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骑士14

14、巨龙和宝物

 

 

XQ众人等人都起身出门了,才停下装模作样摆弄手机的手,众人默契的抬头视线一对,诺诺放了手机偷摸着起身去开门,拉了个缝去看。

 

诺诺看了两眼转头去看他们,XQ的除了K奈特其余人都瞪着眼睛看着他呢。

 

“出门了。”诺诺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放纵手机一丢趴桌上了:“我的妈呀这太刺激了。”

 

“是刺激。”阿泰哼了一声,撩了眼皮看他,“你武则天走位也挺刺激的。”

 

放纵缩缩脖子,他们刚刚跟陈乐和Knight四人加上随风对局,稍微抬眼看一眼对面就容易分心,走位好几次出现偏差被抓得要死要活的,整个一个大写的心态崩了。

 

K奈特这会其实也挺心不在焉的,对局的时候对面两位“阿泰”让他无所适从的同时又有种异样的兴奋感升腾起来。

 

“说起来,陈哥打的是中路啊,铭哥打的是射手走边耶。”情浪回来晚了一步,在一边看着他们打了两局。

 

陈哥说的是用法师的AT,铭哥自然是再叫陈名铭了。

 

阿泰和K奈特同时垂眼一凛,情浪左右看看,又添了一句:“好久没看四爷打射手了……”

 

在座的几位对视一眼,当事人垂着头嘴角带着熟悉的弧度,K奈特抬头冲他笑笑:“不是说时间线不一样嘛,可能之后的版本射手又能走边了吧。”

 

“也可能是人手不够,我们开打的时候你不是没回来嘛。”阿泰凉凉的添了一句,他们人手是不够,陈名铭用了射手走边,AT添了法师走中,随风还是占了辅助位,剩下的Knight和陈乐打的双边,阵容实在清奇,他拉着节奏刻意拖长赛程,却猛不丁的被久违的射手陈名铭打得措手不及。

 

这话有点戳人痛处,阿泰说完觉得不对瞄一眼K奈特,老四安安稳稳的坐在一边,阿泰撇撇嘴把到嘴边的解释又咽下去了。

 

“不过跟他们打真的很有意思啊,七Q你看,你看啊。”诺诺坐回七杀身边,摆弄着手机上的录屏,一边看一边怼七杀胳膊,对面两对人打法极其相似,非常熟悉的打法带着岁月打磨过的偏差十分有意思。

 

七杀跟着点点头,他打完两局也觉得很有意思,手刚搓热人走了,只能看看录屏解解馋。

 

阿泰左右看看,诺诺随风、七杀K奈特、放纵情浪,剩一个他:“你们要不打个3V3吧?”

 

K奈特没出声,顺从的开了组队,除了七杀剩下的四个人都点了一遍邀请,诺诺左右看看他本来还想再说两句,大哥开口还算好,但四爷直接开组队就没法了,只好收了心思准备开局。

 

情浪吐吐舌头,起身拉了凳子一路划到K奈特身边去:“我和四爷一组。”

 

K奈特笑着没吭声,阿泰也只能默默翻个白眼,起身去放纵身边坐着了,放纵瞅着他有点心虚:“大哥你坐这边干啥,你坐这儿我亚历山大啊。”

 

阿泰拿手机敲他额头:“话这么多干嘛,开你的啊!”

 

放纵扁扁嘴,敢怒不敢言,也不敢怒。

 

“来来来,小纵我们打爆他,我们有七Q!”诺诺伸长手去拉放纵的椅子,拖了一下没拖动,沉重的对着放纵说道,“我说放纵,你真的不能再吃了,光横着长不长个啊!”

 

确实又长胖了的放纵:……

 

“你给我滚滚滚!!”

 

K奈特在一边闷声笑,这段时间阿泰老爱带着放纵,他这人又有习惯没事往嘴里塞点东西,一般他身边的人都得跟着他一起吃,不然这人还得不高兴。K奈特看了眼放纵肉眼可见的双下巴,摇摇头:“小纵快点选人。”

 

“哦……QAQ”

 

阿泰隔着放纵看向他,K奈特很少在打游戏的笑,这会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的笑一直没压下去。

 

该抬手摸一下脖子上那跟项链了。他默默想着,眼看着K奈特不自觉抬手摸了一下链子上那块石头,然后放下手,修长的指尖搭着手机侧边。

 

“咦,大哥你笑啥?……哇!”

