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4

14

 

 

“师哥你真没事吧?”

 

“恩。”

 

“卧槽你还知道我是谁不?”

 

“闭嘴方博”

 

张继科冷汗津津的靠在更衣柜上,方博蹲在他身边一张脸都皱成苦瓜了,张继科拧着眉头控制着脑袋里一阵比一阵强的眩晕,打眼一看师弟蹲在地上成了苦瓜脸,没憋住笑出来:“方博你干嘛?”

 

被点名的弟弟很幽怨,然而不敢反抗,于是狗腿的开始劝:“科哥我觉得你肯定瞒不了龙哥的,不然招了吧!”

 

张继科觉得好笑,马龙是个好脾气的,平时也爱和弟弟们亲近,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个好说话的队长,队里一帮子在外面脾气再大的也不敢轻易惹他生气。

 

别说小队员,连方博许昕这些个作死成习惯的对着马龙都是顺顺从从的样。

 

方博看他脸上带出笑来,一张脸虽然还是难看起码不像刚才那么吓人:“师兄你看哈,这比赛刚开始呢,不好惹龙哥生气啊。”

 

张继科从善如流的点头,闭嘴眼仰头靠着柜子上:“对,所以瞒紧点。”

 

方博在心里掀了一把桌子,咆哮:你自己作死别带我啊这什么鬼逻辑!

 

然而现实方小博很怂,龙哥惹不起,科哥……也惹不起。

 

张继科缓了会,一手按在方博头上,骂了一声:“这么没出息!”

 

方博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搭在支起的膝盖上,托着脸不说话,内心疯狂吐槽:你有出息你去跟肖爸龙哥说啊!就知道欺负我,瞎子救命啊!

 

张继科将他拉起来,给拍了拍衣服,见他还是一副褶子脸:“行了,就这么怕龙队?”

 

方博眼神游离,木着脸:“科哥你是不知道,咱们队里吧,惹了你还有人龙哥解围,惹了龙哥……”

 

张继科挑挑眉不可置否,等着他说下去,方博却砸吧下嘴没了话头,可怜巴巴的晃悠着过去提两人的包,垂着头又晃荡回张继科身边。

 

他问:“科哥你非打不可吗?”

 

要是以前方博从来不会问这些,张继科与他来说意义非常,三重师兄,仅仅是站在场边都能给他坚定的那种,在这之前他从没质疑过张继科的决定。几年的性子磨过去,张继科像磐石一样稳立在他向往的那条道上,那是比马龙更传奇的存在。

 

正准备去拿去自己包的张继科听到也是一愣,他有些诧异的看着低着头的方博,小孩儿紧张的很,手扣着肩带,手臂垂下来虚虚的搭着包沿,抓得很用力。他犹豫来了一下将出口的敷衍咽下去,反问:“你说的呢?你觉得我不该打单打还是双打?”

 

方博瑟缩了一下没敢开口,单打不可弃,那双打了呢?

 

听着不像生气的样子。方博在心里慢慢想,舔了舔嘴角勾着眼角去看张继科,正对上张继科那双探究的桃花眼,他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想起张继科不喜欢别人说他和马龙的双打,他本能的想向后退又生生止住。

 

张继科好瑕以整的等着他再开口,方博却闷闷的又垂下头去了,抓着肩上的两个包闷头往外走。张继科拦了一下想把自己的包拿回去,方博侧身避过他,坚持又固执的背对着他停在三步外。

 

落空的走僵在半空,方博瓮声瓮气的声音飘过来:“走呗。”

 

张继科笑,揣了手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快进场了方博才把包递给他。张继科接过来顺势在他软软的头毛上拍了拍:“怎么还是那么闷。”

 

说完率先推开大门走进训练场,红色的挎包歪歪斜斜的挂在他肩上,在平淡不过的事硬生生的给他做出自带bgm的效果来。张继科的背影看过无数次,省队、国家队、俱乐部,那那这个人都是他师兄,他跟着这个背影跌跌撞撞的跑,一跑过了那么些年,他早早的学着越过这个背影往前看,猛地一看竟然有种这个人就要消失了的感觉。

 

方博拍拍脑袋,骂自己胡思乱起,拎了包急冲冲的跟进去。放包的空隙他四处看了看,许昕跟着马龙热身,长手长脚摆动,一边活动手脚一边冲马龙笑得傻兮兮的。

 

他皱了皱鼻子,嘀咕一声:“二傻子。”头一甩拎着拍子去找张继科了。

 

……

 

张继科发现师弟今天有点粘人,闷不吭声的挤走过来找他的樊振东,走哪跟哪,许昕都带不走。

 

他回身踢腿,他脚腕伤还没好,热身也只能慢慢来,他撇着跟只小尾巴似的方博问他:“发什么呆呢?”

