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0

10

 

 

“刚刚谁来了?”

 

张继科躺在床上问,季恙眨眨眼:“小雨在外面跟东儿打电话呢。”

 

张继科捧着手机重新低下头去:“你这么叫总觉得是在叫队里那两个。”

 

“是挺巧的。小胖他们应该刚训练完了吧?”

 

“差不多吧。”张继科摆弄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回应着。

 

“在和马龙发信息?”

 

“啊?”张继科惊讶抬头看她,翻手给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哪能啊。”

 

季恙凑过去看了看,手机界面停在马龙的脸上,她眯了眯眼:“还真挺好看的,不过真人更好看点吧,你居然会看小姑娘拍的饭拍?”

 

“饭拍怎么了,有些拍得挺好的啊。”

 

“哦嗷嗷叫你俩老公哥哥的也挺好?”

 

“我就看点照片又不看其他的,爱怎么叫怎么叫呗,关我什么事。”

 

季恙:所以你一天到晚捧着手机就看这些?真人还没看够怎么的?

 

还没等她吐槽呢季雨张扬的声音插进来:“哇你俩能不能注意点?生怕人看不到呢?”

 

张继科没理他,季恙转头白了弟弟一眼:“怎么说话的呢!打完电话了?”

 

“啊,他这个周都不回来了,学校里有联赛。”季雨大大咧咧的坐到张继科床的另一边,“科哥怎么样?”

 

张继科点点头,刚想开口,季恙打断他:“你听他的,还是比较严重的,要好生恢复才行。”

 

季雨嘻嘻笑,冲张继科做鬼脸,张继科也冲他摇头,季恙撇开两个去冲茶,季雨跟小孩儿似的趴在他床边,侧着头仰脸瞧他:“科哥你打算退役吗?”

 

张继科眉头微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季雨神色无辜,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就是占便宜,张继科仔细瞧了瞧他居然想起了那天在大连王皓宿舍里的周雨,也是这样看着他,问他会不会退役。季雨牵了一下他的被子,自顾自的说道:“小东要在国内发展我回来是迟早的,叔叔阿姨年纪也大了回来陪着他们我和姐姐也安心点,还有科哥你……”

 

他看了一眼张继科沉静的眉眼,那双桃花眼像是要将人看穿,季雨撇撇嘴:“好吧,还有就是趁你还在役的时候看看龙队长,”他顿了顿补充道,“看看你和龙队。”

 

张继科晃了晃脑袋,问道:“什么叫看看我和马龙?”

 

季雨耸耸肩不打算招认自己看了无数饭拍饭制实在好奇的事实,机智的转移话题:“科哥你能换个人喜欢不,我觉得我姐姐挺好的。”

 

张继科手一抖手机差点掉下去,无语的看着他:“这话你跟你姐姐说了吗?”

 

“不敢,我怕被她打死。”季雨一脸诚恳。

 

张继科:……

 

“你就不怕我打死你?”

 

季雨只当没听见,睁大眼睛看着他,当着不考虑吗?我姐姐会做饭洗衣,简直贤惠啊。

 

张继科只觉得头疼,张口要喊季恙,季雨幽幽的说了句:“老姐正在跟小东打电话呢,没空来救你科哥。”

 

张继科气笑,抬手敲他脑袋:“算计的挺好啊,就为了问这个?脑袋冻傻了吧!”

 

季恙托着下巴,愁苦恨深:“十多年前就看穿你俩不可能了。”

 

“那你发什么疯?”

 

季雨面色难以言喻,老实道:“挣扎一下看你能不能不喜欢马龙?”

 

张继科古怪地盯了他一眼,扭头就喊:“季恙!”快把你这不知道什么病的弟弟带走!

 

季雨扑过来抢他的手机:“科哥你敢告诉姐姐我回去就跟姨姨告状。”

 

张继科一巴掌拍开他:“多大了还告状?”

 

26了的某人舔着脸:“比你小就是。”

 

张继科深呼吸,撸起袖子:“你是觉得我现在揍不你是不是?”

