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獒龙‖新年(中)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还要分一个中出来……

禁止以任何形式转出lofter

食用愉快(ฅ>ω<*ฅ)

————————————————————


06

答案是可能的。

所有的事都是具有不确定性的。

樊振东的出现除了让周雨心疼一把意外还让这个对着他永远好脾气的哥哥生了个小气——他真的什么都没带,如果说周雨来还知道带点行李的话,樊振东就只带钱包、手机就过来了,也就得亏来的常住的国家队了。

尽管小胖很努力的解释了是因为他订了初三早上最早的航班没来得及收拾,这也不妨碍周雨掐着他的脸让他跟家里人打电话——对的,这小孩儿跑出来谁也没说,周雨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初三那天一早吃坏了肚子才这么莽撞的就跑了过来。

后来这个怀疑被证明是错的,因为樊振东那天根本没吃东西。那边着急了的樊爸樊妈语气也挺冲,周雨分分钟软了心肠帮着他求情,好不容易哄好了二老他也再板不起脸来了,何况他家胖儿还饿着呢,天大的事也等他家小孩儿吃饱了再说。

周雨利索的洗了个澡带着樊振东出门了,路过昕博房间的时候他犹豫了两秒决定不打扰两个哥哥,心安理得的去享受他们这个新年的第一顿早餐了。樊振东扒着他肩膀,巴不得没人打扰他和他雨哥吃饭,犹豫都没犹豫一下。

一路上周雨都在教训他,他也不是不停的说,就是樊振东说话的时候总能插一句进去,最后把小孩儿弄烦了,可怜巴拉的站住不走了:“那为啥昕哥博哥都可以过来嘛?”

樊振东太知道怎么跟他撒娇了,他跟在这个哥哥身后7年了,从被他扶着跌跌撞撞的走到和他并肩而立,他太知道怎么抓住周雨注意力,他甚至知道自己只差一个机会,就能正大光明的牵起周雨的手。

周雨被噎了一下,他总不能说自己是被相亲弄烦了才跑出来的吧?昕哥来找博哥不是理所当然的嘛?这有什么毛病?

“算了算了,反正你下次不能这样了,再怎么也要跟爸妈打声招呼吧?”周雨揉着额角去拉他,大冬天站街上吹风是怎么样。

“那万一爸妈不同意怎么办?”樊振东笑着握住周雨的手,无辜又狡黠。

周雨默了一下觉得好像什么都不太对,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带着人吃饭去了。樊振东嘻嘻哈哈的跟着,凑到他身边撒娇,又过了两年两人基本没什么身高差了,由于某些原因甚至感觉做弟弟要高些。

“雨哥不要生气嘛,我只是想跟雨哥一起过年嘛,下次,下次一定和老爸老妈说清楚了在来。”

周雨咧着嘴笑没接话。

樊振东侧着脑袋看他,半晌期期艾艾的往他颈窝拱了一下:“雨哥不要生气了嘛~”

周雨彻底笑开了,伸手去推他的脑袋:“别一天到晚跟科哥学”他顿了顿,伸手摸了摸樊振东又笑,“胖儿你真这是回去两天又长高了吗?”

小孩儿摇头晃脑对他眨眼:“雨哥你不要老把我当小孩看哦,我还会长得更高的。”

周雨敛下眉目往前走:“是是是我们胖儿长大了,快走吧刚刚不是喊饿吗?”

等两个人热乎乎的吸溜这面的时候,许昕终于被方博闹得睡不下去爬起来跟他家方小博找吃的去了。

“许昕……”方博捂着被子眼睛都没睁开。

昨晚两人闹的挺晚,许昕在床上翻了一阵才早到衣服,俯身去看他:“叫哥干嘛方小博?”

方博闭着眼给翻了个生动形象的白眼,许昕撑着下巴看他,一手轻轻拨了拨他睫毛:“想吃什么哥开车去给你买。”

他还没戴上眼镜但这并不妨碍他将爱人嘴角的笑意看得清楚,方博在被子里动了两下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指捏了一下他分明的骨节:“你随便找点吃的就行了,大冷天的出去你博哥都怕你搁路上就冬眠了。”

清晨的方博格外的软,怼人什么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许昕回握了一下他的手,将人在被子里塞严实了才下床:“行,早饭随便吃点中午咱们出去吃好的。”

