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骑士6

林郊=偷命打野位[但这个出场应该不会太多]

 

其实我一直在想他们做赛前准备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想象一下。

 

本章主题:很多时候,冷战是需要一个人打破僵局的。

主题的主题:冷战很好的契机,多半是一个主动一个半推半就。[是两个人的事。]

 

 

 

6.避让

 

 

他们凑了十个人打算打一局,K奈特带着游弋和林郊,七杀带着秦位一人一边。

 

林郊是十二看中的第三个人,那位打野位。

 

两队人带了耳机就坐在房间的两边,气氛都很轻松,带上耳机之前K奈特和七杀对了个眼神——恩,是谁输谁请客的眼神。

 

事实上打的确实很轻松,七杀拿着关羽跑来跑去追一个白起,K奈特拿了花木兰越塔都要追老夫子,最后在两位大哥实力乱打节奏的情况下,几位弟弟懵了一阵好算是将紧张感打消了,反而打得畅快了不少。

 

十二坐在一边看K奈特和七杀胡来,捂着心脏心说幸好这俩都算自制力比较强的,这要是赛场上也这样放飞自我可怎么办。

 

角色死亡的间隙K奈特趁着喝水的空荡往四面看了看,十二在他们两队人身后转悠时不时低头看手机,心里应该是有决断了。他放好水瓶重新拿起手机来,心想他和七杀之后开始准备冠军杯应该不会再被拖过来了,不知道后续是怎么打算的……

 

最后还是七杀请了客,十二达到目的了也没多留,青训营毕竟有青训营的规律,没多久就带着两人走了。

 

 

……

 

 

“怎么样?”

 

“边路不错,辅助的话,太跳脱不如诺诺,更比不上随风。”

 

七杀坐在K奈特旁边跟着点头。

 

十二坐在前排没说话,K奈特想了想:“如果真的要准备他们上场的话还是尽早跟进队里进程的好,至少需要和打野在训练赛里正是配合过。”

 

十二招招手:“我知道,这个还不急。”

 

七杀之前并没有和十二具体聊过,今天是被临时拖来的,听到K奈特的话疑惑的不行,K奈特对上他望过来的眼神没说话,拍了拍他的手臂闭目养神去了。

 

他们这群人平时生活其实挺单调的,游戏占据了他们大半的时间,剩下的时间留给睡眠和吃饭,正儿八经的私人时间其实还没剩多少,索性一群宅男空闲时间也是跟游戏挂钩的,没多大差。

 

等按部就班的进入冠军杯的准备阶段,K奈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和阿泰的交际真的少了很多很多。两人都在尽心尽力的补时长,一人窝在房间一人端坐楼下,打游戏的时间占了一天的大半,一开始K奈特还注意了一下将两人的时间尽量错开,谨慎了几天没再出车祸现场也就放松了——毕竟不管怎样时长都是要补的。

 

有时候阿泰会拉上队里人的人五排,但K奈特从来没去过。微博上信息更迭太快了,那件事的热度很快被盖了过去,阿泰屏幕上求他和K奈特双排的请求也越来越多,他看了还是觉得烦,每次看了转头就在群里找五排,偏偏每次跟约好了似的,恰好有除了K奈特的四个人和他凑一起……

 

这些K奈特当然不知道,他拍了下自己的设备,能察觉到自己对阿泰的关注敏感度越来越低,觉得日子这么过下去也就那样了,不那么在意反而更轻松了。

 

 

十二中午通知了明天和GK有一场友谊赛,那么按照以往规律,今晚上他们就会确定首发人员,五个人会提前打打配合。

 

这次随风不上,诺诺打辅助位,他们坐在训练室的时候随风双手揣在兜里,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像是早就接到通知了。

 

K奈特看了他一眼,心想如果是他接到通知,他应该也是这样的——不——他看到绕到诺诺身后去跟他说话的随风——随风心态可比自己平和多了。

 

他是一个善于调节自己的人,也是一个执行能力很强的人,

 

阿泰坐在他对面,当K奈特踩着点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这倒让K奈特松了口气,如果这个人选择的是无视他,淡化两人之间的交际就再好不过了。

 

其实就怕阿泰看到他抵触反应太大,就像17年秋季赛那会那样就不好办了……

 

现在两人一人一边坐得倒是坦荡,苦了分别坐在身边的诺诺和放纵,总觉得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涌动十分不安全,憋得平时好动的两个人在椅子里动来动去好不安分。

 

可惜两位大哥并不理解这份不安,毕竟他们俩都没有别的心思。

 

“小纵,你折腾什么呢?”

