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 不可说08

不可说  08

江澄怒气冲冲地往外冲,转角就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金凌近来身高抽的厉害,小宗主兴致挺高一边低头逗着仙子一边往回走,转角刹不住脚两个闷头走的人撞了个正好,江澄被他正撞到脖颈和肩膀之间柔软的颈部,好悬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金凌!你干什么!!”

金小宗主捂着额头倒退好几步,一脚踩到仙子的腿,瞬间一声哀嚎在江澄耳边炸死。

江澄捂着头,简直心烦意燥。

“舅舅你干嘛啊走那么久……痛死我了……”金凌嘟嘟囔囔。

江澄深吸一口气,却感觉被魏无羡堵在胸口的郁结之气反而被金凌这么一撞撞没了……

他打量了一下金凌,小宗主换了云梦的服侍,紫色长袖下摆颜色深沉,江澄皱眉道:“你干什么去了?搞成这样成何体统!”

金凌缺笑嘻嘻的凑上来,从怀里摸出一个不大的琉璃瓶:“舅舅我采了莲子给你泡茶啊,咯咯咯我可是经过江伯允许才去的哦!”

江澄眉眼抽了下,看着小孩儿手里的大肚瓶琉璃轻薄隐约能看到里面翠绿的圆溜溜的莲子,他劈手夺过金凌手上的琉璃瓶:“这么大个人了他去采什么莲子,我想要还需要你吗?”

“舅舅你怎么这样啊!我是好意啊,云梦那么热,莲子清热哎!”

金凌气鼓鼓地跟他顶嘴,额上嫣红的朱砂就像少年人蓬勃的朝气,江澄盯着他看了两眼:“有那闲心不如好好练你的箭,下次我再考你不合格就给我等着吧!”

说着绕过他走了,金凌涨红了一张脸:“我才不怕呢!舅舅你就知道吓……舅舅!舅舅!你手怎么了?”

金凌眼尖,余光撇到江澄手指上的血迹立马就忘了刚刚还不怕死的顶撞他舅舅,慌不择乱地扑过去。

江澄被他抱住胳膊的时候反射条件就像把他甩出去,奈何想着这是自己从小捧着长大的小外甥忍了又忍才没把化身小树熊的金凌扔出去。

“吵什么我还没死呢!”

金凌也不管他,伸手就去掀他袖子,江澄微微抬手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大惊小怪做什么,赶紧的要回去休息就休息。”

金凌茫然地看着他舅手心里的指尖印,茫然地抬头看他舅——多大仇?

江澄终于一巴掌拍在外甥脑门上,黑着脸跟他外甥对视。

半刻之后金凌怂了,小狗一样蹭了蹭抱着的江澄的胳膊:“舅舅你稍微上点药吧?伤在手掌手心最疼了。”

江澄轻蔑的笑了声,推开金凌,骂了一声小孩子气,转身走了。

金凌站在原地,仙子滴溜溜的绕着他脚边呜呜叫了两声,金凌挠挠头发,有些苦恼的蹲下身逗弄着仙子,有一瞬间觉得舅舅和自己简直相差万里。

“金小宗主。”

金凌抬手,蓝曦臣站在刚刚的拐弯的路口微笑地看着他,金凌有些怕蓝忘机对蓝曦臣倒没什么,只是疑惑他怎么会在云梦?

他起身有模有样地起身见礼:“泽芜君好。”

蓝曦臣点头示意,他看着举动得体举止优雅的金凌,江澄把他交的很好,至少只在“家里人”才会是那副小少爷的样子,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不是也很漂亮的吗?

他自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劳烦金宗主交给江宗主了。”

金凌接过来看了看,是瓶伤药,小孩儿眼睛滴溜溜地转:“泽芜君知道我舅舅手上的伤人怎么来的么?掐得那么深哎。”

蓝曦臣看了眼静静伏在他脚边的仙子,难得开了个玩笑:“金小宗主可得把这狗看好了,不然你舅舅大概还被会气着。”

“魏……额……他?”

