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骑士 13

真,忙起来了……

13段是个过度,还没想好取个什么标题……


————————————

13、

 

 

心累归心累,对面好歹四个大活人不能不管,K奈特看着颇为淡定的几位,疑惑:“你们一点都不着急?”

 

“着急什么?”

 

“额……”K奈特嘴角抽抽,一时不知是自己想太多还是他们想太少,他抬手在半空比划了一下,困难的组织语言,被看不下去的阿泰按下去:“你们不急着回去啊?”

 

“哦——不急啊!”

 

年少的两位茫然:“不急?”

 

陈乐摊摊手:“我和老四都退役半年了,急着回去旅游吗?不急啊,这里比较好玩~”

 

Knight也摇头:“我们那边正在打冠军杯,但我和泰爷都没去,也不是很急着回去。”

 

陈乐摸摸下巴煞有其事的补充:“而且像这种情况,一般剧情走向都是过个几天就恢复正常了吧?”

 

在座两位男版“阿泰”沉默一瞬,觉得女孩子的思维果然和自己不一样,同时虚心请教陈乐:“你在哪看的这种剧情?”

 

陈乐白了两位“弟弟”一样:“姐姐我都退役了,不兴我看点乱七八糟的闲书啊?”陈名铭抬手抚了抚他后颈,拉着人在自己身边坐好。

 

Knight憋着笑为无辜遭嫌弃的阿泰引话题:“诺诺说你们正在准备冠军杯了,现在应该还在夏休吧?”得到肯定了才笑道,“那我们应该不会太打扰你们吧?”

 

阿泰盯着她细细地看了一眼,别开眼挠挠下巴:“不吧……”阿泰斜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K奈特,觉得莫名有点心虚,他推推K奈特的胳膊,“想什么呢?”

 

K奈特转头看他,眼神有点发直,阿泰把想说的话咽下去,到嘴的话拐了个弯:“K奈特你还没反应过来呢?”

 

“对。”K奈特将他的手拍开,爽快的应下来,“你让我在懵会别打扰我。”

 

阿泰撇撇嘴,老四最近对他是越来越不客气,一点都没过去的万事纵容他的意思。

 

“哦对了,那个靠边的房间,是你的吧?”AT突然问道。

 

“靠边?我和杀弟弟都靠边的啊。”

 

AT点点头:“我看东西熟悉应该是……”他眨眨眼,犹豫了一下,“我们的吧,老四的鞋没带着过来,我从鞋柜找了双给她,可以吧?”

 

Knight配合得晃了晃脚上的鞋子,不过她坐在训练椅上,下半身看不到只能看到上身微微动了动,配上表情莫名有些可爱,阿泰去看脸上没什么表情的K奈特,心里小小声嘀咕:“这可比K奈特生动多了……”

 

“没事,你穿,鞋柜上面的都是没穿过的。”阿泰摆摆手。

 

“知道。”AT冲他眨眨眼,阿泰向后一仰,觉得被自己骚包到了。

 

 

“这两天你们就住基地吧?”K奈特突然出声道。

 

阿泰看他:“你这不是发神吗?”

 

“发完了啊。”K奈特点点头,转头看向四位年长的,“你们有什么准备的吗?”

 

陈乐从他抛了个wink:“没打算啊,能有什么打算,老四你打算怎么对我们负责啊?”

 

在他身后的陈名铭嘴角一抽,忍着没插话,阿泰却一把将K奈特连人带凳子的往自己那边拖了一段,跟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瞪了一眼陈乐:“负什么责啊负责,你干嘛要老四负责!”

 

陈乐笑着跟他挑眉,伸手一挽陈名铭的手,开口得意洋洋的语气分外的欠:“我本来就是要老、四负责啊!”

 

Knight和AT在那边笑,阿泰懵了一下,K奈特拍拍他的手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同时尴尬了一下,意识到陈乐和陈名铭应该是一对的,甚至AT和knight应该也是一对的。

 

阿泰砸吧砸吧不说话了,K奈特扶额,艰难得接着自己刚刚的话题,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们这几天住……基地吗?额当然,没有限制你们行动的意思。”

 

Knight点头道:“知道,你们备你们的冠军杯就好,不用管我们。”

 

K奈特点点头,陈乐突然伸手捧住陈名铭的脸,问道:“说起来,我们要是出去不小心被粉丝拍到了,会不会对你们不大好?你们这边18年吧,我记得18年发生了点不大好的事来着……”

 

Knight想了想,笑道:“哎,问一句,你俩有女朋友了嘛?”

 

K奈特:……

阿泰:……

 

陈乐捧着陈名铭的脸越来越喜欢,没忍住亲了他一口,抽空瞄了一眼年少版的自己,嫌弃到:“看这样子就知道没有吧?老四18年我俩多大了来着,25还是26?”