 

“黄诺诺还能不能好好坐着了,你是小孩子嘛?”

 

话音还没落K奈特就觉得不好,果然被训了的两人也不动了,眼神却非常放肆,K奈特放下手机伸手去拉拉放纵的椅子,故作轻松的接上话:“好好坐着别乱动。”

 

阿泰没那么好功力一句话变了两个调,尾音降消下去吞没在唇齿间,他借着手机的遮挡抬眼去看对面的人,K奈特看着很放松,跟放纵说话的时候神情自然,还带着笑,一点尴尬的样子都没有。

 

阿泰嘀咕了两声,诺诺刚带上耳机没听清,喂喂两声直接就在耳机里问:“大哥你刚刚说什么??”

 

阿泰脸上一僵,阴深深的冲这耳麦说:“我说你要在动来动去撞我椅子一会排位输了我就把你煮来吃了。”

 

“嘿嘿嘿你吃吧,反正我昨天没洗澡,你下得了口就吃啊。”

 

“我靠你闭嘴!”

 

耳麦了响起队友幸灾乐祸的笑声,阿泰没听到K奈特的声音,斜着眼光一撇,K奈特还在摆弄耳机和放纵说着话并没有带上。

 

他皱了皱眉,觉得好像有哪不对——

 

“听得到吧?”

 

K奈特知道贝克曼开始说话才戴上耳机,跟着回答了一句听得到——线下他们离得都很近,但为了适应比赛的方式,训练赛他们都是带上专用耳机的。

 

“来讨论一下啊,明天跟GK的训练赛都有什么想法没?”

 

贝克曼开头问了一句走流程,然后开始说BP的规划:“BP的话,咱们和GK的英雄重合率其实挺高的,强势的那几个边路英雄我们用得好的他们也用得好,辅助的话胖墩更偏向保护型的英雄,但是他本人的打法进攻性很强,中路我干将是不打算放了,或者直接跟放纵抢,放纵有没有意见,打野黄大仙英雄池太深,暂时没有针对他的想法。”

 

耳麦里静了下来,确定贝克曼说完,刚刚被点名的放纵接话道:“我可以拿干将,但是要首抢吗?他们季后赛刚打完青枫干将手感爆棚放了会不会直接抢?”

 

“直接抢干将?不至于吧,又不是hero”

 

贝克曼刷刷往本子上记了两笔:“阿泰说的有道理,这样,先跟干将留一个位置,剩下的呢,阿泰?”

 

阿泰扯了扯嘴角,摆弄着在射手和刺客英雄版面不停切换,眨眼得频率也加快了,他进入状态就是这样,非常的专注。K奈特抬眼,一眼确认了他的状态,低头继续看手机。

 

“黄大仙是不是对马克有什么特殊的情节啊,他们打得挺凶,阵容偏前期,但是好像很爱拿马克。”

 

K奈特低头笑,心说你也爱拿马克啊。

 

“打野一楼就不ban了吧,但是如果他们ban了就另说。”

 

贝克曼点点头:“公孙离和裴擒虎两边各拿一个算好的了,如果他们ban了一个可以考虑两个都不要放出来。”

 

“如果他们要针对打野位,李元芳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泰笑起来,手机里正好点到马克,拿着手枪的绅士轻轻一鞠躬说道:“子弹和我的帅气你都无法抵抗。”他挑挑眉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了点骄傲:“而且我还可以拿马克。”

 

耳麦里想起几声笑,阿泰却皱皱眉,又听诺诺插嘴道:“辅助东皇可以拿,胖墩的张飞有点烦。”

 

贝克曼点点头又往本子上写了两笔,阿泰伸着脖子去看,贝克曼记完方便他看干脆放桌面上,自己拉了个板凳坐下来了。

 

“夏侯我觉得很好,但是很多队伍用起来好像并达不到效果。”贝克曼在本子上圈了个夏侯出来。

 

“前期确实凶。”

 

“但是用来打辅助的话,进攻是有了,拖到中期反而有点站不住,视野也是。”

 

“那边路呢?”贝克曼看了看七杀和K奈特。

 

阿泰下意识的整了下耳机,七杀不爱说话,这种时候一般会是K奈特先开口,耳麦里静了两秒。

 

“我觉得在边路别的,不用急着拿夏侯。”

 

是七杀先开的口,阿泰抬头去看对面,K奈特低头看手机,看不出没什么情绪来,七杀说完他才接过话:“夏侯是有优势的,如果能前期杀死比赛夏侯是最好的,但是有别的的话也不是最优选,用刘邦打分带也挺好的。”

 

贝克曼点点头:“GK更善于主动进攻,打四一分带是个法子。”

 

“而且四爷的杨戬用的比迷神和梦客都好,优先级提一提,反而是关羽和花木兰放过去比较危险。”他又将杨戬圈了出来,接着在关羽名字后面花了个叉:“迷神花木兰状态很好啊,七杀?”

