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獒龙||新年(下完)

09

 

 

结果第二天马龙也没吃到烤肉。

 

搁机场吹了风的龙队光荣的发烧了,第二天张继科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的整张脸红的不行,张继科气得不行给人捂着被子坚决不让出门。

 

“别乱动含住别说话。”

 

卧槽厉害了我的狗哥你要对我师哥干啥?许昕一只脚踏进屋就听到这么一句,瞬间就想当退回去,不过显然屋里正发火的那个没给他后悔的机会:“要进来就赶紧进来,门给关好。”

 

……我现在出去来得及不?

许昕扁扁嘴但还是乖乖的进了屋子关上门,床上传来马龙黏黏糊糊的声音:“你凶大昕干嘛呀大过年的。”

 

师兄你真是我亲师兄,但你这会不帮我说话我觉得继科脸色还能好点。

 

张继科冷哼了声没接话,默不作声的坐在他床边,人进来也没回头看一眼。许昕扬着下巴看了一眼,床上马龙被遮的严严实实的,嘴里含了跟温度计,脸色潮红刘海软趴趴的贴在额上,看起来的确不太好。

 

“师哥你还好不?”

 

马龙看起来精神还行,叼着温度计调皮的跟他眨眨眼,张继科沉着声插话:“没看到你师哥现在不方便说话吗?”

 

许昕背着双手,背着他跟他师哥做了个鬼脸,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师哥你看每次你一生病张黑狗简直无差别攻击人!

 

马龙想笑,眉眼弯弯的又碍着嘴里的温度计努力憋笑的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张继科戳戳他:“老实点发烧了还有心思折腾?”

 

马龙顶不爱这么量体温,总觉得这是小孩子才用的方式,可是基本没哪次拗得过张继科的,他含着温度计不好说话,手在被子里不安分的戳他,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

 

许昕在一边龇牙咧嘴的觉得没眼看,他师哥这副模样少之又少,平时生病可不是这么样的啊。许昕想想曾经的焉哒哒的生病马龙,再看看现在还有心思跟张继科捣乱的师哥,实在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让这两个人还没在一起……

 

“乱动什么?许昕你还搁这干嘛?”

 

果不其然张继科只是低斥了马龙一声,转头就冲他问道,那眼神真是不能再嫌弃了。嗨呀我就是来看我师哥怎么着吧?

 

“哦我来问问你俩要吃什么不?我和博儿给你们带。”

 

“随便。”张继科皱皱眉头,直接忽略马龙亮晶晶的眼神又添了一句,“带点清淡的就行。”

 

……张继科你居然敢不让我师哥吃肉你这样是要被我师父怼的你知道吗?

 

“行吧,那我一会再过来。”

 

在张继科嫌弃的不行的眼神里许昕默默走了,关门的那一刹那许昕仿佛听到他师哥委屈巴拉说想吃肉的声音,许大蟒默默在心里给他师哥点了个蜡,对不起了师哥你生病了师弟也救不了你,快点好起来吧。

 

五分钟过了马龙终于能把温度计吐出来了,张继科甩了甩拿过来看,马龙歪在枕头上眯着眼睛看:“哎呀才37度继科儿我好了!”

 

张继科斜了他一眼:“你会看个屁,38.2度好好躺着吧。”

 

马龙抱着被子蹭:“就差一度嘛,继科儿我的烤肉啊。”

 

“烤肉又不会跑你急什么。”张继科起身去冲水,并不想接他的话茬。

 

马龙扁扁嘴,其实他感觉还好,就是嘴里干的不行,难受。

 

等他回来马龙趴在他的靠枕上,总算有了点病人的模样了,张继科看着他脸上不正常的红大早上压下去的那股气又上来了,他走过去将杯子往床头柜一放,砰地一声。

 

马龙不明所以的转了转视线看他,张继科觉得自己真见不得马龙这样,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

 

“你说你过来干嘛?”