 

陈名铭握住她捧着自己的脸,瞧着她没转眼:“25吧,还是单身的话,我们出去是不是真不大方便?”

 

Knight和AT对视一眼,碰了碰AT的脸,笑道:“我和陈乐还算好,长得再像好歹性别不一样,泰爷你这怕不行吧?”

 

AT挑挑眉:“我不比他帅?”

 

knight眨眨眼没说话,阿泰翻了个白眼再次被“自己”骚包到:“你要不要这么自恋啊,我们不是一个人吗,啊?”

 

陈乐搭着下巴坐在边上看好戏,K奈特看着三张极其相似的脸觉得分外心累,不经意对上陈名铭的揶揄的视线,两位“四爷”确认过眼神,不愧的同一个人。

 

眼瞧着两个幼稚鬼要争起来了,knight揪揪AT的袖子,努力把嘴角的笑咽下去:“那这几天?”

 

“基地有空房间,空下来当客房的,你们可以先住着。”

 

阿泰趴在桌上看对面的四个人,眨眨眼冲他们笑得狡黠:“说起来你们住这边当然没问题,给我们当陪练做房租吗?”

 

K奈特直觉这话说的太不客气,对面Knight没说话AT活动活动脖子也没应声,陈乐倒是故作悲愤的叫了两嗓子:“有没有良心啊,我都退役半年了,回趟基地还要给你们交房租???”

 

“重点是陪练还是房租?”

 

“房租!”

 

K奈特抬手赶紧将阿泰嘴给捂住:“说错了,是包吃包住无聊的时候陪我们打两把游戏!”

 

阿泰被他捂着嘴没法说话,只好坚定不移的用眼神表达他对K奈特的狗腿的不满,可惜K奈特将眼一抬就当没看到。陈乐爱屋及乌情节严重,对K奈特越看越喜欢,陈名铭又太纵容她只会任由陈乐欺负这个时空年少版的阿泰,也只当看不到。

 

 

六人扯完基本的问题,出了训练室,楼下果然还坐满了人,XQ众人都没走,阿泰趴在栏杆上问他们:“干嘛呢你们?”

 

所有人仰着脖子往他们,K奈特引着陈乐他们往楼上走:“客房在三楼,你们知道吗?”

 

陈乐点头:“知道知道。”

 

阿泰下楼来随即被XQ众人围住:“什么情况??”

 

“哇你们比我还早知道他们好吧?”阿泰左推右推想找个地坐下也不成,就很烦,“他们现在这边住两天,在外面都别说漏嘴啊。”

 

诺诺仰着脑袋网上看,K奈特带着他们已经上了三楼只能隐约看到走在边上的AT的衣角:“肯定的,不过他们就真的……?”

 

虽说表现的挺欢乐,但也真知道有问题的阿泰也苦恼,但这种事能怎么处理?他扁扁嘴:“走一步看一步呗,总不会害我们吧?”

 

XQ众人想了想,大家都是年轻人,这种事总是新奇多过担忧的,于是很心大的把这件事归于不严重的范围,阿泰拍拍贝克曼的肩膀:“那什么,训练赛把他们四个安排进去吧,就不去青训营了。”他说完又去拽十二和fk,“还有,如果这几天李九他们要来采访……”

 

十二回以赞同:“放心我这就去推了。”

 

“我和老四这几天就不去青训了,随风说去是不是还没去?正常去就是。”

 

“嗯……”他不惯于做这些,可能有什么没考虑到的,但K奈特这会也不在,阿泰转了个圈,觉得好像没什么要叮嘱的了,他听见脚步声回头问正下楼来的K奈特,很自然的问他“K奈特还有什么吗?”

 

K奈特刚刚就下来了,一直听着没出声,他深深望着阿泰,听到他的问话只低头笑了声,摇头道:“没有了。”

 

阿泰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诺诺搭着贝克曼的肩膀:“曼爷,我觉得可以期待一下!”

 

贝克曼看着跃跃欲试的诺诺觉得自己果然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了,十二拍拍阿泰的肩膀:“你说你正经起来不是挺好的,平时干嘛那么皮?”

 

阿泰瞪大眼睛:“我哪里皮了?你怕不是说的诺诺吧?”

 

躺枪的诺诺:???

 

放纵给K奈特让了个位置问他:“四爷他们呢?”

 

“外面阳光挺好的,他们说先晒个被子再下来。”K奈特指了指外面,机智的隐瞒了自己想帮忙而被两位女士嫌弃了赶下来的故事。

 

“为什么要晒被子?”