 

众人掉过头去看七杀,但这人说道比赛永远是张冰块脸什么也看不出。

 

“可以蓝色ban关羽和干将,然后拿太乙,红色就ban太乙和关羽,给放纵拿干将?”

 

贝克曼皱皱眉:“姜子牙呢?”

 

“GK中路输出很稳的,应该不会拿姜子牙限制他吧?”

 

“这个版本太乙T0 没得跑,如果拿不到就ban掉吧。”

 

“可以的。”

 

“梦客好像更偏向老夫子,但是如果是能拿到了花木兰和杨戬的话也不怕他。不过梦客最开始上场打的是中路,他到底走哪个位置?”

 

“就打过一场吧,梦客走边明显比他走中路能突出,GK应该不会让他回中了。”

 

“他们第一二ban 不动边路的话,老夫子可以给。”

 

“我觉得四爷的杨戬要被ban,上次还有人说四爷用什么什么就要被削……”

 

“一楼ban杨戬就放出来太多了,而且他们想抢的比我们多啊,打前期放纵还可以拿姜子牙,情浪也可以啊。”

 

“姜子牙改了之后不如之前那么稳定了,中路还是杨玉环或者干将更稳,其实我觉得张良用来有奇效啊,姜子牙前期没打出来就有点鸡肋了。”

 

“辅助东皇太乙看具体阵容,鬼谷子也挺好的,不过我太想拿牛魔。”

 

“大哥打野位要选什么?”

 

“如果他们不故意针对打野位,打野放在后面拿也可以。”

 

讨论到最后贝克曼有记了乱七八糟的一整页,确实是乱,阿泰到最后都不试图去看了,教练大手一挥:“行了你们先排吧,我整理一下,你们打着,一会再说。”

 

整个讨论过程K奈特都很少说话,诺诺比随风活跃,今天阿泰也格外话多,也就不需要K奈特在引话题,他还在怕自己说话再影响阿泰,便干脆闭上嘴听着,必要的时候才插一句发表意见。

 

等排位正式开始K奈特才觉得自己有些多虑,阿泰状态不错,这一局他拿了玄策,前期一度节奏打的很顺,在中期玄策进入疲软期之后也没有过多激进,将核心输出位转给了发育好的干将,自己则更多的侧面骚扰和收割。

 

K奈特拿了白起抗压,上路不停地有人骚扰,阿泰先帮七杀推了下路推了一塔,解放老夫子之后就多是跟在白起身边行动了,诺诺则用鬼谷子在保护腿短又脆弱的干将,和带着干将支援被紧盯的上路之间来回跑。

 

这局打得还算顺,结束之后阿泰停在数据面板页看了看:“放纵这局打了这么高的输出?人头明明不多啊……”

 

放纵也翻了翻伤害对比,干将的输出确实高:“可能对面是东皇和张飞,技能浪费在他们身上比较多。”

 

“其实也还好,干将技能快,蓝buff控好了,顺风局见着人直接甩技能就是。”

 

“诺诺还是打的太快了,视野做得不够,但是守龙的还是还是不错的。”

 

“恩,诺诺都很少来下路,只有玄策来拿红buff或者龙刷了才会下来。”

 

“哇杀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看上一句四爷过的多艰辛,我怎么能丢下他!”

 

“那你就放生我?”

 

“你拿个花木兰追着人家跑还要我跟着你一起追吗??”

 

“加速一下也行啊……”

 

“四爷要哭了真的,不能因为他是白起就不管他吧,你看你看白起死了6次啊6次送了全队一半的人头!”

 

K·不停被东皇咬·顶着被张飞吼·对面奇怪的打肉情节·奈特哭笑不得的听着两个弟弟斗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被插满了刀。

 

“很过分了哦。”K奈特取下耳机,敲了一下身边跟着哄笑的放纵,被放纵嘻嘻哈哈的躲开了。

 

阿泰也在笑,他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还在写写画画没搭理他们的贝克曼正准备说再来一局,抬眼不经意地撇到将耳机摘下来头靠过去跟放纵说话的K奈特,从进训练室开始的别扭感终于又被他找了出来。

 

阿泰紧盯着K奈特,他当然知道K奈特对目光相当敏感,但这个人依然能游若有余的跟放纵说话,表情自然地不行,所以自己的感觉是没错。

 

不管是故意踩点进训练室、若无其事地挑了他斜角最难看到的位置、最后一个带上耳机、将自己的意见放到最后接着七杀的话来补充、比赛结束就摘下耳机……

 

所以他是故意的吗?

