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不可说 14

不可说14

等魏无羡打着哈欠醒过来的时候蓝忘机还闭着眼在他身边跪的腰板挺直,魏无羡眨眨眼,嘿呀我的蓝二哥哥真好看。转念一想,顿时头皮都炸开了,我的天呐蓝湛你怎么也会跪着了?!!

“蓝湛蓝湛!蓝二哥哥!”他怀里还抱这个睡得死沉的小孩,急得用肩膀去撞他,小声的叫他。

蓝湛睁开眼,浅色的眸子看过来的时候好像还有点懵,配上他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无辜又可爱。魏无羡只恨腾不出来手捂心口,他轻声哄他,恨不得给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蓝二哥哥你跪了多久了?疼不疼冷不冷?赶紧起来活动一下…”

蓝忘机垂着眼看他,良久在他眼角亲了一下,开口时带着清晨的沙哑和低沉:“没有很久,要陪着你。”

魏无羡仰着脸蹭他脸颊,声音软的一塌糊涂:“哎哟我的蓝二哥哥我怎么那么喜欢你呢,你快起来活动活动,哎哟心疼死我了!”

蓝忘机依言起身,魏无羡转过头就去折腾睡着的金凌,被起床气的大小姐一通挠。

魏无羡撑着蓝忘机的手站起来,抓过一边伸胳膊踢腿的金凌给他理衣领,大小姐打着呵欠眼睛扭到一边去,眉梢却扬着,一脸别扭又受用的表情。

等三个折腾好了,才出门就碰到了站在院子里侯着他们的白发苍苍的江伯。

江伯躬身向他们行礼,跟蓝忘机金凌都问了好,到了魏无羡却哽住了不知道怎么开口。

魏无羡还记得他,这位江伯是江枫眠还在时的老人,是江家在那段日子被江枫眠带到眉山躲过一劫的少数人之一。

魏无羡笑了笑对他摆摆手,江伯哽咽了一下低下头趁着三人洗漱的空荡布置好早餐。

迷迷糊糊的金凌被捉着摁了张毛巾在脸上才算清醒过来,下意识一爪子拍过去:“干木咧!”

魏无羡被他逗笑,松了手去逗他:“清醒没?闻没闻着香?”

金凌白了他一眼转个圈背对着他擦脸,魏无羡眯眯眼笑,身边插进来一个声音:“魏少爷洗漱了吃东西吧,一会凉了就没味道了。”

魏无羡一怔,江伯低着头捧着新帕子恭敬地站在他身边后一点位置,他有点想问他刚刚叫自己什么,张了嘴又觉得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能接了帕子喃喃道:“谢谢了啊……”

——以前在江家下人们也这么叫,也有叫大少爷也有叫魏少爷……

脸埋在温热的帕子里魏无羡又愣了一下,不怎么柔软甚至有点粗糙的触感狠狠戳了他一眼,他从小就懒,冬天早上起来总要迷糊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江澄给他换了不那么柔软的帕子让他早上擦脸的时候使点劲,好歹能清醒点,这习惯一直延续到他最后一次回江家……

魏无羡狠狠抹了一把脸,抬起脸又是笑眯眯的一张脸,跳过去挨着早已收拾好的蓝忘机坐下,金凌昨晚上没睡舒服,坐在一边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江伯我舅舅呢?”

魏无羡夹菜的筷子顿了顿,跟着抬了抬眉,江伯喜欢金凌的很,笑呵呵地回答他:“宗主一早就和蓝宗主走了,应该是有事去了。”

金凌眨眨眼:“舅舅和泽芜君一起走的?说了去哪嘛?”

“这个宗主没说,两位宗主要去做什么我们做下人的总不能过问的。”

“哦。”金凌端着自己的碗偷瞄一边的两个大人,蓝忘机还是那张冰块脸,魏无羡八风不动还对他做了个鬼脸。嘁——幼稚死了。

魏无羡心里有数,今天一出门就有知信鸟来找蓝忘机,到时候他一问也就知道了。不过魏无羡还真不知道江澄能和蓝家大哥有什么事……

江伯见三人吃的差不多了变叫人收拾了东西,摸出一个晶莹的珠子出来提给他们。魏无羡擦了擦嘴,接过珠子随意一抹。

“让魏无羡赶紧滚别在我莲花坞待着,还有金凌麻利的该回哪去回哪去,敢到处跑我打断他的腿!”

