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09

一个清明发生了好多事啊,这次竞品,皓哥能回国家队很开心啊,秦爸升了主教练也挺好的,肖爸去了女队,国正哥哥回来了都挺好的。秦肖两门虽说都不在了,但是秦爸做了男队主教练啊,肖爸去了女队以后肖门没有师弟了但是有小师妹啊。

没有变天,不要听那些煽动的言论,去听听他们的采访,他们回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他们都还在,姑娘们稳住。



————————————————————————————


09

 

 

 

等“不明所以”的许大蟒被练完的确也没精力瞎折腾了,方博和周雨练完双打过去只收获了躺地上挺尸的大蟒一只。

 

周雨蹦跶过去找樊振东了,方博蹲他身边戳戳要死不活的许昕:“哎,许瞎子你干嘛了被这么很操一顿?”

 

许昕对他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哥今天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好吧!谁知道那两个发什么颠啊……”

 

“你确定?”

 

许昕气若游戏:废话啊……

 

“难不成是嫉妒你太快乐?不是我说许昕你这大清早的笑那么开心干嘛?进来就看着你这么张大笑脸……”

 

许昕瞄他:“怎样?”

 

方博跳起来就跑:“还挺渗人……哈哈哈哈”

 

许昕:……

 

“卧槽方博你别跑!!”许昕蹦起来追着方博跑了半个训练场,期间撞到了收拾球场的林妹妹,并收获“刚好”路过的亲师父嫌弃的白眼一枚。

 

最后被看不下去的秦志戬在他们跑过他那半圈的时候拎着后颈丢去了食堂,留话曰:“高兴的很是吧,喜欢跑跑下午训练前去跟我跑个五千!”

 

许昕方博:……

 

 

张继科端着已经吃过的餐盘悠哉哉的“路过”懵逼的两人:“哈哈、哈哈等于自杀!”

 

 

 

……

 

 

 

下午训练规规矩矩的过,周雨和方博被肖马两位指导留下来加练,本来打算留下来等人的许昕被秦志戬提溜过去说了两句,便背着挎包晃晃悠悠的去找师兄了。

 

马龙坐在场边调整呼吸,手里拿着他的狂飙一边摩擦一边盯着对面正在和徐晨皓拉球的林高远。许昕想自己师兄真是负责,坐过去挨着他,过了半天马龙没理他,许昕忍不住撞了撞他胳膊,马龙一惊扭过头来才看到他,脱口而出:“你啥时候过来了?”

 

许昕:……

 

“师兄我发现你心里越来越没我了!”许昕控诉。

 

马龙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哦。你干嘛?等方博一边去。”

 

“……”许昕可怜兮兮,“师兄我都饿了,我们吃饭去吧。”

 

马龙摸着拍子没说话,一双眼睛依然认真的盯着前面。

 

许昕:师兄你在发呆已经暴露了就不要装了!

 

他瞄一眼站在门边抱着手看着他的秦志戬,伤脑筋啊……

 

“师兄走吧,吃过了我们去看继科啊,高远有人等着呢!”他拽拽马龙袖子,指了指等在另一边真·全神贯注的孔令轩。

 

马龙点点头开始收拍子,许昕抱着胳膊觉得自己在师兄心里的地位越来越危险,马龙抬眼看了看他,又看到门边的秦志戬,一边腹诽师徒俩一模一样的动作一边冲他师父笑。

 

秦志戬也冲他点点头,转身走掉了。完成任务的许昕跟在他身边:“师兄你下午心不在焉的的啊?师父看了你好几眼呢。”

 

马龙摇头,背着包往外走:“继科儿的脚伤怎么还没好啊,当初不是说不严重吗?”

 

许昕砸吧砸吧嘴,心说你什么时候从张继科嘴里听到过严重了?