 

“……”K奈特沉默一秒,嘴角抽抽道,“大概是因为是……女孩子吧?”

 

阿泰在一边听了一耳朵,觉得还是有点起鸡皮疙瘩,他磋磨了一下自己胳膊:“说起来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随风一看时间,他跟灵儿约了吃饭,热闹和女朋友权衡一下果然还是女朋友更重要,当即告辞了,十二看看左右觉得本来只有阿泰和K奈特都够让他心累了,再多两对他怕是受不了,拉着fk也跑了,贝克曼拉了情浪去青训,走之前告诉XQ众人吃过晚饭正常训练。

 

放纵从茶几抽屉里摸了颗糖出来,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信息,抬头问阿泰:“大哥,fk问你喉糖是不是吃完了,他出去正好跟你买。”

 

阿泰一愣,下意识的去看K奈特,K奈特明显听见了放纵的话,抬头来寻他视线,他正要说话K奈特去自然的转开了脸,阿泰一哽:“跟他说不用了,我还有。”

 

放纵没注意他的情绪变化,手指翻飞飞快的回复过去了,诺诺在一边看的真切,冲七杀吐了吐舌头,也掏出手机来:“我们点外卖吧,四爷吃什么?”

 

K奈特摇头表示自己随意,诺诺抬头望了一眼楼上:“他们呢?要一起点不?”

 

“额……”

 

正好陈乐挽着Knight的手下楼来,陈名铭和AT不远不近的缀在他们身后:“曼爷他们呢?”

 

“出去了,你们点外卖吗?”

 

陈乐摇摇头,晃晃knight的手:“你饿不饿?”

 

Knight也摇头:“我和泰爷吃过早饭和午饭吃得多的,不怎么饿,吃不吃都行。”

 

放纵敏锐的捕捉到一个陌生的词语:“早饭?”

 

AT活动着脖子做到他身边去,一本正经的对他说:“年纪大了不吃早饭不行啊。”

 

放纵表示受到惊吓往K奈特那边靠了靠,没敢接话,K奈特徒然被他一靠差点没坐稳,他推推放纵的肩膀:“小纵你坐好。”

 

“四爷我……”

 

AT笑眯眯将他拉着坐正:“我能吃了你不成,坐好,见不得有人靠着老四。”

 

放纵从这位和自己大哥对“knight”相同的占有欲里找到共鸣感,他递过去手机:“额,大哥要点外卖吗?”

 

AT眯着眼睛看他,伸手接过他手机,转头去看knight:“我怎么觉得这个不是称呼是个名词呢?”

 

Knight正在和陈乐不知道说什么,百忙之中抽空给了他个眼神:“这边的小纵才多大,叫你别逗他……”她说的含糊话音没落整齐就被陈乐拉了回去,AT笑起来伸手自她长发上摸了摸。

 

放纵瞧瞧坐在自己左右的四爷,惊喜的从knight的话里听几分纵容来,他凑过去看专心看手机的K奈特:“四爷你说你要是个女的,会不会跟那位一样啊?”他扬着下巴指了指侧对着他们的Knight。

 

K奈特嘴角一抽,抬头看见放纵一脸脑洞收不回来的样子,很无奈的拍了他一巴掌:“我要是个女的,你靠我这么近我该直接把手机拍你脸上了!”

 

阿泰也心不在焉的看美团,突然感觉有人戳了他一下,是陈乐。

 

“啊?”

 

“我们刚刚买了点东西的,写的你的名字,一会你出去签一下?”陈乐笑眯眯的靠近他,“或者让AT去拿也行,你们和沃尔玛的送货人员不熟吧?”

 

阿泰向后仰了仰:“不熟,熟也看不出来吧?”

 

“沃尔玛?”诺诺从旁边伸了个脑袋过来。

 

“乐乐说他做的意面很好吃,我们就买了点,顺便买了点其他的。”knight一拉陈名铭的袖子,“顺便我们晚一点,等商场人少了要去一趟,我记得基地出门就有个商场,是吧?”

 

“有是有,不过你们要买什么?不然我去吧。”K奈特插嘴道。

 

陈乐很怜悯的看了他一眼,K奈特不明所以的左右看看,陈名铭低声笑了声,带着笑意调侃道:“唔也是,我以前好像也是没有带着女朋友临时出去的经历哈?或者你们队里有女孩子嘛?”

 

K奈特:……///

XQ众人:……四爷脸红了!!

 

“咳咳咳咳、没有、”K奈特捂了捂耳朵别开脸当没听到,“我房间里没用过的口罩和帽子要不借你们?”

 

陈名铭自是点头,等到贝克曼回来他们该吃吃完了,快递也拿了,自然开始训练,等到快8点四人离席,出门去了。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