方博懒洋洋的翻个身,嘟囔一句他中午也不想起床。

所谓随便,就是最方便的煮泡面了,方博大概是缺觉缺狠了,裹着被子死活不起来,许昕没办法连人带被子给抱椅子上了,方大爷只负责端好碗好好吃就行了。

“瞎子手艺不错啊。”方博其实嘴挑的不行,他不爱吃调料包又觉得不加寡淡,他喜欢吃辣又不喜欢辣椒的气味,许昕大概是国家队唯一一个调的对他口味的人。

许昕没接话吸溜一筷子面,搅了搅手里的筷子,方博其实好养活的很,给他什么都能吃,只是看吃的开不开心而已。

“哎瞎子,你手机,龙哥打电话来了。”这几天许昕手机一直是震动状态,一般和方博在一起的他手机都是乱丢,方博眼神好给看见了。

“恩?我师哥给我打电话干嘛?我……”许昕一手接过电话一手拿着筷子,姿势有点别扭,方博叼着面看他,示意他快点接电话。

“师哥咋了?”

07

马龙在那边说了一句什么,方博就见某条蟒脸色一僵,好悬没一筷子把碗戳翻,就露出来那种做了啥坏事被拆穿的尴尬表情。

“卧槽你干啥?”

然后方博就听到声音了,他龙哥,不他龙队冷着声音说:“我听到小博的声音了,大昕你开免提吧。”

方博看看手机又看看许昕,简直都能想象马龙沉下来的一张脸了,他莫名的有点心虚,张嘴无声的问许昕:“你怎么招惹龙哥了?”

许昕万般无奈,他大概是知道他师哥气什么了,但是他觉得自己很无辜啊这锅明显是张继科的啊,还有他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是谁跟马龙说的他们一群人都回来了的?

“那啥龙哥啊,你……”

“小博你什么时候回去的?”马龙像是很不耐烦直接打断他。

……我压根没走

“大昕呢?”

“……”

“小雨呢?”

“……”

“小胖是今天回来的?”

“啊……”

方博瞪着他那双大眼睛,委屈,许昕举着手机也觉得委屈——这都是师兄/张继科的锅啊!

那边马龙没说话了,低气压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压死他俩。

方博抓耳挠腮只想把隔壁某只藏獒抓过来谢罪,他就是猜也猜到了,合着张继科就没想跟任何人说,想想他哥一开始的打算居然是一个人带冷冰冰的宿舍过年,他就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收假的时候某人睁着那么双睡不醒的眼睛说自己只是来的比他们早而已……

“龙哥……”

“所以你就……”

“不不不,不算不不算,小胖今天才来的,初三都过了!”

许昕哀叹一声——完了怎么找了这么个折腾人的对象,这是怕他师哥还不够难受还是怎么?方博说完也愣了,这话好像不太对啊,咋办啊瞎子……

许昕摊椅子上表示你别问我我已经是条废蟒了救不了你……

方博紧张兮兮的盯着两人中间的手机,然后那边马龙一声吼过来:“今天才初三!”

过了会又说:“我现在还没回来呢!”

哎哟了妈呀这要让我师父知道我得被扒层皮啊……他师哥一委屈他们都要完,方博结巴的都想直接张继科供出来的。

马龙那边窸窸窣窣不知道干了什么,过了会又问了一句:“继科儿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
……
张继科你要完……

马龙也好像没怎么在意他俩回没回答,那边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给挂了。

许昕和方博大眼瞪小眼,他俩其实都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张继科轻易不会藏什么东西,但这件事他一藏就是16年,如果不是16年里约奥运国球火的措不及防他大概能藏到退役。

当年马龙被爆出女朋友,他们一人在准备乒超一个在赶节目,张继科跟没事人似的,马龙那年生日虽然明面上他没表示,但是马龙那三大柜子的手办又添了个限量版的许昕是知道的。许昕就一直以为没事,后来一系列的事都表明没事儿,可后知后觉许昕才觉得有些东西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张继科不接马龙电话,这话要不是马龙自己说的他是打死他都不会信,当初他和马龙喝了酒可就敢跟张继科打电话让他来接人的啊,陈玘方博都不敢说。

方博知道的更多些,不是张继科愿意说,是他跟张继科家里人关系更亲密些,也可能因为自己和许昕的关系他对有些事尤其敏感,他是知道的当初张继科是回了一趟家的,他从来不觉得张继科是恋家的,他也想不出来出了什么事能让张继科本能的往家里躲……