 

马龙楞了一下,脸色也不好看了:“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

 

“你过来干什么?还差几天收假?专门跑一趟上赶着生病给自己找罪受的?”

 

马龙脸上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张继科说完就后悔了,他本来就心疼马龙难受,可想想昨晚这人理直气壮跟自己说已经在机场等了半小时的语气,气又下不去,到嘴边的软化又给咽下去了。

 

马龙抿了抿嘴唇转过脸去,简直委屈的不行,一早上张继科的关心都抵消不小:“合着就小雨他们能来是吧?”

 

他声音本来就奶,30岁的人了跟没经历过变声期似的,一生病一委屈黏糊的更重,张继科平时半点舍不得跟他生气,现在却莫名的烦躁起来,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气什么。

 

他也不知道马龙在气什么。

今年跨年没有电话没有短信什么都没有,自己守了大半夜边等边担心他会不会已经睡了,打电话会不会吵着他,结果张继科不来送自己走,还不愿意来接自己!

现在还不愿意跟自己一起过年!

 

张继科看着马龙气鼓鼓的脸,像是嘴里含了个包子,还是圆滚滚的那种。

 

他能跟马龙生多久的气呢?

 

 

 

 

 

 

10

 

 

“我不是那个意思……”张继科泄了气,坐回床边给马龙拉好被子,将人从被子里救出来,“也没说你不能来,就是这马上都收假的你不在家里多呆两天,家里带着不舒服啊?”

 

“不舒服!”

 

张继科要被他气笑了:“自己大半夜跑回来生病了还不让人说了?龙队长怎么这么大脾气?”

 

马龙翻过身来瞪他,因为生病眼角都是红的,看起来委屈大发了:“就是脾气大!超凶!”

 

一点都不凶。张继科看着他笑。

马龙下了球场永远都是那么副软乎乎的样子,这个男人的生长期好像被无限延长了一样,二十五还圆乎乎的脸,三十岁还孩子气的脾气。张继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不只是因为他喜欢他,从小他就拿耍脾气的马龙没办法,这和他喜不喜欢没有关系。

 

“你……”

 

“张继科你真是烦死了!”马龙烦躁的打断他,提着声音感觉像是虚张声势,“那我生病也是我的事啊,凭什么你们都能回来啊,那小胖也感冒了啊你说他了嘛?张继科儿你就是不想跟我一起过年是吧?”

 

“那小胖……”

 

马龙还是瞪着他,疑惑他的停顿,像只猫儿似的警惕的他可能说出来的反驳:“小胖怎么样?”

 

“那小胖身体比你好啊!”张继科揉揉额角,他其实想说小胖感冒了也不归自己管啊,小雨找就接手了小孩儿被他照顾的一年到头都是活蹦乱跳,只是他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人也不归自己管啊,人家有正经女朋友呢。

 

马龙鼓着腮帮子不说话了。

 

他还能跟马龙生多久的气呢?何必呢?

 

张继科不说话了马龙反而软下来了,他也不想跟张继科闹脾气啊离收假还有一个周呢,他在飞机上都计划好要他去哪玩了,谁能想到一来就跟这人吵架呢?

 

“继科儿……”

 

张继科将人他伸出来的手又给塞回去:“别乱动……”

 

如果不是因为是躺着的马龙简直要做出经典的仰头笑的动作了,张继科戳戳他额头:“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一天到晚跟许昕呆久了吗,哪那么多的开心的?”

 

马龙眯着眼笑得收都收不住,地主家的傻儿子人设经年不崩。马龙想说因为是觉得想笑啊,话没出口张继科的电话响了,马龙瞄了一眼,是季恙。

 

“喂?”

 

季恙说什么他听不见,不过张继科却是一副挺高兴的样子:“你要回来?那我爸妈呢?”

 

“那行,你回来呗。”张继科起身走了两步。

 

“恩对了,龙有点感冒,你看看他能吃点药不?”

 

“不严重吧,38度过一点点,为什么?大概是昨晚上吹了风?”