 

正巧方博周雨那边也被放行了,许昕带着自己心不在焉的师兄饶了大半个训练场将人拐了过来,方博焉巴巴的跟在他身边,累得除了白眼什么都给不了许昕。

 

马龙冷眼看着一个上蹿下跳逗人笑,一个有气无力的翻白眼,觉得在跟他们待下去对自己眼睛十分不友好,一脸嫌弃的将两人赶走了。

 

被嫌弃了的许大蟒揽着昏昏欲睡的方小博,摸着下巴嘚瑟:“嘿嘿嘿师兄也有被辣眼睛的一天啊~——哎方小博不许睡!”

 

“瞎子你就不能安静点当个哑巴吗?累死了啊!!”

 

“累死了也给我吃过了再睡,你又想半夜胃疼疼醒啊!”

 

方博被他强制的揽着靠在肩膀上,耳边是某人不重样的叨叨,头一偏在他肩骨上轻轻磕了下,小声嘟囔:“烦死啦……”

 

方博吃过饭倒是有点精神了,回了宿舍也不急着睡了,丢下许昕钻进浴室洗澡去了。许昕弯腰将他绊到地上的充电器捡起来,转身做到床上玩手机。

 

方博甩着湿漉漉的头发,见着他就说:“你怎么还么走?”

 

许昕被他气笑了,放了手机拍拍身边的床铺:“方博儿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呢?过来。”

 

方博没理他直径扑倒自己床上搂着被子美美的打了个滚,一副随时要睡过去的样子,许昕俯身去搂他,一手撑着自己一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别闹了啊,吹了头发再睡。”

 

方博翻了个身难得安分的躺在他怀里,揪他衣领:“许昕你最近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许昕低头去蹭他额头,声音温柔又宠溺:“为了谁啊方博儿,你要没那么多毛病以为昕爷爱管你呢?”

 

闫安:……

 

为什么进门就看见两人快亲上的样子?你们为什么不关门!!

 

方博听到动静从许昕胳膊下探出脸来:“安子你回来啦?”

 

闫安瞬间挺直腰背,觉得自己这辈子没那么机智过:“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看错门牌号,看什么都很模糊!”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许昕嘿嘿笑一声,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不见就去配眼镜,也没说近视就不能打球是吧?”

 

“对对对,昕哥说的对,我我先走了!”

 

方博眨眨眼:“他没走错啊……”

 

“他傻!”

 

“……”方博瞄他一眼,“安子什么时候近视了?是不是你传染的的?”

 

许昕:……

 

“我要传染第一个传染你!赶紧起来吹头发!”

 

吹风机嗡嗡嗡响个不停,许昕半站半跪的站在床边跟他吹头发,方博打着哈欠靠着他任他纤长的手指穿过发丝在头顶捣乱。许昕揪他头发:“精神点,别一天到晚跟老张学。好的不学学打瞌睡干嘛。”

 

方博抱着胳膊:“你敢跟我师哥说这话吗?”

 

许昕弯下腰去看他:“有啥不敢的,就老张那脚哼哼哼~”

 

“是啊是啊,不过废狗也是有人护着的,你去招惹试试啊!”方博掐他一把。

 

许昕皱皱眉,苦逼想起被师兄支配的恐惧,他这个师兄对他向来是好的,除了他招惹了那谁的时候……

 

方博歪歪头看着他幸灾乐祸,许昕郁闷的拍拍他头:“老实点,大不了等哪天师兄出去找他女朋……”

 

许昕还没嘟囔完,坐的好好地人突然抬手挡开吹风,许昕给吓一跳连忙把吹风举高,瞪他:“卧槽方博你干嘛!再烫着你!”

 

方博仰着脸看他,小圆脸绷着:“龙队什么时候有点女朋友?”

 

许昕懵了一下,将手上的吹风关了,尴尬的看着方博:“你不知道啊?”

 

方博莫名其妙:“我为什么知道,他不是……”他像想起来什么,伸手在眼前挥了挥像是挥走什么烦人的东西,继续问,“问你呢!”

 

许昕难得对他有些虚心,又不知道自己虚心什么,支支吾吾的交代了,方博木着脸听许昕语无伦次地越说越多,声音哽了一下:“两年前就有女朋友了?14年?玘哥介绍的?”

