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05

05

 

 

“皓哥?”

 

王皓出来的时候看着已经没什么事儿了,张继科心有余悸的盯着他打量,被王皓甩了换洗衣服丢卫生间去了。

 

张继科洗澡的时候周雨晃着他那两条大白腿溜进来窜门,王皓看着他简直痛心疾首——好好的一个娃怎么养成这个德行?

 

周雨在宿舍惯来不会好好穿衣服,他还知道穿个短裤大概已经是看在张继科的面子上了,小豹子往床上一坐亲亲热热的挨着他皓哥,笑眯眯的问:“皓哥科哥人呢?”

 

王皓还沉浸在这么一个水灵灵的白菜越养越糙的心痛中,再想想比他还水灵的赵姓小孩也在焉坏的道理上越跑越远,估计也是周雨这娃给带的,简直心痛——他八一就不能好好出一个白菜吗?

 

“皓哥在这呢。”王皓看着这么个“不正的上梁”面瘫着脸回答。

 

周雨一脸懵逼,皓哥你嫌弃我干什么,上梁不该是你吗?我上面还有航哥呢,关我什么事??

 

“别以为我不知道小胖谁带坏的。”

 

“那你更冤枉我了,胖儿自己就够坏的,不用人带。”

 

王皓扶额:“那你还天天惯着他!”

 

周雨摊手表示,不惯着能怎么样啊?自己奶的小孩儿还能不惯着吗?

 

“气糊涂了,你找继科干嘛?”

 

周雨歪着身子靠着床头,一条腿赤条条的横在床棱上,王皓黑着脸看他,还能不能管了啊这破小孩。周雨却浑然不觉头一仰靠着床头:“没事儿啊,就找你们聊天~”

 

“等你能让小胖不半小时就找来这屋之后再说聊天这事儿吧。”王皓丢了外套过去毫不留情的拆穿。

 

周雨闷着头痴痴的笑:“皓哥,问你个事儿啊,科哥不会退的是吧?”

 

王皓挑着眉头看他:“你哪听得乱七八糟的?”

 

周雨摇头:“不是乱七八糟的,里约之前科哥龙哥不都说过吗,”

 

“那不是之前嘛,你科哥14年的时候还说过呢。”

 

周雨仰着头靠在床头上,盯着天花板瞧:“可是感觉不像假的啊,科哥是真的想过里约之后就退吧?”

 

王皓眼皮子撩了撩没说话。

 

周雨挠挠脑袋,坐起来扒着王皓胳膊:“他们不会真的退了吧?”

 

王皓嫌弃的把他扒拉下去:“这么舍不得啊?”

 

“不是舍不舍得,就是想想训练场里没有他们俩腻歪,不是,训练不自在。”

 

孩子你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周雨头一甩无视王皓的嫌弃。

 

“你觉得他们会一起退役?”

 

周雨眨巴眨巴眼睛,懵懵的看着他好像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样。王皓笑了笑,手掌拍着他额头上推的他一个倒仰:“你们好好打球就是,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

 

“小雨啊。”张继科擦着头发出来,白色的毛巾搭在头上,乱糟糟的头发支棱着,没擦干的水顺着他脖子沁进他衣服里,短袖的领子湿了一片。

 

王皓出门接电话去,周雨还有点懵愣愣的和张继科打招呼,张继科坐到床边翻出来吹风机插上吹头发,周雨歪着头瞧他。他们也是好久没见了,这段时间冷张继科好像捂白了点,他低着头吹头发风机嗡嗡嗡的在他耳边响,周雨看着他皱着的眉,薄薄的嘴唇抿起来。脸上还带着浴室里热气蒸出来的红。

 

外面隐约能听到樊振东和王皓的交谈声,他应该是来找自己的,周雨想着。

 

“科哥。”

 

“恩……”张继科没关吹风,本来就低音炮彻底淹没在杂音里。

 

“你会…退役吗…”

 

张继科没听着,挪开吹风机看他:“什么?”

 

嗡嗡嗡的声音还在响,周雨莫名烦躁起来,准备重复一遍的话到了嘴边一滚变成了:“你会和龙哥一起退役吗?”

 

张继科挑眉看了眼他,眼里诧异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周雨急急的又反问一遍:“你不会和龙哥一起退役?”

 

他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了,像是要说服谁,张继科好瑕以整的点点头:“对啊。”

 

“啊??”周雨腾地一下站起来差点绊到张继科手里吹风的线,他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啊?”

 

张继科叹了口气,终于关了吹风机,安静了,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弟弟,一双大眼睛睁得像是要瞪出来,诧异,不可思议,甚至不理解。

 

“什么为什么,马龙该退吗?”

 

“那你也不该退啊!”周雨着急。

 

张继科掏掏耳朵示意他小声点:“你别想了。”

 

“可是……”

 

“没有可是,我怎么可能和马龙一起退役,龙时代才刚开启呢,你们还有的受的。”张继科施施然起身去拔电源,声音里居然带了赞赏。

 

什么龙时代,这不是三剑客的时代吗?

 

周雨脑子懵懵的,视线乱飘既然看到了门口的抱着胳膊的王皓和一脸惶恐的樊振东。

 

“额……”看到樊振东周雨下意识一顿,竟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张继科还没注意到,他弯腰放了吹风机起身的蹭到他肩膀,周雨侧了侧身,张继科拍了拍他肩:“你只管打球,天塌下来也轮不到还有哥给你们顶着,别乱想,啊。”

 

他转身自如的跟樊振东打招呼,王皓也跟没事人似的走进来:“回去吧,明天训练别迟到了。”

 

周雨看看王皓再看看已经坐下玩手机的张继科,他不确定王皓和樊振东都听到了多少,但是哥哥们太淡定,他哑口无言,只能低下头匆匆跟他们道了别拉着樊振东走了。

 

 

 

“雨哥?”小孩儿拽拽他的手臂,凑近了盯着他看。

 

“啊?”

