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国乒cp十三问之獒蟒胖

前言

这大概和正经的采访风格文不大一样哈

獒龙 昕博 胖雨 cp预警


——————————————


正篇之獒蟒胖

 

 

“我看看哎是这地方吧,还挺安静,这是咖啡馆吧也没个人啊……”

 

“应该是这吧,哎昕哥你再看看刘指导给的地址?”

 

“小胖昕爷,这儿~”

 

两人抬头二楼一个姑娘向他们招手,许昕眯了眯眼勉强认出了是那天见面的姑娘。

 

“哎,继科呢?”

 

许昕拍了拍弟弟的胳膊率先上楼去:“停车去了,我们没迟到吧?”

 

“当然没有~”姑娘捂着嘴笑,许昕今天带了眼镜,穿了件浅灰色外套,挑眉笑起来苏的有模有样。

 

“小胖上来吧,别等你科哥了迷不了路。”

 

姑娘眨眨眼:“昕爷你这是在怼你师哥嘛?不怕被罚万米嘛?”

 

许昕微微低头,食指竖起挡着嘴唇:“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啊,再说师哥这几天可顾不上我……”

 

“什么?”

 

“旧人你快让人进来啊老站在门口做什么。”

“科哥来啦。”

 

或者气场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一只脚都踏进去的旧人听到少年打招呼的声音下意识转头看过去。

 

那个男人好像还是那副模样,他推开门时微微皱了皱眉,阳光与灯光相拥抱,打在他侧脸,他好像又瘦了点轮廓几近锋利,眼镜挡着的桃花眼还是一副睁不开的样子。他对着等着自己的弟弟笑了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然后抬头——

 

有些人的那双眼,真的就致命,他看你一眼,你都恨不得将所有都捧给他。

 

张继科看到楼上那个姑娘时愣了下,这种眼神他看过很多,自以为还是比较适应,可这样被人直勾勾的看着还是觉得奇怪,他眉头动了动率先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旧人拢了拢头发也笑了,看着男人重新低头跟弟弟说了句什么,带着一直不怎么适应的樊振东上楼来。

 

她有些惊讶于自己的矜持,可事实上真的见到这个人的瞬间倒真的平和下来了,他怎么会还是那副模样呢,这个男人每天都不一样,唯一不变的大概是他骨子里那份冷清和礼貌,那源于家教源于内心,这才是不会变的。

 

旧人翘着嘴角笑起来——不过好像又帅了倒是真的。

 

三人落座,木源拿过桌上的稿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木源,这是小玉,那位是旧人。你们好。”

 

“你们好。”

 

“小胖怎么了?”

 

“额这位……姐姐她……”

 

小玉对着自己对面明显有点紧张的小孩儿眨眨眼,调皮道:“要叫阿姨哦~”

 

“啊、啊?阿姨?”

 

“开玩笑的啦,姐姐怀了宝宝哦~”

 

“哦哦哦,那我、我跟昕哥换个位置吧?”樊振东挠挠脑袋,扯着许昕硬是换了个位置才踏实坐好。

 

木源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压住笑意:“那我们开始吧。”

 

“先说这份采访稿是从各位的粉丝里提出来,我们事先也是不知道内容的,录制过程虽然全程录像不过事后我们会剪辑之后再发布的,原稿会发各位一份,所以不用担心想说什么都行的。”

 

“这话不就是要是问道什么非常规的别惊讶嘛……”张继科坐在边上杵着额角笑起来。

 

小玉捂着嘴笑:“继科别怕,出题的不是博儿!”

 

“那我还情愿是方博呢,起码他敢乱来也要掂量下。”

 

“继科你就算了,就方小博那德行你就是之后再怎么他也能在死之前搞比大的。”

 

张继科飞了个白眼过去,这特么都谁惯出来的?

 

许昕无奈摊手,自己选的媳妇哭着也要接着宠。

 

对面三个姑娘笑作一团,好一会小玉才趴着木源肩膀,拿着稿子念:

 

 

 

“第一题,一般来说一天的训练什么是开始呢?”

