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风月(杀团)

风月

 

 

杀团杀团杀团

 

没有可玘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说三遍,可玘纯友情哈~

 

OOC,不上升真主,美好的都是他们,写不好是我的锅。

 

 你们信我真的是做的端端正正犹如当初学毛笔字一般的坐姿写出来的嘛……


————————————————————

 

 

“哎玘子你跟不跟我走?”

 

陈玘剑尖一抖,嘴角抽搐的扭头去看他:“你说什么?”

 

邱贻可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去闯江湖啊,师父不都同意我们出师了吗?”

 

“我都呆掉了你会不会说话啊?”

 

“嘿我怎么就说错了?我可后天就走了啊,问你一声怎么了?”

 

陈玘啪的一声将佩剑拍桌上:“那你不能一次性说全啊?”

 

“嘿呀脾气很大啊,你要打架怎么的?”邱贻可目瞪口呆的看着暴躁的陈玘,撸袖子瞪着他。

 

“打就……”

 

陈玘话没说完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核桃砸了脑袋,邱贻可脖子一缩:“师父……”

 

陈玘眨眨眼,耷拉着脑袋转过身就看见刘国梁黑着的一张脸:“你俩出息了是哇,打一个给我看看哇!”

 

“不不不,不是的师父……”陈玘一把勾着邱贻可的脖子,结巴道,“我我们闹着玩玩的!”

 

邱贻可皱皱鼻子低眉顺眼的附和,刘国梁指了指刚刚砸了陈玘的核桃,陈玘笑呵呵的捡了递给他:“师父你不去看继科了嘛?”

 

刘国梁摆摆手,走过去做到桌边对邱贻可说:“你决定好了哇?”

 

邱贻可伸手将桌上自己的兵刃收到身后,对刘国梁点点头,脸上是难得的认真。刘国梁看着他,邱贻可眉峰张扬如出鞘的宝刀,锋芒皆在眼中,他欣慰的点点头又去问陈玘:“你呢?”

 

陈玘愣了下,脸上有些许茫然,刘国梁皱皱眉,说起来陈玘还比邱贻可大一岁,可这人明亮纯粹的眉眼,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看着远不如邱贻可让人放心。

 

“我不走。”陈玘低头,眼神无所事事的盯着脚边的小石子看。

 

刘国梁笑他:“你不走还指望一直待我这?”

 

陈玘嘻嘻的笑开来,凑近了跟他撒娇,一张脸生生又给他笑小了几岁:“师父你别嫌弃我呗,我保证没事儿不来打扰你和小辉哥!”

 

“滚滚滚这是有事儿就能来打扰我和小辉儿了是哇?赶紧走走走,去找王皓闹去。”刘国梁见不得他这样,抬手就要赶他走。

 

“好嘞,我去找皓子了啊!”

 

陈玘一走,邱贻可背着手望天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刘国梁敲敲桌子:“说吧。”

 

绕是邱贻可脾气再大也不敢作妖:“说啥啊,就是个瓜娃儿啊,王皓不走他也不走了嗦。”

 

“王皓不走那是因为继科刚回来哇,关他陈玘什么事啊?”

 

“那我啷个晓得咹!”

 

 

 

 

 

……

 

 

 

 

 

说是去找王皓其实陈玘还有点心虚,昨天他刚跟王皓吵了一架,这会还有点怂……

 

王皓正在校场里给张继科练基本功,他虽是擅长左手剑,但基本功这一块却是连几个师兄也比不上的,加上他和张继科投缘,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子自他后就归他管了。张继科天赋极高,奈何心性颇高谁也不服,把刘国梁气的狠狠教训了他一顿然后就丢给王皓磨基础去了。

 

陈玘抱着胳膊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看着王皓耐心的跟张继科纠正姿势直泛酸,皓子对他都没那么耐心呢……

 

陈玘靠着树干,他昨天是怎么跟王皓吵起来的呢?

 

好像也是因为出师的原因吧?明明王皓也出师了,明明自己可以跟他一起出去闯荡江湖的,怎么就……

 

陈玘蹲下去去揪草根泄气,都是这臭小子,明明在肖师父那好好的,怎么就这会跑过来了呢?龙仔都没过来呢!