 

“恩,机场风大。”

 

“我又不知道……好好好我不跟你争。”

 

张继科接电话的时候老爱走来走去的,马龙跟他在宿舍转来转去,他总喜欢视线追着张继科跑,他总不喜欢张继科跟季恙打电话,看了会就觉得不舒服,这两人怎么就这么亲呢,不是说一年也见不着几面嘛?

 

张继科有些讪讪的挂了电话,本来他还挺高兴季恙能回来的,结果他青梅竹马一听马龙大过年的生病二话不说将他一顿怼,张继科还不敢反驳——毕竟还要靠他跟马龙拿药呢……

 

“怎么了?”

 

“没有……”张继科有点疑惑的看了眼突然焉下来的马龙,“季恙说她要回来了,到时候看能不能给你开点药吃。”张继科走进去撩了撩马龙的刘海,运动员生病了特麻烦,季恙这个队医回来会好很多。

 

“哦……”

 

张继科戳戳他:“行了别气了,等你好了就去吃烤肉行不行啊?”

 

马龙眯着眼睛看他一眼,又嗖的转过头去,拧着眉头不说话,严肃的像每次跟林高远做场外似的。

 

“龙指导?想什么呢这么严肃?”

 

“继科儿你憋弄!”

 

“行行行我不弄你,你赶紧再睡吧,季恙已经快到了,下午吃点药。”

 

马龙撅着嘴拉被子捂住耳朵,不想听。

 

张继科只当他是不想吃药,他电话又响了,为了不打扰马龙这回他直接出门去接电话了,等他回来马龙居然还真睡着了。回家呆了两天马龙好像找了点肉,张继科坐到他床边觉得有点可惜,他这一折腾估计刚长起来的肉又得掉了……

 

手机翁了一声,床上的马龙眉头动了动,张继科干脆将震动也关了,是季恙的短信。

 

——这回是认真的了?

 

张继科看了会,噼里啪啦回了四个字过去。

 

遥远的伦敦机场一个浅紫色大衣的短发女人拢了拢自己的围巾,轻轻叹了口气,将刚刚收到的短信直接截图给自己弟弟转发了过去。

 

不一会电话就过来了,季恙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季雨:“嗯?”

 

“恙姐,这回科哥没跑火车了吧?”

 

季恙笑起来,眼角并排的两颗痣像是笑意荡起的两滴墨:“应该没有了,这次玩过了你就别回国了,让小东送叔叔阿姨回去。”

 

“那我直接回旧金山那边好了,正好我们好久没回去老师该毛了~”

 

“好,记得把房子好好收拾下,该打理的打理好,到时候叔叔阿姨都要来的。”

 

“知道知道,姐你上飞机了吗?”

 

“马上了,挂了。”

 

季恙拎着自己的包往登机口走,想了想又写了条短信出去。

 

正迷糊着的张继科被手机光给一把从周公的屋子里拽出来——你给他捂严实点,好好睡一觉说不定能自己好,我上飞机了,也不能一直睡午饭要吃。

 

张继科扣了手机,给马龙检查了一下被子,感冒导致的呼吸不畅让他睡得也不是很安稳,上嘴唇微微翘着,整个人都软乎乎的。张继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有点烫。

 

 

 

 

 

 

 

11

 

 

马龙再清醒过来已经是半夜了——其实他中途还被张继科拉起来吃了晚饭,午饭没舍得叫他起来,不过他没印象了——张继科不在。

 

他坐在床上觉得有点懵,身子睡得发软,腰又酸又痛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嘴里还是干,倒是头没那么晕了。他也不记得吃没吃药,张继科去哪了?

 

他把床头灯调亮点,从枕头底下把手机扒拉出来,给张继科打电话,通了响了两声张继科把电话挂了……

 

马龙不可思议的瞪着手机,听不懂的冰冷女声正从里面不断冒出来——继科儿干嘛挂他电话?

