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国胖cp十三问之龙博雨

还是那个画风不太一样的采访梗的,这个对应的一篇

多cp,獒龙昕博胖雨,还有微量的杀团。

————————————————————————————

正篇之龙博雨

 

 

 

“龙哥龙哥,这边!”

 

周雨拽着马龙上楼的时候两个姑娘正趴着窗户边跟停车去了的方博招手,马龙疑惑的指着那边的楼梯:“那边不一样嘛?”

 

“那边通的是三楼的,这咖啡馆设计的怪得很。”周雨歪过脖子去看。

 

“龙队小雨快坐。”

 

招呼他们的女子端坐在沙发上,肚腹微微隆起,周雨回想了一样昨天樊振东回来的时候跟他说过的,再看看窗边的,差不对对上号了。

 

两人落座,也方博打着电话上来了,他进门的时候正好再说“知道知道了,你怎么那么啰嗦我们没打算在外面吃”,方博挂了电话,歉意的对着三个姑娘笑了笑:“不好意思啊。”

 

小玉笑眯眯的摆手,拖着下巴看他们。马龙没抹发胶刘海软趴趴的伏在额上,脸上习惯性的带着笑,看着无害极了;周雨才剪得头发好像长长了些,眼睛亮晶晶的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方博脸上带了点红,应该是刚刚上来是跑的,就是看着好像瘦了些。

 

小玉托着下巴,心想龙仔乒超掉的肉怎么还没养回来呢……

 

“好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灵狐,旁边这位是小玉,边上的是夜舞,很荣幸今天能有机会采访你们。”

 

夜舞终于翻出了稿子来,递给灵狐:“节目虽然是全程录像的,但我们会将采访记录适当修改再发布,原稿文件会寄给各位,请三位不要担心。”

 

“好的,那么我们开始吧?”灵狐微微一笑,直接将稿子翻到中间页。

 

 

 

 

“第一题,请问三位有什么爱好吗?”

 

 

 

“啊?”被剧透的周雨眨眨眼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对面灵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嘛?”

 

“啊没什么。”周雨摆摆手,“爱好的话,还挺多的吧……偶尔跟大博打打游戏什么的……”

 

“差不多啊,其实感觉也没什么时间干别的。”方博点点头,“训练的时候没什么太多时间干别的,然后偶尔会和那谁出去玩会什么的……”

 

夜舞手挡在嘴边闷闷的笑了笑,灵狐嘴角勾了勾看向坐在中间唯一一个爱好广泛的人。

 

马龙仰着脸,食指不自然的挠挠下巴:“爱好挺多的,每个都挺喜欢的。”

 

“龙队会的东西多啊~”

 

“没有没有,都是试着玩的,每个都尝试一下吧哈哈……”

 

小玉眨眨眼:“那你们是空余时间多还是少啊?”

 

“额……”别打脸的方博不说话。

 

周雨别过脸就当没听到,马龙一脸正直:“我觉得我们训练可能还是比较充实的,就是偶尔,可能还有点时间干点别的,我和继科儿有时候就,可能还是能抽出时间来的。”

 

方博鼓着腮帮子,龙哥你是在说我懒嘛?

 

马龙无辜的望着他。

 

哎呀两个人呢真是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啊……灵狐刷刷几笔写上记录:“好的。”

 

 

 

 

“那么第二题,请问经常和对方出去吗?为什么”

 

 

 

“对方?你说继科嘛?”

 

“是的。”

 

“一般出门都是和继科儿一起吧,主要我们可能年龄差不多啊,然后在队里的进度也差不多,然后可能出门比赛什么的都差不多是一起的。”

 

“在队里的进度?”夜舞返回,这是什么意思?

