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 不可说 18

18

 

 

入梦来。

 

江澄已经久不见梦里年少的自己了,在蓝家歇息的第二天,他自梦里睁开眼见到青涩的江晚吟竟突觉想念。

 

魏无羡抱着一堆瓶瓶罐罐痛心疾首的对抱着胳膊的江晚吟说什么,江澄看着年少的自己撇着嘴满脸的不情愿。

 

魏无羡说累了,将怀里的东西都堆到桌上,自个蹲到凳子上,无奈的看着他:“澄澄你就去看看人家嘛,又不会怎么样!”

 

江晚吟梗着脖子,耳尖绯红,掘嘴道:“我为什么要去看他,又没有事找!”

 

魏无羡哄他:“你看人家也是为了你受伤的,还没来得及回去好好养伤就又过来的,好歹去看看是吧~”

 

江晚吟抿着嘴角,瞪着一双杏眼盯着魏无羡脸上无赖的笑容,魏无羡看他脸上松动再接再厉:“哎哟我还挺蓝二哥哥说了,蓝大哥伤口深得路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呢,师弟啊你真不……”

 

江晚吟没让他说完,一脚干脆的踹过去,伸手从桌上乱七八糟的瓶子里掏出白色的瓷瓶,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魏无羡蹲在石凳上没心没肺的笑,跟只猫似的伸了个懒腰,将桌上的东西收紧怀里也跑出去了。

 

江澄没法和江晚吟离得太远,因此即便摸不着头脑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江晚吟的步子一路走到西客居。

 

江晚吟问过门前的童子,得到回答了才踏进去。江澄跟着他,一边鄙夷年少的自己没出息,去看个蓝曦臣手里的瓶子都要给他捏碎了,一边又好奇,他久未入梦,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

 

江晚吟站定门口,正打算喊人,门就开了。

 

蓝曦臣推开门惊愕地正对上张开嘴还没发声的江晚吟,江澄看着面容更稚气的蓝曦臣微微偏头,笑出熟悉的模样,他放下扶着门框的手抬脚走出去,笑意浅浅:“晚吟,你来啦。”

 

像过电一样,江澄越发觉得自己的字从那人嘴里说出来有哪里不对了,江晚吟倒是没什么反应,他微微皱眉:“你打算睡了吗?”

 

江澄这才注意到,蓝曦臣身上衣衫单薄,只着单衣头发也不如白日里束得端正。蓝曦臣像是也没反应过来他开口就是这个,怔了下才摇头:“只是最近歇息的早而已。”

 

他走近来执了江晚吟的手:“快要入秋了,晚吟莫要着凉了,进来坐吧。”

 

江澄眼皮子一抖,眼睁睁的看着蓝曦臣温柔如水的脸上带上关切,而江晚吟并没有甩他的手,甚至默认的跟着他走进屋里。

 

江澄目瞪口呆,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而两个人丝毫没有自觉地进屋关门了,江澄上前几步,一手按在门上瞬间就从门上穿过去了。

 

他听见里面江晚吟略带犹豫的问道:“你最近睡不好?”

 

蓝曦臣低声笑着,说了句什么。江澄心里复杂,他这是错过了多少东西?为何他们两个会如此……

 

他犹豫了会,想走却被梦里的力量束缚着,索性靠着门外,胡思乱想。

 

屋里蓝曦臣已经被江晚吟推到床上躺着了,他半躺半坐瞧着江晚吟一双眼睛温柔的不行,江晚吟做到桌面绷着脸皮,眼睛又忍不住往床上那人身上瞄。蓝曦臣脸色的确不太好,卧蚕下隐隐的一圈黑,他心里不舒服,又拉不下面子来问,偏偏那个人又一个劲盯着自己看。

 

“看什么?”他被看的烦了,开口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去。

 

蓝曦臣没接话,他朝江晚吟招手:“晚吟你坐过点来。”

 

江晚吟后背一颤,瞪他:“干什么!”

 

蓝曦臣颇为无辜:“屋里太暗我看不清你了。”

 

江晚吟:……

 

看什么看!