 

放纵又被拍了一下,不敢再说话了。

 

 

……

 

 

人不齐他们也只能换着人来打3V3,大家各自都那么熟了打久了打的焦头烂额的,光诺诺都已经灌了两杯水进去了。

 

“咚咚。”

 

“自己进来!”阿泰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句,他不是被七杀和K奈特联手追杀,就是随风追着跑,被切得生不如死,整个人都处于狂躁边缘。

 

有人开门进来,诺诺操作着大乔追着七杀后面放回城,又用一技能挡着对面的白起,好容易将残血的木兰将军和自己送回家,心思一松没忍住喊出来:“我靠好香!”

 

“快快快腾个位置出来,好烫啊啊啊!!”陈乐声音比他还大,那么大一个姑娘撞开门,慌忙的冲他们喊道,青葱一般的指节捧着一个大瓷碗,指尖都是通红的。

 

一群大老爷们回了神手忙脚乱的给她腾地方,手机扔了一桌子,K奈特几步走过去将碗接了过去,陈乐颇有些感激的看向他,双手已经摸上自己的耳朵了,显然被烫着了。

 

K奈特转身将碗放到桌上,伸手去捉陈乐的手:“严不严重?”

 

缓过来的陈乐拍拍他的手臂:“没事没事”顺手推了把就站在身边的阿泰,“你怎么都不知道来接一下!”

 

阿泰甚是无辜,他打游戏打得焦头烂额都快忘了这位“客人”了,哪反应得过来。陈乐一巴掌拍开他:“真是的,看你以后哪有女孩子要你!”

 

阿泰嘴角一抽:“我粉丝多着呢好吧!”

 

陈乐颇为嫌弃的看他一眼,摆摆手:“让开让开。”

 

莫名其妙被嫌弃的阿泰伸手一拽K奈特:“他也单身啊你就说我?”

 

K奈特:我招谁惹谁了?

 

陈乐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眼神自两人之间转了一圈,轻声一哼,正准备说话,门外传来knight的声音:“门没关我进来了啊!”

 

Knight推门进来怀里抱着一叠的碗,AT跟在他身后,捧着一个大盘子,盘子上横着好些筷子,knight笑盈盈的看向陈乐:“他说稍微收拾一下厨房,马上上来。”

 

陈乐见着她心情就好得不行,立刻丢下阿泰亲亲热热的去接她怀里抱着的碗:“没事啊,你快进来,快放下。”

 

AT只当没看见进门时三人的状况,若无其事的招呼骑泰两人:“我们回来了一会了,在厨房煮了点酒酿丸子和意面,当夜宵吃啊。”

 

K奈特下意识的点头应了,跟着向前走了两步,阿泰侧头看着他,只觉得K奈特现在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他太熟悉K奈特不经意之间看向AT的眼神了,熟悉到让他觉得不舒服。

 

即使K奈特看向的那个人是另一个时空的“他”。

 

确实是他,也真的不是他,这种错位感让他分外难受。

 

他像一只被侵占了领地的巨龙,踌躇的在原地转悠,舍不得再伸出尖锐的利爪去挠人,又笨拙得不知该怎么去吸引那人的目光,他离自己越远他就越不安,只要K奈特恍惚间一个曾属于他的眼神看向了别人,都让他觉得被夺走了什么天价的宝贝。

 

XQ几人闹开了锅,诺诺捧着那么大一盆意面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毫不吝啬夸张的表达着他的赞叹被AT拿筷子敲了脑袋才肯乖乖坐回去。

 

“我去不是吧,真是铭哥做的?这么厉害??”

 

“铭哥还有这隐藏技能啊,四爷要不哪天也开发一下?”

 

“卧槽真的好吃啊!真的好吃啊!”

 

阿泰站在他们几步外,看着K奈特被放纵拽着,一手开端着陈乐给他乘的酒酿丸子,脸上的笑容是久不见的开怀,还带着让人熟识的害羞。

 

Knight端着碗递给他,阿泰盯着knight秀丽的脸看看默不作声的接过来,小声嘀咕了一句:“要是老四真是女孩子就好了……”

 

Knight一愣,笑开了:“你知道女孩子有多麻烦吗,就敢这么说。”

 

阿泰瞧瞧K奈特,那人一边是陈乐一边是AT,开心的不行估计都忘了身后还有个自己了,他心里咕噜咕噜的冒酸泡:“反正比这个好!”

