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木源.

双子星幸,愿荣耀长存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我能。
风流倾江左,绝命一搏杀。

曦澄 不可说16

不可说 16


蓝曦臣带着他到一处小院坐下,江澄四处望望:“这是哪?”


他年少时曾在云深不知处习书,也曾以宗主的身份拜访过姑苏蓝氏,对云深不知处还算了解,这里显然不是他们待客的地方。


蓝曦臣微微一笑,伸手一指后面那个小院:“后面便是寒舍。”


蓝曦臣的屋子?可是他带自己来这儿干嘛?


“待客自然有待客的地方,晚吟这次既然是为了私事而来就别去那么繁琐的地方了。”


江澄摸摸下巴,想想蓝家那一整套的待客之道,不禁点头:“你们家就是规矩多。”


对面人笑意清浅,抬手为他...

2017-02-28

曦澄|不可说 15

不可说 15


而另一头起了个大早的曦澄二人已经到了姑苏。


江澄是想到就要去做的性子,头一天蓝曦臣提出要让蓝家的几个小辈帮帮资质尚浅的金宗主,第二天江澄就找了蓝曦臣一起回了姑苏。


当然,这里面有多少是不想见魏无羡的成分就不必多计较了。


蓝曦臣风度翩翩的落了地,江澄板着张脸也落到他身边,招手收回三毒,看了眼他。


蓝曦臣好脾气的笑笑,这人大清早黑着一张脸等在自己门前还以为怎么了呢,一路也闷沉沉的不高兴的很。


“晚吟这是昨晚没睡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江澄最不会对付这样的人,他...

2017-02-21

曦澄 不可说 11

不可说 11

江澄觉得自己懵逼了不止一下下,梦里银耳的清香还在回荡,睁开眼再看到竟让他有一种难以抑制的酸楚感,那种茫然又痛快的感觉。

江澄突然回头让蓝曦臣也有点懵,他原以为江澄是在休息或者想事,到现在看来他这是在打盹么?虽说金凌指明了在后山,可后山也有那么大,他转来转去还被管家抓着塞了一碗银耳,幸好莲花池这边小轩够明显,于是便直接端着碗过来了。

他犹豫了一会,江澄睁着一双杏眼看着他,那种很是惊异的表情让他些怀疑是否自己衣着出了什么问题。然后他看见江澄小幅度的缩了缩肩膀,抽了下鼻子。

蓝曦臣眨眨眼,觉得这样的江澄竟然有些可爱。不知道是哪来的福至心灵,蓝曦臣伸手又端起了那碗银耳:“云梦的银...

2016-09-18

曦澄 不可说 09

这一章主要是蓝大和小金凌啊,金凌真的超可爱啊。

随便解释下,我理解下的蓝大,怎么说,我觉得蓝大哥是个非常温柔,且认真的人。对人对事,我觉得大概只有他会认真对待“临危受命”的金凌这个小宗主……
而且蓝大哥真的很温柔,他看得见的善都愿意记在向啦~心里,对待人的时候也愿意以真诚对待……

总之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要好好对澄妹嘤……

另外点梗那个,就暂定一篇曦澄原著向,一篇双道养成

——————————————————————

不可说 09

蓝曦臣出了趟门,回来时因为到了晚饭时间被下人直接领去了饭厅。

“泽芜君,这里。”金凌出去疯了一下午,早早饿了便提前过来了找着零食吃着垫肚子。

“金宗主。...

2016-09-11

曦澄 不可说08

不可说  08

江澄怒气冲冲地往外冲,转角就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金凌近来身高抽的厉害,小宗主兴致挺高一边低头逗着仙子一边往回走,转角刹不住脚两个闷头走的人撞了个正好,江澄被他正撞到脖颈和肩膀之间柔软的颈部,好悬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金凌!你干什么!!”

金小宗主捂着额头倒退好几步,一脚踩到仙子的腿,瞬间一声哀嚎在江澄耳边炸死。

江澄捂着头,简直心烦意燥。

“舅舅你干嘛啊走那么久……痛死我了……”金凌嘟嘟囔囔。

江澄深吸一口气,却感觉被魏无羡堵在胸口的郁结之气反而被金凌这么一撞撞没了……

他打量了一下金凌,小宗主换了云梦的服侍,紫色长袖下摆颜色深沉,江澄皱眉道:“你干什...