蓝忘机脸一黑魏无羡已经哈哈哈的栽倒在他肩膀上了:“哎哟金凌你咋那么可怜呢?都被你舅舅打断多少次腿了?”

金凌嘴角抽抽心说你还不是被舅舅说赶紧滚了好意思笑话我,魏无羡一手搭着蓝忘机肩膀一手去掐他脸:“咱俩能比啊?我本来就打算今天走怎么了,倒是你呢又没自由咯,怎么样要不要大舅带你去玩啊?”

金凌忍不住再次送出去一个白眼,扒掉他的手哀嚎一声将脸埋进手里,魏无羡凑近低声哄他:“说真的啊,跟不跟我走?带你去各种你没去过的地方啊,我保证你舅舅找不着你。”

金凌埋着脸没理他,耳朵热热的,他不耐烦的伸手去推他:“走走走你赶紧走,烦死你了,我是要回金家的!”

金凌看不见他调笑的字句外是一张欣慰的脸,魏无羡伸手摸了摸他毛绒绒的脑袋,没再说什么跨过一边蓝忘机的手就往外走,金凌抬起头来别别扭扭地道了句再见。魏无羡背对着他笑了笑,抬手无所谓的摆了摆。

金凌搓了搓自己的脸,一边跟自己打气一边蹦哒着回自己屋子收拾东西了。

魏无羡这还是头一次从正门出去,挨着蓝忘机碰碰蹭蹭能看出性质很高,直到两人快走出莲花坞江伯才追上他们。

“江伯?”

老管家有些局促的在衣袖上擦了擦手,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木质的精致盒子:“老糊涂了,宗主让今早交给大,魏少爷的。”

魏无羡茫然的接过盒子:“什么东西?”他打开看一眼,又嘭得一下关上,一副被吓到惊讶又不可思议的模样。

蓝忘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江伯沉默地弓下身与他行礼,魏无羡手还搭在蓝忘机肩上懵懵懂懂的点头说好,又摇头退了一步,咬紧咬僵硬的看着弓着身未起的江伯。

蓝忘机皱眉拿过他手里的盒子看了一眼,一时也怔住了。

魏无羡伸手捂了捂脸,磕磕绊绊的开口:“起、起来吧……”

说话带着蓝忘机头也不回地出了莲花坞,蓝忘机替他将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伸手要给他配上。

魏无羡一惊,侧身要躲:“不不不,蓝湛蓝湛,别带别……”

蓝忘机躬着身子看他,手里的银铃被风吹动轻轻响了一声。

魏无羡微微红了眼睛:“蓝湛,你说江澄这是……我了?”他自己也觉得说不出口,不可置信。

蓝忘机想起昨晚蓝曦臣跟他说的一席话,抿了抿嘴肯定了他:“嗯。”

魏无羡扁扁嘴:“怎么可能,我自己都不信,蓝湛你不要哄我?”

蓝忘机拨开他的手,仔细地将银铃别在他腰间,银色的铃铛晃悠悠的在陈情身上磕了一下,发出亲切的响声,银铃上的江枫眠的笔迹贴着陈情,像是与多年不见的好友打了个招呼。

蓝忘机将呆呆的人拥进怀里,亲了亲他:“没有哄你,不会哄你。”

魏无羡回头看了看莲花坞的牌匾,伸手一指,忽略他泛红的眼睛和眼神里的期待,那神色无辜的如同稚子:“那我下次回来能从正门走了吗?”

蓝忘机抱了抱他,肯定的回应他。

“那我下次来的时候江澄会不放狗吓唬我了吗?”

“会。”

“那我……”

“会,魏婴,都会好的。”

“呜……我们接下来去哪?”

“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

云梦双杰的事儿总算解决了。

其实我觉得吧,他们之间的隔阂并没有那么不可跨越,最主要是江澄未必真那么恨魏无羡。他太苦了,我更相信他是需要那么“恨”着一个人来让自己走过那十三年。

蓝忘机问灵十三载何等深情,可江澄也难保不是找了他师兄十三年,他们是唯二的两个始终不相信魏无羡死了的两个人啊。

事情从观音庙有的苗头,从江澄那句“我们江家人”有了转机,恭喜无羡,下次大概真的可以从正门回家了。

评论 ( 7 )
热度 ( 77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