 

陈乐垂下眼,手指挡在嘴角闷着笑了声,眉梢眼角都是笑,抬眼看他一眼笑意温柔的要溺出来,阿泰越看越觉得是对的,闷不做声的舀了一勺丸子塞嘴里嚼了两下。

 

“本来是想给你尝尝意面的,他跟我说你太晚了不好吃这么油腻的,怕你吃了晚上睡不好。”

 

阿泰端着碗的手一怔,这个他指的是谁显而易见,knight站在他身边,视线停在AT背影上,细长的凤眼里全是他看不懂的情绪:“你觉得我温柔体贴,比他来的亲切,可你对我的印象不也来自他吗?”

 

阿泰哽了哽,细细的丸子哽在喉口不上不下的,knight细细的瞄了他一眼,她眉眼一转,那抹熟悉的温柔褪去些许,嘴角一翘漂亮的唇拉出一丝凉薄来:“你也没和女孩子的陈名铭相处过,说不定他要是真是个女孩子你还嫌弃的不行呢?”

 

怎么会!

 

阿泰下意识的要反驳,被她突然的变脸唬住,张张嘴,甜糯的丸子堵了他的嘴,他看着knight嫣红的唇启启合合一句反驳的都说不出来。

 

“女孩子嘛,又娇气又敏感,心思又重又不坦诚,要他说句真心话跟逼他干什么还费劲……”knight捂着嘴笑起来,她笑回那个让人觉得妥帖的不行的“四爷”,调笑道,“是吧?”

 

阿泰回过神来觉得心思被戳中的不好意思同时觉得吃了一嘴的狗粮,端着的碗莫名有点烫手。

 

AT跟K奈特说了两句话,转头来找人,knight自然而然的向前一步被他揽着腰带回身前,全程被无视的阿泰咂咂嘴,合着碗里的甜汤咽下了今晚的狗粮。

 

陈名铭上来的时候屋子里早闹成一团,他推门进来正对上捧着碗吃的心满意足的阿泰,陈名铭对着这张脸习惯性的弯了眉眼,轻声说道:“你胃不好,晚上少吃点,我煮的少,就给你们尝个鲜,喜欢的话明早起来给你做早饭吃。”

 

他语气太纵容,简直将人当小孩哄,阿泰舔舔嘴边沾着的糖水,看着陈乐扑进他怀里,举着勺子喂了他一口丸子腻在他怀里不肯走,被陈名铭拥着带回桌前,才后知后觉地觉得脸颊有些热。

 

他咳嗽一声将碗放回桌上,XQ一众被陈名铭露的一手收复的服服帖帖的,一个个看着他跟看着失散多年的亲大哥似的,连一向表情管理不当的七杀的都两眼亮晶晶的,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碗里意面还剩了点,放纵瞧见放碗的自己大哥,勉勉强强找回点良心来:“那个,大哥啊,你要尝尝不?”

 

阿泰想起knight刚刚的话,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可以啊。”他这么说着,手下却是将筷子整整齐齐的搁在碗口上了。

 

放纵艰难的将眼睛从面碗里抽出来,伸手去拿阿泰的碗,阿泰偷着看K奈特不经意停顿的动作笑开了花,冲给他对上递过来意味深长一眼的knight眨眨眼,按下了放纵的手。

 

“算了,我吃的差不多了,你要加就加了吧。”

 

心花怒放的放纵都懒得看他大哥一眼,愉快的将所剩无几的意面一筷子全夹进自己碗里了。

 

K奈特果然好奇的看了过来,被他抓了个正着,两人视线电光火石一般对上,K奈特眉峰一蹙错开了,阿泰却心情盎然的冲他笑了一下。

 

阿泰拖了张椅子施施然坐下来,被K奈特不冷不热的放了一天的心都没那么不爽了。

 

他想只巨龙,终于找到了自己出走许久的心仪宝物,笨拙不知该如何哄这位曾经他独有的宝物,被人轻轻一指点,终于想通原来这个宝物心里藏着的宝藏还在向着自己的。

 

 

这么一想,觉得宝物丢下自己走了许久也不是那么难过了。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