 

“昂,就是有时候可能他好点一下,有时候可能我好一点,但是总体来说我们在乒乓球上的进度都是差不多,有时候我追几步,或者他赶上来一点,就都差不多了,双子星嘛,他也没有离我很远。”马龙对着夜舞笑了笑,眉眼弯起来看着竟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小玉和夜舞捧着脸感慨,哎呀怎么这么好看呢~

 

灵狐板着手指,两句话四个可能,我龙队马可能人设不崩啊。

 

“那么小雨和博儿呢?”

 

“要说出门比赛的,我们俩大概就跟龙哥科哥那么重合了。”周雨接话到。

 

“差不多吧,他们那什么,他们毕竟能黏糊。”

 

马龙眉毛一挑,方博感觉转过头去。

 

“拿出去玩呢?经常一起吗?”

 

“我和小胖经常出去吧,小胖比较喜欢出去玩。”周雨歪头想了想,“毕竟闷了一个周了,也不是说出去玩,就是出去吃个饭买点东西什么的。”

 

方博笑他:“对他就是喜欢带小胖出去吃东西,什么都吃也亏的小胖胃好,不然哪禁得住那么乱吃。”

 

周雨翻了个白眼:“我们小胖好着呢,你以为跟你那胃似的?每次昕哥一听说你出门吃饭了就紧张兮兮的啧啧。”

 

马龙噗的一声,方博刷的一下耳朵都红了:“关关关他什么事呢?瞎、瞎紧张!”

 

周雨望天:“可不就瞎嘛……”

 

“咳咳、”马龙笑得眯起眼来,“小雨你也别老是带小胖出去吃东西,外面的不干净;小博你好好回答问题。”

 

灵狐眨眨眼,惊讶的和夜舞对视一眼,马龙居然没有玩起来居然有点队长的样子了?

 

“就出去,就出去呗,我不爱出去,也、也不跟许昕出去。”方博偏过头去。

 

周雨一摊手。

 

灵狐翻了翻之前的记录,许昕的采访记录也的确说了方博空余时间不爱出门。

 

夜舞低头摁掉手机来电,又问:“小雨你们在八一也经常出去吃吗?”

 

“在八一啊?在八一的时候时间还要多一些,当然打比赛的时候还是不能乱跑的,不过打比赛的时候皓哥会带我们出去的。”周雨想了想,添了一句,“这个算不算一起出去啊?”

 

“那肯定算啊,反正小胖黏你都黏得不行,跟两个人一起出去没什么差别。”

 

周雨给气笑了:“你管我们胖儿呢?昕哥才黏好不好,打个乒超都直接跑鲁能那去了。”

 

马龙看了看又要结巴的方博,伸手呼噜了一下他软绵绵的头发:“小博儿你干嘛要跟小雨争这些呢,本来你俩也就半斤八两的。”

 

周雨、方博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龙哥你先管管科哥好不好?”毕竟全国人民都知道马龙有一个人形挂件叫张继科。

 

马龙无辜又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我为什么要管管继科儿?我俩从小就在一起啊,他黏我不是应该的嘛?”

 

“……”龙哥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是我并不想听啊,辣耳朵。

“……”龙哥你说的真有道理,谁还没个青梅竹马不是?

 

三个姑娘闷头捂嘴笑笑,小玉倚着灵狐肩膀笑得眼睛都不见了。

 

“咳咳咳咳,下一题下一题。”

 

 

 

 

 

“第三题,哈我觉得这题主要问龙队的,请问龙队你的那么多手办是怎么来的?一般会收到什么礼物?”

 

 

 

“手办?”马龙挠挠脸颊,“昂,我手办都是收集的啊,就偶尔买一个什么的……”

 

“那么大一柜子呢……”

 

“什么一大柜子,明明是四大柜子呢……”

 

方博惊悚:“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柜子?”

 

周雨望天……

 

“你俩给我闭嘴!”

 

马龙抱着肩膀看着一边一个搭腔的两个弟弟:“你们想听什么?不少都是你们科哥跟我买的够不够?”