 

方博正在压腿呢,闻言有些滑稽的抬头去看他,一双眼睛本来就大这回还瞪起来,看着张继科那真是,无辜且无辜。

 

要换成邱贻可肯定就先蹂躏一番他肉乎乎的脸,在好声问问怎么了。可惜现在师兄只有一只只会哄龙的大藏獒,张继科惆怅地叹气,也说不来什么关心的话来,只好转身继续做他慢腾腾的准备活动,决定无视师弟的异常。

 

可惜小可爱今天刷存在感的心十分坚定,凑到跟前就不走了,张继科问他干嘛,方博说今天和他练。张继科迟钝的师兄弟情终于翻出来了,他看着在自己跟前晃悠的方博,心说这孩子这样不是在跟他打掩护什么的吧?

 

张继科定了定神,方博鼓着一张脸一板一眼的伸胳膊踢腿,露给他个毛茸茸的后脑勺来。张继科心情复杂,这么傻的真的是自己师弟?

 

他扁扁嘴伸展手臂,余光瞥见和马龙拉球的许昕,也是辛苦许昕了,找了自己师弟那么闷的对象。

 

对面和马龙拉球的许昕一个喷嚏打出来,手一抖差点将球抽飞了,好在手够稳,白色的小球在球台上跳了两下被马龙握进手心。

 

“大昕你感冒了?”

 

许昕摇摇头:“没啊,好着呢。”

 

马龙点点头,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遍:“要注意啊,感冒了不好。”

 

许·成年之后鲜有感冒发烧·国乒身体第一棒·昕砸吧砸吧嘴,进来之前发现兜里有颗昨晚上方博给的糖,这回吃完了嘴里也挺甜的,师弟瞄了眼眼睛都要长某人身上去的师兄:“师兄你要真不放心去找继科看看呗。”

 

那边张继科和方博热身也结束了,师兄弟练得都挺认真,马龙收回视线看了许昕一眼:“好好练你的,嘴那么多呢。”说着将手里的球抛给了他。

 

许·习以为常·昕从善如流地接了球,在球台上弹了几下:“好吧,师兄你说什么是什么。”

 

马龙俯下身来等着他发球,眼神清亮淋漓,弓着身子背脊绷出漂亮的弧度,许昕看不大清楚,隐约尽然有一种对面的人是张继科的感觉。

 

直到张继科走后,许昕一次次从马龙身上见到张继科的影子,才模模糊糊意识到被他们忽略已经的事实——

 

他们两个你追我赶纠缠了半生,打碎了骨头连着筋,如果有一天将马龙挫骨扬灰,从里面找出张继科的字样都不奇怪。

 

分开才是笑谈。

 

……

 

隐瞒的结果就是被返现后面临更加的愤怒。

 

直到名单交上去马龙才发现张继科高烧没退,他气疯了拎着那人领子的手都在抖,张继科没心没肺的冲他笑,桃花眼都烧红了偏生还是那么好看:“龙,名字可都报上去了,咱不能退啊~”

 

啊你个头!马龙一巴掌拍到他肩膀上,抖着嘴唇发狠:“张继科你他妈差这一次双打?”边说边一边咣咣咣的踹桌子。

 

张继科没敢造次,看着马龙暴躁的在屋里乱窜,自个瘫沙发上没动弹。马龙转了两圈又回来摸他额头,张继科感受了一下发现他掌心冰凉一片。

 

“马龙……”

 

“你闭嘴!”

 

哦。张继科怂,焉哒哒的缩在沙发上宛如废狗。

 

马龙继续转圈圈,双打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晚上还有张继科的单打,他越想脸越白,最后撑不住缩回他身边:“继科儿咱们退赛好不好?”

