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骑士10

聪明的不止四爷一个,只是阿泰对他从来不用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小心思。

 

泰爷其实情商很高,很会照顾人情绪,只是他没把四爷当成需要先照顾他情绪的“客人”。

 

另:冠军杯看得我真的心跳都要坏了

 

 

 

 

10、彼此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诺回忆,那一天那一刻简直是他进XQ那么些年最值得收藏的一刻,就是事后被大哥阿泰一再威逼利诱也觉得忘不了,誓要记进脑子里当XQ的传承故事讲下去,画面太美,他要睁大眼睛看!

 

当然这是之后的事了,不管事后仙女诺有多嘚瑟,事发当时还是相当怂的。诺诺转头看一眼脸僵下来的四爷,再抬头看一眼大哥明显比四爷欣喜多的脸,瑟瑟发抖得靠近七杀,而迟钝如七杀也被空气间尴尬的气息感染,不自主地往诺诺身边凑了凑。

 

修炼尚未缺欠的两个弟弟缩在沙发上抱团取暖,K奈特难得顾不上那么多,他现在倒是情愿阿泰冷着脸对他,这样的才让他应付不过来。

 

“阿泰有什么事吗?是十二还是曼爷找我?”

 

K奈特算得上冷淡的脸给满心热切的阿泰泼了盆冷水,他冷静下来,在看那张丝纹不动的脸才惊觉他对K奈特太熟悉了,他这么问一听就是故意的,不仅照顾了被诡异气氛感染的七杀诺诺还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可这个台阶,他偏不要。

 

“哦十二找你没事,贝克曼找你也没事。”阿泰抱着手看他若无其事的走上楼去,他笑起来,酒窝深深的,声线明朗,他有点恶劣的顿了顿,才扬起声音来,“我找你有事啊!”

 

如果说K奈特是故意的,那阿泰就是明晃晃地刻意了,他知道K奈特故意在队员面前维持两人之间的平和,他也是刻意讲话说给七杀诺诺听的。

 

走上楼梯的K奈特果然抬眼看了他一眼,阿泰歪歪头,对他挑眉扬唇又笑了一下。K奈特抓着扶手的手一紧,眯起的眸子里阴暗不定,但他还是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哦是嘛。”

 

“是啊!”他知道自己有点失控,当他看到K奈特迅速控制下来的神色,才惊觉自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不管是夸奖还是责骂都好过得不到注意。K奈特不动声色的温柔不是他想要的,不,应该说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只有维护表面平静的温柔而已。

 

阿泰在K奈特上楼的时候理所当然得跟上他,进门的时候落了两步,K奈特果然也没要把他关到门外的意思。

 

K奈特进门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取了杯子给阿泰倒了一杯,他端着杯子走过来将他放到屋里的小几上,对阿泰扬扬脸:“坐。”

 

阿泰也不客气,直接霸占了K奈特房里的唯一一个单人沙发上,这原本就是他们两人房间,阿泰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他好久没踏进这里了,原本是双人间的屋子少了一半显得空荡荡的。

 

“喝水吗?”K奈特将杯子推过去,等到他对面等他开口。

 

“不喝。”阿泰摇摇头,看过去的目光如炬,“老四不要拿你的待客之道对我。”

 

K奈特端着水杯的手一顿,淡定的喝了一口才接话:“你不是我的客人吗?”

 

阿泰眼角一抽心里的火险些在冒上来,他盯着那张无害的脸,心思一动将火气堪堪压下去:“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生气的?”

 

K奈特眨眨眼:“我为什么要惹你生气?”

 

“因为你不想跟我说话!”阿泰脱口而出,说完又有点委屈,他扁扁嘴,“你想让我生气,然后再跟你吵一架,这样就能忘了来找你是干什么的了是不是?”

 

K奈特盯了他良久,一个下午不见阿泰变得很奇怪,简直每一句话都在动摇他。他们确实太熟了,以前阿泰跟他相处,万事从不想太多,他相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想瞒过他很容易。

 

K奈特心思一飘,突然觉得这么一想,阿泰其实也是很信任他的。只是自己待在他身边久了,渐渐就不满足这点了,想来也是自己贪心了……

K奈特捧着水杯,眯着眼回忆了一下,自嘲了一下,他要的确实远不止这点信任,不过既然阿泰给不了他他也就不求了就是。

 

“你杯子呢?”阿泰趁他出神,突然凑了过来,伸手抢了K奈特手里的杯子,他将杯底只剩薄薄的一层水的普通玻璃杯转了个圈,问K奈特。

 

K奈特有点不适应,向后仰了仰,离得太近他有点不敢看阿泰近在眼前的脸了:“不知道丢哪去了吧。”

 

阿泰更委屈了,自己屋里的那个被这个人摔坏了他都没舍得扔,这人怎么这样呢?

 

“老四我想、想跟你好好说话,你不要拿你那套对付我。”阿泰捧着杯子嘟囔,放软了声音说道。

 

K奈特沉默了一下,阿泰这种说话的语气他在熟悉不过了,每次吵完他再去找阿泰的时候他都是这样说话的。他在心底笑了下,心里苦涩,心说我不拿这套对付你还能怎么对付你呢?你怎么就不能说放过我呢?

 

阿泰干脆也不回去了一屁股坐到K奈特身边去,手里捏着杯子转来转去。K奈特低头看他闲不下来的手:“你知道了什么?”