 

弟弟们笑呵呵的,两双大眼睛一左一右看着马龙,绕着马龙想在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就那么多当然肯定是慢慢来的啊,有时候继科儿会帮我买点什么的,大昕也会送一两个什么的,其实也不多的……”

 

龙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夜舞忍着笑:“那没有粉丝送的吗?”

 

“粉丝?”马龙摇摇头,“没有没有,这东西太贵重了不让他们送。”

 

灵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马龙从来不晒他的宝贝手办,不过据偶尔流露出来的照片可以看出来马龙收集的手办都挺贵的,随便挑一个都不是一般人舍得买的。

 

“真的没有嘛?”

 

马龙皱皱眉,周雨接道:“其实送了也没用吧,龙哥手办都得是,送重复了怎么办,上次胖儿想送龙哥生日礼物都是提前让科哥看过的,就怕买重复了……”

 

“说的也是。”

 

“那小雨和博儿呢?继科昨天说给你买了新的键盘?”

 

方博点点头:“啊对,昨天刚到的,就有时候玩游戏比较废键盘吧,科哥出去偶尔会给我带新的回来。”

 

马龙没什么反应,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好用吗这个?”

 

“啊?还、还行吧,比我那个好……”

 

“那就好,我和继科儿挺那介绍听得晕头转向的,就跟你和小雨一人买了个不一样的,小雨那个应该还要过几天才到。”

 

“还有我的啊?嘿,龙哥你真好,我正想换一个呢~”周雨笑开来,大小眼明显的很,亲热的搂着马龙肩膀笑眯眯的。

 

夜舞和小玉对视一眼,好像有点跑题啊……

 

灵狐摸着下巴琢磨要不要拉话题回来,周雨转过脸:“胖儿送过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送吃的用的穿的玩的啊,他还小嘛看着什么新鲜就买回来给我看了。”

 

“我就还行吧,许昕、许昕也经常买些东西啊什么的……一般我让他带的都带、带了……”

 

“小博你结巴什么?是不是你让大昕带的东西都没给钱?”马龙拍开肩上周雨的手说道。

 

“没、没结巴,是许昕他自己不要!”方博红了红脸反驳道。

 

马龙表示无所谓,周雨坏笑着:“没事儿博儿,玘哥买东西也是让皓哥给钱的哈哈~”

 

夜舞眼睛亮了亮,很想严肃的问周雨,他们玘哥是没钱还是钱都上交乐乐了?

 

方博气鼓鼓:“下一题!下一题!”

 

灵狐勾着嘴角,慢悠悠的又翻一页。

 

 

 

 

“第四题,对方有什么缺点吗?”

 

 

 

方博眨眨眼:“缺点?许昕,那瞎子缺点多了……”

 

马龙眼神复杂:“我师弟最大的缺点就是瞎。”

 

方博扭头看着马龙:“是吧,龙哥你也觉得吧!”

 

马龙嘴角抽了下不理他。

 

小玉心情有点复杂,她觉得马龙那句话应该是许昕最大的缺点就是瞎,然后跟他找了个这么是个一个劲跟他互怼的“弟妹”……

 

夜舞低头再次摁掉电话,小玉凑过去跟她咬耳朵问她怎么了,夜舞摇摇头示意没什么。

 

“我觉得胖儿还好吧,没什么缺点吧,啊就是有时候比较爱玩。”

 

方博扒着马龙肩膀看他:“是有时候不带你出去玩吧?”

 

周雨白他一眼:“谁跟你似的天天都跟昕哥黏在一起你呢?不知道网上怎么说的嘛,有许昕的地方就有方博呢。”

 

“那、那是说的比赛!”

 

“不都是一回事吗?胖儿出去玩怎么了,又不耽误他训练!”

 

“那你刚才说这个干吗,这不是说的缺点?”

