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7

17

 

 

尽管做好了准备通知下来的时候方博还是觉得脑子里嗡嗡响,他那会刚和许昕一起吃过午饭回宿舍,然后通知就下来了。

 

秦志戬任男队主教练,王皓马琳应聘国家一队教练成功,肖战……

 

方博盯着手机沉默,嘴唇抿得紧紧的,许昕在一边心疼的不行,凑过去揽着无声的哄着。

 

方博摇摇头无声的念了一句什么,许昕躬身贴着他脸颊,温声道:“博儿你说什么?”

 

怀里的人像脱力似的靠回他肩膀:“怎么那么快呢……”

 

许昕紧紧眉眼没说话,方博靠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他:“秦老师成主教练了嗳。”

 

“恩。”许昕点点头,再添一句,“师兄大概要不痛快了。”

 

方博眨眨眼将那句“我问的是你”咽下去,闭嘴不说话了。许昕心里其实也不大得劲,歇了半晌轻声说道:“你别怕。”

 

屋外阳光正盛,总算有点开春的意思了,方博反手摸了摸许昕的手臂:“也没什么……”

 

他看着屋外的阳光,抽了抽鼻子将委屈咽下去:“就是有点舍不得。”

 

……

 

傍晚的时候许昕在师兄的“旁敲侧推”败下阵来,老实交代道:“博儿还好,师兄你放心。”

 

马龙拧着眉头瞧他,搞得许昕心虚的不行,队长大人慢慢嚼着嘴里的肉片:“昕儿我问的是你,你跟我说大博干嘛?”

 

许昕我筷子的手一僵,面皮都有些不自然,他哈哈一下埋头嚼饭:“我怎么了师兄你不是该更担心方博吗?”

 

对面的哥哥没急着说话,他伸手去拿一边水瓶,许昕下意识接了一句:“吃饭的时候不要喝白水……额……”

 

“对……胃不好……”

 

马龙笑盈盈的看着他,许昕咬着筷子企图在挣扎挣扎,马龙从善如流的放下水瓶,随带连筷子也放下了。

 

道行不够的小青叹口气败下阵来,哑着嗓子低声求饶:“我有准备了,我真没事……”

 

桌上气氛不算好,马龙说是问他其实压根不会安慰人——他基本属于被人安慰那一拨——他拨弄着碗里的米粒,低头笑道:“有事也没事,我也不是真的没事。”

 

许昕眨眨眼觉得被马龙的又是没事绕得有点晕,还没开头呢马龙就打断他:“你有事没事我都不管,不过有些你必须没事昂。”

 

许昕叼着筷子确定自己师兄真不是个安慰人的料,但还是郑重地点点头:“你放心我知道。”

 

马龙笑出来,眯着眼点了点许昕,眉眼柔和地看不清刚才的严肃,他低头刨了口饭腮帮子鼓鼓囊囊的,看着他这样子许昕就想起了某种小动物,他有点不放心,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师兄这次公开赛……”

 

马龙抬起眼皮子看他,一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许昕再不知该怎么开口,他扒扒头发专心吃饭了。

 

成功将师弟的话堵回去的马龙舔了舔嘴唇,得意的在心里哼哼,跟师兄斗昕儿你还嫩。

 

许昕回宿舍的时候正撞见方博一边披衣服一边往外跑:“博儿怎么了?”

 

方博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得出兴致正好:“邱、邱哥和玘哥都来了,我们、我们……”

 

许昕反应过来,应该是知道肖战要去女队了,邱贻可和陈玘都回来了吧,这会肯定是要聚餐了。

 

许昕笑得宠溺,他一边抬手示意不用说了,一边给他理了理衣服:“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早点回来。”

 

方博这会高兴的不行,浑身都泛着雀跃的气息,急急的点头就要往外跑,许昕好笑的看着他跑了几步又到回来:“那个啥,你、你要不也跟我去、吧?”

 

许昕眨眨眼看着挠着头发不好意思的方博觉得自己简直捡到宝了:“还是不了,我怕邱哥看到我一时兴起给你加菜。”

 

方博哼哧哼哧的笑,垫脚抱了抱他一溜烟地跑了,许昕看着小傻子溜走的背影摸摸鼻子觉得有点小羡慕。

 

他回屋刚躺下,手机摸出来还没握热呢,有人敲门了。他也没多想,只以为是几个同样无聊的邻居,开口叫了进来躺着的姿势都没变一下。

 

“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不要躺着看手机!”

 

许昕手一抖,手机掉下来差点直接砸鼻子上,他忙不迭的爬起来:“师傅?”