 

他是真想跟皓子出门看那只存在画本里大好河山啊……

 

“皓哥……”张继科仰着脸瞧他,一手指着那边怨气快实体化的陈玘,小小年纪就知道板着脸。

 

王皓看看一眼,那人自以为躲得多好呢,气息都不知道收一收,被个十多岁的小孩儿发现,丢人!他拍拍张继科让他一边自己练去,自己走过去。

 

他费了点功夫收敛气息,指望过去吓他一跳却在伸手的那刻被陈玘牢牢握住手。

 

陈玘还蹲在那,身子扭过来,一双灵气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自己略微惊愕的面孔,陈玘握住他的手拉到脸侧蹭了下,委屈扒拉盯着他半是真挚半是哄骗的说道:“皓子你就跟我走吧,就这一次!以后我都听你的~”

 

手上是温热触感,眼前是陈玘那张哄骗力十足的脸,王皓觉得自己心都颤了颤。

 

 

 

 

 

……

 

 

 

 

 

“哈哈哈哈所以你还是没说动皓子?”

 

陈玘拿脚去踹无良的友人,郁闷的又闷了一口酒:“乐乐怎么怎么都说不通!!”他气急了也不能把王皓怎么样,只敢那邱贻可宝贝的美酒撒气,拽了坛子就倒一口酒也不知道洒了多少在衣襟上,砰地一声给掷桌上。

 

“你说话!”

 

邱贻可可劲心疼自己的美酒:“说屁啊!你个瓜娃子喝不喝得哦浪费老子的好酒!”

 

陈玘瞪大眼睛:“你说啥?乐乐酒量可好了!”

 

“……”邱贻可抓狂,这人真的是已经快二十的人了吗???

 

“你说你要干啥子,就一定要跟皓子一起咋的?”

 

“你懂什么!”

 

“不懂个鬼哦,不就你那点心思嘛!啷个不晓得咋的!”

 

陈玘眨巴眨眼,捧了酒坛子抱着,一双猫儿眼朦胧,神色委屈的不行:“那乐乐怎么就不知道啊?”

 

邱贻可除了肖师父家里那个小徒弟就对这样的陈玘没法子,他宁愿陈玘挽着袖子跟他打一架,这会跟他醉鬼也不知道说啥,他耐下心去劝:“咱不都说了以后要去江湖看看嘛,你舍得一直待在师门里?”

 

陈玘瞪着眼,仰头又是一口酒,邱贻可倾身一看,哦豁一坛子都没了!

 

“你不懂!”

 

说完彻底趴下了……

 

 

邱贻可额头青筋直冒觉得自己分分钟就要暴起把这醉鬼打一顿,他抱着胳膊没好气的冲门口没好气地喊:“来都来了站那不动嗦!”

 

王皓披着大氅自门外走进来,月色照亮他略微气色不足的脸庞,邱贻可撇撇嘴,这人自小就好看,若说陈玘眉目飞扬,明亮如烈阳,王皓就是眉眼清朗,款款如明月。

 

对自己颜值认知严重缺乏的邱叔叔耸耸肩,反正这两人是怎么看都好看,在一起更养眼。

 

王皓看起来精神不太好,他脱了大氅给醉倒的陈玘披上,对邱贻可一挑眉:“他又闹什么了?”

 

邱贻可没急着回答,塔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王皓:“你受伤了?”

 

王皓懒洋洋的也没想瞒着,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也不算,就是气息乱了下,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伸手拨开糊在陈玘脸上的头发。

 

邱贻可奇怪了:“那你直接告诉玘子不就行了?等你一时又怎么样?”

 

王皓笑起来:“免了,懒得听他叨叨,烦人劲。”

 

邱贻可摸摸下巴,陈玘大大咧咧,说没心没肺也不为过,长这么大就见他宝贝过两个人,一个是秦盟主家的龙崽子,一个就是王皓。不过嘛……“是有点烦哈,罗里吧嗦的。”

 

王皓点点头,将人扶起来:“人我带走了改天赔你一坛好酒。”

 

邱贻可乐呵呵的跟他摆手,都是兄弟不差那一坛酒。

 

 

 

 

……

 

 

 

 

几个兄弟没一个酒量好的,他和邱贻可算是最好的了,王皓费了点劲才把迷糊了的陈玘拖回去。

 

陈玘嘟嘟囔囔的靠着他,嘴里含含糊糊不知道念叨什么。王皓本来也没耐心听他嘀咕,将人送回去就想走,陈玘却突然抱着他腰蹭起来,这人平时就爱挨着他,喝醉了更是猫性。

 

“乐乐啊……”

 

王皓沉默了一下,刚刚怎么就没直接将人塞被子裹好?这人平时还好,自己说什么他都听,就喝醉了缠人幺蛾子一套一套的。

 

他拍拍陈玘的圈着自己的手:“喝醉了就好好睡。”

 

陈玘蹭蹭他的腰,探出个头来对他傻乎乎的笑:“没醉呢,邱贻可那个傻子不想跟他说话!”