 

“我额……”

 

马龙叹口气并不想理一句话就能翻成三句话来说的两个弟弟:“继科儿都挺好的,没什么大缺点。”

 

龙队你这滤镜可真厚……灵狐手指划过自己刚刚才写下的张继科一大堆毛病,嘴角抽搐的又给划掉了。

 

夜舞和小玉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糊糊/大糊糊你居然还没习惯吗,马龙眼里张继科哪有什么缺点啊,那就是他的超级英雄,洁癖都只能说是奇怪的习惯不是缺点!

 

灵狐摇摇头,是我对獒龙互吹的习惯了解还不深。

 

小玉安慰的捏捏她的肩。

 

 

 

 

 

“第五题,请问自己有什么缺点吗?”

 

 

 

周雨愣了下又笑了,少年稚气:“我啊,你们不都知道嘛,我唱歌那啥…咳咳…”

 

方博也跟着笑起来:“哈哈周雨,周雨你唱歌是真不行哈哈哈,灵魂歌手,灵魂歌手~”

 

三个姑娘捂着嘴笑,对不起了周雨弟弟这个我们没法吹。

 

“是是是”明显被调侃多了的周雨自暴自弃,“唱歌就你昕哥最好行不行啊?”

 

“胡、胡说,谁说的那个瞎子唱歌好听啊,我就不明白了,那种强调怎么就有人喜欢呢?”

 

“……我的哥是谁跟我说昕哥唱歌可好听了?”

 

“谁、谁说的?反正不是我!”博儿伸手捂住通红的耳朵,“唱歌、还、还得你博哥来知不知道?”

 

周雨撇嘴不想说话,马龙也笑:“大昕和小博唱歌都好听,继科儿唱歌也好听。”

 

三个姑娘都点头,这三个唱歌的确都行。

 

周雨摸摸下巴:“其实吧,唱歌我还觉得玘哥唱的最好。”

 

“杀神?哦不是……玘哥唱歌好听吗?”夜舞反应过来,“没怎么听他唱歌啊。”

 

周雨点点头:“我无意间听到的,的确好听,那天皓哥不舒服撑了一个上午,下午还是趟医务室了,我晚上去看皓哥的时候发现的。”

 

“发现玘哥唱歌好听?”

 

“啊(肯定语气)。”周雨补充道,“那会他们还没退役呢,我过去看的时候听到玘哥坐在皓哥床头,在唱歌,是真好听。”

 

“你不会进去了吧?”

 

周雨望天:“哪能啊……”

 

夜舞捧着脸,发现我杀新技能了!

 

“那么……”灵狐看向马龙和方博。

 

“我吧,可能就比较不认路吧,继科儿总不让我一个人出去。”

 

三个姑娘内心狂点头,继科简直正确,您这不是不认路是路痴啊,千万不能一个人放出去!

 

“其实我觉得还好吧,没怎么迷路啊……”

 

两个弟弟低下头,小玉敏锐的get到了两张有口难言的脸,厉害了我的龙仔,你那不迷路那完全是因为身边有你壳儿还有“手办们”好嘛?

 

“我们博哥呢?”

 

小玉也就是随口一问,都做好准备方博随口跑火车。

 

结果方博憋了半天,红着脸说了句:“就……口是心非吧……”

 

众人一愣,方博蹙着眉毛,整张脸都皱着眼睛也看着别处,显然是很不适应。

 

三个姑娘对视一眼,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

 

马龙笑起来,对方博眨眨眼:“大昕说了他就喜欢你这样小博~”

 

方博抿了抿嘴角,没绷住也笑起来:“师兄也说了,他就喜欢你迷路然后离不开他哈哈。”

 

周雨啧啧两声,眉眼间也尽是开心。

 

 

 

 

“第六题,最想跟谁配双打?”

 

 

 

“就胖儿呗。”周雨摊手。

 

“都行、都行吧……”方博扣着手敷衍道。

 

“你别听他的,他最想跟昕哥配!”周雨戳穿他,获得没反驳的方博的白眼一个。

 

“龙队呢?想跟继科配吗?”