故意和自己错开,不动声色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阿泰恍惚了一下,终于确定,原来这将近一个周冷战时间里K奈特选择的并不是像曾经吵架了保持距离等两人冷静之后再来找自己,而是彻底避开自己粉饰太平吗?

 

在那次争吵之后老四心里是怎么样的?阿泰撑着下巴走神,是觉得自己会情绪化地影响状态……所以在耳麦里都保持沉默?

 

 

“K奈特……”

 

他还带着耳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以为他要说什么,聊天的都停下来,他捏着手机神经一下绷起来了,故作镇定地看着他:“下一把你用典韦吧。”

 

“好啊。”K奈特在他说话的时候正低头看着手机,声音还是奶奶的带着鼻音,抬头脸上还带着笑,就好像是对着他笑了一下的样子,拿过手边的耳机重新戴上。

 

是真的。

 

他还是那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回答自己的时候跟和放纵说话没有两样,阿泰抠着手机背面,绷着脸邀请人,K奈特做得不动声色,但他确实是这么做了……

 

他强迫自己无视心中的异样,深吸一口气点击了匹配。

 

第二局并不算顺利,阿泰的李元芳被盯得太紧,典韦上路发育还算安稳挪了几次视角都看到李元芳二技能撤离现场无法输出,阿泰不停地在询问视野,躲避追击,能抓住的机会了了,被抓得多了难免有点烦躁,打野无法进场输出前期杨玉环伤害又不够,团战不可控得倒向对面。

 

“关羽不急着过来,别走河道,绕道对方蓝区过,我看到他们了,四个人没看到曹操,诺诺跟好李元芳。”

 

团战劣势太大,典韦也不能就只窝在上路发育,K奈特操纵着典韦从对方红野区想要绕后,他的视野比被追着的阿泰更好,在阿泰还在询问视野的时候开口制止了准备横穿过来的关羽。

 

李元芳翻滚撤出项羽的攻击范围,张飞立刻跳过来套了个盾掩护着和中路汇合。

 

“找人找人,曹操呢?杨玉环大还有多久???”

 

“蓝区没人,我到蓝buff草里了。”

 

“还有6秒,5秒了,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曹操在下,曹操在下!”

 

“关羽准备推关羽能不能推,典韦从后面跑。”

 

“张飞往外吼往典韦的方向吼!!”

 

“杀干将杀干将先杀干将!”

 

打得艰难,赛程直拖到了24分钟才结束,K奈特撩了撩额发觉得累,典韦前期没有优势实在不好打,即使拿了不那么吃经济的李元芳和偏辅助的杨玉环保着,在逆风也不太好发挥。

 

K奈特看了眼对面,阿泰还停在数据面板,眉头紧锁,他叹了口气,第一局阿泰状态很好,第二局却有些急,不知道他是太注重典韦的发育想先打开局面,还是没适应让更多的经济给边路,或者……

 

K奈特抬头去找随风,随风正在和诺诺看上一局的录像,手指点着屏幕跟诺诺说着话,上一局张飞挨打都挨郁闷了,脸上也不轻松。

 

“诺诺试试打边路吧,随风你来打辅助。”

 

“啊?”所有人抬头惊异地看着他,阿泰也从手机里抬起头来,脸色不善地看着他。

 

“啊什么啊你之前不也打边路的?”

 

“可是……”

 

“试试吧,随风以前也用边路过,这才好清楚什么时候需要些什么视野嘛,换个角度来看更清楚。”

 

“好、好吧。”

 

阿泰垂着眼没说话,K奈特惯来会把话圆过去,说一句再解释一句,引着人往他希望的方向去想,即避免了表达不清带来的误会,又阻拦了心思敏感的人多想,多会说话啊……

 

就像现在,他上一局状态不好,估计这个人觉得是跟他有关系,但他不会问,他会直接将自己的因素剔除出去,这不就让诺诺来打边试了?

 

阿泰托着腮没做声,邀人选角,心降到了底,上一把他是打得急了点,可这和K奈特没有关系啊……

 

为什么不阻止,不解释,这样K奈特会怎么样?会当他默认了吧?

 

“阿泰?”

 

“嗯。”阿泰沉着脸将抢到的东皇换给随风,稳了稳心思点了锁定。

 

K奈特则转到贝克曼身边看他在本子上推算。


评论 ( 13 )
热度 ( 37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