 

许昕:“……”

 

许昕最不喜欢方博这样,叹了口气坐到他身边去:“博儿啊,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吧,你看我师兄这么大年纪了,我们都好了这么多年了……”

 

方博瞄一眼他,许昕抓狂,放弃状态:“好吧我也是才知道……虽然一时觉得被满了那么久有点不爽吧,但是……这也没什么……吧?”

 

方博脸色僵了僵,半晌抬手揉了揉脸,扭过脸不再去看他,敷衍的点了点头。转手抚开吹风机爬上床去,没注意力道吹风轱辘滚到地上去,连着插头都给扯的差点掉下来。

 

许昕皱眉:“博儿?”

 

方博爬进被子里,遮得只剩双眼睛:“困了困了,许昕你赶紧走!”

 

许昕走过去要去拉他被子:“……别遮着鼻子睡。”

 

方博心里烦躁,抬手拍开他的手,侧过脸埋进被子里:“我要睡觉你赶紧走行不行,出去顺便去把这事儿跟科哥说了!”

 

“跟他说什么!”许昕几乎脱口而出。

 

本来都要缩进被子里的方博钻出来瞧他,打量他一下,笑道:“怎么不能说了,龙队这么大事瞒着他多不好?”

 

许昕一时哑口无言,他本能的觉得不能告诉张继科却又说不出原因来,抓了抓头发说不出话来。

方博眼神黯淡了一瞬,躺回去留给他一个后脑勺,许昕坐过去手指轻轻拨弄他柔软的发丝,头发上还留着热风的温度,许昕却再那天“微博事件”之后再次感觉相同的心烦意乱。

 

“许昕……”

 

许昕低头去看他,方博拽着被子背对着他侧躺着还等他说话,外面一阵嘈杂,许昕拍拍他出门去看。

 

樊振东端着一个大保温盅,哎哎叫着马龙,许昕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马龙关上门时掀起来的衣角一闪而过。

 

“碰——”

 

走廊两个人一同哆嗦一下,许昕走过去:“小胖这什么?”

 

樊振东摇头:“不知道啊龙哥给的,然后就气冲冲的走了叫都叫不住。”打开一看,热气腾腾的莲藕排骨汤,两人面面相觑,樊振东捧着保温盅,忐忑:“这是给科哥的?”

 

许昕纠结了一下,拍拍他:“没事儿你吃吧。”

 

他回房,脸色复杂的站在方博床边:“博儿,继科他是不是……”

 

方博背着他一动不动,散发着一股“老子不想搭理你你赶紧走”的气场。

 

许昕头发抓成鸡窝,无奈:“那你先休息吧。”

 

 

 

 

 

——————————————————————————

 

小剧场:

 

 

“秋后算账”的许大蟒捏着方小博的脸:“了不起了啊,居然敢迁怒我!”

 

方博拍开他的手:“你自己傻逼关我什么啊!”

 

“嘿哎给你脸了是不是,你跟我过来!”

 

两人折腾一番,方博趴床上踹他:“滚滚滚,烦死你了。”

 

餍足的青色大蟒蹭过去死皮耐脸的搂着他:“不是我说博儿,你当初咋知道的啊?平时没见你这么机智来着?”

 

“你博哥一直那么机智吧,平时那是哥让着你。”

 

许昕埋首于他颈窝:“可得了吧,说真的啊,怎么你就知道了?老张藏那么好。”

 

方博白他一眼:“你是不是真瞎啊?明明那么明显……”他顿了顿,“只是你们不信而已,太真了,反而没人信。”

 

许昕:“……”

 

方博觉出点睡意来,抓了抓他头发,将人从自己身上拉下去:“赶紧睡觉,好烦,早知道不留下来当教练了,还得早起……”

 

许昕抱着人将惆怅丢开,嘿呀好烦啊,那两个人就不能坦荡点,折腾这么久还不是折腾在一起了,辣眼睛!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