 

马龙点点头:“我觉得我和继科儿挺好的,我还想跟继科儿捧一次伊朗杯呢。”

 

#论全世界只有他们觉得他们双打默非常该怎么办?#

 

小玉仰着头默念“带好滤镜他们思想统一没毛病”,将到嘴边的笑声憋下去。

 

周雨方博对视一眼,伊朗杯啊……

 

那就是对双打的最大认可了吧?

 

谁不想在万众瞩目之下和拍档一起捧起那个奖杯呢?

 

夜舞又一次摁掉电话:“那龙队问你个问题,如果前提允许的话,玘哥继科辉哥,你选谁双打啊?”

 

“啊?”马龙懵了天,“小辉哥和玘哥早就退役了啊……”

 

“如果在呢,而且都在巅峰时期。”

 

马龙笑起来:“那就更不可能啦,他们在巅峰时期哪轮到我跟他们配双打啊?”

 

“哎呀就是个假设啦,龙哥你不要那么认真……”周雨憋着笑跟着搭腔。

 

灵狐和小玉眨眨眼,你看我就说周雨是个机灵鬼吧。

 

“嗯……那就小辉哥吧!”

 

“哎那继科呢??”

 

“昂那跟继科配的机会还多嘛……”马龙撅了下嘴嘟囔。

 

“嘿给我师哥点个蜡呗。”

 

两个小的笑成一团,夜舞低声跟小玉说:“你猜张继科会看这次采访不?”

 

小玉捂着嘴嘻嘻嘻嘻的笑得停不下来。

 

灵狐下笔刷刷,男朋友和偶像和哥哥,选了偶像!这真是一道送命题……

 

 

 

 

 

“第七题,觉得队里谁会靠谱?”

 

 

 

“这题是不是有次采访问过啊?”灵狐转头问小玉,小玉转头看夜舞,夜舞转头……夜舞和小玉对视:“好像有这回事?是不是那个队长那个投票,然后不是选了三个排行吗,好像就有这个。”

 

“所以各位现在的答案还和以前一样吗?”

 

“选队长都是好久之前的事儿了吧?”周雨问方博。

 

“你问我干啥?好早之前的了。”

 

马龙也点头:“这个有报道出去吗?没有印象啊……”

 

小玉拽着夜舞胳膊:“你快想想,龙仔当时被采访了嘛?”

 

“不是小玉我是看过,但是我记不住啊。”

 

“答题吧答题啊。”

 

“那队长肯定还是要想龙哥的。”

“恩!”

 

两个弟弟义正言辞的肯定,马龙扁扁嘴:“不是问最靠谱吗?关队长什么事?你俩不要紧张!”

 

“嘿嘿嘿”

“哈哈哈”

 

“果然还是不敢在队长面前搞事情啊~”

 

“那龙队你先说吧。”

 

“靠谱啊,继科儿吧继科儿吧。”马龙仰着头笑,不知道想起来什么一份开心的很的样子,“继科儿他很厉害!”

 

灵狐刷刷刷,心里疯狂吐槽我就知道他一堆毛病,厉害也厉害。

 

“那小雨呢,科哥和小胖谁更靠谱?”

 

“靠谱?”周雨歪着头反问了一句,夜舞一个愣神没反应过来,他接着说,“要靠谱还是胖儿靠谱点,科哥天天跑火车的,胖儿多老实……”

 

方博一脸“你是认真的”的表情看着他,马龙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可靠的话还是要科哥,科哥很会照顾人的。”

 

马龙笑得像某种啮齿类小动物,喜滋滋的眯着眼点头啊点头。

 

方博看着窗外,一脸的谈恋爱的人都是智商下线的,这年头像博哥这样的双商全程在线的人不多了……

 

博哥,你还记得天坛花园的那只许大蟒吗?