 

张继科闭嘴眼睛昏蒙蒙的靠着沙发,听到退赛两个字反射条件的身子一弹,眼睛都没睁开张口就说不。

 

马龙简直要哭了,揪着张继科胳膊恨不得逼他点头,嘴里叨叨叨叨念得张继科头晕眼花。

 

张继科垂着头不肯说话,马龙说一句他都觉得疼,单打不能弃,双打他更不愿意退,鬼知道他退役之前还能和马龙搭档几次呢?

 

马龙掀了沙发上的队服砸在他脸上气急了什么都敢说,说出来就后悔了。

 

“张继科我不想和你搭啊!”

 

马龙脑子一顿觉得自己好像说漏了这个形容词,他呆在那心里空落落的窜进来冰冷的风,张继科歪着头没动弹,良久扯下脸上的衣服,起身往外走去。

 

“没事反正就这一次了。”

 

……

 

2月23号男双张继科马龙遭到一轮游

 

2月23号男单张继科4-1晋级

 

2月25号男单张继科退赛

 

 

“龙队?”樊振东握着拍子路过发呆的马龙,疑惑的晃了晃手。

 

“啊?”

 

“怎么了?”樊振东歪着脑袋问他,拿着球拍习惯性的到嘴边哈了一下。

 

马龙摇摇头,拍拍小胖的肩膀:“没事儿,走吧咱俩再练练。”

 

“好咧。”

 

2月26号男单决赛马龙4-2夺冠

 

樊振东捂住毛巾坐在休息室角落里,马龙撑着膝盖手埋在双手里。

 

许昕在门外叹气,这一个个的,输了的打不起精神来,赢了的那个看着比他还累。方博挨着他也不敢进去,他给张继科打掩护隐瞒生病的事马龙隔天就知道了,一直憋着股气他可不敢再往前凑了。

 

“龙哥……”

 

樊振东声音有点哑,听着黏糊糊的,马龙没精打采的从嗓子里嗯了声算是回答,还是一动不动的cos雕像。

 

“你有把我当成科哥吗?”

 

马龙罢工了的脑子重启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年苏州他夺冠之后说的话,他揉了揉脸,撑着额头抬起头来,樊振东拿着毛巾呼噜头毛,乱糟糟的像在发泄,大小眼耷拉着看着他。

 

张继科回国之前都没跟自己说过话了,心情不好的连带着周边的人也不敢跟他说张继科,这会被猛地提起来才发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不行。

 

他勉强搭起笑容来安慰弟弟:“瞎说什么,打你还不够累吗?”

 

樊振东揉吧揉吧自己还在冒汗的脸闷闷的哦了声。

 

马龙叹气,起身走到一边去跟张继科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sorry……”

 

他挂了电话犹豫着盯着左上角红色的警示,算了反正也快回去了,回去就能见到继科了。

 

……

 

张继科疑惑的看了眼手机,他刚看完比赛,采访也结束了怎么会打不通呢?还通话中?

 

季恙坐在他脚边正在跟他换绷带,抽空瞄了他一眼:“咋了?”

 

“正在通话中啊……”张继科喃喃一声。

 

季恙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发什么颠呢?

 

张继科摇头,问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好?”

 

季恙无奈了,手法麻利的服服帖帖的给他打好绷带:“我真不好说。不过马龙应该是在跟他女朋友打电话。”

 

张继科神色一僵,仰脸看她,谁给你说这个了?

 

队医抱着药箱子起身,无视他的脸色语气轻快的感叹:“可真够帅的,够他女朋友吹一年了。”

 

张继科眨眨眼缩回去不吭声了,季恙叹气居高临下的踢了他完好的那只脚一下,张继科头也没抬,没好气道。

 

“滚。”

 

季恙翻着白眼走掉了,留张继科盯着手机上的锁屏界面发呆。

 

十五秒一过,屏幕黑掉了。

 

—————————————————————

 

文里龙队说“觉得自己少说了一个形容词”是“这样的”

 

最后胖儿说的那个,大家都懂啊~

 

 

小剧场:

 

“这、这个梗咋就过、过不去了呢?”小可爱委屈。

 

