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 不可说12

不可说  12

直到蓝曦臣回到屋子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江澄不仅答应了他的提议,居然还同意了他顺势提出来的邀请……

“泽芜君准备歇下了吗?”江家的仆人瞧见他回来,恭恭敬敬的问到。

蓝曦臣看着他,江家人人着紫,可也只有一人能将那沉稳的紫色穿出焰火的颜色。

“自是要歇下了,你且也回去,不必守着。”蓝曦臣对他点点头,客气回到。

那仆人愣了下,脸上有一丝诧异,但很快反应过来也就躬身退下了。

蓝曦臣听到人退出屋子,才在屋前的石桌坐下,他想了想随手捏了个诀,指尖出现一只小小的鸟儿,浅灰色的背羽雪白的肚子。小东西停在蓝曦臣食指上有些呆呆的,站了一会才想起来去蹭蓝曦臣的脸。

蓝曦臣食指动了动轻轻掂了掂小家伙,柔声哄它:“去看看忘机。”

鸟儿扑凌了一下翅膀,留念的在他手指上跳了跳,往祠堂的方向去了。

江澄正擦脸的动作顿了顿,察觉到蓝曦臣那边微弱的灵力波动,若在别的地方他大概是感觉不到的,不过莲花坞是他的地盘……所幸蓝曦臣也没想瞒着他……

江澄哼了下,搁下毛巾,伸手拨弄发扣。蓝曦臣这会放只鸟儿去祠堂算什么,老子连金凌半夜三更往那谁谁那跑都不管了还管你?

不过大概蓝宗主“客气”习惯了,江澄脱下外袍散了长发准备歇下时听到了窗外扑棱扑棱的声音。他愣了一秒,走过去推开窗,心说在莲花坞敢放知信鸟来找自己的蓝曦臣你是第一个。

小小的灰毛鸟儿别着小脑袋梳理羽毛,江澄拉开窗也没惊动它自顾自地臭美。江澄有些纠结的看着这小家伙,一般来说他有人要联系他要么当面说,要么都是用更保险的玉符,这么个柔弱的小东西还真是……
江宗主想了半晌才伸出手指支到鸟儿面前,小家伙歪着脑袋看他,呆呆的,扑棱了一下翅膀,才蹦哒到他手指上。江澄微微眯眼,带着点温度的小爪子勾着他手指,有点痒,他抬手将它举到面前。灰色的鸟儿伸展了一下身子,慢慢在江澄手指上蹲下来,柔软的肚腹贴着他的手指,暖烘烘的。

江澄等了一会,什么也没有,没有传音也没有映像,他有些疑惑,知信鸟他不会认错,难不成蓝曦臣大晚上只是叫着鸟儿过来耍自己吗?

灰色的鸟儿动了动在他手指上缩成一个小球,细小的绒毛挨挨蹭蹭地刷过他的手指,有点痒。江澄伸手关了窗,带着这个小不点回到桌边。他犹豫了一下将小鸟搁到了桌上,缩成一团的小鸟随遇而安地顺着他手指滚到桌上,歪着脑袋跟他对视。

江澄嘴角抽搐,他竟然从这么点大的鸟眼睛里眼里看出了疑惑的神色,他揉揉眉心:“这是搞什么玩意儿……”他戳戳小东西,“蓝曦臣叫你来干嘛?”

知信鸟听到熟悉的名字愉快的啾了一声,被戳的歪过去也不在意又黏糊糊地蹭着江澄的手指。

没见过这么黏人的知信鸟。觉得一晚上不太正常的江澄放弃跟这与众不同的小鸟沟通,熄了烛火躺回床上决定明天再说。

迷糊间江澄听到模糊的动静,有什么划过空气朝自己这边来了,江澄伸手掀了被子翻了个身,毛绒绒的一团缩到他头发边,小爪子勾着他散落的头发,后脑勺挨过来一个温暖的小东西。

江澄闭着眼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蓝曦臣你养的什么鸟,哪这么黏人的?

……

说另一边,金凌抱着膝盖蹲在魏无羡身边看着餍足的某人,觉得好心好意跟他送饭的自己真是蠢得没救了。

蓝忘机被魏无羡哄着回去了,不过含光君转头就去找了他哥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如兰啊……”吃饱喝足的魏无羡浑身是劲,慢悠悠的开口。

金凌一抖不自在的挪开一点,扒拉着耳朵:“不许这么叫!”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无法无天的小孩儿蹲在一边,压着声音炸毛,耳朵都红了。他余光撇了一眼师姐的牌位:“那叫你金公子?”

小孩儿看了他一眼,金凌抠着自己的耳朵觉得委屈,他可是冒着被舅舅打断腿的危险溜过来,这人居然还这么逗自己,简直、简直好心没好报!

“你这人怎么这么、这么”金凌憋着口气,这里是祠堂不能闹,可是看着那人笑意阑珊的一张脸又气不过,想骂又不知怎么开口。

金凌能过来肯定是江澄默认的,也就只有金小公子才相信他舅不知道。想到这里魏无羡又觉得心里软的不行,他伸手把金凌抠着耳朵的手拿下来,被对方受惊的兔子似的躲开了。

“你、你干干干啥?”

魏无羡好笑:“我能干啥?我怕你再抠抠破了明天你舅舅找我算账,过来点。”

“要你管,你咋管那么多呢……”金凌嘀嘀咕咕不情不愿地蹭过去。

魏无羡低头看着小兔子似的窝到他身边,他伸手扒拉了一下小孩儿的额头:“金凌,对不起,在大梵山的时候我说错话……”

小孩儿愣了下飞快地眨眼,漂亮的眼睛飞红,他结结巴巴地回嘴:“谁,谁要你道歉了,反正,也没说错……”

魏无羡哽了一下,他摇头:“师姐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如果当初不是我那么冲动固执的话你会有个全世界最好母亲……金子轩也是,虽说他也不是很好,但是还是好的……”

金凌抱着膝盖挨着他,脑袋埋在手臂里,没吭声。魏无羡犹豫了很久,伸出手又缩回来,良久才笨拙地将金凌圈进臂弯。

金凌愣了下,浑身都抖了一下将自己缩得更紧了,眼眶里打滚的泪水啪嗒一下沁倒袖子上。魏无羡无措地环着他,他只在金凌很小的时候抱过他,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缩成小小的一团躺在臂弯里,现在金凌长开了个子,也还是这么缩着……

他犹豫着拍着金凌的手臂,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小心翼翼地抱着他企图将小孩儿像很久很久以前藏进臂弯里。

金凌闷了很久才抽抽搭搭地回话:“我有舅舅……”

我有全世界最好的舅舅,我不怪你了……

魏无羡不可置信地歪头看了看小孩儿的后脑勺,又抬头去看立在面前的江家人的牌位。有那么一瞬间魏无羡觉得四肢百骸都窜起来一股暖暖的气息,他圈紧了手臂头凑过去跟金凌挨在一起。

何其有幸。

评论 ( 14 )
热度 ( 99 )
  1. Bless you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秣絔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