 

季雨瞄一眼,季恙抱着手机在门外笑眯眯的聊得挺开心,看来一时半会不会进来,张继科黑了脸他也不敢胡闹。他双手举起来示意:“最后一句,我来的时候看到龙队长了!”

 

伸出去提脖子的手一顿,张继科低下头来看着趴着的弟弟:“嗯?”

 

“提了个保温盅,应该是给你的,不过没进来就转身走掉了?”季雨讨饶一股脑说了,“你和老姐干什么了?”

 

张继科莫名其妙:“干什么了?”

 

季雨表情高深莫测:“有个美妙的东西叫做借位,巧合,比如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你俩跟要亲上似的……”

 

张继科扶额,低咕了几句,季雨坐直了身子,摆正表情:“科哥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

 

张继科挑眉毛看他:“尝试什么?追马龙啊?”

 

被抢了台词的季雨被噎了一下,只好点点头。这么坦诚没问题吗?

 

张继科指了指自己:“我还需要追马龙吗?粉丝给我俩写的横幅看到过没?”

 

季雨微微往后仰,木着脸,看到了啊竹马成双,并肩为王嘛,辣眼睛的程度非一般可比。

 

他纠结了一下:“那哥你直接跟他说呗,龙队说不定也是这么想的呢?”

 

张继科双手垫到脑后躺下去,盯着天花板看了会:“他不需要想这些。”

 

“嗯嗯啊?”季雨呆住。

 

张继科侧头看他一眼,笑道:“你是想我跟他说什么?说了又怎么样?跟你和小东一样还是跟许昕方博一样?”

 

季雨不自觉挺直背:“我觉得和昕哥他们……”

 

张继科一摆手打断他:“你们觉得都没用,要马龙觉得,我觉得。”

 

“可是龙哥未必不在乎你啊……”

 

张继科侧脸,轻蔑一笑,嘴角带起狂傲的弧度,他伸手摸摸下巴,桃花眼微微眯起笑道:“不是未必,是肯定。天地君亲师,我大概也就排在亲和乒乓球之后吧”

 

季雨克制又克制,忍不住鄙夷摆上脸,不是很懂你们大满贯啊,好棒啊那你们纠结个什么玩意儿啊!

 

张继科头疼:“到底谁跟你说我纠结于这个的?”

 

季雨歪头看着他:“那为什么不直接跟龙队说明?外面那些不糟心吗?”

 

张继科沉默了一下,闭上眼躺回枕头上:“都让了你们不要自己瞎猜了,我和马龙怎么样我有分寸。”

 

季雨皱眉不解:“科哥你到底想要什么?”

 

张继科不理睬耸肩道:“大晚上的,你该回去了。”

 

“啊?”这个转移话题这么不走心?

 

张继科摆手啊摆手,嫌弃道:“赶紧把你姐姐叫进来,我也要回去了。”

 

季雨撅个嘴还在想在磨一下,奈何他科哥哪套都不吃,只好不情不愿的回去了临走前叫了在门外装打电话很久的季恙。张继科看看眼前抱着胳膊拦着路的姑娘,弯腰系鞋带:“听到多少?”

 

“该听的自然都听了。”

 

张继科笑着摇头,起身踢踢脚,跟她招手:“我回去了啊。”

 

“也没人拦着你啊,要让人接你吗?”

 

“又不是残了还要人接,走了走了。”

 

季恙看着那人拿了外套搭在肩上,晃悠着往外走,脚上还有些跛,季恙看了他一会上前拦住他:“等等。”

 

张继科扭头看她,路灯远季恙又挡住了医疗室的光,张继科半张脸隐在黑暗:“干嘛?”

 

“你不怕吗?”

 

张继科疑惑的看着她,反应了一会才知道她在说什么,笑开来:“我怕什么?”

 

季恙皱着秀气的眉毛,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张继科叹气:“你觉得我和马龙还差什么?差许昕方博什么?还是不能像小雨东儿似的出国领证?”

