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不可说 13上

这章太短,就当个上吧曦澄没上线啊,就大舅和外甥在腻歪,带忘羡

————————————

不可说  13上

金凌缩着身子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魏无羡凑近点去捏他脸:“说什么小话呢?”

金凌偏着脑袋,眼睛红红的,在偏暗的祠堂里亮晶晶的,像只小兔子:“魏无羡,你明天是不是就走了啊?”

魏无羡没吭声,半抱着小孩儿把他挪到自己另一边给他挡着风:“个子不小挺有份量啊,我不走住哪啊?蓝湛还等着我呢,我这次就……”顺着抬眼看了看江厌离的牌位。

金凌伸手去抱他胳膊,眯着眼睛他看:“我知道你就想偷偷摸摸来看我娘结果被舅舅发现了吧,你下次直接来啊费这个力气干嘛?”

魏无羡苦着张脸:“那不行啊走大门能让你舅一鞭子抽到对面池塘里去。”

“……含光君和我舅舅谁更厉害啊?”金凌问他。

魏无羡沉默一刻:“你觉得呢?”

“肯定我舅舅啊!舅舅第一厉害!”金凌攥着拳头,大眼睛眨阿眨。

魏无羡摸摸鼻子,敷衍地点点点,对对对外甥你说啥都对,然后一巴掌盖金凌头上:“我哪能让他俩真打起来啊,到时候帮谁?这日子不过了啊?”

小兔子厌厌的,蹲在那没精打采的。魏无羡挨着他,纠结了半天该不该告诉他江澄那个打算,他怕江澄真那么做,又怕金凌被吓着。

“金凌啊,你舅他…有找接班人的意思吗?”

金凌瞧了他一眼,莫名其妙:“舅舅好着呢,干嘛想着找接班人?舅舅想找徒弟吗?”

“你就说有没有。”

“没有啊,哪能啊,舅舅说了他就教我一个啊,教那么多人多麻烦啊。”

哦。
江澄怎么还是这样。
魏无羡揣着手跪那,金凌这么说他就放心了,起码江澄不会哄金凌嘛,而且这会这只小兔崽子还没长大呢江澄那个外甥控哪有功夫去养另一只兔子啊……

“哎,魏无羡……”

魏无羡斜着眼睛撇他:“叫舅……”

金凌一怔,脸一下子通红,这回成了红皮的兔子,衬得他眉间的朱砂漂亮得紧:“不不不、不不叫……”

“……”

金凌抓耳挠腮地瞅着这个扭着头不看他幼稚地要死的大人,他正跟这人说话呢,突然就不理人了什么人啊。大小姐托着腮蹲旁边,不理我就不理我,还不稀罕理你呢。

金凌蹲着不舒服,想动一动才发现腿早就麻了,一动又痛又麻难受的他龇牙咧嘴的。魏无羡余光瞧着他,小孩儿表情丰富得很,又乖又漂亮,眉眼苦兮兮的也好看。他揽过金凌安置在自己跪着的腿上,伸手给他按摩腿:“这才多久就麻了?啊?看江澄给你娇惯的啊,扎马步还能扎稳嘛?”

金凌被他一抱差点跳起来,以前他动不了了江澄也抱他不过多是直接扛起来,最多最多就是背着他,可江澄更多的是等着自己恢复再走,被这么整个人踹怀里是头一遭,大小姐头昏眼花,哆嗦着嘴皮子反驳他:“胡说我、我我扎得稳一整个时辰!”

魏无羡简直要被他逗笑,江澄怎么养了个这么个性子的外甥呢,难怪这么护短。

“一个时辰?哦那不错啊,当年我和江澄也没站这么久……”他漫不经心的回着,继续给小孩儿捏脚。个屁,当年他们直接一站俩时辰,江枫眠从不在这方面纵容他俩,更何况还有个严厉的虞夫人。

小孩儿笑弯了一双眼睛,乐呵呵的伸着腿,孩子气得很,魏无羡笑他,还真好哄,跟江澄一点都不一样。

“魏无羡啊……”

“叫舅。”

“我我我,我不!”

“哦。”

幼稚的要死的大人。金凌扭着身子看他:“你真打算跪一晚上啊?”

幼稚的要死的大人保持着一脸“不叫舅就盐你一脸”的表情在心里疯狂吐槽,你这不废话嘛小祖宗,你还坐我腿上呢我想起来不得掀你在地上趴着啊?

晚上还是有点冷,金凌缩胳膊缩腿得往他怀里钻,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斗嘴,没一会就迷迷糊糊的了,小孩儿压着声音听着居然还有点没长开的糯:“你别跟我舅舅闹了吧,以后有节咱仨一起过嘛,舅舅一个人好难过的……嗯,大舅、昂……”

魏无羡抱着他像揣了个小暖炉在怀里,从里到外都暖乎乎的:“这点算术都不会江澄怎么教你的?是四个人啊。”

蓝忘机在这时推门进来,魏无羡扭头去看他,笑容灿烂,比着口型对他说:

“二哥哥等我们玩够了也去养个小的吧,太可爱了。”

蓝忘机无声的笑起来,宠得不行。

好。

金凌转个身把脸埋到魏无羡怀里:“我舅…舅……最……”好了……

评论 ( 4 )
热度 ( 44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秣絔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3. 璇璇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