许大蟒搂着他肩膀蹭蹭:“龙哥无心的,他这么说是看得起你呢,要知道他一直把继科当成最大的对手啊。”

 

小圆脸焉哒哒的缩在他臂弯里:“那明明是我师哥。”

 

大青蛇推着他往屋里走:“他俩不都一样吗?还遇见呢,打个比赛都能让他们说出缠绵的味道来。”

 

方博拖拖拉拉的被许昕推着走,打个哈欠的功夫就忘了自己刚纠结什么了,乖乖跟着他回屋休息。

 

许昕欢快得晃尾巴:嘿方博儿可真好哄~

 

——-——————————

 

我突然发现小剧场这东西有点剧透的成分啊,这个不好不好,我们来找点别的事儿干。

 

我来给姑娘们推个文,没有链接你们也别嫌弃啊,估计作者也看不到我这文,就不艾特打扰人家了,这个应该不算侵权什么的,没问题?

 

第一个星海的《旧爱重提》,挺早的一篇了,不过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吧。

娱乐圈AU演员继科×编剧龙

 

——————【以下皆为文章片段】

马龙一听他这句话,眼眶顿时就红了。当初那些场景都还历历在目,只需要张继科这么平平淡淡地一句话,过去的画面就能被完完整整地勾出来。那时候他总是犯懒不愿意洗衣服,少年就把他俩的衣服都堆在一个大盆里。等到晚上就在水池边吭哧吭哧地洗,马龙在旁边抱着胳膊看。

那少年总是把衣袖挽起来,露出一小截血管分明的手臂来。等他手腕沾满了泡沫的时候,挽起来的那段衣袖总会不听话地往下滑去。少年就冲他扬一扬胳膊,让他帮忙挽一挽。那时候马龙就想啊,除了他妈妈,可能再也没有人愿意这样帮他洗衣服了。

 

……

 

马龙钱包的造型十分简单,就是那种纯黑色的牛皮钱包,没有一点花纹与装饰。看起来十分简洁干练,一如他的人一样。张继科接过钱包,在手里颠了颠,说了句,“挺沉啊。”

马龙笑着回了一句,“以后都是你的。”

 

……

 

马龙吃米粉儿的时候,总是喜欢先把面吃完,再去吃肉片。或许是因为缺少安全感的缘故,他总是喜欢把最喜欢的东西偷偷藏到最后,再去慢慢享用它。他吃了两口面,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他咬着筷子尖儿问张继科,“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一起吃米粉儿的时候,你总是把肉挑给我。”

张继科听完这话,就挑出碗里为数不多的几片牛肉,一片儿一片儿地放在马龙碗里,“现在也都给你。”在白炽灯的映衬下,他的双眼里好像有汪秋水。看着马龙的时候,那秋水就会泛起温柔的涟漪。

马龙问他,“那如果我爱喝汤呢。”

张继科笑着答他,“都给你。”

马龙又问,“那如果我更喜欢吃青菜呢。”

“都给你。”

马龙接着问,“那如果我更喜欢吃面呢?”

“也都给你。”

 

……

 

陈玘到了以后,马龙就把打印出来的剧本分给他们。两个人都静默不语地看了许久,看到最后,两个钢筋铁骨的大老爷们儿,竟然都有点儿眼眶发红。或许,他们都想起了被他们遗忘许久的初恋。

虽然现在,他们都有心爱的人陪在身侧。但他们都没有马龙和张继科的幸运。

最后的那个人,并非最初的那一个。

似乎是为了缓解这一刻的忧伤气氛,许昕率先感叹道,“我靠,师兄你可以啊。这么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愣是连个深吻都没有。你这写得真够清汤寡水的啊。”

 

——————————————

 

我截取的都是文里很小的片段,很能打动人,感情细腻,温柔的很,对里面张继科对初恋的解释尤其深刻,是一片读了想让人谈恋爱的文,一个人走过再久也没关系,求一份干干净净纯粹的感情。

 

HE,不虐,不纠结,两个人都很通透,爱情一直都在,他们一直是彼此的,只是时间将他们分开让他们变得更好,更好的再爱一次对方。

 

表白一下作者大大,另外这个作者还有不少短篇,十四年、喜欢和爱也都很棒哒~

评论 ( 25 )
热度 ( 42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