 

答曰:那谁啊不熟不熟。

 

 

 

 

 

“第八题,怎么称呼对方?对方呢?”

 

 

 

“怎么叫继科儿?就继科儿啊……”

 

小玉点头啊点头,反正我们已经习惯你俩的双标了,龙队你连儿化音都只叫继科才有你知道吗?

 

“然后继科怎么叫我啊,就叫马龙啊,叫龙什么的。”马龙表示我们之间还是很正常的,不正常的在下面的两个。

 

“那不正常了啊,我就叫小胖或者胖儿啊,小胖这外号也是很出名的了。”

 

“不正常的那是许昕,变着法的叫人,幼稚死了。”方博撇撇嘴。

 

灵狐翻了翻之前的记录,果然看见某人花式叫博,方博儿,方小博,博儿,方小褶……他严肃的考虑了一下如果不是这个采访只有十三问,他还能叫出些什么来,方苦苦?

 

“这个昕哥不服,明明是你先起的外号啊。”

 

“就是啊我们都是直接叫名字的,大昕小博什么的。”

 

方博木着一张脸:“我那也是实话、实话啊!”

 

“切,你看看谁敢叫昕哥瞎子,肯定抽的他爬着出训练场。”

 

方博:“……那小胖叫你还……”

 

“你可别扯胖儿啊,平时一直叫雨哥的。”

 

方博心情复杂,这哥们还有得救吗?他是真没看出来樊振东那么焉坏的还是故意当不知道啊?

 

“小雨,玘哥怎么叫你们皓哥的呢?”

 

“玘哥和皓哥?”周雨想了想,“多半还是叫皓子什么的,我还听过有时候玘哥急了会叫乐乐啥的。”

 

“急了不是该叫全名吗?”

 

“不知道啊,玘哥没有叫过皓哥全名吧?”

 

“那龙队没人叫你龙仔吗?”

 

马龙愣了下,摇头道:“哥哥们都不在了,他们哪敢叫啊。额……刘指导算吗?”

 

小玉疑惑:“咦,不是说龙仔是继科先叫的吗?”

 

“好像有这回事儿?不过好像没怎么听科哥这么叫过啊。”周雨勾着脑袋去看方博,“博哥你听到过吗?”

 

“额好像是吧,不过他后来就就不怎么叫了……”马龙眯着眼睛,好像陷入了回忆,笑起来温柔缱绻,他声音拉来一句话竟让他说出了眷念的感觉来,“苏州之后就彻底不叫了……”

 

两个弟弟面面相觑,灵狐想了想却笑了。

 

苏州,苏州。

 

马龙破冰化身为龙的第一站啊……

 

真是……

 

夜舞在桌子底下跟灵狐晃了晃手机,上面明晃晃的三个旧人的未接来电,两人相视一笑——

 

所以说论情敌只服张继科啊,十年以梦为马,破霜化身为龙,自然不能再叫龙仔了,那是龙啊……

 

 

 

 

 

“第九题,说过……分手吗?”

 

 

 

“……”

“……”

“……”

 

这他妈才是送命题啊……灵狐哀嚎。

 

“咳咳,”片刻沉默,方博咳嗽两声开口,“许昕不行,太傻了有时候,分分钟就要分手的哈。”

 

——博儿你知道这个采访是要报道出去的嘛?你真的不怕嘛??

 

夜舞扣着手在心里偷偷鄙夷,能说出来的都不是真的,不知道刚刚谁还在说自己口是心非来着?心里指不定怎么宝贝呢!

 

“不会,没想过。”周雨挺严肃的摇了摇头。

 

马龙一摊手,微微一笑:“我都以为我和继科儿在一起好多年了,结果才发现我们压根没说破过,近期才说的,你是打算让我们现在就考虑那些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问题吗?”

 

不不不不并不是的,下一题下一题。

 

周雨笑嘻嘻,龙哥现在可宝贝科哥的不行,当这面就问这种问题,简直是要把盐龙闹出来啊!

