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5

微量恺彦,航旭


15

 

 

卡塔尔一行收官,秦志戬第二日一大早就带着马龙他回国,比之来的是不可谓不匆忙。

 

方博满脸呆滞的跟着许昕,大黑眼圈可无辜,许昕哭笑不得:“方小博你大晚上偷油去了?这么大黑眼圈啊。”

 

方博靠着行李箱的拉杆,眼皮子快合上了,会嘴都有气无力地:“许瞎子你当谁都跟你似的。”

 

许昕哈哈笑开,长身而立倚在他身边:“我再没心肺也不干那种蠢事,谁让你帮着隐瞒?不会是被我师兄吵了一宿吧?”

 

方博身子一歪,彻底趴在箱子上了,闭上眼睛:“我情愿他直接点呢……”

 

许昕仰头无声大笑,直接自他身边坐下将人拉到肩上靠着:“你等着吧回去少不了的,现在先睡吧。”

 

困极了的人歪在他肩上没了动静,一只手还伸得老长搭在箱子边上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许昕自坐在那玩手机,背微微弓着全让没把肩上人的重要当回事,马龙抱着双臂和秦志戬遥遥看着,师徒俩一时心情复杂。

 

“……这么累?”秦志戬眉头抽抽不解的问。

 

马龙眨眨眼无辜的回看他师父:“我不知道啊。可能昨晚上又打游戏了吧。”

 

秦志戬想想自头两天就开始念叨要早点回去的大徒弟又是头痛,闷了半晌想说几句看着马龙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又给憋回去了。他们走的是最早的一班飞机,别说方博了连他都困意绵绵。

 

马龙抱着衣服走到跟前了许昕才发觉,抬头讪讪的看着黑着脸的师兄,笑:“嘿嘿师兄啊……”

 

马龙白他一眼将许昕讨饶的话噎回去,伸手给方博盖上衣服:“你闭嘴,回去跟着方博一起跑操吧。”

 

许昕故作惊慌,半个身子都给方博压着里还能勾着马龙手臂撒娇:“师兄你这是连坐啊,不公平。”

 

“呵呵不跟他有难同当了?”

 

许大蟒多机智这时候必须和师兄站在统一战线啊,立马接口狗腿道:“怎么会我跟他不熟啊!”

 

马龙扁扁嘴挨着许昕坐下,双腿曲起手肘撑着下巴,许昕挨挨他肩头:“还想呢?”

 

马龙瞄他一眼,许昕收了手机半边身子不动:“要我说老张也不是故意要瞒你,你看这肖指导也不点都不清楚?”

 

马龙皱眉,许昕叹气将方博小心的往上托了托:“睡得跟猪一样,哪天给你卖了!”他转头又跟马龙说道,“要我说他就是休息太久了,有些迫不及待,而且科哥不一向是那个性子?”

 

“那也不该烧成那样还不……”马龙顿了顿,想起他们双打前的争吵,懊恼道,“他这样以后怎么办?”

 

许昕静默,看看肩上蓦自酣睡的人没再说下去。

 

师兄你将他算进你的未来,又怎么知道他还有多久以后?张继科分明在拿命来拼的以后,能和你规划的未来重合多少?

 

……

 

他们回国又免不得一阵围追堵截,马龙自然跟他分开了,可是等许昕回了队里却还没见马龙人影,倒是看见张继科悠哉哉的坐在场边看一些小队员联系。

 

许昕自认是个十分贴心的好师弟,于是溜达过去,他们刚回来剩了半天假现在正没事:“哎,你脚上怎么样了?”

 

张继科头也没转过来,对着场内点点头:“就那样吧,要好不好的。”

 

许昕点点头,跟他一起坐了,半晌张继科居然没说话,他憋不住:“我师兄呢?”

 

张继科转头看了他一眼:“他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回来啊。”

 

张继科继续点点头,许昕观察了一下,这是吵架了还是怎么?还没和好?他清了清嗓子以示自己的存在感,善意提醒到:“可是我师兄还没回来。”

 

“恩。”张继科继续点头,“龙直接去秦指导家里了,说是给肖文带了东西。”

 

自迎面而来熟悉的味道,许昕脱口而出:“你俩不是吵架吗?”

 

“哈?”张继科转过头来看他,“哪个跟你说的?”

 

许昕嘴角抽抽,不才,我自个听到的。

 

张继科上下打量他一下,毫不留情的嘲笑道:“你犯什么傻?被小胖打懵了?”

 

“滚滚滚”许昕一肚子气,马龙脸色不好他还以为他俩还在吵架呢,结果受伤的还是蟒蟒!