 

三人对视一眼,还挺正常的嘛。

 

“早上九点吧,一般都是这个时间开始训练。”樊振东回答。

 

“咦,九点的话那也不算很早,为什么博儿老是踩点。”

 

“额……”樊振东看了看许昕,试图组织语言为自己博哥挽一下尊。

 

“训练虽然是九点开始,但是之前还有晨跑和吃饭啊,方博儿那赖床属性是真没救了,谁叫都不好使。”许昕摆摆手,麻利的把人给卖了。

 

“不至于吧……博儿真的迟到很多次?你们迟到有什么惩罚吗?”

 

“那肯定不能啊,反正每次闫安叫了周雨砸门,一层楼的人都起了他也就差不多能清醒点了。”

 

“现在基本是那条蟒负责叫人,反正要罚就罚两个人,方博还不至于让许昕跟着一起跑万米。”张继科指了指人,懒洋洋的说。

 

许昕挑眉对张继科笑了笑,不可置否。

 

小玉摸摸下巴隐约觉得自己被塞了口狗粮。

 

“惩罚的话,一般迟到都是跑万吧?或者最后收拾球场?”樊振东歪着头

 

“球场难收拾嘛?”

 

小孩儿皱皱眉头:“难收拾啊,超多球啊,到处角落都有,可难找了……”

 

“不是都在场子里嘛?”

 

“才不是呢,科哥昕哥他们一不注意就把球打飞到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去了,还有龙哥和科哥玩的时候也是……”

 

“咳咳,小胖啊我和你龙哥那是为表演赛做准备!准备!”

 

樊振东眯着那双大小眼看着他科哥,那意思——我还小但是我又不傻,你不要骗我。

 

“小胖你这是收拾过嘛?”

 

“噗,他……”许昕笑起来,被点名的小孩儿脸色一僵,“他最多跟着周雨绕着球场一圈一圈的走,捡球什么的可算了吧。”

 

“哦?”

 

“那雨哥也不让……嘛……”

 

旧人捧着脸跟小玉凑一块,补脑一场周雨提着个桶一圈一圈的绕,身后跟着个“雨哥雨哥”的小尾巴,木源瞟了两个一眼,拿着笔刷刷在稿子上的留白上写字,悄声插一句:“那尾巴也是大尾巴。”

 

旧人憋着笑:“木源同志请带好你的滤镜,我们小胖不胖!”

 

木源、小玉同款冷漠脸。

 

“哦。”你这滤镜一定是周雨同款的。

 

 

 

 

 

“第二题,请问你们觉得国乒谁最帅?”

 

 

 

“马龙啊,马龙国乒第一帅。”

 

张继科笑了下,声音低沉又温柔,旧人捧着脸觉得自己被苏的不要不要的。

 

三个姑娘都在笑,小玉问他:“那继科你呢?不是保三争一嘛?”

 

“保三争一啊,龙第一帅我第二吧。”

 

樊振东撅着个嘴:“雨哥最帅,雨哥最好看!”

 

“啧啧这滤镜厚得,做人怎么就不能坦诚点呢?”许昕咂咂嘴。

 

“就是就是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那昕爷觉得谁最帅?博儿嘛?”

 

“你可别埋汰他了,他对象才是国乒最帅。”

 

“昕爷你又怼博儿,小心回去跪搓衣板。”

 

“搓衣板没有,键盘吧我刚给他买了新的,旧的正好换下来还有用。”张继科摸摸下巴。

 

“你又跟他买键盘,不是你老给他带键盘干什么,方博儿那键盘换的还不够勤快嘛!”许昕揉着额头,一脸你就不知道体谅下我这个叫人起床的吗?

 

张继科眉头一挑,心说我跟我师弟买东西用着的跟你说?我体谅你有什么用体谅你你就能不在龙面前晃悠当电灯泡了?

 

许昕瞪他,你以为我愿意呢?谁想天天被你辣眼睛?

 

张继科扭过头,你可别瞪了,再瞪也没我龙眼睛大……

 

樊振东坐在边上仰头看天——我的哥哥们啊可注意点形象吧,对面的小姐姐要笑抽过去了……

 

 

 

 

 

“第三题,觉得国乒队伙食怎么样?”

 

“挺好的,荤菜种类挺多的。”

 

“还行吧,不太辣就对了。”

 

“咦?继科不是爱吃菜吗?”深知对面是个食素动物的小玉问道。

 

张继科摸了摸下巴,拖长声音嗯了声,

 

“那有什么关系,我师哥爱吃肉啊。反正我师哥吃得好他就觉得好了呗……”许昕翻着白眼望天。

 

木源提笔刷刷刷,小玉笑:“大蟒这是?”

