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重阙·沧海蝴蝶18

18

 

 

第二天许昕起了个大早,准备给同行的弟弟买了早餐再出发,遇见王皓是个意外。

 

王皓来北京其实已经一个多月了,但之前筹备竞聘和比赛哥俩也没怎么见过面,大清早见到王皓站在大巴边上打电话许昕差点没反应过来。

 

王皓抬眼瞧见他倒是很自然,换了只是跟他打招呼,懵逼劲过去了许昕向他走去,从大巴上下来个中年人,手里提了个袋子里面是冒着热气的包子,常年接送他们的师傅,许昕跟他也挺熟的,两人乐呵呵的在一边聊天,许昕还趁机分了个王皓的包子。

 

等王皓打完电话了许昕正被包子烫的直呼气,王皓看看包子再看看被烫了舌头的许昕决定不跟他计较,他伸手从大巴师傅手上拿过袋子,问他:“陈玘呢?”

 

师傅嘿嘿嘿的笑指了指车厢:“起太早了这会估计送回笼觉去了。”

 

许昕差点让包子呛住,含糊不清的叨叨:“玘哥也在??”

 

王皓点了点头,他显然也饿惨了没工夫搭理他,许昕伸手要去拿包子被他一手拍开了,许大蟒后知后觉的想起几年前饿肚子的自己师兄企图从皓哥手里抢吃的未果的N个事例,他嘿嘿嘿的笑,带着清晨渐渐升起的亮光整个一没心没肺。王皓被他逗笑了,问他干嘛。许昕抓了抓头发,腆着脸回答:“饿了想出门买东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皓……手上的包子。

 

王皓想了想国乒队大小一群吃货,无语的又塞了个包子给他。许昕举着包子扭头跟大巴师傅嘚瑟:“你说我把包子搁玘哥鼻子底下他得行不?”

 

憨厚的师傅眨眨眼并没有接收到捣蛋鬼的信号,对面王皓咬了一口包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闲得很是不是?”

 

许昕迅速回想了一下自己妄图作死的是前国乒双打一哥陈玘,他又看了看对面明显没把自己当回事悠哉哉的前国乒定海神针王皓,吐了吐舌头心说自己果然是没睡醒脑子不清楚,居然当着王皓的面企图捉弄陈玘,这是连邱贻可都不敢的事啊!

 

看着许昕做了个讨饶的动作,叼着包子笑嘻嘻的跑开,王皓还没表示呢大巴师傅就乐呵起来了:“哈哈哈这还真是个开心果。”

 

王皓脑子里重播了一遍他梁哥把许昕训得焉头焉脑的话——“哈哈哈哈等于自杀”——默默吃他的包子没做声。

 

之后他谢绝了大巴师傅递过来的烟扔了垃圾袋上车去了。陈玘趴在后座睡得人事不省,有段时间没打理的头发怕他压得软趴趴的伏在额头上,像是睡得不够舒服眉毛委屈的耷拉着,眼底一圈淡淡的黑。

 

睡相倒是乖。王皓吐槽一句从包里拎了件队服给他盖上,也坐在一边闭目养神去了。

 

等他醒了的时候陈玘已经不再了,身上搭着的是他之前披在陈玘身上的衣服,大巴师傅说陈玘被刘国梁叫去了临走前给他留了个包,还特意嘱咐他说不能让那群小兔崽子看见了。

 

王皓哼了声拎过陈玘的包打开扫了眼,果不其然是各种吃的,还有一些出国以备的——陈玘热衷于投喂他各种吃的——他搁了包慢腾腾的打了个哈欠,大巴师傅闲得无聊跟他搭话:“你门感情可真好,你们关系都挺好嘿嘿嘿……”口气略羡慕。

 

“嗯嗯……”王皓一边点头一边打瞌睡,他好几天没睡好觉刚又睡了一小会现在困得不行。

……

 

一直到机场王皓才觉得不对劲,他头晕得有点厉害了。

 

“皓哥咋了?”周雨拖着他的小箱子凑过来。

 

王皓敷衍的摇了摇头,问他什么时候登机,周雨乖乖答了蹲在他身边不走,王皓知道他这是有话说,提了点精神来等着。

 

周雨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从包里摸出瓶水来问他:“皓哥,玘哥给你留的包呢?”