他还知道,季恙就是在那时候回国的,季雨也是在那之后才定居中国的……

张继科和季恙虽然青梅竹马,但是见面不多是真的,一年见不到几次面,张继科进了国家队爸妈生日有时候都不回去,而季恙在国外跟着老师研究药理一年也就回来三个,张继科他爸过生,张继科他妈过生,还有就是春节。真正的一年都见不上几面,但是方博知道,张继科跟他恙姐熟,有些事儿也只是季恙知道,可惜想从季恙那知道点张继科的什么事,比从樊振东手里抢他雨哥还困难点。

“博儿你……”

许昕有点犹豫,方博听他开口就嗒的一声放下筷子,站起来裹着被子有回床上了。方博在拒绝他,许昕叹气,他从小就爱欺负方博,不喜欢他的时候爱欺负他,喜欢他之后更爱逗着他闹,方博怼他是一回事跟他撅嘴是一回事,拒绝他的次数这么些年却是屈指可数。

从两年前稍微摸着点源头许昕就试图跟方博说这个,方博就一直转移话题,后来他们打联赛准备亚运会许昕忙着忙着就给忘了,现在一棒砸下里,许昕觉得晕,只想抱着他家方甜甜好好睡觉,并不想理这两个不做好表率的师兄。

08

世界第一可爱同志完全没想到他来之前一个不经意的电话把他科哥卖的一干二净了,兄弟俩呼噜完热乎乎的牛肉面还喝了两口汤,擦擦嘴觉得人生圆满。

周雨吃得快撑着额头看他,给他递纸问他还要不要,吃饱的了樊振东无害的像某种幼崽,看的周雨心软的不行。

两人结账走出门了樊振东刚想起似的歪着脑袋跟他雨哥说他来之前还给龙队打了电话,周雨愣了下问他跟马龙打电话干嘛。

小孩儿鼓着腮帮子看起来有点气呼呼的,理直气壮的跟他说他怕哥哥们说他想着看能不能拉一个盟友!

周雨哭笑不得,还没接话樊振东又说,不过龙哥好像也不知道你们都回来了哎,其实我们放假放的不长,干嘛这么早回来呢?

周雨摇头,他隐约知道张继科有点故意不让马龙知道的成分在里面,不过这也只是基于这么些年对张继科敏感成习惯,抓不着实头也就一直没说。

他想了会还是跟樊振东说没事,心思转了转又觉得科哥龙哥是不太对,可樊振东一直在打岔,周雨也早习惯了在樊振东在身边的时候围着他转,没一会就被带着跑偏了。

四个弟弟都没心没肺的也没谁给张继科通个气,直接导致的就是大晚上都准备睡了的张继科一脸懵逼的接到马龙电话。

“继科儿你终于接电话了啊?”

我啥时候不接电话了?张继科握着手机又确认了一遍来点显示:“龙?”

“昂是我。”马龙拖着尾音听着还挺高兴。

张继科听着也笑刚想说话,马龙插话了:“继科儿北京怎么那么冷啊?”

恩?张继科不怕冷也不怎么注意天气:“还行吧,冬天不都这么冷?不对,马龙你怎么知道北京冷?”

马龙腿一伸搭到自己横放的行李箱上:“继科儿我搁机场坐半小时了你考虑是来接我还是怎么着吧!”

“半小时!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

“怪我吗!我下飞机那会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

“我他妈刚洗完澡出来!”

马龙沉默了会,摸着鼻子小声嘀咕:“那我不是不知道吗……”

祖宗啊……

“你坐里面点,躲着点风。”

“哦……”马龙被挂了电话不开心,提着行李箱从候车室门口挪到里面,想了想又提着行李箱挪到中间去,抱着黑屏的手机继续不开心。

等张继科到的时候马龙冻着手机都捧不住了,张继科冲进来的时候像头发怒的狮子,扳着张大黑脸一句话不说往马龙身上裹围巾裹手套戴帽子,只恨不得再给他套一层外套。

马龙想说话,还没开口就是一个响亮的喷嚏,呛得他身子都弯下去了,有点狼狈的马龙错过了张继科跟被摁了开关似的柔和下来的神情。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的将人领回去了,他是说不了马龙什么的,但是现在很想吧许大蟒拖起来打一顿——怎么就没看出来这祸害长了这么毒奶的一张嘴呢?

马龙一路打着小喷嚏,上了车被张继科塞驾驶位后面去了,焉嗒嗒的龙队长都没力气挣扎去副驾驶位了。

人是带回去了,没地方睡啊,马龙还没开口呢,张继科一脚揣马龙宿舍门上,马龙吓得一蹦:“继科儿你干甚么咧?”

