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2

感觉被tag屏蔽了??果然被屏蔽了??

12

 

 

“马龙我要走了……”

 

……

 

04年入秋后冷的格外快,那一天不用训练马龙像却往常一样早起打算继续昨天的训练,他出门一眼就看见了不知道在门口守了多久的张继科。

 

“继科儿?”

 

张继科靠在墙上裹着厚外套头埋着双手抱着胸几乎把自己裹成一团,听到声音他有些僵硬的抬起头来。

 

马龙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张继科尚十分白皙的脸皮上青青紫紫,嘴角更是破了块皮,他有些紧张的动了动手脚,龇牙咧嘴的整个人狼狈不行,他快步走过去握住他手臂:“继科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张继科咧了咧嘴笑起来,露出白生生的牙齿,为马龙的反应感到好笑,为什么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欺负?

 

“马龙你握着我伤口了。”

 

“啊?”他慌不择路的松手,张继科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胳膊将手背到身后去,走进了看得更清,才觉得张继科那张脸简直不能看,马龙手足无措的站在他面前想碰不敢动手,除了那句怎么了竟什么都说不出了。

 

张继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那时候两人尚且十分稚嫩什么情绪都摆在脸面上,他扬了扬脸,对他做了个滑稽的笑脸:“你别哭,我没事儿!”他顿了顿,又有些炫耀的添了句,“他们比我更惨。”

 

马龙瞪大眼睛,他猛地站进一步,咬着那口从小黏糊到大的嗓子气冲冲的质问他:“你跟人打架了嘛?为什么啊!队里不许斗殴你不知道吗!”

 

张继科皱了皱鼻子,有点尴尬瞧着几乎要贴到自己脸上来的马龙,面乎乎的一张脸怒气冲冲的急红了的眼睛,他还没组织好言语,马龙却先自己叨叨开了:“你伤口处理了嘛?有没有跟肖指导说啊?刘指导知道吗?要不我们先去……”

 

不能让他说完……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继科已经抬起左手捂住了马龙的嘴,他左手被人狠狠撞到墙上过,当时不觉得,过了一夜疼得让人受不了。马龙慌忙扶着疼得面容扭曲的张继科,吓得声音打飘:“继科儿!”

 

张继科一边扶着他肩膀一边拍他手臂:“别叫,马龙,别把人招来了。”

马龙眼圈红红的看着比他还难过,张继科觉得自己昨天打架都没这么心虚过,他试图让马龙冷静下来,可马龙看起来已经要跑走去找人了,他拉着马龙手腕讨饶:“马龙,马龙你等会,我跟你说个事。”

 

受惊的兔子茫然的看着他,这气氛让他心慌,张继科眉眼间黯淡的神采让他止不住的忐忑,张继科松开拽着他的手腕觉得只是一会自己手心居然出了冷汗,他低着头低声跟自己的朋友道别。

 

马龙愣了两秒,小心翼翼的吸了口气,问他:“你要去哪?”

 

都是争强好胜的年级,张继科说不出自己被下放省队的话来,只抬眼看着他,神情落寞又桀骜:“我让他们给我个跟你说的机会,我得跟你说清楚。”不然昨天就该走了。

 

马龙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几乎哭出来,他拼命的眨眼睛摆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是回去治疗吗?伤得很严重吗?”

 

有那么一瞬间张继科后悔自己昨晚那么冲动,脑子里昨天恶心的画面一闪而过,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他咬咬牙说道:“不是,伤的不严重,是……”

 

马龙在张继科离开的那两年里无数次在梦中反复张继科这时的场景,少年倔强又不甘心,眉毛懊恼的耷拉下来眼睛里却是一片坚毅的狠劲。

 

“是我太冲动了,我、我要回……回省队了……”

 

马龙睁大眼睛的看着他,张继科偏过头去喃喃的又重复了一遍,像是跟他说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沉默肆意了半分钟,马龙突然上前拽住了他的衣领:“张继科儿你有毛病是不是!安逸日子过久了总想折腾是不是!!”