 

许昕一脸吃个饭也要被秀一脸我也很无奈啊……

 

“昕爷是不吃辣嘛?我记得昕爷是徐州人?”

 

“对江苏徐州人。”,

 

“那边的口味偏甜?”

 

“啊?”许昕愣一下,“哦不是,徐州口味挺杂的,什么都能吃吧,不是很在意口味。”

 

“那就是不喜欢辣的?”

 

“也不是不喜欢,我都能吃,反正也是全国各地到处跑,就是方小褶吧,这人胃不好又爱吃那些辛辣的我也没法啊,还好国家队口味比较平和。”

 

旧人眯着眼睛看他,张继科呵呵两声——刚刚是谁说很无奈吃个饭都被秀一脸的?

 

一边的樊小胖扁着嘴抱紧自己——两位哥哥啊我是想好好吃饭啊……

 

孩子有什么呢?他们只是饿了而已,小胖委屈但小胖不说……

 

 

 

 

“第四题,请问各位周末一般怎么过?”

 

 

“周末?”

 

“是啊怎么了?”

 

三人对视一眼,许昕点点头:“要是按周日周六来算的话……我们应该没有固定的‘周末’。”

 

“对哦,你们作息和我们不一样吧?”木源手指夹着笔敲了敲稿子,“那就休息日,节日假期什么的。”

 

“我们也不怎么过节,就空余时间吧。”

 

“好的好的。”

 

“好像没什么特殊的过法吧?时间太短的话方博儿都不爱出门,”许昕仰着脸开始想,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就笑起来,“反正他是在一整天都能带屋子里的,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明明就是昕哥送水送饭才纵容博哥一直带屋里的吧?”

 

许昕惊奇的看着抱着胳膊气鼓鼓的弟弟,厉害了我的胖都敢顶嘴了?

 

“呵,活该。”张继科单手撑着沙发扶手,“看你给纵容的,方博带着打一天的游戏周雨还不得被他拉着啊。”

 

“那方小博就这点浅显的爱好我能怎么办吧?就这点爱好都剥夺了整的我好像多不近人情似的。”许昕一摊手,“再说他要打就打呗,我还能看着点。”

 

“所以昕哥你就欺负我不会打游戏是不是?”

 

“额不是,小胖啊沉迷游戏不好啊你还小别跟你两个哥哥学……”

 

“太过分了我都跟雨哥约好了,雨哥出门前还不忘打两把游戏QAQ”

 

张继科看着哭兮兮的弟弟反而笑得更欢:“小胖你别哭,小雨好歹还跟你出去了,还有人一整天都扑在游戏上的呢。”

 

许昕黑着脸推了推眼镜。

 

“张继科你好意思说我们嘛?我师哥不一有空就擦他那三柜子的手办?”

 

“昕哥现在四柜子了!”樊振东挠挠许昕肩膀。

 

“他擦就擦呗,他干他的我干我的。”总有办法让他干不了他的。

 

厉害了我的哥,这么一句正常的话你是怎么说的这么“餍足”的感觉来?

 

对面三个姑娘挨挨挤挤闷头笑的不行。

 

“咳咳那个继科呢?空余时间怎么过的?”

 

“空余时间啊……”好歹好记得一点正事不容易,“说不好吧,不过一般要先回家看看,然后看龙要干嘛吧。”张继科眯着眼想了想无奈的笑起来,“不行,太多了没法说。”

 

是是是,知道你龙兴趣广泛爱好良多但是能不能不要笑得那么宠???

 

旧人哆哆嗦嗦捧着小心脏,十年龙粉你不要以为你对我龙好我就能放心把我们崽交给你……

 

小玉笑得不行伸爪子跟她闹成一团,木源提笔刷刷刷一边给对面三位续了杯茶。

 

“运动员训练都好累啊,辛苦你们了。”

 

对面三个世界冠军挑挑眉都礼貌的说了谢谢,小玉趴在旧人背上看着他们,大概是自己情况不同,心思软,看着他们总觉得还是三个少年……

 

 

 

 

“第五题,请问家里谁做饭呢?”

