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 相思子2

——

在提醒一下,这是架空啊架空。

云梦双杰没掰,事实上我觉得只要江厌离姐姐只要没死,这俩兄弟都不可能掰得了,师姐就是天使!纯的!女神!!

咳咳总之呢,这是个私设巨大的,架空的,曦澄甜饼!

以下正文: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江澄几乎出了魏无羡的房门就往外跑,幸而因为俩人都是一身伤,蓝曦臣并没有选择带他们回云深不知处或者莲花坞,只在不远处的客栈落脚,不然……

江澄咬咬牙,他现在御剑不能,在真被带回去大概还真没辙了。

他跑的急,胸腹间的伤口又有崩裂的痕迹,江澄停下来喘气,突然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不过是那人送的一个神识玉符而已……

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弓身撑着膝盖喘气不小心碰着伤口,疼得他一激灵。江澄看着不远处的山林,他咬咬牙还是寻着记忆往里走,当时魏无羡伤的太重虽然有聂怀桑拦着他大哥,但两人对聂怀桑信任缺缺,江澄将魏无羡安置在一个较为隐蔽的山洞,又匆匆返回……

那么那个地方应该在……

江澄呼吸一滞——

不远处的山洞有一白衣人,弯着腰不知在找什么。借着月光江澄能看见他衣上淡蓝色的云纹,垂下的长发下露出一点点白色的抹额……

几刻钟之前平息的心跳又纷乱起来,蓝曦臣……他怎么会在这?

江澄手指用力扣着身边的竹身,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捧着自己狂乱的心跳看着那个人弓着身在一天前魏无羡躺着地山洞里一点一点地找着什么东西,他右手握拳贴在胸口,像是护着什么珍贵的东西。

他在找什么?

江澄脑子乱哄哄,心思全围着那人转悠,步子却像生根一张一动不动,不能过去……

江澄看着他,在今天之前他从不知道自己目力居然这么好,能清晰地看到蓝曦臣微皱的双眉,他在找什么?这里能有什么呢?

答案心知肚明。

“晚……吟?”

江澄稍一晃神,那边蓝曦臣已经发现了他,他维持着弯着腰的姿势抬头看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神色惊讶,手还举在胸前没放下去,连抹额都有点歪……

江澄不厚道的笑出声来,蓝曦臣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看着江澄难得的笑容又觉得整颗心都软下来一时间觉得这点丢脸简直算不得什么。

“晚吟怎么回在这?”

江澄迈开步子的瞬间感觉心上好像放下了很多,他几步来到蓝曦臣面前:“你说什么?”

他脸上笑意未退蓝曦臣简直舍不得移开眼,他柔声又重复一遍:“晚吟怎么会到这儿来?伤势才刚好怎么不好好休息?”

江澄微微眯眼,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

蓝曦臣没听清,他又走近一步,疑惑地看着他。

江澄偏过头:“泽芜君能来江某就不能来了?”

他惯不会好好说话,蓝曦臣自然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又想起什么时候悄不作声地将左手背到身后去:“我们回去吧,夜深露重,担心风寒了。”

江澄只做不知,他低头瞧了瞧,这山洞里但是平整就是周边野草繁茂,他看了几眼没瞧见自己的玉符:“夜深露重,嗯,所以泽芜君方才是在找什么?什么东西劳驾泽芜君大半夜偷溜出来找?”

蓝曦臣哭笑不得,心说自己肯定不是偷溜出来的你倒说不定了。

江澄在山洞里溜了一圈,回来向蓝曦臣伸手:“给我。”

蓝曦臣第一次觉得自己手心发汗:“晚吟?”

江澄微微皱眉:“怎么给了我的东西泽芜君决定收回么?”

蓝曦臣一懵,晚吟知道我在玉符里放的红豆了??

江澄看他没反应,脸上笑意倏得退了个干净,想出口嘲讽又觉得下不去嘴忍了忍才勉强道:“蓝曦臣你既然给我了,那它就是碎了也是我的,你别想收回去!”

蓝曦臣卡壳的脑袋悠悠转,意识到了什么,他带了点窃喜问到:“晚吟,你真的要么?”他把手伸到身前,“要这个?”

眼前的手白皙有力骨节分明,握起来好看极了,江澄盯了两秒莫名觉得自己好像跳进了某人的陷阱里。可是抬头就是蓝曦臣带着期翼的眼神又觉得……

他伸手去接心想蓝曦臣半夜来总不可能是来找什么奇怪的东西。

蓝曦臣看着那只手伸出来,手的主人带着他熟悉的表情,那样子……蓝曦臣一把握住他的手,与他手掌相贴,手心里的东西在两人手掌心轻轻滚动了一下,在锲合相贴。

不是碎片……!

