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国乒cp乱炖——为什么要和左手组cp? 之 阎王

寻遍江左不见森,记阎王

栗糯:

王励勤 - 闫森




他们教会我一个道理——盛筵必散。


实在无比深刻。





  • 友情向


  • 如有bug请指正


  • 拙见


  • 谢谢大家的祝福,愿你们顺遂无忧





我为什么总觉得阎王虐呢,其实是因为大力哥后来和很多人又配过双打,打得始终,怎么说呢,别扭。


赢也别扭,输也别扭。


虽然不想提许昕,但还是不得不说,蟒的出现,让这段故事变得更虐了。


一样的徐州,一样的左手,一样的直板,同月同日生。


可是大力却说许昕像他。


为什么不是像闫森呢?


因为这世间再无人与他相似,连背影都没有。


没有人配像他,也就没有人是他。


在闫森的职业生涯走到尽头的时候,事实上,王励勤的双打之路,也就到头了。


当时媒体对他俩的评价就个人实力来说,当然也夸,但还是更惊讶于他们配合的默契,天生就是该一起打双打的啊。


闫森出手快,球路毒,直线多,经常能一击毙命,王励勤球风扎实,相持能力强,正手弧圈球锐不可当。


刚刚好互补,刚刚好凑成一对天下无敌的完美组合。


那时候,乒坛真的就是他们的天下啊。


1996年国际乒联巡回,他们夺得冠军,当时的对手是萨姆索诺夫。


这就是他们拿下的第一个国际比赛冠军,而后,势如破竹。


00年悉尼奥运,打败双子星夺得金牌。


那以后,对他们俩强到令人发指的双打能力,大家喜欢用俩个字来形容——垄断。


遇上他俩,输是正常,特别是00年到03年他们的巅峰期,几乎包揽了所有男双冠军。


对于男双的统治几乎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程度,根本没有了其他选手发挥的余地。


2001年大阪世乒赛,重遇双子星,首捧伊朗杯


2003年巴黎世乒赛,战胜了皓月清辉,成功蝉联。


就在这个展望雅典奥运会的当口,闫森于03年10月16日发生车祸,右臂粉碎性骨折。


就在他们即将创造史无前例的辉煌时,命运又一次不甘寂寞地出场,就是啊,不让任何人好过。


就像闫森当年说的:“这大概就是命吧。我觉得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根本来不及珍惜。”


是的,盛年光景,每一分都那么珍贵,偏偏一场飞来横祸,所有的憧憬都变成笑话。


他们说,当年的闫森,无比平静。


其实闫森就是这样一个人啊,可爱的,善良的,孝顺的。


球场上,是狠得让一众中外高手闻风丧胆,但赛场下,却是个老好人。这话怎么说的,球场上胆子大,球场下胆子小。


但是这个这么好的人,却遭遇了一场,余生都不愿再去回想的噩梦。


命中偏有此一劫,避无可避。


那场车祸,对阿森职业生涯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周到说,当时看到闫森接受治疗,死咬着牙才能不掉眼泪,她当时拍了许多这样的画面,可是闫森缓过来以后,红着眼睛求她,求她别把他难受的样子播出去。


明明,明明这样的苦痛,才更该为人所知啊,可是闫森不,他有自己的坚持和骄傲。


据说啊,在他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就是在悉尼。


赢了以后,一六八的小个子跳进了一八六的大个子怀里,高高兴兴地抱着转了一圈。


 


如果后来没有发生那么多的灰暗的故事,那么这个画面,我应该是可以微笑着注视的,可是,现在,我想哭。


王励勤当年这样评价那块男双奥运金牌,他说:“那对我的意义,和其他冠军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但是,他自己明白就好了,闫森明白就好了。


时至今日,再接受采访的时候,大力又聊起阎王的故事,忽然笑着说:“我们当年真有点像阎王,见谁杀谁。”


是啊,见谁杀谁,谁见了你们都得吓跑。


你们最厉害,最有实力,最最了不起。


但是05年上海世乒赛,一直被称为是垂死挣扎的一战,却为阎王的辉煌彻底画上了句点。


半决赛输给了皓月清辉,多少人为此而感叹着,闫森毕竟是老了。


我不知道输了以后的闫森,会不会也这样想。


2004年韩国公开赛前,郝帅和王励勤配双打,赛前他和闫森说了这样一句话:“森哥,你该让让位置了。”当时闫森的地位已经有所松动,尽管知道郝帅一定也就是开个玩笑,但是在那样一个尴尬的时间点,说了这样一句尴尬的话,我仿佛都能看到闫森脸上尴尬的笑容了,忽然就觉得很难过。


可是,难道真的就该让让位置了吗?


04年,所谓阎王的最后一搏。


为了王励勤,也为了自己。


在右臂剧烈到常人根本难以忍受的疼痛下,闫森不要命一样的训练,他甚至说:这只手我不打算要了,参加完奥运会,我就直接到残奥运报到。


但是,他终究还是没能参加奥运会。


全部的希望一瞬间落空,此痛,比断臂之痛恐怕还要百倍。


04年那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举行的生死战上,阎王负于麒麟,因此没能上雅典。


这当然了,客观来说,这样一场能让当时参加的四个人都一起痛哭失声的比赛,本身就没有什么由他人评价的余地。


麒麟的故事已经讲过,那么阎王哭,当然无关喜极而泣,这一哭,闫森是绝望,而王励勤,大概为闫森的绝望而哭。


而后,雅典奥运会名单公布,闫森外出买醉,醒来后发现,王励勤守了他一整夜。


这是闫森在接受采访时的原话:那天夜里我特别平静,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那天晚上我就是一个人喝酒,也不让别人陪我喝。现在想起来,那晚我脑子里几乎是空白的,什么意识都没有,就想喝酒。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有点清醒。那时我发现王励勤在我旁边守了一夜。我就对他说:“对不起,是我耽误了你。”


而王励勤呢?