 

 

旧人拿过稿子:“做饭的话,你们宿舍能做饭吗?”

 

“宿舍的话不能,不过在家一般我做饭。”许昕捧着茶杯喝了一口。

 

“家里?”旧人茫然的眨眨眼,突然反应过来,“啊,昕爷是说?!”

 

许昕微微一笑:“目前正在还贷中,两个人。”

 

“哦哦哦恭喜恭喜。”旧人兴奋地抱着小玉,被木源嫌弃的拍开了,哈儿兴奋啥子这是正常趋势!

 

“好说。”许昕眯着眼笑。

 

樊振东扁着嘴不说话。

 

“我说你嘚瑟什么,菜谱看完了吗就搬出去,方博要是瘦了看邱哥到时候回来怎么收拾。”张·见不得有人比自己还嘚瑟·继科踢了踢美滋滋的许二昕。

 

许昕笑容一僵:“我这不是在看吗,再说我博儿还没嫌弃呢你嫌弃什么?”

 

“他当然不嫌弃,他打起游戏来给什么吃什么。”

 

“那倒是……不对张继科你怎么知道的?”

 

樊振东抱着胳膊表示谈恋爱的人智商果然都不在线。

 

张继科耸耸肩膀并不理他。

 

“所以是继科和大蟒做饭吗?”旧人戳戳手里的笔,一脸你俩不要开玩笑。

 

樊振东笑:“当然啊,科哥做饭可好吃了,昕哥都是跟科哥学的。”

 

张继科挑眉倒没什么表情,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小玉歪着脑袋接话:“还以为是龙崽做饭呢,好歹有个西红柿炒蛋不是?”

 

旧人扭头一脸的复杂——他们崽的那个厨艺啊……实在没法吹……

 

张继科闷闷笑了两声摆手:“龙可是国手,知道那双手值多少钱吗,哪能让他做饭啊。”

 

五双眼睛一起看着他——哥你还记得你是跟师哥/龙哥/龙队一个高度的国手嘛?

 

“不过龙做的拍黄瓜和辣椒圈不错。”

 

一个食肉动物做的好吃的居然是两个素菜??

 

爱情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对了,刚刚你龙什么?仔?还是崽?”

 

“那必须是崽啊!”旧人把笔往桌子上一拍,变魔术似的从包里摸出一把照片来,“看看多嫩!穿个连帽衫背个包包可以直接跟人说是个大学生啊!”

 

“高中生吧。”木源笑着从那堆照片中抽出一张来。

 

“哎哟我看看,哈哈我师哥这脸嫩的。小胖你看你龙哥,看着跟小雨一张大了。”

 

樊振东接过来一看,图上马龙带了个鸭舌和周雨一起走在街上:“和雨哥在一起啊,嘿我雨哥怎么拍都好看。”

 

张继科捧着那一堆照片一张张的看,小玉拖着下巴看他,怎么看怎么觉得那双眼深得能溺死人,好看的很……

 

“谢谢喜欢,不过再奶也是我的崽。”张继科手指拂过照片上马龙鼓起的脸颊,抬头对旧人一笑。

 

还兴奋的旧人瞬间眯起眼睛,分分钟冷漠脸,简直可怕。

 

“哦。”

 

是嘛那你很棒哦给你鼓个脚啊!张继科你别以为你是个会做饭的好男人我就……

 

木源扶额心说就你这样还敢让你去龙队那边?可别丢脸了。

 

 

 

 

“第六题,是哪方先告白的?”

 

 

“我啊。”樊振东抱着从小玉那分享来的零食笑眯眯。

 

“我啊。”许昕端着茶杯笑眯眯。

 

“……”这是笑不出来的张继科。

 

“所以是……我龙先告白的?”旧人兴奋的拽着稿子,好像张继科点个头就能摔了稿子跳到隔壁龙獒去。

 

“我的龙谢谢。”

 

“反正就是龙队告白的?”

 

“那是我师哥说的相当豪气!”许昕仰着头笑的放肆,樊振东满嘴的零食

 

张继科砸了他一个纸球:“那是谁撺掇龙喝那么多酒的?要不是第二天没训练你看我不剥你一层皮不?”