江澄一愣,手心里是圆滚滚的颗粒,他想把手抽回来却被蓝曦臣趁机扣住手指,握得更紧。

“你……”

蓝曦臣神色温润,江澄却看见他眼底一丝坚定,就好像自己决定走近他身边而不是悄悄离开一样的坚定,江澄感受这掌心传来的温度,心里有什么慢慢熨烫起来。

“晚吟说好了你要的,可不能反悔。”

江澄心说,我又不知道这不是我要找的,所以蓝曦臣你半夜来找了什么玩意!

蓝曦臣拉过他另一只手,摊开手掌,江澄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的几颗圆滚滚的豆粒,他敛下睫毛:“这是什么?”

蓝曦臣看了看他手心里脏兮兮的豆子,拉着他另一只手放在心口:“是红豆。”

江澄放在他心口的手抖了抖,握住手心的红豆,8颗带着蓝曦臣还未散去的体温敷上自己的体温。

“你半夜过来就为了这个?”

蓝曦臣点点头:“我去问过无羡,他只握住了玉符的碎片但是里面的红豆一颗都没有,所以我来找找。”

江澄眯了眯眼,心说很好,魏婴你敢跟我装傻!

“所以我过来找一下,想找齐了重新给晚吟做一个玉符。”蓝曦臣停了停,“我……不能来见你,但我依然很想念你,晚吟。”

有什么哽在喉咙里,热气往脸上窜,手底下传来蓝曦臣絮乱有力的心跳,江澄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慌不择乱的想抽回手,却被蓝曦臣死死摁住:“蓝曦臣你放开!”

蓝曦臣抿抿嘴:“晚吟你刚刚说……”

“你闭嘴!”江澄被他握住左手抽不出,右手握住的红豆仿佛在发烫。

蓝曦臣低垂着眸子,双手捧着他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晚吟对不起,我只找到了8颗,还差了一颗,你还要么?你能不能……别嫌弃……”

我不能时刻与你相伴,你能不能别嫌弃我?

我不能次次护你周全及时来到你身边,可是我那么喜欢你,你能不能别嫌弃我?

他声音越发的低,手掌贴着他脸颊,神色有些苦涩却又虔诚无比。

江澄几乎克制不了自己脸红心跳,被亲吻的地方仿佛被点了一把火,从手掌烧心脏。

“你放开,蓝曦臣……蓝涣你先放开……”

蓝曦臣抬头去看他,心里狂喜,他少年成名,位列三尊之一,人人称一声泽芜君,本名是再也没人见过,而现在……

江澄别着脸,脸颊通红,眼神飘忽。

“晚吟?!”蓝曦臣在进一步,双眼紧紧盯着他。

江澄觉得心脏都不好了:“你……离远点!”

蓝曦臣有些无措,像抱住眼前的人又舍不得松手,江澄看着他,这样的蓝曦臣简直就像得到了奖励的孩子高兴地不知道怎么表达,跟平时往前不一样……

那是因为我,他那么高兴是因为我一句话!

江澄暗自想着,在心底窃喜。抿了抿嘴唇,觉得心底的自刚刚走近催发的芽渐渐发展成一颗树苗。

“蓝涣,我的玉符呢?”他低声说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又和他靠近几分。

蓝曦臣从怀里摸出碎掉的玉符,有些忐忑地看着他,江澄瞧了瞧有些惋惜:“碎的这么厉害啊……”

“我可以重新给晚吟做一个,做一个更好的!”蓝曦臣看不得他这样的神情,有些着急的说道。

江澄摇摇头,将右手的红豆放回蓝曦臣掌心里,他抬头对蓝曦臣笑了笑:“我不要更好的,蓝涣,你重新给我做一个吧。”他想了想补充到,“要一模一样的。”

蓝曦臣终于如愿以偿的拥抱了他追求了那么久终于肯为他松开一丝缝隙的刺猬恋人。

那么坚硬的刺,那么柔软的怀抱。

“晚吟……阿澄……”

江澄额头抵着他肩膀,耳边尽是他温柔缱绻的呼唤,心口一阵一阵的发烫。

他在心底默默想,他们也许永远不能想蓝忘机和魏无羡那样洒脱,就像在这之前蓝曦臣即使思念也只能这么隐晦的表达,永远不能像那两人一样一身轻的浪荡江湖。今晚之后他也还是那个江少主在云梦守着他一方家人,他也还是远在云深不知处的泽芜君维护姑苏的安稳。

可是从今夜起,他们便再也不是毫无相关的两个人了,即使他们依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天各一方……但总归是心有所系。

江澄靠着他,模模糊糊地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提前跟阿爹讨教云梦九瓣银铃的符文刻制方法了?

【完】

————————————————

忘羡和曦澄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对啊,属性不同不说,曦澄这一对牵绊的要多的多啊。

忘羡能随心所以的天涯相伴,到曦澄却不能不管云深不知处和姑苏……

心疼他们,祝福他们!

评论 ( 10 )
热度 ( 48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