金凌舌头打结一句话说的没头没脑,蓝曦臣依然是听懂了便对他点了点头。

金凌双眉扬着,看着还挺高兴,转身想走,又回过来:“泽芜君怎么不亲自给我舅舅?”他扬扬手里的小瓶子问到。

蓝曦臣拉出一丝苦笑,心想他大概是不想见我的。

“大概是……惹他生气了吧,万一我去送他反而不用了怎么办?”蓝曦臣叹息一声,他倒真觉得江澄做得出来这样的事,这次看起来也气得不轻,大概对自己也更恼怒了吧?

金凌歪着头看他,觉得这个泽芜君跟含光君简直不是一个类型的人,又亲切笑起来还很好看:“舅舅最心软了,气不了多久的。”

他挠挠头发,笑的有些羞涩,道别之后朝着江澄走的方向跑了,蓝曦臣站在路口,轻轻叹息了一声,是啊是个心软的人。

……

江澄直接去了书房,深色的雕花大桌上还放着精致的莲花盏上面的茶点却已经冷透了。

江澄捻起一块茶点塞进嘴里,放置久了的茶点失了味道吃起来反而有点涩。江澄皱皱眉吞了下去,又叫来了人收拾好东西随便添了热茶。

他将手心里握得发热的小瓶子随手搁到书桌上,想了想又将脆弱的小瓶子放进书桌的抽屉里。

“舅舅,我能进来嘛?”

门外传来少年人清朗的声音,江澄有些头痛抬起手看了看发现手心里的掐痕,最终还是扬声叫了金凌进来。

其实说起来金凌在莲花坞一般都是肆意横行的,别说书房了宗主的卧房都是想进就进,也就这年当了宗主稍微收敛了下性子。

金凌带着仙子摇头晃脑的进来,江澄看他一眼:“怎么还不去换衣服?”

金凌吐吐舌头,跑到他跟前来,仙子跟着他摇摇晃晃地甩着尾巴蹭江澄的腿:“舅舅你上点药呗,好的快!”

他看着小孩儿献宝似的捧着个小药瓶,顿了顿还是抽了小瓶子往自己手心里意思意思地倒了点。应该是特制药,跟一般用的金疮药不太一样,晒在敏感的掌心清清凉凉的还挺舒服。

金凌哼哧哼哧地搬了条椅子拼到书桌边,江澄瞄了他一样,也就只有金凌敢把位子拼到他书桌边上了。

“舅舅你和泽芜君怎么了呀?你别生他气了呗他还托我给你带药呢,咯就是你手上这个。”

江澄撒药的动作一顿,在心里考虑自己现在把这瓶要扔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泽芜君比含光君好多啦,脾气好还笑眯眯的。”金凌晃晃两条腿,懒洋洋地靠着椅背。

江澄那些那小瓶子想扔出去又觉得当着外甥的面不好,忍得面色阴沉,金凌茫然的看着他舅,这又咋了?

都怪那个姓魏的……

江澄揉揉额头,那边魏无羡一个喷嚏打出来难受的揉了揉鼻子——今天打的喷嚏略多的……

“没事儿别再我书房带着,会自个房间去,吃晚饭之前不准跑出去了。”

金凌悄咪咪地对着他做了个鬼脸,带着仙子出门了。

江澄叹了口气,门外出现个小脑袋:“舅舅你记得上药啊,另一只手。”底下仙子也像模像样地伸个脑袋进来吐着舌头看他。

江澄被两人气笑了,摆摆手让赶紧滚。

江澄将手里的瓶子搁到桌上,雪白的小瓷瓶孤零零地立着,江澄莫名就想起蓝曦臣那双温润的眼,还带了点无辜的的味道。

江澄盯着那小瓶子看了半天,撇撇嘴,心说你无辜个屁啊。

想着蓝曦臣就想起那个光怪陆离的梦,那里面也有一个蓝曦臣,一个……温柔对待着“江晚吟”的蓝涣……

真是头痛。

最后头痛的江宗主还是吩咐了厨子做了云梦特色的莲鱼煲。

——————————————

真是心软的舅舅啊~~

评论 ( 6 )
热度 ( 75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秣絔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