 

王皓伸手随便一指,周雨看过去跟无辜的林高远打了个对视。

 

周雨、林高远:= =

 

等任劳任怨的周雨找了包并从里面摸了感冒药递到王皓眼前的时候,王皓终于肯打理他了:“你还带感冒药?”运动员比赛期间哪里不舒服基本靠抗,药这种东西基本没个常识。

 

周雨神情复杂,觉得自己简直苦——出发之前他接到一通来自江苏教练的问候电话:“你们皓哥好像有点不舒服,我在他包里塞了药,真不舒服了你盯着他吃点啊。”

 

周雨看了看手机确认是陈玘无误,好奇道:“玘哥你直接跟皓哥说啊。”

 

对面大哥云淡风轻:“哦我走的时候他还谁着呢,你也别跟他打电话一会吵着他。”顺嘴一说,“乐乐第一次带你们出去都安分点啊。”

 

周雨抓头发,企图为自己争取点应有的权益:“玘哥其实这次打比赛的是我们。”为什么不关心关心我们呢?

 

“哦。”理所当然,“你们也不能吃药啊,乐乐又不需要检查,好好的就是。你们、哪不舒服扛着吧,打完比赛爱干嘛干嘛。”

 

周雨:……????

 

周雨泪流满面的认栽,表示他们绝对安安分分的打比赛,不生病不跟皓哥惹麻烦。

 

“犯什么痴呢?”

 

周雨回过身手心里的药片已经没了,王皓正举着瓶子喝水。周雨蹲在他面前想着包包隔层里那一大堆各色感冒药,一瓶胃药、两板头痛药以及四幅退烧贴。他神差鬼使的突然冒出来一句:“玘哥给准备的吧?”

 

王皓点点头没什么表情,好奇心被眼前一张理所当然的脸打败,周雨只好歇了心思等他脸色好点了才继续开口:“皓哥我有点不明白……”

 

“看到什么还是听到什么了?”

 

这次公开赛安排争议很大,周雨磨蹭了半天就是为这个的。如果今天带队的换一个人哪怕是马指导周雨可能都不会问,但王皓毕竟——小豹子烦躁的磨磨爪子自暴自弃的想着反正皓哥都清楚还不如问了好过点!

 

“皓哥,昕哥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明明报了双打啊为什么不给过?”

 

王皓看了他一眼,眼神懒洋洋的像是他问了个多愚蠢的问题似的:“为什么一定要给你报双打?梁靖琨和林高远不能打了?”

 

周雨哽了下,他当然知道双打他不是必然的,他又不是玘哥,但是——

 

“但是我和昕哥都在,两个左手一个双打都没有不觉得……!!”

 

他说不出口,不敬的话堵在嗓子眼憋得他脸颊通红。王皓脸色沉下来,黑色的眸子晦明晦暗,看着他冷笑:“连陈玘都不敢说双打他一定要上,你和许昕算什么?”

 

周雨脑子一僵,兜头的冰冷将他从莫名其妙的情绪里拉出来,他看着王皓苍白的脸色下意识的先道歉了:“对不起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王皓抬手在他肩上一拍而过,接着揉着自己的额头,他皱着眉苦恼道:“我不知道你听到或者看到什么了,滚一边去冷静了再跟我说话。”

 

许昕早在一边看的着急了赶紧过来将周雨拉开,看着他比生病的王皓还差的脸色无奈道:“回神了哥们,快出发了你跟皓哥吵什么。”

 

周雨扭头看看许昕,终于反应过来似的哀嚎一声捂住了脸:“我疯了吧!”

 

“是疯了,哪根筋搭错了去皓哥哪讨人厌?”林高远凑过来鄙夷道。

 

周雨看着伪·罪魁祸首林高远,只想把这坑爹的队友掐死,不过首要的是先去认错。周雨抓了抓头发准备再去“招惹招惹”王皓,被许昕提着后脖领子到一边去了。

 

周雨茫然的任他昕哥拎到角落里去,那梁靖琨孔令轩一脸八卦的看着他,边上还蹲着个木着脸的周恺。周雨没憋住,再跟他亲师弟深情对视两秒之后转头问唯一可能靠谱点的许昕:“干哈咧?”

 

林高远挤开许昕,兴奋的看着他:“你遇到什么要死的事了不要命的去招惹皓哥?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

 

周围是一众附和窃笑声,周雨脸色由白变红又变青阴测测的盯着林高远:“大房你跳得很啊,晚上咱们好好聊聊?”

 

林高远脸色一变跟只兔子似的跳到孔令轩身后去了,孔令轩伸出一只手随意一拦将人护在身后,像没听到周雨的话一样:“雨哥你说什么了?”