 

没等他混沌的脑子整理个条例出来,有人推门进来了,马龙看了一眼,恩是张继科。

 

“继科儿……”马龙伸手过去。

 

这是还没睡醒呢?张继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又将他的手给塞回去了,马龙懵懵懂懂的隔着被子看自己的手掌——他刚刚想击个掌啊……

 

“饿不饿?”

 

马龙摇摇头,侧着头去看他,张继科甚少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他形容不出来,真要比喻的话有点像周雨在哄不开心不肯吃东西的樊振东,可是他不需要继科儿哄他啊……

 

张继科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他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马龙出来一身的会汗这回穿的也少别又冷回去了。

 

“感觉怎么样?”

 

马龙还是摇头。

 

张继科不知道从哪摸出一片绿色的叶子出来,献宝似的提给他看。马龙接过来掐着短短的梗在眼前转了个圈:“绿色儿的啊……”

 

“对,”张继科点点头,“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的,龙,这是今天绿的第一片叶子。”

 

马龙轻轻眯起笑,微微笑起来:“继科儿你又哄人,你怎么知道他就是第一片绿的叶子?”

 

他总对这些奇怪的地方比别人多那么一点好奇,好玩心性。张继科轻轻戳了戳那篇叶子,挑眉道:“我看到他了,他就是第一片绿的。”

 

于是马龙笑起来:“昂继科儿你可真不讲道理~”可这分明是满心欢喜的模样啊,马龙将那片小叶子转来转去,眸子亮晶晶的,“这算新年礼物吗?”

 

张继科愣了下,点头:“对,新年礼物,你要不要?”

 

马龙笑眯眯的点头:“要的。”一个而立之年的男人居然笑出了天真出来。

 

“龙,虽然它可能真的不是这个世界上第一片绿的叶子,但它至少是今年我们看到的第一片绿的叶子。我再给你许个愿吧……”

 

马龙觉得的自己被蛊惑了一样忍不住随着这个人的声音屏住呼吸,张继科在他眸子里笑开,温柔的让人想尖叫。

 

“祝你新的一年比赛旗开得胜,前程似锦如花。”

 

马龙,我喜欢你啊……

 

 

 

 

12

 

 

 

他可能真的没睡醒,或者是睡糊涂了,不然他怎么觉得张继科现在格外放松呢?好像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好像终于下了一个重大决定似的。

 

张继科看着他这幅呆呆的表情,拍拍他手臂:“龙?怎么了,说话?”

 

马龙眨眨眼用一个大大的哈欠回答他,于是张继科跟着他也打了个哈欠,然后马龙就又笑了:“继科儿原来哈欠真的会传染哎~”

 

张继科点头:“你要不要再睡会?”

 

马龙皱皱鼻子,撅个嘴:“我都快睡一天了!”

 

“明天好了请你吃烤肉!”张继科哄他。

 

“不要~”马龙不买账,身子却顺着他手的力道重新躺回被窝,“烤肉明明是今天的份。”

 

“那去吃火锅行不行?前提是你明天得好了。”

 

“烤肉加火锅吧!”

 

“不行,你胃受不了!”

 

“哦……”

 

一来一往的没营养对话一直到马龙躺规矩了,他扒拉着张继科的手,自下而上的看着他,晕黄的光将男人的轮廓柔和了不少,那双深情又多情的眼睛在此刻温柔的不像话。马龙握着他的手指拉了拉他,张继科侧脸低头,桃花眼像是能说话似的看的马龙一怔一怔的,他从那双眼睛里面看到了好多,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张继科的确是在哄他。

 

“继科儿……”他闭上眼,捏着张继科的指节,没什么力气似的虚虚环住他食指的第二个指节。

 

张继科不明所以的看着马龙孩子似的动作,想问怎么了又觉得不该开口。

 

马龙笑起来,有时候张继科是真不懂马龙的笑点,这人在自己跟前格外喜欢笑,也适合笑。

 

像个小王子。

 

小王子开口了:“继科儿你等我睡着了再走。”

 