 

“科哥科哥,酒撞怂人胆龙队其实特别怕。”樊振东抱紧零食赶紧补救。

 

张继科眉头抽了抽没舍得对最小的弟弟动手。

 

对面三个姑娘三脸“我就知道这是喝了假酒啊”。

 

许昕还在嘀咕什么,张继科却是一边笑一边摇头:“那他喝醉了第二天还不是啥都记不到了?有什么用……”

 

哎呀,不记得有什么用反正你俩都在一起了。

 

“而且还是我哥告白的!”

 

“哈哈哈张继科你也有怂的时候!”

“旧人闭嘴,下一题!”

 

 

 

 

 

“第七题,请问双方是怎么在一起的?当时气氛怎么样?”

 

 

 

“这是两个问题吧?”许昕仰着脸想了想,“说起来我好像还没正儿八经告过白吧……”

 

张继科一脸鄙夷,樊振东表示昕哥你是不是又要秀恩爱了我才不看你。

 

“哦是嘛?”旧人托着脑袋,一脸的我博儿怎么跟你你这么条没情趣的瞎蟒。

 

“不是这能怪我啊,那方小博根本不让你把话说完好嘛?跟他说点好听的他就咋呼你是不是要坑他……哎呀我这气啊然后就……”斗嘴去了……

 

小玉捧着自己的茶杯痛心疾首,这都是套路啊博儿这是不好意思啊,你要坚定自己啊,昕爷这都是套路啊!

 

“怎么在一起的啊,我觉得我跟雨哥一直都在一起啊。”樊小胖喝口水,终于看不下去两个哥哥无脑秀恩爱开始正经回答问题了。

 

“就那次我们乒超结束之后我回去就跟雨哥告白了呗,然后雨哥答应了啊。”

 

“胖儿你那时候多大?”

 

樊振东眯着眼睛:“我身份证上早就成年了!”

 

张继科回想一下,好像身边人一直都默认他和马龙在一起了,但两个人真正捅破那层窗户纸好像……

 

张继科看看旁边的两个弟弟,其实自己真正和马龙在一起的时间比许昕和方博搅合在一起晚多了,也比樊振东跟周雨告白的年龄大多了……

 

感情好像一直在他们之间,只是换了一种定义。

 

张继科分享了之后有一段短暂的沉默。

 

三个姑娘托着下巴听张继科简略的讲述了他和马龙的故事,明知道他省略了那么多却好像真正看到一样,喝断片说着豪言壮语的马龙,和无奈又欢喜的张继科。

 

十年龙粉眼睛有点湿,当初自己一个纯龙粉是怎么喜欢上獒龙的呢?

 

他们崽看这个人的眼神都不一样啊,那温柔又崇拜的眼神,哪里看不出来呢,他这么优秀的人眼睛里印着的人也那么优秀,为什么不喜欢呢?

 

从张继科嘴里说出来的马龙那么鲜活,为什么不喜欢呢?

 

许昕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厉害了我的科哥,没在一起都能那么辣眼睛,啧啧服气。”

 

怎么在一起的?

 

有什么好怎么的,不过是情之所至,情理之中,意料之中。

 

旧人托着下巴想了很久,没舍得写爱情两个字,最后还是写每一对情侣之间都有特有的表达感情的方式,我们的双子星大概是尤其特别。

 

又想了想,把大概划掉,郑重的在下面写下,就应该三个字。

 

 

 

“第八题,初恋是什么时候是现任嘛?”

 

 

 

“这真是一道送命题啊……”

 

“当然是现任啊!”

 

“啊???”三个姑娘懵逼脸。

 

张继科:“我就恋了这么一回,不是初恋是什么?”

 

许昕:“方博儿一个都够的我受的了,哪还有精力管别人?”

 

樊振东:“皓哥说早恋不好啊,我都是19岁才跟雨哥在一起的!”

 

“额皓哥说得对……”

 

旧人悄咪咪问小玉:“说好的送命题呢?”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第九题,额……第一次是发生在什么时候?”

 

 

 

“……”

“……”

“……”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题真的不是我出的啊这是你们粉丝的锅!

 

“是我理解的那个第一次?”

 

旧人木着脸回看张继科一脸的调侃:“就,应该,是的……吧?”

 

“这个嘛……就龙跟我告白第二天晚上吧……”

 

“居然不是就那天晚上?”