 

房里点了灯,看得到他探出来的半张脸嫣红,王皓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这样还没最醉才有鬼。

 

不过跟一个醉鬼计较什么?

 

“行行行,不跟他说话,你放开。”他心软下来语气也就跟着软下来了。

 

“他可笨了,跟他出去怎么能一样呢,不懂就算不懂……”

 

陈玘跟只猫似的蹭得他心软,喝醉了的陈玘说话颠三倒地,一双眼睛倒是越来越亮了。王皓试着转身,捧着他脸蹭了下:“什么不一样?”

 

陈玘脸上红还没下去,夜色模糊王皓凑近了越发觉得这张脸好看。陈玘顺着他的手摸上来,摁在他捧着自己脸的手掌上,傻乎乎的对着他笑:“乐乐你可真好看!”

 

喝了酒的人脸有点发烫,熨着王皓有点发凉的掌心,王皓瞧着他那点醉意逼得人眼角都附上一层红,比起平时又是一番模样。乐乐是他的乳名,这人平时也不叫。

 

王皓想了想,准确的说是一般这人不心虚的时候不叫,喝醉了也爱这么唤他。

 

他动了动手掌却被他霸道的摁着贴在脸上,陈玘仰着脸看他,薄唇一张一合:“乐乐我可喜欢你了,我们一起出去不行么?”

 

“……”这都什么玩意儿,这人怎么这么在意这件事?

 

“行,我们一起去。”王皓叹了口气,他本来也不想瞒着陈玘,只是这人不管大小伤都是一通念实在把他念怕了,才瞒着的,结果这人还委屈上了,哪这么便宜他的好事啊。

 

不过能怎么办呢,自己找的男朋友,跪着也得处完啊。

 

“你想去哪?什么地方让你这么惦记?”

 

王皓也就这么一问,却没想那人还真听进去了,很多年后王皓都记得这个醉鬼一本正经的跟他说——

 

“最想去的地方已经去过的,现在想和乐乐一起看更多的。”

 

王皓愣了下,问出了大概这辈子嘴唇的一个问题:“去过哪了?”

 

陈玘仰头笑起来,放开他的手转头搂住他肩膀将人往自己怀里拉。王皓顺着力道俯身,陈玘的胸膛贴着他的,左胸口传来属于另一个人的跳动,陈玘贴着他的脸亲吻他脸颊嘴角:“呆在这里的话我可以哪都不去。”

 

陈玘想搂着宝贝一样搂得死劲,王皓偏过脸去,那人笑得一派天真又真诚,一双眼睛里像呈了一汪温泉,熨烫得他心都酥了,温暖又干净。

 

王皓闭上眼来接受他温热的亲吻,在心底骂了一句,好几年前陈玘就是这种眼神捧着一颗心给他看,这不是要人命吗!

 

陈玘将人搂着怀里,手顺着脖子从领口里钻进去,王皓接他之前换了睡衣,松松垮垮的衣服让认迅速得逞,陈玘侧头含着他耳垂含含糊糊的说了句什么。陈玘脸上温热手却还是凉的,王皓一个激灵,都顾不得到底说了什么,去看他的时候发现陈玘一双眼清明的不像话。

 

“你……”

 

陈玘剥了他的外衣,搂着人滚进被子里:“乐乐你冷不冷啊?”

 

王皓将头埋进枕头里,心说你要怕我冷别剥我衣服啊!

 

炽热的嘴唇贴着脖颈滑下去,陈玘轻轻咬了咬他肩膀,单手压住他的腰:“乐乐你看看我啊~”

 

“你……”王皓当然不敢看他,越看越要命,只能压着嗓子吼他,“他妈……闭嘴,要做就做!”