小王子闭着眼,嘴角还带着弧度,眉目向外舒展开,全身都放松下来的样子,他在笑,张继科只想遵命。

 

马龙其实是很乖的,他希望有人能在他生病的时候守着他,又别扭的不愿意麻烦人家,张继科以前跟他住一个屋,他不舒服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张继科怕他半夜掀被子就整夜整夜的做他床边守着,清晨马龙总能在床边收获一只打瞌睡的大笨狗。然后两个小孩趁着还有一点点时间,挤在小床上再补一个小小的回笼觉。

 

后来张继科和他分来了,马龙不舒服闷着不肯坑声,睡不老实第二天精神不好睡眠也不足,站在张继科身边不停眨巴眼睛,问他怎么了要问几遍才肯委委屈屈的说他睡不着,然后张继科总能守着他等他睡着了再走……

 

多好啊……继科儿多好啊,有他在就能什么不管不顾的倒头睡一觉,多好啊……

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人啊……

 

马龙捏着温热的手指,迷迷糊糊想着。

 

张继科撑着下巴看他,直到马龙彻底安定下来才把手抽回。

 

马龙伏在床上,半张脸藏在枕头里,呼吸平缓,睡得很安稳,张继科俯身轻柔的碰了碰他鬓角的那颗痣。

 

 

“马龙,不管怎么说,我是你十六年的兄弟,这话没毛病。”

 

我爱你。

 

 

 

——————————————新年(完)

 

 

后记:

 我是真没想到给小玉的甜饼番外居然写了将近18w字……


这文只是我新坑(按时还处于规划之中)的一个小番外,可以独立看,虽然涉及了一下人物大家可能有点疑惑,比如季恙季雨,不过这应该不影响观看。

 

这个番外故事的最后马龙也没有发现张继科的感情,他是迟钝,但这也是张继科能给他的最好的暗恋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十六(十四)年的兄弟,这没毛病。

 

一见钟情是少见的,文里张继科用两年的时间喜欢上马龙,用整整十四年的时间去纵容马龙。他的小脾气和小别扭都是冲着张继科一个人去的,他早就走进了马龙心里,只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而已……

 

獒龙,昕博,胖雨,这是三个完全不同的爱情观。

 

许昕能从方博儿的只言片语捕捉到他的不寻常,有魄力在除夕夜飞到他身边来,看的仔细的姑娘发现了吧,博儿已经跟家里人摊牌了,但是并没有得到同意,许昕不是不知道,他真的是他们所有人里心思最细也最活络的一个了,他不问不说,只是在察觉的第一时间赶回来,回到方博身边来,这是他的温柔。

 

胖雨的情况比较复杂,可以看做两人已经在一起了,也可以看做是双向暗恋。一个被逼婚了往哥哥这边躲,另一个明明是那么乖的小孩儿敢什么都不带,年初三怕家里人不同意就敢带着钱包,敢谁都不打招呼跑回来砸门,他也怕他的小哥哥会生气,以至于半途就把他科哥卖给了龙队,但他还是来了,带着满身的寒气带着他的少年气,一股脑的冲进周雨怀里,这是他的勇气。

 

獒龙,獒龙,我的双子星,十四年,整整半生。

马龙有多温和就有多难靠近,张继科花了十四年摸索、走进他的同时,马龙也花了十四年去接纳、融入他。这场感情里,看着是张继科深情万种,张继科走的太快太坚决,马龙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跌跌撞撞的踩着和他或相同或不同的步子,向着同一个目的的走去。那么一个自律的人,即使不在一个屋子,他屋子里也全是张继科的痕迹;那么一个温和的人,居然会在意弟弟们能回来大家一起过年,而他不能。谁能说马龙没有他深情?

张继科用十四年给他造了个秘密花园,里面太漂亮,他在里面流连忘返,以至于忘记这个花园最开始出现时张继科给她留的一道门,推开门,那就是爱情。

 

 

 

最后一句。这真的是甜饼啊!!!


评论 ( 33 )
热度 ( 273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