 

“许大蟒我不你一样。”

 

许昕一脸懵逼:“我怎么了我?那博儿成年了啊!”

 

张继科瞪他,才刚刚成年!

 

樊振东暗戳戳的添了一句:“反正我那个时候……也成年了!”说完还心虚的捧着杯子挡住自己的脸。

 

厉害了我的胖儿,你不是说你19岁才告白的嘛?

 

木源看着眼神亮晶晶闪烁着八卦之魂的两个同伴忧愁的想着,我们这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第十题,额……

 

 

 

旧人纠结的看着稿子,木源疑惑的凑过去瞧了瞧被噎了一下默默缩回去了。

 

“那什么小玉你来问。”旧人将稿子塞过去。

 

“什么啊,第十题额……”小玉摸摸脸蛋,“请问弄哭过对方吗……在额……床上。”

 

这真·不·是·我们的锅!旧人捂着脸。

 

对面三个人脸色各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恩……没有。”张继科想了想又添了一句,“生理泪水算不算?”

 

旧人尴尬的看着问自己的张继科:“应该不算吧?”

 

许昕叹气:“这出题的都什么癖好,我干嘛要……在床上弄哭,额方博?”

 

旧人和小玉对视一眼,好像不少文里那什么都有着癖好……?

 

樊振东纠结了一下:“我也觉得,干嘛一定要雨哥哭啊?”

 

想了想又低声补充:“雨哥笑起来像个小太阳,可好看了。”

 

许昕按着自己额头:“方博他输球哭我都受不了更别说自己上手了,不行不行,这都什么玩意儿?”

 

三个姑娘扁扁嘴,前不久乒超鲁能无缘决赛,方博红了眼睛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前……

 

说的也是,疼都不够疼的,干嘛非要他哭呢?

 

旧人坚定的在那题后面花了个叉,想了想又写上一句生理泪水不算。

 

所以张继科你对我们龙仔干了什么?

 

 

 

 

“第十一题,退役之后想和对方做什么?”

 

 

 

“去旅游吧,马龙挺喜欢迪拜的,再带他去玩一次。”

 

“上次不去过吗?”

 

“上次哪能玩舒服啊,去的地方也少,等退役了好好玩一次。”张继科摇摇头,“或者看他想干什么,不过龙现在状态正好,应该没想过退役。”

 

小玉扣了扣手心,没敢把那句“那你呢”问出来。

 

“退役了……暂时没想,先去博儿家带一段时间吧……”

 

“不考虑出国玩一趟嘛?”

 

许昕摇头:“打比赛哪没去过啊?国内还行,出国太远,博儿其实挺恋家的……本来待家里的时间就短,他挺想的,妈也挺想他的。”

 

……小玉抓着旧人的手继续扣,特别想问这个妈到底是那个的妈。

 

“我没考虑过这个啊……”樊振东纠结,“我和雨哥都没说过这个啊……还早呢不想不想。”

 

真是哈可爱,姐姐给你零食吃。

 

 

 

 

“第十二题,对出轨怎么看。”

 

 

 

“人渣。”

“人渣。”

“嗯!”

 

旧人和小玉对视一眼,对面三个都是一脸义正言辞,他们意识到这是再问他们自己吗?

 

“那个……”

 

张继科摆摆手:“你不喜欢人家了可以分手或者离婚,说清楚之前出轨那就是人渣,有什么好说的?”

 

“精神上和肉体上都不接受,没什么好说的,下一题”

 

“就是!下一题。”

 

张继科你能让我把话说完不?

 

为什么中枪的只有张继科?

 

不爽!

 

他不是个好男人嘛?三观多正啊。

 

他这是还想和我们崽分手?

 

以他们俩的程度有问题就是离婚了……

 

那他是还想和我们崽离婚了?

……

 

反正拱了我们白菜的猪都不是好猪,下一题!

 

 

 

 

“第十三题,觉得对方会变心吗?”

 

 

 

“这稿子是写来挑事的吗?”

 

“科科这你们粉丝的锅……”

 

张继科摊手:“马龙撅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没有必要这么觉得。”

 

许昕掏耳朵一言不和就辣耳朵烦死了:“除了我还有谁能看上方博?也就是我瞎。”

 

小玉仰头哈哈哈哈笑,厉害了我的蟒爷疯起来连自己都怼:“博儿怎么了博儿是小可爱呢!”