 

二徒弟蠢得简直不忍直视,秦志戬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脑子里大徒弟一串的师弟好可怜还在循环……

 

“咳、”秦老师摆摆手将脑袋里马龙的碎碎念赶走,起身坐到许昕身边的凳子上。

 

许大蟒茫然的和师父对视,无辜且无辜。

 

刚刚手机虽然没砸到鼻子,但许昕的脸还是不能幸免,侧脸红了一块,秦志戬心情复杂,就算是他也很难见着许昕这么慌乱的样子了。

 

他叹口气:“视力已经够不行的呢,怎么也不知道爱护下?”

 

许昕盘腿坐在床上,心里乱哄哄的猜师父过来的目的,手无意识的摸上被砸到的那一块。

 

秦志戬皱了皱眉问道:“砸到哪了?”

 

“啊?”

 

秦老师摇摇头伸手拨开许昕的手,自己上手摸了摸他脸,这会其实已经连红瞧不见了,他看没事又有点嫌弃徒弟太蠢,没忍住罩着他背拍了巴掌。

 

许昕后知后觉的察觉出点味道来,看着师父板着的一张脸没忍住傻乐起来:“嘿嘿嘿嘿嘿……”

 

秦志戬看了两眼也笑起来,他拍了拍许昕的肩膀,低声骂了句:“臭小子!”

 

许昕没说话,一摇一晃地去秦志戬的肩膀,也许师徒之间真就有一种默契,秦志戬什么都还没说就觉得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难得放松秦志戬也没管那么大个徒弟幼稚的行为,他侧脸看着许昕:“这次公开赛赛程看了吗?”

 

傍晚的时候马龙其实已经说过了,许昕照样点点头:“知道,明天晚上就出发。”

 

秦志戬犹豫了一下:“这次我是不去的,王皓带你们去。”他说着眉头又不自觉的皱起来,先不说王皓是新任教练,这次公开赛国乒主力只去了许昕一个,他其实不大放心自己这个小徒弟自己出去。

 

许昕靠着秦志戬肩膀愣了两秒,扭过脸不让师父看到自己脸上的冷笑:“我知道啊——”

 

秦志戬显然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听他答应了也顺着点头了:“对,他们几个经验不行,你要多看着点,有什么事多注意点,不然实在不放心……”

 

???

 

许昕睁大眼睛瞪着自己师父,秦志戬越想越不放心,起身来又拍了他两巴掌,一下拍到许昕头上,一下落到他肩上,温热的手掌停在他肩骨上,秦志戬抽了两分心思想小徒弟最近是不是瘦了?

 

“要跟师父好好把他们带回来啊。”

 

许昕微微抖了一下,低着头,良久才低声嗯了声。秦志戬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有些欣慰的说了句好好休息,转身出门了。

 

天色暗下来,许昕动动僵硬的四肢,爬过去把手机捞过来跟方博发短信。

 

“我师父来了。”

 

方博那边回得很快:“不放心他们?跟你叮嘱看着他们?”

 

许昕皱了皱眉,纤长的手指搭在屏幕上,想了想:“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应该不放心我吗?”

 

另一边被肖战彻底顺好毛的方博瘫在沙发扶手上,手指动的飞快:“可得了吧这么大个儿了还不放心干啥?还能丢不成?”

 

许昕拧着眉头跟自己较劲,最后还是抖抖索索的把心里话打出来了:“我最近状态不好。”

 

邱贻可不放心方博喝的那点酒,又端了小粥来投喂侄儿,一眼瞄到许昕发过来的信息,嘴角勾了勾没说话。方博显然不以为然,他就没瞒过几个师兄,当着邱贻可的面回信息:“状态不好你就不是许昕了?许大蟒你是大晚上的肚子饿慌了找你博哥转移注意力的吧?”

 

许昕捂着脑袋倒在床上,我一直以为秦志戬是不放心才会的,毕竟自己最近的表现可见一斑,结果……

 

他拧着眉苦恼,结果从始至终不相信自己的只有自己吗?

 

方博被招呼着过去吃烤好的排骨瞬间就丢了吃了一半的粥蹦过去,邱贻可对活蹦乱跳的侄儿没法,搁了碗刚起身就见方博摁熄的屏幕又亮起来。

 

“博儿你是不是也不担心我啊?”

 

邱贻可操手拿起方博手机,粗矿的眉峰高高挑起,本来被四川女队的姑娘们磨得好点了的脾气又回来了,他吧嗒吧嗒回了信息也就不管了,随手将手机扔沙发上。

 

另一边许昕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

 

“许昕你该干撒子干撒子克训练太轻松了撒再说啥子鬼五六七的自己过来找我哈”

 

许昕捧着手机懵逼,这谁?邱贻可?去哪?四川???

 

许大蟒缩缩脖子,莫名就觉得自己后脖子一阵凉梭梭,他可不敢去四川找邱贻可,这不是找打嘛……

 

 

————————————————————————————

小剧场:

 

 

皓哥还没有出场…… 啊大蟒太麻烦了哼唧哼唧!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