 

他蓦自搁一边生气,张继科打了个哈欠没理他,许昕脾气好但是从小就会跟他两个撒娇打滑,张继科马龙开头还紧张一下,后来理都难得理了,反正……

 

“哎,这个拉得好。”

 

“嚯还挺敢哈~”

 

“嗯这个是八一的赵钊彦?他和宋旭打什么?”

 

反正最先闲不住的永远都是许昕自己。果然没多会他就又凑过来挨着张继科嘀嘀咕咕了,张继科将人推开,自己走到场边跟赵钊彦指导,背对他们充当临时裁判的人回头来,是尹航。

 

许昕一愣,尹航冲他使了个眼色,他也就跳起来跑宋旭那边去跟人家做场外去了、

 

嘿哎不知道彩头是火锅还是烤肉?

 

结果最后方博被许昕从被窝里扒拉出来,马龙回来正好撞见许昕搭着宋旭肩膀:“哎师兄吃火锅不?有人请客!”

 

马龙瞄了瞄,正对上赵钊彦看过来的眼神,小孩儿站在周恺身边,见他看过来了也就安静又腼腆的对他笑笑没什么存在感。他对八一的人喜欢大于亲近,他回头冲许昕道:“怎么就人家请客了?小心皓哥回来收拾你!”

 

许昕嘻嘻笑,冲马龙挤眉弄眼:“要怪也是怪老张。”

 

提到张继科马龙也没兴趣跟他闹了,嘱咐了两句就绕过他们回去了。方博没睡舒服一路上都在怼许昕,偏生八一都是些闹腾的主,因着张继科的缘故帮着方博顶嘴,气得许昕大晚上塞进去三碗饭,撑得不行。

 

到了他们常来的地方,正要进去,方博突然掏了手机摁摁摁,差点撞人家台子上。

许昕气呼呼的去拉他,正瞄见他手机上信息已发送,自己师兄的名字正在上面。

 

他挑挑眉也没什么,拉着不看路的方小褶进了包间。

 

回去的路上一个二个东倒西歪,倒不是喝了酒而且吃得太撑整个人都懒了,方博打了个饱嗝一嘴巴的火锅味,许昕嫌弃的将他戳远了点。

 

方博也没在意,又是一个饱嗝,捧着肚子晃晃悠悠的像一只喝醉了的圆仓鼠:“哎瞎子,霞姐说她不办仪式了。”

 

懒洋洋的许昕一个激灵:“什么个意思?”

 

方博眨眨眼,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就、就不办退役仪式了呗,也不是不行啊。”

 

刚刚许昕想着别的事猛地一听这个有点反应过度,现在也没觉得有什么了,李晓霞退役这事儿可大可小,如果是她自己提出来的不办仪式虽然不太好也不是不行的……

 

方博慢慢悠悠的往前走,自顾自嘀咕:“要我、我也不不办,多麻烦啊还、还难为情……”

 

许昕心思一动,长腿一迈几步追上他,胳膊习惯性的搭在他肩上:“博儿你之前跟师兄发的什么啊?”

 

方博吃的心满意足,难得温顺顺着肩上的力道向他靠了靠:“就龙哥回去估计都是找我师兄,我跟他说一声呗。”

 

“说什么啊?”

 

“说我师兄八成都在医务室,让他别去宿舍白跑一趟啊,你是不是傻啊?”

 

许昕皱眉:“老张这回居然知道自己往医务室跑了?”

 

方博摇摇头:“不是啊,他是被管着呢恙姐要收拾他。”

 

许昕挠挠头觉得奇怪。

 

平白无故季恙能收拾得了张继科?

 

……

 

另一边天坛公寓,马龙正蹲在张继科脚边拿着那药膏左右看,一边听季恙跟他讲话。

 

张继科坐在床上看看讲的起劲的季恙,又看看听得认真的马龙,简直要叹出气来,他伸手将人拉起来:“行了马龙,你干嘛呢?”

 

马龙白他一眼,回身跟季恙确认一些注意事项,季恙憋着笑一派严肃认真的模样,借着整理衣服之际勾头用眼神打趣地瞧了张继科一眼。

 

张继科一个头两个大,抢了马龙手里的药膏:“这个交给小雨就是了,马龙你才回去先回去休……”

 

他话头没说完给噎住了,马龙冷这张脸瞧了他一眼,手一摊,张继科梗着脖子跟他对视两秒,焉哒哒的将手里的东西交出来了,马龙哼了声回身问季恙:“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嘛?”