 

 

 

 

 

“第十题,恩,觉得对方是怎么样的恋人呢?”

 

 

 

 

“觉得啊……这个觉得啊?就觉得他好呗……”

 

“咦博哥你觉得会承认昕哥好?我得回去跟昕哥说让他好好看这个哈哈哈哈……”

 

方博白眼都难得翻一个:“那我不觉得他好干嘛还跟他一起啊?我又不瞎,不是我又不傻!”

 

方博瞪着他们,而马龙跟周雨笑成一团。

 

小玉托着腮看他们,哎呀小博儿你太萌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啊没有~

 

“继科儿、继科儿多好啊,当然要在一起啊~”马龙一边笑一边说,瞬间像是小了十岁。

 

 

 

 

“第十一题,果然对方出轨怎么办?”

 

 

 

“这个嘛……”周雨眨眨眼,“我觉得胖儿太小了,他大概还不懂出轨怎么玩呢,等以后他动了再说吧。”

 

小玉看着他,周雨虽然坐那笑着却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类似于樊振东“我不玩这个”的迷之坚定立场。

 

所以是不是胖儿还小一直在雨哥这里只是一个借口?这个可以有啊!

 

“出轨啊,多简单的事儿,出轨就分呗,不过就那瞎子,我才不信他干得出来这么高智商的事。”方博靠着扶手说的也挺无所谓。

 

三个姑娘没敢擦话,周雨倒是轻松问他:“那博哥是高智商的?干吗?”

 

干什么玩意儿!这还有孩子呢小雨你注意影响!

 

小玉拍拍炸毛的夜舞,没事儿没事儿小豆子太听不到呢~

 

“滚蛋,你博哥才不削做这些呢!”

 

马龙板着脸:“我们训练挺累的,一般不想这种没可能发生的事。下一题吧。”

 

夜舞对小玉做了个鬼脸,谁说我们龙仔盐不起来的,惹他不高兴照样盐你一脸。

 

灵狐对他俩摆手,下一题下一题。

 

 

 

 

“第十二题,想过退役吗?退役后准备来什么呢?”

 

 

 

“嗯这个啊……还是想过的。”马龙点点头,“我和继科儿其实里约之前就想过的,后来里约回来又想过。”

 

“那个,想的什么?”

 

“啊?不是说退役吗?就是想退役啊。”马龙有些纠结,“其实继科儿备战里约之前有段时间腰伤挺严重的,他就想过退役,但是后来就没有了,后来里约回来我们都想过。”

 

夜舞一愣:“龙队你里约回来状态正好怎么……”

 

她没说完马龙只是摇摇头她就下意识停了话题,马龙什么也没说却好像明明白白的告诉你,那不一样,和你说的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夜舞突然就有点想让旧人过来了。

 

“那后来呢?”灵狐声音沉沉。

 

马龙还是摇头,带着点苦笑的意味:“后来不是留下了嘛,还是舍不得啊……”

 

夜舞抿了抿嘴角,没敢把那句“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科龙大战看一次少一次。”说出来。

 

方博也是摇头,周雨倒是坦荡只说没想过。

 

灵狐叹了口气,夜舞握着小玉的手亲昵的搓了搓。

 

“我们换一个话题,等有一天空闲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去哪玩?”

 

“啊这个的话,先到处玩一玩?”

 

“有旅游的计划吗?”

 

“算有吧,继科儿说可以出国玩一圈然后国内也有很多好玩的啊!”

 

“算?”

 

“昂……”马龙挠挠下颚,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个我不懂啊,听继科儿的就好。”

 

 

 

 

 

“最后一题,有什么想对对方说的嘛?”

 

 

 

 

“说什么?”