张继科没理他,咣咣咣三脚宿舍门宣布报废,他拿过马龙的行李好笑似的看他一眼:“不然能怎么办?让你睡地板啊?”

马龙愣了愣:“为啥我要睡地板啊?”

“那我睡地板。”张继科没过多纠结,提着马龙行李往里走,他们放假没几天,屋子还算干净,张继科盘算了一下是该让马龙先睡还是先打扫下屋子。

马龙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张继科转了一圈回来见他还站在门口:“进来啊,外面风大。”

马龙大踏步进了屋子,关门:“外面没风。”

“?”

“继科儿你是不是生气了?”

这直球打的迅速,张继科条件反射的就否定了,他和马龙除了打球生活上矛盾少的任谁都不相信,毕竟是那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马龙又向前走了几步,站的不远不近板着脸看他,下巴扬起来一双眼睛不错眼的看着他,终于有了点张扬又尖锐的好看样子。张继科看着他,心思活络的还想起来一些男粉给马龙取得外号。

恩,龙少爷,可算有点像样了。

他觉得好笑,不管什么心态什么时候看着马龙他总想笑,揉揉额角又认真的回答了他一遍:“我没生气,我气什么啊龙?”

马龙皱了皱他寡淡的眉毛,丰润的嘴唇撅的弧度又高了点,除了几次张继科隐瞒他自己的身体情况,这人在自己面前几乎没说过谎。

“那你怎么不说话啊?”

张继科走去给他塞了杯热水:“大晚上说什么?明天吃什么?我急着开车回来啊,外面不冷啊?”

“明天想吃烤肉,要自己动手的那种。”马龙捧着热水,嘴唇抿了抿,张继科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他这两年越来越少的把视线放在马龙脸上,可这并不妨碍他爱惨了马龙这种偷着乐的可爱表情。

他也就随口一说,没想马龙居然认真回答了,他那样子张继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来的路上就计划好了。

“行,明天吃烤肉,让小胖选地方?”

“昂这个行,小胖选的都好吃。”

张继科煞有其事的点头:“对,小胖爱吃肯定会挑地方。”

两个人黑了一把弟弟对着笑得像二个傻子,马龙歪着头瞧他,又想了想说:“我挑的地方也好吃!”

张继科自然只有点头得份。

马龙笑起来是真好看。

那种你恨不得把全世界他喜欢的都堆他面前来让他笑一笑的好看,别人怎么看他是不知道,反正他是这么感觉的。

马龙真好看,十六年前两人都还是个小破孩的时候张继科就这么觉得了,十六年也没说是没变过——如果真好看和更好看有差别的话。

马龙也觉得他长得好看啊,他在张继科面前总端不起队长的架子,还总要看着他的眼睛才行:“继科儿……啊欠……”

张继科脸一黑然后只到马龙被塞进被窝也没再把那句话说出来,张继科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十六年的时间用来抓一个人说话的前兆太容易了。

“睡觉,不然明天不带你吃烤肉。”张继科一手盖着马龙的眼睛,一手调着床头灯的亮度。马龙总爱调着灯玩,张继科有空都会检查一下这灯有没有被马龙调的刺眼睛。

“为什么呀过年都不让我吃个好的?”

“季恙说了生病不能吃那么油腻的。”

“……哦……”

马龙蝴蝶一样的睫毛唰唰唰的在他手心里飞,声音有点闷,张继科也不知是没听出来还是当他已经感冒了。

给调好了灯张继科拍了拍他的额头,起身打算走了,马龙迅速拉过被子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毛都不剩一点,张继科眉头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

马龙没等到他说话却听到了张继科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他掀开被子去看,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

“张继科儿你明天得请客!”

张继科楞了一下,他走的时候关了屋子的灯,门口的声控灯亮起来,却不能照亮刚拉开门被挡住的人,他依稀看着张继科好像要又笑了一下:“行,我请客。”

嗒,他关门了。

马龙拧着眉头刷刷的把床头的灯开到最大,晕黄的光照得他眼睛疼,赌气了一会他又默默给关小了点,可马龙不会调这个,这灯张继科给他买了快两年他还是找不着什么光线最能让他睡着舒服点。

马龙拍拍它,跟他平时拍张继科似的,拉过被子转头睡了。

张继科靠着他门外的墙站了好一会,其实他一点都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他站了好一会,然后走开了,他动作太轻了,连敏感的声控灯都没抓住他是什么时候走掉的。

反正张继科也不怕黑。

评论 ( 33 )
热度 ( 212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