。千年难遇的神识玉符,里面寄宿着蓝曦臣三分神识,再由本人亲手送给江澄,这意义怎么能一样!!

蓝曦臣瞧着他,总觉得在外威风凛凛的夷陵老祖回到家里还是个孩子气的弟弟,他不由得放轻了声音,就像哄曾经年幼的蓝忘机:“不管怎么说这块玉符起了他应有的作用不是很好么?无羡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

安抚完魏无羡,蓝曦臣出了房门站在们楼下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回去。

江澄躺在床上睡得挺熟,脸色有点白但比刚回来的时候要好的多,蓝曦臣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

熟睡下的江澄柔和了许多,锋利的眉眼垂下来勾着眉骨划下轻轻的弧线,蓝曦臣瞧着他,江澄平日里绷着一张脸习惯了,眉眼总给人一种非常凌厉的感觉,但其实他和江厌离一样都继承了母亲一双漂亮的眉眼,只是气势所然,江澄只有在熟睡或者放松的时候会显出一双和姐姐一样的眉眼来。

眉弓微扬眉间却在收尾的时候微微下垂,简直和主人的性格一模一样。蓝曦臣轻轻笑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垂下来的眉间,手指画了个圈停在他敛起的眉间。

“晚吟……”

蓝曦臣微微用力,抹平他微皱的眉间,俯身虚环住江澄的双肩。

玉符被捏碎时他就感觉大事不好,果不其然就看到伤痕累累的魏无羡,三分神识只能护住几近昏迷的魏无羡却无能去寻不知在何处的江澄……

蓝曦臣收紧双臂,额头抵在江澄肩上,可能是在病中江澄体温偏高,蓝曦臣却只觉得安心。

他想抱紧怀里的人,还想跟他说话,可也舍不得叫醒,蓝曦臣维持这半弓着身子将江澄罩在怀里又不碰到的姿势将近一刻钟才恋恋不舍的直起身来。

蓝曦臣给他掖掖被子,有点不合时宜的想江澄可能也就只有这时候比较……听话了?

蓝曦臣摸摸怀里的紫色碎片,又站了会便出门去了。房里重新恢复安静,蓝曦臣进门连灯都没电,只有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照的一丝光亮,照的床上人一双通红的耳朵。

江澄才被人抚平的眉头颤颤巍巍的抖两抖,然后实在忍不住似的猛的翻身坐起来,哀嚎一声捂住脸。

蓝曦臣,你,你个……

江澄哆哆嗦嗦的觉得刚刚那一刻钟简直艰难,他自暴自弃的锤着床板——抱什么抱,蓝曦臣你居然偷袭!!

其实自那人进门时他就醒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江澄并没有起身,反而从善如流的装睡的有模有样,结果谁知……

江澄捂住耳朵,唯一诚实反应的身体部位此刻依然尽职尽责的发烫着,就像主人心口那个噗通个不停地心脏。

今晚的蓝曦臣太深情,环着他的手维持着往日的距离又透着无法忽视珍视。江澄深呼吸两口,伸手去摸床尾自己的衣服,他摸了两下没找到想找的才恍然若失想起,他当做宝贝似的每天带着的玉符已经给魏无羡了,而且蓝家的两位能及时赶过来解围恐怕也是因为魏无羡及时捏碎了那个玉符……

江澄呆了两秒决定穿好衣服去找魏无羡,蓝曦臣去了哪不知道,蓝忘机却一直没回来,魏无羡躺在床上无聊死了,正碰上江澄偷偷溜进来。

“澄澄大晚上你这样怕是不好哦~”

江澄白了他一眼,也是感觉有点尴尬,除去小时候和魏无羡捣蛋不睡觉跑出去玩他还没在晚上这么小心过,正事在前他决定先无视这个死不正经的人。

“魏婴我那东西呢?”

魏无羡眨眨眼,对江澄刚刚居然没跟自己斗嘴感到疑惑:“你什么东西会在我这?三毒嘛?给你放房里了啊。”

江澄避开他的伤口在他手上拍了下,压低声音:“谁跟你说三毒,三毒在哪我会不知道?我说另外一个,我给你那个……那个紫色的玉佩。”

魏无羡愣了下感觉江澄现在的小心翼翼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跟着压低声音,用气音回到:“啥玩意儿?”

“就是我塞里手里让你撑不住捏碎的那个!”

魏无羡心思一转,江澄应该不知道蓝曦臣还找过自己,故作无辜:“我不知道啊,澄澄你知道我那时候都快昏过去了,能弄碎那玩意儿已经不错了~”

江澄倒吸一口,对他怒目而视:“所以东西呢!你不会跟我掉了吧!”

魏无羡笑眯眯:“一个神识玉符而已,以后师兄赔你啊不急。”

江澄差点爆起将魏无羡掀下床去,赔个屁啊,你赔得起吗!!

“人家昏迷了都知道抓紧手里的东西,你怎么就那么……!!”

“我无辜啊,这哪是我自己能控制的!”

江澄暴躁的在屋里转了两圈,床上魏无羡笑莹莹地煽风点火:“不急啊不急,师兄以后给你找个更好看的。”

江澄一口气憋在心里,奈何对着满身是伤的人又不好下手,只能气闷地回他一句“用不着你赔”!

魏无羡摸着下巴,江澄从没如此在意过什么东西,对蓝曦臣也绝不可能想平日里表现的那么无所谓。

何必这么别扭呢……魏无羡撑着下巴:“澄澄那是谁送的么?这么紧张?难道是师姐送的生辰礼物?”

江澄背对着他,听到也还是忍不住绷了绷腰背:“不是谁送的……只是戴习惯了而已。”

魏无羡撇着嘴,心里为蓝大哥点了个蜡,怎么喜欢上这么个死鸭子嘴硬的。

“那……要不你回去找找?赤锋君被带回去了,那里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了,而且离的也近……”

江澄像是被戳到尾巴,回头瞪着床上没正行歪着的人:“谁说我要去找,你自己躺着吧我要回去了!”

魏无羡闷闷地笑,摆摆手又躺了回去。蓝曦臣离开之前其实跟他说过他晚上抽空要去那里一趟,似乎是玉符里掉了什么东西要回去找找,而依江澄那脾气,肯定出门就会冲过去,那两人估计能撞个正着?

魏无羡拉着被子惬意的翻了个人,哎哟哪有我这么好的师哥,啧啧啧,事儿完了一定要让两人给他封个巨大的红包!

评论 ( 4 )
热度 ( 66 )
  1. 姑苏云深不知处特产苦芥菜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