2016-08-31

曦澄 相思子2

——

在提醒一下,这是架空啊架空。

云梦双杰没掰,事实上我觉得只要江厌离姐姐只要没死,这俩兄弟都不可能掰得了,师姐就是天使!纯的!女神!!

咳咳总之呢,这是个私设巨大的,架空的,曦澄甜饼!

以下正文: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江澄几乎出了魏无羡的房门就往外跑,幸而因为俩人都是一身伤,蓝曦臣并没有选择带他们回云深不知处或者莲花坞,只在不远处的客栈落脚,不然……

江澄咬咬牙,他现在御剑不能,在真被带回去大概还真没辙了。

他跑的急,胸腹间的伤口又有崩裂的痕迹,江澄停下来喘气,突然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不过是那人送的一个神识玉符而已……

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弓身撑着膝盖喘气不小心碰着伤...

2016-08-30

曦臣 相思子1

架空架空,与原著并无关键,千万别带入。

事实上这个背景属于我构思的一个架空……总之看到什么不能理解的……就算了吧看我能不能把那个文构思出来吧……【躺

人物属于墨香,ooc属于我……嘤

应该是个短篇

————————————————————————

相思子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魏无羡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更何况是自己师弟的婚……

而他此刻对面坐的是一脸沉寂的……泽芜君蓝曦臣。

魏无羡暗戳戳的在被子上磨爪子,他怎么知道昏迷前师弟塞给他让他撑不住就捏碎的小玩意居然是蓝曦臣送给他的啊!!魏无羡在心里咆哮,忐忑地又瞅了一眼...

2016-08-29

曦臣 不可说06

不可说06

江澄抬眼看了看拽着自己的人,蓝曦臣蹙着眉看他,江澄头痛的很再不想说什么,挣了挣手这次竟然给他挣脱了,江澄唇线一勾转身就走。

蓝曦臣在他身后握紧了空荡荡的手,他们行船并不算远,江澄几个起落踩着荷叶就落到了岸上,蓝曦臣看着他紫色的衣衫起起落落,落到岸上划过几乎决绝的弧度,江澄走的利落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蓝曦臣将腰间的洞萧取下握在手中,叹息了一声随着江澄背影去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魏无羡盘腿坐在祠堂的蒲垫上,仰脸望着对面一排排黑漆漆的牌位,面上表情复杂,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温柔又落寞。

这是他重生后第二次到这来,头一次发生的他不想在想,这一次……

魏无羡歪着脑袋去

2016-07-16

曦澄 不可说05

不可说05

蓝曦臣知道他在调侃,想了想不知该怎么接话,对着江澄那张脸他总觉得很容易说错话来惹他不高兴。

看着那人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去江澄也稍稍反省了一下,他和蓝曦臣接触的不多也不熟,今天他几次失误,本还想着该闹不愉快了,结果这人脾气倒真是好,温温和和的任由他施展。江澄倾斜着靠在船蓬上瞄了瞄前面长身玉立的身影,蓝曦臣看起来心情看着挺放松的。其实江澄也不知道是怎么从那张永远带着笑意的脸上看出轻松的神情的,不过总觉得有哪不对劲……

“嗯?”江澄听着一声叹息,没想通的脑子下意识地接了句。

蓝曦臣侧脸去看他,神色间没了刚刚那点无奈看起来又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了,他对着江澄微微含首:“我说,这次实在...

2016-07-11

曦澄|江澄 不可说03

不可说03


花开两朵,那边魏无羡兴高采烈的勾着蓝忘机的脖子跟他说云梦的莲花,一路嘴不停叨叨到静室门口。


蓝忘机一手摁在静室门上,侧脸叫他:“魏婴。”


魏无羡笑盈盈的看着他,眉梢弯弯笑意挂着脸上很是动人,蓝忘机伸手捻了捻脸边的发抬脚进了静室,魏无羡不明所以的摸摸了自己脸颊,蹭上去贴着人当背部挂件:“蓝二哥哥你怎么了?”


蓝忘机摇摇头,着手开始收拾包袱。


魏无羡歪头看他就,笑了笑挂在他身上,一通乱指挥。


“那、那、那件带上带上。”

“哎蓝二哥哥披风就不要了吧,云梦可热了。”...

2016-06-21
1 / 2

© _木源. | Powered by LOFTER