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不可说 15

不可说 15

 

而另一头起了个大早的曦澄二人已经到了姑苏。

 

江澄是想到就要去做的性子,头一天蓝曦臣提出要让蓝家的几个小辈帮帮资质尚浅的金宗主,第二天江澄就找了蓝曦臣一起回了姑苏。

 

当然,这里面有多少是不想见魏无羡的成分就不必多计较了。

 

蓝曦臣风度翩翩的落了地,江澄板着张脸也落到他身边,招手收回三毒,看了眼他。

 

蓝曦臣好脾气的笑笑,这人大清早黑着一张脸等在自己门前还以为怎么了呢,一路也闷沉沉的不高兴的很。

 

“晚吟这是昨晚没睡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江澄最不会对付这样的人,他心里别扭又不想对蓝曦臣发脾气,别过脸:“没有的事。”他往四周望了望,“泽芜君有什么事要办?为何不直接上山?”

 

“这会大概是思追他们做早课的时间,叔父管得严我们上去了也见不到人,不如晚吟赏脸尝尝姑苏的朝食?”蓝曦臣引着他往集市走。

 

江澄想了想蓝启仁那古板的性格,觉得也对,眉头稍微松了松跟着蓝曦臣往里走。

 

“姑苏口味偏淡,不知晚吟可习惯?”

 

云梦人爱辣口味也偏重,魏无羡就是典型的无辣不欢,江澄其实也差不多,他舀了舀碗里的馄钝:“这种东西还是清汤吃着顺口。”

 

蓝曦臣点点头,不再说话,江澄含着热乎乎的馄钝抬头看他一眼,蓝家人的大概是斯文惯了,吃相也是好看。

 

“烫吗?”

 

蓝曦臣勺子里舀着热滚滚的馄钝,无奈的对他点点头,他其实甚少下山吃东西,这家的馄钝也是偶然挺魏无羡说起才记着的。

 

江澄挑眉,搅了搅热汤,舀起一个晃晃勺子,软趴趴的馄钝在勺子里打个滚:“这种东西就是要滚烫吃的舒服,你这么慢腾腾的冷了怎么吃?”

 

说着就塞进嘴里,刚出锅的馄钝怎么不烫?江澄眉头皱着,嘴里含糊的嚼了几下,又一股脑的吞了,热气未消,感觉像一路烫进了心里。

 

蓝曦臣看着他皱着眉吃,又级畅快的呼出一口气来,眉头跟着舒展开,白色的雾气自他嘴巴散开,江澄被烫的眯了眯眼,像一只舒服的大猫。

 

蓝曦臣笑开来,学着他的样子也舀了一个塞进嘴里,果然是被烫得不清,皱着眉头几乎将嘴里的吐出来,囫囵的咽下去却又觉得鲜味都留在了肺腑,说不来的美味。

 

江澄挑着嘴角瞧他,嘴里还含着东西,像是在问他怎么样,带这点得意的神色,那神情让蓝曦臣也跟着笑起来,用力点了点头:“果然好吃!”

 

江宗主挑着嘴角笑了笑,满意了低头专心吃他的朝食,蓝曦臣执着勺子,看了看对对面的江澄又看看眼前热气腾腾的碗,嘴角的笑怎么也收不住。

 

这大概是从小规矩到大的蓝宗主吃的最畅快的一顿早餐了。

 

 

 

吃过早餐,江澄看起来心情好了点,脸也没黑着了,江宗主舔了舔嘴唇嘴角微微翘起来,蓝曦臣结账之后认真的的看了看这家小店的位置,说不定以后还能江澄再来一次。

 

“晚吟我们回云深不知处吗?”

 

江澄点了点头没意见,他这次来本就是冲着蓝思追去的,找蓝思追自然要到云深不知处了。

 

蓝曦臣在前面引路,有时候开口他说一些姑苏有趣的事,大多时间两人都是安安静静的走路——云深不知处设了禁制,两人又刚吃过饭索性慢慢走回去了。

 

“泽芜君,江宗主。”半山腰碰到几个人,穿着白色云纹的服饰,头上系着抹额,都停下来跟两人行礼问好,是蓝家的门生。

 

蓝曦臣点点头,问道:“下去有事?”

 

为首的一人年纪看着比蓝曦臣还大,对蓝曦臣倒是恭敬:“回宗主我们是下山添置东西的。”

 

蓝家门生来源广泛,蓝家再周全也有顾不到的地方,所以在添置东西这方面到没有那么严格,只要不触犯蓝家家规就是。

 

江澄百无聊赖的站在一边,蓝家家规繁多,谁知道添置的东西有没有犯禁的,麻烦。

 

蓝曦臣自是不会多问,双方寒暄一下便别过了,蓝曦臣回头瞧他,见江澄脸上隐隐又不耐烦的神色,便开口:“晚吟莫急,我们回去见到思追就快了。”

 

江澄看了看他,蓝曦臣脸上一贯的温柔神色,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蓝曦臣好像格外喜欢他的字似的,说话都要加一句晚吟。

 

“蓝曦臣你……”

 

蓝曦臣看着欲言又止的江澄,疑惑的眨了眨眼:“怎么了?”

 

江澄叹了口气:“你不必这么客气……”

 

蓝曦臣懵了一下,微微瞪大了眼,江澄说完就觉得别扭,拧着眉脸上浮现丝丝类似恼怒的神色,抛下蓝曦臣转身往前走了。

 

眼睛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生气也分很多形式的,而江澄这样的神色上一次见好像还是在莲花坞,自己说要去看莲花的时候……

 

难道是不好意思了?

 

 

蓝曦臣抿了抿嘴,笑意盈盈的追上去,江澄已经走到了门口,抱着肩等着他,见他追上来还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不满他为什么动作这么慢。

 

蓝曦臣笑开来,这个人总是这样,眉头像是一直都拧着的,脸色随时都是板着的,严肃又认真,看着就不好相处,稍微有人惹着他就是要发火的模样,真是……

 

 

 

“晚吟,我没有客气的!”

 

蓝曦臣站定,缓缓说道,抬脚要走的江澄回头看他,蓝家两兄弟都有双好看的眼睛,相比蓝忘记一双冷清的眸子,蓝曦臣眼里就像含着一汪温水,柔和的不行。

 

他微微一愣神,蓝曦臣靠近了些:“我没有想和晚吟客气,就是想把知道的有趣的都与你说。”

 

江澄手一抖差点把三毒扔出去,左胸口里的东西砰砰直跳,一双杏眼都瞪大了,这话说的太奇怪,竟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姑苏城历史悠久,古韵盎然,发生过不少有趣的事呢!”

 

江澄歪着头看他,眼前的人眼神真挚,说的话却让江澄有些晃神,这人……这么说到底是真的没跟他客气了,还是怎么样?

 

蓝曦臣说完这话深呼吸了一口,眉眼展开看起来心情颇好,一路引着江澄往里走,江澄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疑惑。

 

是他封闭太久了?这年头做朋友都是这个款式的?




——————————————————


时隔很久的更新,本来打算忙完期末寒假接着更的,结果没想到寒假走亲戚这么凶残……


如果还要在等着看的姑娘们,真是辛苦了,同时也非常感谢哦~

评论 ( 15 )
热度 ( 74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ReLion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渙牛牛,你....鈍...的....好...溫...柔....啊😘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