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06

时间线都是乱的乱的,我瞎编的,平行世界

 安远不是cp,如果会写小远cp的话,大概是轩远?小剧场是轩远


勿上升真主×3

 

 

 

06

 

 

 

12月30号

 

魏桥输掉的时候马龙还有点懵,他坐在凳子上,托着脸看正在进行的比赛,这边靠着出场口工作人员进出的时候总有冷风灌进来,他起身的时候冷得打了个颤。

 

霸州赢了。

 

他抹了把脸,努力打起精神来拍了拍一脸落寞的林高远,薛飞站在他身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去握手。”马龙推了推僵着的林高远,低声提醒到。小孩儿撇着眉毛看他,马龙又拍了拍他,率先朝对面走去。

 

林高远跟着他,马龙脸上神色自如看不出来什么情绪,他还止不住沮丧的时候对边的王楚钦已经扑过来拥抱住了他,力道之大差点将他撞出去。闫安在背后扶了他一把,不等他回头看就越过他去和范胜鹏握手去了。

 

王楚钦抱着他又蹦又跳,林高远吸了吸鼻子觉得酸酸的,他抬手拍了拍身上挂着的人,对面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林高远转头去看的时候,那些举着他名字横幅的姑娘们更加尖叫起来,朝他拼命的晃动手里的手幅。

 

这下觉得鼻子更酸了。

 

马龙带着他们出去的时候梁靖琨正在接受采访,场外还有很多人等着他们。薛飞和尹指导先行上了公交,马龙带着他和闫安跟那些粉丝们道别。夜色朦胧,只能靠着路灯看清楚姑娘们被冻得通红的脸,还有一些人轻易红了眼眶,林高远听到窸窸窣窣的明年我们等你的话……

 

直到上车马龙才显出疲惫来,闫安想过去跟他说说话,可马龙缩在座椅上,眉眼耷拉着隐在带着的兜帽下,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熟人勿吵的气场,闫安有点不太敢惹他僵在原地踌躇,尹指导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先坐,自己则走了过去。

 

闫安过去挨着林高远,这位队友抱着手提包发呆,木木的像只傻兔子,薛飞坐在他们前面闭着眼,气氛沉闷啊……

 

“哎……”

 

林高远换了个姿势靠着,吊着眼皮看他,闫安指了指后面:“龙哥没事儿吧?”

 

呆兔子眼睛转了转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没事……”

 

闫安叹气,挠着脑袋懊恼说不出话来。消停了会,林高远竖起食指升到他面前勾了勾,闫安去看他才发现这人以一种搞笑的姿势趴着座椅上从座位的缝隙间往后看。闫安嘴角抽了下,后座的尹指导在跟马龙说什么。

 

马龙仰了半张脸抬头看他,尹指导抬手摸了摸他额头,神色温柔的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马龙还是没什么神采,白皙的脸庞在昏暗的灯里还能看得出有点不自然红,眼睛委委屈屈的瞧着尹指导,没精打采的蹭了蹭他的手掌,又把自己缩了回去,他身上还裹着那件橙色的羽绒服,看着小了好几岁。

 

闫安转回头来,不自在的摸了摸脸,林高远舀舀他手臂:“看出来什么没?”

 

闫安不确定的看了看他,林高远一脸认真的盯着他:“龙哥挺好看?”

 

对面懵逼了一下下,悠悠的看过来:“你这样是要被可哥抓去对拉的……”

 

闫安捂住脸,绝望道:“我就随口一说,你又不说清楚看什么!!”

 

林高远扁扁嘴:“龙哥好像精神特别不好!而且好像还有点不舒服!”

 

“输了比赛他精神不好才正常好不好?”

 

林高远踹了踹前座:“我去你不是睡了吗?”薛飞转过来看了他俩一眼,又转回去:“我还听到闫安说龙哥好看了……”

 

闫安惊恐:“你不是老实人吗!”薛飞撇撇嘴,身边林高远踹他一脚:“你傻吗,这是在提醒他去可哥面前告状吗?”

 

坑完队友心情好了点的兔子再一次竖起了一根指头,同时摸出手机来:“我觉得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办法!”他稍稍掩了嘴,“你们说我跟可哥打电话他能有空来看看咱吗?”

 

薛飞从前排两个座椅间露出半张脸来,闫安盯着林高远的手机摸了摸自己胡子拉撒的下巴:“你要不试试?”

 

林高远眯着眼睛看他:“没记错的话你才是肖门的吧?”

 

闫安给了他个你在逗我的表情:“肖门传统坑师弟你不知道吗?你以为都跟你们吴门似的一窝团子?”