 

“我看看啊,没有要求啊,随便说就好。”

 

“恩……这个有啥好说的啊,天天都见得到啊。”方博皱皱眉,问道。

 

“这个嘛,不要当真好了,反正他们也不定知道啊哈哈”夜舞笑眯眯的圆场。

 

周雨低声咳嗽一声压着嘴角的笑意,没出声。

 

“比如呢?”

 

灵狐摸摸下巴:“比如跟小胖说他该减肥了?”

 

周雨一本正经的摇头:“我们小胖不胖啊,再说这还长身体呢。”

 

五张同款冷漠脸,快二十了还长身体啊……

 

小玉戳戳灵狐的肩膀,大糊糊男孩子的话二十岁的确还可能在长身体啊……

 

灵狐脸上有点纠结,虽然小玉说的没错,但她更觉得就算樊振东五年后周雨都能这么说?

 

“昂我想想啊,继科儿下一月美国队长出新的了你陪我去看呗~”

 

喵喵喵???又看???

 

灵狐叹气,张继科那句他快能被到台词了说不定还真不是跑火车啊……

 

“就这么说?”周雨好奇的问。

 

于是三个人眼睁睁的看着来不及阻止的的周雨弟弟也来了一句:“胖儿啊下个周咱们吃火锅去吧!”

 

“就这样?”方博眨眨眼,“那许昕你别碰我游戏!”

 

三个姑娘木着脸看着对面三个自以为很轻松完成任务的国手们。

 

“大糊糊,这是不是有哪不对啊?”

 

“我觉得我大概低估了国乒这一群大老爷们的没情调程度……”

 

“……早该又准备了,毕竟他们哄人的最高程度就是……”

 

请你去吃好吃的!

 

 

采访结束了,三位姑娘要了合照签名,夜舞将人送到门口,一边跟旧人打着电话一边回来。

 

小玉坐在沙发上看灵狐的记录,而灵狐倚在窗口看着外面,夜舞进来了她招招手,对她指了指窗外。

 

夜舞凑过去看了看,正赶上三个人走出大门口,周雨搭着方博的肩跟马龙说什么,马龙微微侧脸看着他,脸上笑意畅快。

 

尽是少年郎。

 

“今天天气挺好的。”灵狐指了指已经关上的大门,今天的阳光也很好,跟那天张继科推门进来时一样,温暖又柔和。

 

夜舞发了会呆,低声说道:“要是哪天他们退役的话,我一定会哭的。”

 

灵狐笑了笑:“没事儿,他们肯定也会哭。毕竟邱贻可都说了‘如果哪天我放下球拍我一定会哭的’,不丢脸。”

 

夜舞摇头:“旧人要是在这儿肯定又要闹了,他们龙仔退役肯定不会的,至少不会让我们看到。”

 

想起杀神退役仪式上那个笑容灿烂的金陵城少年,灵狐坚定的点了点头:“对,起码要跟他哥一样,最后一天以在役运动员的身份留在训练场的样子一定要是笑着的!”

 

夜舞揉揉脸,将那点惆怅揉走:“别这样,他们都还在坚持呢,别想,别想这些。”

 

“当然,他们还在一天就看他们一天打球,他们不在了,不还有他们的弟弟们吗?”

 

“对,国球长红。”

 

“走吧走吧,旧人不打几个电话来了吗?”

 

“是啊,再不回去木源宝宝该控制不住她了哈哈。”

 

 

End

 

+————————————————————+

 

这个采访呢,源于一个梦。

 

相当可爱的梦啊,梦到了很可爱的小玉旧人夜舞狐狸,还有很好很好的小哥哥们。

 

这里面的一些采访是在梦里就有的,有些是我自己加的。

 

当然了,两篇差别还是挺大的,獒蟒胖那一篇细节要记得完整些,龙博雨这边有很多细节都挺模糊的……

 

最后希望自己能把当时梦里那种安心又稳定,快乐的感觉写出来吧,谢谢观看~

 

 

评论 ( 15 )
热度 ( 116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