 

阿泰睨了他一眼。

 

“十二跟你说了什么?”K奈特冲他笑了一下,也懒得绕弯子,简直把“你之前对我可不是这个态度”摆在脸上。

 

阿泰心虚,嘴唇嚅咧了一下,还是老实道:“对不起老四,我没从你那知道事实,先去问十二了。”

 

K奈特觉得这话有些矛盾,心上稍微有些刺痛,但事情过去了一周他也不想多想了:“没事,我也没打算再跟你说什么。”

 

阿泰敏锐得再次抓住他的话头:“那你打算跟我说什么?”

 

K奈特抿了抿嘴没接话,阿泰等了一会差点又要被他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气起来,他有点恼火得杯子掼在小几上:“你说你怎么,怎么老是不好好说话?”

 

“我哪不好好说了,没跟你吼也没跟你发火啊。”K奈特心疼得看了一眼自己的杯子。

 

“哇你真的过分啊,我只是……!”阿泰本能的反驳,说道一半有心虚了,恹恹地话咽了一半下去。

 

阿泰托着腮坐在一边愁,K奈特真要跟他绕圈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隔了不到十公分的K奈特也在愁,这位大哥突然不按牌理出手,也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一时也没法避开去。

 

阿泰斜着眼睛看他,半晌熬不住的K奈特挪了挪位置,他叹气道:“泰神到底是来干嘛的?”

 

“来道歉的啊。”阿泰说的理所当然,在无辜不过。

 

K奈特哽了一下,干巴巴的应下来:“好我原谅你。”

 

阿泰动了动嘴,他垂下眸子来,情绪终于低落下来:“你说谎。”

 

K奈特转脸去看他,阿泰藏不住情绪,失落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垮着脸继续说:“是我太暴躁,只顾着生气,我知道肯定有内情,可我控制不住,对不起K奈特,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他见不得阿泰这样可怜兮兮的脸色,要不是太了解这个人K奈特都要以为他是故意这样让自己心软的了,他摇摇头:“也是我不好,公共场所不能说那种会被散发曲解的话。”他顿了顿再补充到,“我没有生气。”

 

阿泰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眼神哀伤,他冲着K奈特笑了下,仰头靠在靠背上:“你没生气,也失望了?我不相信你、冲你发脾气、还说了好多难听的话。”

 

K奈特笑起来,阿泰这个人真的就是这样,坦坦荡荡,他要说什么就一定会告诉你,也不要你在他面前藏住什么。很多事他其实心里门儿清,只是从没深想过。

 

“对,但是我现在原谅你了,本来也有我的不好。”他说话的时候轻快,自己下得决定本不关乎这件事,现在能听阿泰主动道歉已经很满足了,压根不想再多纠结什么。

 

阿泰又睨了他一眼,依然耷拉着情绪:“你又说谎。”

 

接连两次被拆穿,K奈特终于有点绷不住脸,他拧着眉脸也稍稍放了下来。

 

“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蠢,明明我才是最了解你的那个,有什么不能直接看着你解决,非要去听去看别人的……”阿泰托着下巴轻声念着,眼神一直停在K奈特脸上,“K奈特你看,你其实瞒不了我什么。”他又凑近了点,几乎凑到K奈特眼前来了。

 

K奈特摆在两边的手用力握紧,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克制住不去拥抱他的,他听到阿泰凑近了软软地跟他道歉,那句对不起像是说不尽一样。他僵着身子点头,空洞着不厌其烦地回答他:“我当然会原谅你。”

 

阿泰垂下头去嘟囔着埋怨他明明还在怪他不然不会这么对他,K奈特像灵魂出窍一般看着自己伸手挨近他的下颚,阿泰在卸下脾气之后在他身边向来温顺,眼神看向他像温驯的麋鹿,他眨眨眼嘴角一动就露出那汪酒窝来,动动下颚反而将自己贴近他掌心。

 

“K奈特?”

 

K奈特头晕目眩,听着自己哑声问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手掌有点凉半贴着阿泰软乎温热的下颚,拇指一动指腹擦过他柔软的侧脸。

 

“我怎么对你?”

 

阿泰脑子里一炸,正常点想这可能是K奈特在气里反问他的一句话,可那人动作太温柔,眼神柔和下来,终于没了那层讨人厌的面具之后一句话硬生生让他听出旖旎的味道来。

 

K奈特看着捧在手心里的人愣了两秒,然后飞快得眨眼,脸迅速红了起来,他像是飞升了一圈,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了什么,阿泰已经连耳朵尖都通红的了,阿泰拼命地眨眼,眼神慌张一片却忘了退开去。

 

K奈特迅速掐了自己一把,疼痛迫使他冷静下来,他僵着要抽搐的脸,抖着胳膊将手抽回来,他开口觉得声音不对,又闭了嘴,再清了清嗓子才重新说话:“抱歉,我开玩笑的……”

 

阿泰有点懵,抬手手背敲了两下自己的下颚才回过神来,他窘迫得站起身了转身要走,还没跨出去又急忙回头看他:“你不生气了吧?”

 

K奈特脑子比他更乱,也顾不得别的只老实告诉他:“我没有生过气。”

 

阿泰没心思再去辨认他是否在敷衍自己,慌慌张张地开门跑开了。K奈特跟着起身在他出门后带上门,淡定的重新坐回沙发,他面上丝纹不动,垂着身侧的手却都在抖,半晌他哀鸣一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陈名铭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

 

 

 


评论 ( 9 )
热度 ( 4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