 

薛飞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话不过大脑的队友:“我发现你越来有勇气了,惹了科哥之后接着就敢惹皓哥和小胖了……”

 

“额……”

 

两个猪队友。林高远抱着手机缩回座位里去,薛飞也无趣的转过身子去闫安哀嚎一声仰到在椅背上不说话了。

 

林高远抱着手机和孔令轩发微信,说是这么说,但其实他不怎么敢跟张继科打电话来着……他拱起身子又去瞄了眼后边的马龙,尹指导坐到别的位置去了,马龙一个人坐在那,眼睛看着窗外,沮丧又落寞,左手握着的手机还是亮着的。马龙打了个哈欠,低头又看眼手机,又看向窗外。

 

应该是在等可哥信息吧?

 

林高远懊恼地挠挠头发,由衷的希望张继科看了比赛已经联系马龙了。

 

他其实真正跟孔令轩发微信,说他觉得龙哥应该睡一会,他看起来好累的样子。

 

孔令轩问他那龙队休息的话你坐的离他远一点,别吵着他。

 

林高远发了个“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周雨表情包过去,说,我们离他都很远啊,但是龙队睡不着的!他睡眠浅的很,几乎没在车上睡着过!

 

孔令轩说那没办法,这是个人原因。

 

林高远跟他回复,其实科哥在的话龙哥能稍微睡会来的……

 

他又往后面看了一眼,马龙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靠着椅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说发现自己真是怂,都不敢去安慰安慰龙哥。

 

那边回复过来,龙队自己会有解决方法的。你不去打扰他是对的,没有怂不怂的说法。

 

他吐吐舌头,说科哥就敢。

 

他是无奈,马龙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有张继科敢靠近他,许昕都轻易不去惹他师哥更别说他这个当弟弟的了。

 

这回过了会孔令轩才回复,他说,那不一样的。

 

林高远转转脑袋,没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盯着车顶的暖气扇看了会,听到身后马龙的手机响起来,他回头去看,马龙掀开了他头上挡着的兜帽,也许是手机光的原因,马龙黯淡的眸子好像也亮了起来,他小心的将电话捧到耳边,菱唇翘起来叫了一声继科儿。

 

林高远摸了摸不自觉有些发烫的耳朵,马龙却全然没注意弟弟的视线,他稍稍撑起身子拿空闲的手去在起雾的玻璃窗上乱画,小声的跟电话对面的张继科说话,僵硬了一路的脸色总算缓和过来。

 

林高远觉得鼻子酸,他捏着手机乱七八糟的打了一堆字,想跟孔令轩说,说他没敢跟张继科打电话,但是马龙还是开心起来了;说他最后输了其实真的很难过,说他看到那些小姑娘掉眼泪送他们走的时候觉得特对不起她们……

 

可是最后也没发出来,林高远捧着脸,将自己埋在膝盖上,闫安和薛飞睡着了,没有人发现他不争气的红了眼睛。

 

后边的座位上马龙靠着玻璃跟张继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靠着座椅嘟嘟囔囔竟然有了点睡意……

 

 

 

 

 

 

 

 

————————————————————————

 

 

小剧场:

 

 

等马龙退役之后,有一年乒超,林高远带着魏桥队一路杀到决赛,最后还是跪到了决赛里。

 

曾经的魏桥F4只剩下他和闫安,他像曾经马龙做过的一样带着弟弟们安慰球迷,然后跟着指导上了返程的车。

 

扭了腿的闫安依然坐下他身边,林高远上车后狠狠的揉了把脸深呼吸了一口才坐下,闫安看着他笑了笑。

 

林高远莫名其妙,问他怎么了。

 

闫安摇摇头,他缓缓说起这段往事,已经快忘记这回事儿的林高远也笑起来,他年岁已经不小,可一张脸还是少年模样,闫安碰了碰他肩膀说:“当时真吓了一下,以为你哭了,然后觉得鼻子特别酸,就想起来揍你一顿。”

 

林高远斜着眼睛看他:“你敢!”

 

闫安还真就点点头:“不敢,马龙在车上我都不敢闹,科哥嘱咐过能让龙队在车上能睡会是一会。”他有些纠结的皱着他依然浓密的眉毛,叹了口气,“就算是知道科哥不在他从来没睡过,我也不敢……”

 

打乒超是见不到马龙,林高远挠挠头觉得还挺想:“恩……”

 

闫安打趣他,这次你怎么不哭?

 

林高远白了他一眼,手机响起来:“上次我也没真哭好吧?”

 

闫安瞄了一眼,孔令轩的名字在屏幕上跳的欢跃,林高远坐到一边去接电话,眼睛微微眯起来,笑容渐渐爬上他的嘴角。

 

闫安摇摇头,哀叹一声,都是些一对一对的啊,也不说给我们单身狗一点关爱什么的……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