 

结果还不是挪到床边去了……

 

江晚吟盘腿坐到床边去,蓝曦臣靠在床头。江晚吟轻轻撇了撇嘴,气氛还挺好。

 

他清了清嗓子,不用他开口蓝曦臣已经自觉地接下话头:“我好多了,本就没伤到根本,晚吟不好担心。

 

江晚吟噎了一下,面皮微红,半晌嘴硬道:“我没问这个!”

 

蓝曦臣低声笑,不可置否。

 

江晚吟瞧着他低声咳了一声,他拍拍蓝曦臣被褥下的腿:“你干嘛不好好在蓝家呆着?”

 

蓝曦臣摸摸鼻子,伸手勾着他的手指:“我想见你。”

 

江晚吟没说话,手也没抽出来,盘着腿低头瞧着自己搭在膝盖上的手掌。

 

江澄靠在门外觉得脑袋越来越乱,十分不懂现在屋里两个人的状况。

 

他听见屋里江晚吟笑了声,不以为然的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

 

“又不是见不到了,蓝涣你差不点啊。”

 

江澄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陌生了,何时自己同蓝曦臣说话会如此的轻松自在?还带着调笑的意味。

 

屋里江晚吟带着笑意的脸映在蓝涣眼眸里,清朗俊逸让人欢喜。蓝曦臣起身向他靠去,江晚吟身子一僵后背不自觉的挺直了,蓝曦臣双臂环上他的腰额头抵在他肩上。

 

“晚吟又不是不知道,我回去了可不容易出来……”

 

声音温柔的像是一声叹息,屋里江晚吟眉头皱着不说话,门外江澄扣着手努力克制自己想要进去看一眼的欲望,觉得世界观有点不好了。

 

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他他他、和蓝曦臣???

 

蓝曦臣下颚搭着江晚吟肩膀,脸颊贴在他耳畔,江晚吟推了推他,挑眉道:“要不然你别做蓝宗主了,来我云梦好了。”

 

江澄心里一凛,觉得这话未免太过,屋里蓝曦臣却笑起来了,他搂着人腰闷声的笑:“好啊,我真的不做蓝宗主了,晚吟养我吗?”

 

他说的暧昧,嘴唇一张一合几乎贴在江晚吟耳畔,气息洒在敏感的耳后,江晚吟伸手按在他嘴上,扭过头去看他。

 

蓝曦臣垂眼吻在他掌心,温柔缱绻。江晚吟侧身从他怀里偏离,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你敢?”

 

蓝曦臣抬眼和他对视,手指相扣,他讨饶:“不敢。”

 

江晚吟挑眉冲他笑,矜贵偏偏又带着挑衅,眉眼一如第一次见面那般。蓝曦臣将他拉近些:“可我总不想离了你,万一你又把我忘了怎么办?”

 

江晚吟嗤笑一声,两人相扣的掌心贴合在一起,他拽了拽蓝曦臣的手:“不就忘了你一次你是要记多久?再说那会多小,能记清楚什么?”

 

蓝曦臣拥着他没说话,江晚吟坐了一会,拍拍那人环着的手,哑着嗓子提醒他:“你快早些休息吧。”

 

蓝曦臣却不肯放手,搂着他耍赖央他再陪自己一会,江晚吟觉得脑门上青筋一阵阵的乱跳,想暴躁地将人拖起来揍一顿,又心疼他好些日子睡不好觉。

 

“你好好说话!”

 

……

 

到最后江晚吟也没从屋里里出来,江澄站在他能离得最远的地方,脸上阴沉一片。蓝曦臣温柔的笑声,亲昵的语气,江晚吟关切的声音……

 

江澄撑着额头觉得这世道不好了,现实的蓝曦臣的脸在他脑子里转来转去。他告诉自己这不是一回事,可偏偏两个人叫着“晚吟”的样子分明是一样。

 

他暴躁又无可奈何,心里犹如堵了一团火,烫得他心口熨烫,又烧的他神智仓皇,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评论 ( 15 )
热度 ( 81 )
  1. 涣晚吟_木源. 转载了此文字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