 

周雨揉揉脸:“是我魔障了居然会那么想,没事儿别担心。”

 

他跳起来蹦了两下恢复成一只精神奕奕的豹子,蹦着过去跟王皓撒娇,不是,认错去了。

 

林高远懵逼的看着小伙伴把自己脸当面团揉了之后欢快的去“找死”觉得这个世界都不能好了,他拽拽孔令轩:“轩轩周雨是不是脑子撞哪了?车上睡觉没注意?”

 

孔令轩拧着眉任他折腾自己的袖子,望向王皓周雨的方向时不经意对上许昕探究的眼光,那一瞬间孔教授好像领悟到了什么,他迟疑的向许昕打了个眼色,交情不深的两个居然顺利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孔令轩想了想回头不动声色的问揪着自己衣服的林高远:“之前和雨哥是不是看到什么了关于这次比赛的?”

 

“参赛名单?”

 

许昕站在一边默默地听着,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稍稍眯起来。孔令轩点点头,顺势问道:“是看队里通知的文件?”

 

林高远不以为意,秒秒钟卖了队友:“哪能啊,公布那会我和小雨不是在外面买东西吗,在网上看的。”

 

差不多就清楚了。孔令轩冲许昕点了点头,许昕扭过视线去看那边周雨使劲磨蹭王皓。周雨心细,看的肯定不只是参赛名单了,想想就知道那些只会动嘴皮子的家伙会说多难听。

 

在一边闷了半天的梁靖琨实在忍不住戳了戳同样闷着的周恺:“我师兄没事儿吧?”

 

八一长大的都是人精,周恺一来一回看的清楚,自然也不担心了,漫不经心的回了梁靖琨一句没事做到自己位置上休息去了。

 

林高远后知后觉的察觉出点味道来,疑惑道:“你们干嘛?”又想了想,“是因为比赛吗?”

 

孔令轩无意瞒他,见他问了也就顺着说了出来:“我也挺奇怪的,两个江苏左手居然组一个组双打的,感觉有点浪费。”

 

许昕笑着哼了声不作回答。

 

林高远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孔令轩拍拍他示意他不用在意。

 

另一边周雨简直要哭出来,漂亮脸蛋是就差刻几个字——“皓哥求放过!”

 

王皓正不舒服着,脾气嗖嗖的涨,气压低得分分钟能把周雨甩候机室外面去。周雨顶着他的眼刀子使劲检讨,从不该怀疑组织到今早上抢了他家胖儿一个包子,从不该动摇心态到昨晚上不该偷溜出去加餐,从保证刻苦努力到前天热身特别认真……

 

王皓绷着一张脸逗弟弟给自己解闷,一边又有点心疼,也不是每个人都想张继科那么疯,嘘声越大越是刺激他满身反骨。

 

周雨焉哒哒的蹲在他面前,头顶上一小撮头发随着风东倒西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王皓不合时宜的想要是换了张继科那个弟控早弟弟说什么是什么了,可惜王皓不吃这套……

 

“你还只是看到,以后会可能听到、见到,是不是不打算过了?”

 

“没有、没有”周雨将头埋到底。

 

王皓拍拍他,小孩儿战战兢兢的抬头跟他对视:“不是左手就应该配双打,想想陈玘,超越过他再来说这个。”

 

周雨冷不防丁的打了个寒颤,陈玘锋利的眉眼在脑子里一晃而过,那双通透的眼睛撇过时光便再不曾回顾过。

 

王皓手机响了,摆摆手示意周雨赶紧滚,忙不迭的准备谢主隆恩的周雨瞄到手机上明晃晃的玘子两个字。

 

小豹子摸摸通红的耳朵,默默下定决定:“啊回去一定要跟玘哥买好多好吃的!”

 

……

 

“咦继科哥哥不去吗?”

 

“没有崽崽终于可以不守比赛啦~”

 

“我靠这名单怎么回事啊一点看头都没有”

 

“小远加油!”

 

“秦志戬疯了吧两个左手,打单打?”

 

“我哥是不是又要打横直大赛了?”

 

“不收这双打组合什么鬼哦听都没听说过。”

 

————————————————————————

陈玘:空手套好吃的(×不是 

于是——“乐乐你要吃啥!”

 

纠结过后不怕死的话唠豹子下飞机之后再次凑到了王皓跟前:“皓哥皓哥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

 

王皓打着哈欠一巴掌将周雨拍远点:“去给我拿板头痛的过来。”

 

“哦好哒~”

 

蹦跶走了的周雨再次意识到一个问题:“王皓翻都没翻过怎么知道陈玘具体准备了什么?”

 

王皓:呵呵,年轻人。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