 

季恙盈盈地笑,眼波一转颇有深意,张继科瘫着一张脸只当没看见,马龙一心都在张继科脚伤上自然也没看见,姑娘失望的收回目光跟马龙又说了几句。

 

等马龙出去接电话,季恙戳了戳一张“认命脸”的张继科:“你这副队长做的挺好啊,队长亲自照顾。”

 

张继科白眼都懒得翻,将她手打掉靠着墙不说话。季恙摇摇头,又问:“马龙太紧张了,你这脚伤只能温养急不得,小胖照顾你不也挺好的?我看里约那会……”

 

“马龙嫌弃不死他……”张继科抬着眼皮瞄她一眼,叹气,心说马龙连小雨都嫌弃出花了,更何况小胖。

 

季恙不明所以,不过马龙很快也就回来了,他刚下飞机回了国家队还没好好休息又转悠过来,他这会板着一仰脸也难掩疲惫,张继科皱眉开口想赶人回去,还没出口呢就被马龙一个眼刀瞪回去了。

 

季恙在一边闷笑,只觉得两人相处起来实在有趣:“继科你该去恢复训练了吧?”

 

张继科趁马龙不注意冲她龇了龇牙,季恙只做不知将两人赶出去了。

 

马龙陪着他往训练室走,一边走一边打哈欠,一双圆眼睛泪眼朦胧,张继科心疼问他是不是又没在飞机上睡觉?

 

马龙焉摇头,与他靠近了一点,他从来在外面睡不着,而且……马龙皱了皱眉毛,照理说他和季恙从来不认识,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新来的队医总忍不住打起精神来对付,出了医务室就更觉得累了,整个人都焉了。

 

张继科有心让他回去休息,可马龙回来气势汹汹到了医务室明明事事都关心他却又偏偏不跟他说话,而且他熟知马龙脾气,犹豫一下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马龙揉着眼睛嘟囔:“大博儿说你这几天跑医务室勤得很啊。”

 

张继科:……

 

“他怎么知道?”

 

马龙斜着眼睛飞了他一眼,张继科咳嗽一声:“肖爸跟他说的吧,其实这样也不好,你们比赛呢。”

 

“哦。”听的人正抓着自己头发企图将自己搞精神点,才剪过的头发被他抓的乱糟糟的,马龙恹恹得应了声,又打了个哈欠,睁着一双水雾朦胧的眼睛对他伸出手去。

 

他像是脾气消了,头发被自个抓乱了,眉目柔和起来软乎回了多年那条小白龙,眼里明明还藏着倦意脸上却带着张继科最熟悉的坚定神色,他嗓子黏糊多年。

 

“继科儿你不要急。”

 

张继科在那一刻心思变得如水一样柔软,他抬手附上他温热的掌心,桃花眼荡开缠绵的弧度,笑得温柔。

 

“恩,我知道。”

 

 

————————————————————

小剧场:

 

蟒蟒:我做的最大的错就是觉得他俩在吵架并且试图调解他们!为何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长进我还是不是你们最爱的小青了。

 

博儿:得了吧这么大个儿还小青,早嫌弃你了。

 

肖爸(捂心口):哎呀我家博儿知道关心人,balabalabalala……(此次省略肖爸卖大儿子哄小儿子两三事)

 

季恙斜眼:张继科你怂不怂,你说你怂不怂!

 

彦彦:恺哥我、我没带钱包QAQ

 

周恺:没事儿我给你开。(彦仔os:计划通!)

 

尹航:合着彦彦请客最后是周恺结的账?

 

挂在尹航肩上的大脸猫餍足的舔舔嘴唇:航哥你这就不懂了吧~彦彦哪能不能带钱包啊他故意的。

 

尹航无语的看着吃撑了的宋旭:=  =下次出门你带好钱包。

 

大脸猫扁嘴:不要航哥你养我。

 

尹航看看肩上的猫,再看看扒着周恺胳膊的兔子,叹气:他八一来的奶团子小时候多可爱为何最后要不变成小雨那样的小抠门,要不就是长成宋旭这样的流氓小赖皮?这到底是哪里教的不好吗??

 

 

(不是,是航哥你教的太好了,还有雨哥影响)

 

 

—————————————————————

 

推文专栏:

 

 

今天的专栏十分简单(没错我就是懒了),点我头像,关注,里面有一个叫【旖旎灵狐】的,头像是一只打哈欠的小白狐狸,对就是这货。

 

点他主页,下滑,再下滑,额还要下一点。

 

分手N次方

 

挺纠结的,虽然纠结吧,但是在人物的心理描写很少人欲罢不能。这人写文一向不只是感情线,里面明明暗暗埋了不少东西,对感情的处理多从第三方切入,对手戏也很贴心(就是有点想打他)。

 

分手里面藏着一个大家庭。拉扯的感情线不只是爱情,继科克制而潇洒,马龙纠结于一点,但赤心可感。最喜欢他的皓哥,玘哥最是无奈哈哈哈食物链最底层。

 

感情如饮水,冷暖自知。

 

可幸他们的感情都是最好的样子,这大概是一篇感情戏最挑不出来错的文,发展自然回转恰到好处,看的纠结又忍不住期待,反正吊人胃口是这人一贯尿性,习惯就好。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