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01

还有人记得新年吗?对的,这个就是它的正文……

————————————————————————————

重阙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所幸一个愚公,一个精卫。

 

 

 

 

 

你知道世界上最坚韧的蝴蝶能飞多长的距离吗?

 

1.5亿,它身躯的长度。

 

“什么蝴蝶这么厉害?”

 

“I will run,I will climb, I will soar,I’m undefeated——”

 

季恙看了一眼手机:“你科哥。”

 

 

直到很久之后季雨才反应过来,那个时候季恙说的究竟是张继科,还是——“蝴蝶”呢?

 

 

沧海蝴蝶01

 

 

“好的,那么恭喜马龙获得本届奥运会乒乓球打单的冠军!祝贺马龙!”

 

那一刻的欢呼声像是要把屋顶给掀翻了,他怒吼之后方向球拍给观众席比心,一双眼睛藏下所有的激动,脸上汗水却像眼泪。

 

张继科在他转身的时候懵了一下,即使是自己输掉比赛也觉得兴奋。马龙“庆祝”完过来与他拥抱。脸上的表情还绷得紧紧的,跟伦敦赢了团体赛一点都不一样。

 

不过也是……明天还有团体要打呢。

 

他们击掌拥抱,马龙汗湿的脸越凑越近,张继科便倾身环住他后背,轻轻拍了下他,道了声祝贺,这人一点赢了该有的表情都没有算个什么事?

 

马龙侧头似乎笑了下,他一张脸绷得太紧,什么都看不出来,张继科都不能确定他是听没听到。马龙走过来去接递过来的国旗,他抹了一把脸收了拍子准备走。

 

欢呼声似乎更大了,尖叫声扎进他耳朵,吵得他耳朵疼的同时有人拉住了他。

 

马龙绷着脸站在他身后,汗水顺着他额头流过鼻梁,眼神里像有一团火,他将国旗的一角递给他,哑着声音叫他的名字。

 

“继科儿、”

 

这回不只耳朵疼了,张继科心都疼起来了,没顺过气来的呼吸更乱了。

 

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单打的冠军亚军绷着两张脸执着国旗对观众席示意。

 

没人知道他们那些小心思,全世界都在兴奋的为他们喝彩。

 

 

以掌声,

以欢呼,

 

以泪水。

 

 

 

 

……

 

 

 

 

 

张继科自梦里醒过来的时候,天还黑得十分敬业。马龙那双眼还映在他脑子里,燃着清冷的火焰将兴奋和狂喜都藏进眼底的眼睛,喊住他将国旗递给他的执着的眼睛。

 

那双眼简直要看进人的心里去。

 

张继科伸着手去够自己丢在床头柜的外套,摸出来的烟盒却是空的。张继科抓了抓头发,披上衣服下楼去喝水。

 

昏暗的屋子里却有响动,张继科快走几步,有人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整个屋子只有电视上照出来的光。

 

“妈?”

 

科妈吓了一跳,张继科打开灯,母子俩面面相觑,最后科妈咳嗽一声:“龙龙你干嘛呢?”

 

张继科下了楼给自己倒水:“我起来喝水啊,妈你在干嘛?”张继科端着水杯的手一顿,电视上正在放里约男单决赛,画面上的马龙抹了一把汗重新躬下身来盯对面,是自己的发球局。

 

“妈你大半夜看这个干什么?要看也不看一场你儿子赢的啊?”

 

科妈笑起来,不去管儿子的玩笑,闲闲的靠在沙发上温柔的看着他,张继科晃了晃杯子,又瞄了一眼电视,第二局快结束了……

 

“龙龙你睡不好啊?”

 

张继科打了个哈欠:“不知道睡得多好,倒是你怎么还不睡呢。”

 

科妈也跟着打了个哈欠:“什么还不睡,妈这是睡醒了啊,你以为现在几点了?”

 

张继科不确定似的的看了一眼窗帘半拢的阳台,科妈笑他:“冬天家的天你是没见过怎么的?”

 

“哈哈。”张继科愣了下摸着脑袋笑了笑,搁了杯子坐到她身边,“刚做了个梦。”

 

科妈歪着头看他:“梦到什么了?”

 

张继科指了指电视,科妈嗯了声,张继科又笑,接着指了指电视。

 

电视上的比赛已经进入了第四局,马龙3-0领先,张继科似乎败局已定……

 

“怀念吗?”科妈伸手自他头顶顺过撸了把他睡得毛躁躁的头发。

 

张继科抱着双手,比赛转眼就到了赛点,马龙攥起拳头的那只手青筋明显,右手执拍,整个人像是一把蓄势待发的弓。即使刚刚才“看”过一次他也想觉得惊叹,这个人就像艺术品一样值得赞叹:“是挺怀念的。”

 

科妈撑着下巴眯着眼瞧着身边坐没坐相的儿子,眉峰向两边扬起,眼窝深陷,层层叠叠的桃花眼耷拉着,薄薄的嘴唇下一圈稀稀疏疏的胡渣。科妈抬手揪了一把他支棱着的耳朵,张继科一惊转头过来惊异的看着她。那双眼稍微瞪大了点,看着总算有了点精神。

 

“干哈呢?”

 

“明儿个出门给我把胡子刮了。”

 

张继科摸摸下巴,乖乖点头了,被老妈这一打岔比赛已经结束了,他这才发现科妈没开声音,屏幕上马龙拉过国旗递给他,他看到自己没什么精神的接过来,两人沉默着举手向观众席示意,摁了静音的电视静默的像一场庄重的仪式。

 

“明天什么时候走啊?”

 

“我今天才回来半天……”虽然吃过晚饭一直睡到现在。

 

“所以明天什么时候走?”

 

张继科仰着脸,表示姜还是老的辣,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明儿个吃完午饭走吧。”

 

科妈点点头:“你怎么回来啊,哦我是说你怎么有空回家了,奥运会刚过不是挺忙的嘛?”

 

“想回来就回来呗,哪有什么理由啊……”

 

科妈看着不太自然的儿子也不戳穿,摸了摸他的头发:“行啊,我儿子啥时候变得恋家了?”

 

张继科顺着话接口,搂着科妈肩膀:“可不可不。”

 

“再去睡会吧,还早呢。”科妈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柔和下来的声音像是温暖的泉水,她起身活动了下身子。张继科又打了个哈欠,点点头走回去了。

 

科妈瞧着儿子的背影摇头,还说睡得好好呢,回来都一天了还是这么个颓废的样子。

 

科妈撇撇嘴,儿子大了真不好管,什么都不跟妈妈说怎么行呢……10月15号有什么假期吗,儿子怎么会突然回来?

 

正愁着,摆在茶几上的手机震了下亮起来。

 

“阿姨,我回来家里还有我们住的地方吗?”

 

科妈捂着嘴笑起来,乐呵呵的回短信过去了。

 

 

评论 ( 19 )
热度 ( 50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