 

“方博小可爱?小可爱怎么了,还不是只有和我配?哼”

 

旧人戳戳笔,许大蟒人博儿的双打冠军可不只有你一个啊。

 

樊振东鄙夷的看着旁边两个笑得灿烂的哥哥,表示一言不和就辣耳朵的是两个啊不是一个!

 

“雨哥最喜欢我了,只喜欢我!”

 

军婚了不起了,樊振东你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当然这话可不敢说,熊猫急了要咬人的。

 

 

 

 

 

“好的,采访就到此结束了,感谢三位的配合。”

 

小玉搜罗了一下自己的包拿出三张照片来给两位同伴:“可以给签个名嘛?”

 

“当然。”

 

已经起身的三人纷纷点点,小玉拿着照片到樊振东勉强,还没说话就被小孩规规矩矩的拿过笔签好了,小玉看他站得笔直一脸严肃,笑他:“你不要怕啊我又不是玻璃做的。”

 

樊振东被戳破了心思,挠挠脑袋对她一边摇头一边笑:“要雨哥的签名吗?我也给你签一个我学雨哥的签名学的可像呢。”

 

“好啊我给你找雨哥的去。”

 

“找什么啊,这样。”旧人凑个脑袋过来,将樊振东手里的照片一番,背面就是周雨的……

 

“咳咳”小玉拍着她的额头那她推回张继科那头去,“那什么签吧。”

 

“恩行。”樊振东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学着他雨哥的字迹也签了名,完了还挺满意,在小玉面前晃了晃。

 

将为人母的小玉萌的不行,又塞给他一堆零食。

 

张继科轻哼一声,抬笔刷刷刷在自己刚签好的名字上也写上马龙的名字,慢悠悠的递还给旧人:“像吗?”

 

旧人我瞎我并不知道你在嘚瑟什么!

 

“啧啧看把你嘚瑟的,谁还不会自己媳妇的签名不是?”许昕重新拿过木源手里的笔,刷刷刷也是一通话,木源眯着眼睛一看,许昕签到方博最后一笔拉出来正好绕着照片上许昕拿着拍着的手指,像一条黏黏糊糊的蛇尾巴。

 

木源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同样很嘚瑟的昕爷,蟒爷这波恩爱算你赢了。

 

小玉瞧着就他一个把两个签名签到正反面的樊振东蹙个眉毛闷闷的笑——玩不过哥哥们怎么办?

 

“哎小玉你小心点。”旧人赶过去帮不小心打翻包包的小玉收拾东西,木源瞧了瞧散落满地的照片也是无奈只好先想张继科等人道别,再说些客套话。

 

流程走得好好的,许昕樊振东都走出去了,张继科玩着手机慢了半拍,旧人跑到一边去给小玉找东西,无所事事的小玉坐在沙发上翻着这次的采访稿子。

 

“哎这个是你的吗?”

 

“啊?”小玉抬手,张继科站在不远处手里捏着照片问她,照片上的人背对着镜头穿了件白色的短袖,头发有点毛躁,小玉皱着眉头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啊应该是的,可能是刚刚不小心掉的……”

 

“这张能送我不?”

 

“啊?”

 

张继科将照片翻过来又看了看,笑了:“他那两年照片挺少的,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照的我没见过呢……”

 

那两年……

 

一下子反应过来的小玉看着张继科的表情觉得鼻子有点酸:“你拿去呗,反正恩……反正龙仔都是你的嘛。”

 

张继科点了点头,将照片收紧衣服内袋里,轻轻拍了拍走出去了。

 

小玉坐在沙发上晃悠着双眼,突然就有点憋不住眼泪。

 

 

如果他们已经强大到可以微笑面对以前的伤痛。

如果他们已经安稳到回忆过去都只剩下美好。

 

那真是……太好不过的。

 

 

“卧槽小玉!你怎么了?那不舒服吗?”收拾好东西的旧人吓得手机都摔了,跑过来拉着她上上下下的看。

 

小玉摇摇头挽着旧人胳膊继续晃悠,眉眼稍稍弯起来,看起来还挺甜蜜的。

 

嘿呀孕妇果然是最不好解释的一种人群啊,旧人对着同样担忧的木源摆了摆手,没事儿~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7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