 

季恙谨慎地摇摇头。

 

张继科笑着,不知想起什么眉目都温柔起来,他低头瞧着脚边:“他们有的都不是我想要的,他们有的我也都有了。”他顿了顿,轻哼一声,懒散一笑“都说了,在马龙那,除了亲和乒乓球,我最重要。”

 

他笑起来看着还像一个骄傲的少年,眉眼展开来,又像一个狂妄的男人,回国之前季恙想了很多要说的,现在却只觉得张继科一句话就能让所有人都闭嘴。

 

“你还真是……”季恙心里一凛,不知道该作何表达。

 

张继科低眉看她,咧嘴笑得得意:“季恙我什么都不怕,马龙舍不得我失去什么。”

 

“那我担心的都是没有的嘛?”季恙蹙眉仰脸看着他,眉眼再没了从容担心几乎要从那张漂亮的脸上溢出来。

 

“你担心什么?马龙女朋友?他要结婚?”

 

季恙眉目之间担忧更深,张继科抬手轻轻戳了戳她额头,转脸看向宿舍方向,点点萤火:“有什么好担心,他交女朋友又怎么样,结了婚我也是最重要的,他也还是我的。你们这些人啊,想的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

 

季恙摇着头揉眉角,继科你怎么这么自信呢……

 

张继科向前走了一步,彻底脱离医疗室透出来的光,他扬手指了指根本看不清的宿舍楼:“我曾经把他当成光来捧着,觉得自己低到什么地步都可以,后来才知道如果我追不上他的话,就抓不住他,再好的关系也会被我消耗掉。我最困难的时候他和我一样深陷,我最得意的时候他跟我荣誉共享。14年都纠缠过来了,我还会怕以后?未免太小看我张继科了。”

 

季恙望着他一时无言,张继科回头看她一眼,只一眼季恙就只好苦笑,她或许了解张继科,却实在不懂“他们”。

 

“那你们之间到底算什么呢?”季恙低声道。

 

张继科一摊手:“如果我只是要马龙的喜欢那根本什么都不用做,谁能有我更吸引他?可我要的不是这些。”

 

“那你要什么?”

 

张继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不如等你哪天喜欢上女的再说?”

 

季恙一哽,没忍住踹了他一脚,能不能盼点好的!都国民偶像了不要像个痞子一样笑的贱兮兮的!

 

张继科哈哈大笑,他能解释这些都是心情好的了,说完挥挥手,潇潇洒洒的走了。

 

季恙望着他背影只觉得头痛,越大越不好懂,真是够烦人的。

 

 

 

直到季恙也喜欢上人,才明白那种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高高举着却又舍不得他走太远的心情是个什么感受。

 

她才知道,张继科从来要的就不是马龙的喜欢,那是他很早之前就得到的,他要的是马龙,就是马龙。

 

如果只是要的在乎和喜欢,哪怕加一个最,也不会那么折磨人。

 

 

————————————————————————

 

小剧场:

 

假如马龙知道了这些话。

 

“什么玩意儿,张继科你这什么理论。”

 

张某人摸摸鼻子:“我说的不对?除了双亲和乒乓球我不最重要?”

 

马龙面色扭曲了一下:“还有。”

 

“啊?”

 

马龙偏过头,张继科愣了会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常年挂在那鲜红的国旗,他凑过去亲了亲马龙的侧脸:“那个不算,它比你我都重要。”

 

马龙摇摇头,张继科才看清那人微红的眼眶,一愣,马龙偏了偏头看着他,有些哽:“除了它。”

 

马龙的眼神是他最熟悉的,温热的眼眶嘲笑他的自大,张继科环住他,温柔的与他额头相抵:“对不起我该早点跟你坦白的……”那闭了闭眼,“应该早跟你说的。”

 

马龙闭上眼轻声道;

 

 

“你是我的。”

 

 

当然,你是我的。


评论 ( 13 )
热度 ( 48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