 

陈玘笑着扳过他的脸与他唇齿相贴,滑腻腻的舌头贴着他嘴唇蹭,像在撒娇又是讨好,王皓温顺的张开嘴,任由粗糙的舌苔划过上颚,舔过柔软的内壁,王皓伸出手搂住他脖子,勾着他的舌头纠缠。

 

手彻底热起来,像带着一簇火苗沿着他抚摸过的肌肤点火,直到握住王皓同样炙热的下身。他顺着脖子一路亲下去,停在他胸膛上作怪,王皓皱着眉握住他肩头,用力握着又不想拒绝。

 

陈玘手上不停,轻轻咬了一口他的乳头,听到王皓憋着嗓子哼了一声,陈玘抬头去看他,王皓皱着眉,半是痛苦半是欢愉,眼角被逼出一点红来,清朗的一张脸瞬间妖冶起来。

 

这样的王皓只要他能看到啊,只有他能让王皓变成这样。

 

直到释放在陈玘手里王皓才腾出点心思来看他,陈玘闭着眼胡乱的在他脸颊和脖子处亲吻,时不时咬一口,像是只规划底盘的大型猫科动物。像是注意到王皓的视线,陈玘睁开眼去蹭他,哑着嗓子问他舒不舒服。

 

王皓身子发抖,陈玘一边问手一边不老实的绕到他身后去,他搂着他的脖子觉得无可奈何,这人是怎么做到盯着这么张纯良的脸做这么流氓的事的?

 

得到回应的人兴奋又上了个程度,简直像是要把王皓整个吞下去,嘴里不停的念叨他的名字。手指不安分的探进去在里面乱动,王皓拱着腰贴近他,搂着他凑上去咬了下他的肩膀:“别动……可以了……”

 

陈玘侧脸吻住他嘴唇,缓缓顶进去,饶是他再小心王皓也疼得不行,报复性的咬了他一口。陈玘舔着破皮的嘴角放开他,王皓便顺势躺回去,拿手挡住脸。

 

内里的高温彻底崩断了陈玘的理智,进进出出都像是要把身下人拆掉的力道,一手掐着王皓的腰一手毫无章法的乱走,落下赤裸的肌肤上的吻灼热非常,每一分都像是要把这人点燃,最好同他一起烧的灰都不剩。

 

王皓张着嘴觉得自己快踹不过气来,身上人呼吸粗重杂乱不堪,陈玘后知后觉的去搬开他的手舔着他粘上泪痕的脸。

 

“乐乐哭啦……”

 

他被整个人抱着他怀里,里里外外都是这个人的痕迹,他想说没哭,张嘴却是不成句的哼声,陈玘缺像受刺激一样越发折腾他,手再次来到他的下腹。

 

心跳叠着心跳,呼吸重着呼吸,快感压过痛苦,王皓揽着他的脑袋恶狠狠地同他接吻,又温柔的舔舐他被自己咬破的嘴角。

 

真他妈要了命了。

 

 

 

 

 

事实上这个夜晚的确温情的适合做一些非礼勿视的事,然而……

 

王皓直到累得迷迷糊糊了才反应过来:“你他妈到底醉没醉!!”

 

陈玘又凑近了讨好的蹭蹭他的脸:“真醉了,后来醒的,乐乐太好看了。”

 

他妈的长得好看怪老子咯!这还能醒酒怎么的??

 

陈玘蹭上去亲吻他的侧脸,缠缠绵绵的抱着他说着情话,王皓默默唾弃自己一声也就任他去了。

 

“邱淑贞太蠢了,江湖哪有什么风月。我会稀罕那些?”他语气骄傲又得意,像是藏了什么别人不知道的宝贝。

 

王皓迷迷糊糊的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鬼。

 

陈玘亲了亲怀里人熟睡的眉眼,乐呵呵的抱着他也睡过去了。

 

 

 

 

 

今晚月色真美啊。

 

 

 

 

 

 

……

 

 

 

 

 

两天前。

 

“你居然舍得不出去?你不是最向往江湖的风月了吗?”

 

陈玘白了他一眼,扬手一指那边跟吴敬平交谈的王皓,挑眉看着邱贻可:“你就是瞎,小爷每天都看着风月呢,会稀罕外面的那些?”

 

美人在侧,风月入怀你个单身狗知道什么。

 

 

邱贻可沉默半晌。

 

 

“你他妈有本事挡着王皓的面说啊!!!跟我炫耀有喘喘的用啊!!!”

 

 

陈玘抱着手望天,傻逼才当着皓子的面说这个呢,又不欠抽……

 

 


评论 ( 24 )
热度 ( 67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