“王励勤就把手搭在我受伤的肩膀上,一句话也没说。”


大力嘴笨,这样的沉默大概已经是他能给出的最好的安慰了。


可是啊,明明全天下,你俩最合适配双打!


你走后,大力又换了很多搭档,王皓,陈玘,郝帅,马龙,许昕,但是再也没有一个人,让他得到过你曾予他的万丈荣光。


再也没有。


当大力不再创造奇迹的时候,我就想,也许遇见你,就是他生命中注定要出现,也注定要失去的,最大的奇迹。


所以,你根本没有耽误他,你成就了他啊。


其实那场车祸并没有毁掉你或者毁掉他。


他不离不弃,你拼尽全力,甚至让我们认识了更好的你们


可是那次车祸,毁掉了“你们”。


本该一起继续延续神话的“你们”。


可即便如此,你们也已经完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绝无仅有的


就像那场所谓的生死战,生死战后自此万劫不复的其实是“阎王”。


王励勤当打之年杀伐依旧,闫森逐渐淡出圈子,很快退役做了教练。


于是一时间,也便只剩下了00年曾为你们欢呼为你们热血沸腾的我们,04年依旧迟钝地为美玉鼓掌,为你们曾经得到过的现在已失去的荣誉雀跃着。


却根本没有人注意,悄悄地,阎森已经放下了球拍,转身离场,无限留恋。


他好像被所有人遗忘了,而你不会明白所谓的被人遗忘,究竟是什么意思。


06年闫森退役,正赶上孔令辉也宣布退役,铺天盖地的“从此乒坛再无王子”,可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愿意提一句“从此乒坛再无阎王”。


阿森走了,但是始终没有走远。


他默默地站在球场的阴影里,看着大力努力地在不同的人身上寻找他的影子,一晃又快要十年,可是大力始终没有找到他想要找到的那个人。


毕竟那个人一生只会出现一次,就是所谓的最契合,七十亿里面,也再找不出第二个。


那么一旦松手了,也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些年许过的愿,有没有一个是回到从前?


从前,小个子总是仰头看着大个子笑,小个子总是踮脚抱着大个子笑,大个子傻乎乎地跟着一起笑。


那些翻来覆去说着的时光的美好,大抵也就在于此了。


后来他们都结婚生子,在彼此的婚礼上祝福着白头到老,生死相依。


只是有那样一段岁月,岁月里只有他们,最好的他们。


而那段岁月美好到每每想来,总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美好到不敢忘,不舍得忘,只怕一忘记,既是辜负了自己,也是辜负了他。


种种原因下,郝帅和王励勤的组合始终没能出成绩,而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他这样说道:“王励勤已经习惯了和阎森配合。”


说起来也是很无奈的,怎么和阎森配得那么好,和我就不行呢。


打双打吧,说起来真有点命中注定的意思,大概就像是,除了他,其他人都是将就。


大力是真的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搭档,但就是和谁打都凑活,和谁打水平都差不多,和谁打都不怎么出成绩。


当时媒体说,王励勤每次和小队员训练双打或者出去比赛,结束后都要拉着他们讲半天。


所以也惹小队员抱怨:“我俩一起打球,有时他会说如果是阎森这球肯定那么处理了。”


这又是王励勤的无奈了。


那个只需要一个眼神,甚至都不需要眼神,就能明白他所想的人,真的再也无法与他并肩战斗了。


像伯牙子期,懂琴之人已亡,便折琴不弹,废尽天下高山流水来祭奠。


而大力终究是要为集体,为团队,为大局考虑,所以一直有一种寻觅不定的感觉。


他一直换一直换,和谁都不合适的样子,但其实啊,我觉得他想找的并不是一个像闫森的人,他想找到的就是闫森,所以,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而天底下,任你球技再好,有资格站在王励勤身边的,数来数去,也就一个闫森。


我这话就敢这么说。


后来还是看着别家粉因为双打取消的事情抱怨说,还是阎王一配十年,真是好运道。


本来不知道还因为什么特别高兴,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心里就空了。


她说得没错,阎王一配十年,真是,好运道。


世乒赛男双,阎王也是唯一一对连捧两座伊朗杯的。


可是,当传奇已成为绝唱。


我的英雄们依然可以在一起大声谈笑,痛饮狂歌,丝毫不为往事怀丝毫芥蒂。


腾讯微博啊,本来也就是大家打打广告祝祝生快的平台啊,阿森是很少用的了,寥寥几条微博,他唯一祝福过的人,就是大力。


04年接受采访,闫森的规划里也始终有王励勤,说是退役后要和大力一起打乒超。


我也不知道他们第一次遇见彼此该是什么青涩的年纪,但是许多许多年也就这么过去了,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兄弟。


这就够了。


当年总是喜欢说他俩,一个刻板一个寡淡,真是无趣极了。


但是看着他俩站在一起,我就会忍不住生出心中妥帖的感觉,像是无尽寒夜里的一杯白开水,盛在透明的杯子里,刚刚好双手捧住,袅袅起模糊的雾气,暖身暖心。


平淡深处,自有惊心动魄,百转千回不休的故事,然而终无法探知,然而终于还是归于平淡。


最后的最后,也不过半斤老酒,就着温好的细碎言语讲当年的故事,兴起时敲着盘盘碟碟,在清脆的叮当声中,念上一句:


青山一夜已白头,天凉望添衣。


而已。







时光无情,愿你无憾。




评论 ( 2 )
热度 ( 324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