 

张继科恍然了一秒,下一秒马龙的拳头就已经砸到了眼睛上,他仰到这后退差点摔着惊恐的看着突然暴怒的队友,马龙气的浑身都在抖,白白净净的脸皮涨红一片,眼珠子瞪大四处乱窜,张继科一看就知道马龙在想什么。

 

他在为自己辩解。张继科咬定这个事实,可是一切都晚了他是被刘国梁亲自抓住的。

 

少年蓦自慌成一片,张继科看着伸到面前不知道是要扶自己还是要再给自己一拳的手,彻底开始后悔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年轻气盛,服软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从昨天到现在他唯一请求的就是能见马龙一面,见了面却好像只是把事情搞得更糟……张继科心底一片茫然,他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疼嘴巴疼手臂疼哪里都疼,看着马龙在自己几步外跟自己较劲感觉左胸腔疼得他想逃。

 

早知道昨晚就该直接走了……

 

张继科有些惨淡的自我嘲讽,嘴角刚扬起来就直接刺激到了,马龙仰起下巴声音几乎飙破:“你还笑!你高兴得很是不是!你……”

 

马龙说的气急败坏又语无伦次,带着哭腔的声音噼里啪啦在他耳边炸开,张继科沉默地看着他快哭出来的样子觉得手脚像带上枷锁沉重。

 

大概是有人替自己烦躁了,张继科反而平静下来了,他抓抓头发将自己抓成一直烦躁的猫,低声道:“马龙,我要走了……”

 

离别有多痛,张继科一眨不眨的看着抓狂的马龙,我一点都不高兴,太难过了,马龙我难过的心都要碎了。

 

如果再有一次,我一定不会再留下来见你。

 

马龙手一抖,像被按了静音键的电视声音戛然而止,他静了会默默伸手过去,张继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躲开,眼睛上疼着呢马龙平时也没见这么暴力啊……

 

“马龙?”张继科尽力向后仰脸,心说不是又要凑一拳吧?

 

马龙低着头拽紧他衣领,肩膀抵着他肩膀,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涨了翅膀似的飞走了,他抵的太近了,毛茸茸的头发戳到脖颈里痒痒的,张继科望着屋顶,抬手扶在他肩上。

 

“马龙我……”

 

他难得哽住说不出话来,马龙去一把将他推开了,张继科踉跄两步换他惊恐的看着马龙,这又是哪一出??

 

马龙憋红一双眼,瞪着将人往外推,吼声中气十足:“你走走走,赶紧滚!有本事不要回来!!”

 

张继科被他推得没法,努力想回头看一眼却拗不过他一双熨着水汽的眼睛,门外尹霄靠着车等他,他咬咬牙扭着脖子去看马龙。

 

“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马龙!”

 

马龙将他推下出口的楼梯,张继科踉跄两步差点没站稳,他仓皇的抬头,马龙五官隐在屋檐下嘴唇死死抿着,低着头双手握拳紧紧贴在两侧。

 

张继科向前走两步,马龙嘴唇动了动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来:“你快点走。”

 

张继科往后看看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尹霄,舔舔干涩的嘴唇,张口,马龙抬起头,圆溜溜的一双眼沁进一汪水潭,他故作愤怒的厉声打断他:“你快点走!”

 

张继科扣紧一双手,咬咬牙转身头也不回的跑向尹霄。

 

马龙说不来的他只需一眼就能看透。

 

你快点走,快点回来!

 

 

……

 

 

“师兄?”

 

许昕探个头进来疑惑的看着马龙,马龙深呼吸一口气将冰凉的毛巾糊自己脸上,使劲揉,沉声道:“马上来。”

 

许昕看了眼马龙狂躁的洗脸方式默默退出去,顺手抓过经过的无辜路人。

 

“一会不许惹我师兄知道不?”不然分分钟暴躁起来吓死人。

 

路人博翻了个白眼,踮着脚从“蛇口”里拯救出自己的衣领:“经常惹龙队的好像是某个哈哈哈哈等于自杀的人吧!”

 

许昕哽了一下,心虚的摸摸鼻子:“反正今天肯定某些人是主要火力……”

 

方博苦恼的仰脸想了想:“科哥发烧还没好呢?”

 

许昕长臂一搂靠着他肩膀:“咋科哥出息大了,不仅没稳定下来还打算出去浪!”

 

方博掰开他的手,拖着人往外走:“浪浪浪,浪什么浪,谁浪的过你啊!”

 

“嘿嘿嘿博儿。”许大蟒也不恼,扒着方博肩膀活像某种挂件。

 

张继科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们了,看着两人嘻嘻哈哈的出来而马龙还没出来觉得头更疼了。

 

哄不好了怎么着……

 

 

去卡塔尔的最后一天晚上,也是李晓霞请客的日子。

 

 

———————————————————

 

小剧场:

 

哄不好了怎么着……

 

许昕给亲爱的兄弟点了个蜡:“龙哥睡了个觉起来感觉更暴躁了,老张你悠着点。”

 

张继科头疼。

 

方博给敬爱的师哥再续一节蜡烛,十分嫌弃:“你这脚伤还没好呢又感冒,感冒就算了还发烧,反反复复折腾龙哥能高兴才怪呢,就不能快点好啊?”

 

张继科脑仁疼,这是他能控制的?他能控制马龙都不能知道他发烧了!

最好脚伤都不要知道!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