 

樊振东皱皱眉眼,所以他就不喜欢他雨哥去找他科哥黏糊:“雨哥你想什么呐?”

 

“额……”周雨敲敲脑袋,“也没什么,算了没事儿。你怎么过来了?”他惯来不习惯跟樊振东说这些,明知故问也要转移话题。

 

樊振东噘嘴跟周雨肩并肩的走着:“雨哥你不会觉得他们永远不会退役吧?”

 

周雨苦恼的笑笑,伸手去揉樊振东毛躁躁的头发:“怎么可能呢,就是觉得有点别扭吧……”

 

“别扭什么?”樊振东顺着他手指的力道摇头晃脑,拿眼角去看“捉弄”自己的哥哥,周雨微微翘着嘴角一副自己也想不通的样子。

 

这个嘛……周雨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捣乱,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想,对啊自己到底别扭什么呢?樊振东被他揪得疼了就弓着身子脑袋砸在他肩膀上:“雨哥?”

 

“额……大概是不习惯吧,可能是我印象里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居多,如果有一天训练场只看到龙哥或者科哥一个,可能会很不习惯……恩……”

 

周雨揉揉倚着自己撒娇的小孩,喃喃道。樊振东双手环上来圈着他,两个人姿势别扭着往回走,他蹭蹭周雨的鬓发,有些不满他的心不在焉:“担心什么啊,刘指导和孔指导不也不是一起退役的吗,他们还不是一直在一起的?”

 

“会一样?”周雨疑惑的看过去,张继科的表情太平静,让人不安。

 

樊振东打了个哈欠,笃定的点头:“会的。”他想了想又添一句,“过程不一样结果也会一样的。”

 

周雨捏捏他凑过来的脸,终于笑了:“胖儿真聪明,困了吗?”

 

樊振东闭着眼嘻嘻哈哈的黏糊他,周雨一叠声的答应他的小要求,两双大小眼是同样的欢喜。他们在门口碰到了正套着外套往外走的周恺,周雨关心成习惯问了句去干什么。

 

周恺裹着外套抬眼看了他们一眼,低声说了原因,绕过他们走远了。周雨回头看他消瘦的背影,樊振东轻轻推了推他们的房门探进去一个头,坐在周恺床上的人听到动静回头来看他。赵钊彦双手撑在床上,白净的脸上笑容人畜无害。

 

周雨一手压在樊振东头顶上,也探进来看了一眼,赵钊彦被他们的姿势逗笑,脸颊上酒窝浅浅笑容暖融融的。

 

周雨伸出手来朝他的方向轻轻点了点:“坏小孩~”

 

赵钊彦抿着嘴笑得更开心了,清亮的叫了声“雨哥”,大眼睛却对着被周雨压着的樊振东眨眨眼。樊少皇纠结的想想为数不多被这人畜无害的小孩坑的经历,糟心的拉着他雨哥走掉了。

 

 

 


———————————————————————————

 

 

小剧场:

 

 

时隔多年周雨再想起这个晚上,一时兴起捧着樊振东的脸亲了一口:“胖儿你怎么知道?”

 

樊振东搂着他不甚餍足的咬了咬他的肩膀,折腾了一会才想起来周雨说的是什么。真正成长为东皇的樊振东靠着他也疑惑:“不知道啊,就那么觉得的。”

 

周雨当年的不安并没有落空,不好的预感也都实现,可他们兜兜转转居然还是让当年樊振东迷迷糊糊的一句话说中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

 

樊振东凑上去一如曾经一样挨着周雨,蹭着他鬓角的模样就像十多年前索要拥抱的孩子:“可能是真的不习惯吧。”

 

周雨也靠着他,北京的冬天还是那么冷,两个人缩在被子里像小兽依偎着取暖:“可是习惯不是爱啊,没有人会因为习惯而在一起,也没有习惯是改不掉的。”

 

樊振东点着头,刺刺的下巴搭在他肩窝里:“所以是有爱的啊,习惯因为有爱才会被无限放大,而且无法改变。”

 

周雨弓着身子笑的开心,背后贴着他温热的胸膛,他反手去摸樊振东的脸,从额头划过他棱角分明的脸颊,好像还是对着经年里自己伸手就会把胖乎乎的脸凑过来给自己捏的小孩儿,而不是已经长成可以将他牢牢抱在怀里的男人。

 

他声音还有点哑,带着笑,手停在他的下巴上:“胖儿你该刮胡子了……”幼时的称呼自他嗓子里带出来打着旋钻进樊振东耳朵了,已经没有人会在这么叫他了,就连周雨在外人面前也鲜少这么叫他——可是还是一样亲昵。

 

心像被热水熨着,暖得不行,樊振东蹭过他依然白皙修长的手指:“好啊。雨哥帮我刮吗?”

 

“你还小……吗?”解决了疑惑的周雨又开始犯困,他背着手拍了樊振东两下,一下打在他下巴上,一下打在他眼角上,樊振东捉住他的手塞回被子里,撑起身子亲吻周雨已经闭上的眼睛。

 

周雨无意义的咕噜了一声,头偏了偏埋进枕头里,樊振东打着哈欠重新躺下子背后将他哥整个圈进怀里。

 

 

“再睡一会吧雨哥,晚上科哥和龙哥还要请客呢……”

 

“他们回来了……?”

 

“是啊,刘指导说了只放半年假嘛,蜜月度完了也该回来了……”

 

 

评论 ( 11 )
热度 ( 49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